字級:

【專訪】台大正妹紙雕師勇闖北監 大哥們紛重學刀法

今年30歲的年輕紙雕藝術家成若涵,擅長將台灣各地的風土人情,用紙雕方式呈現,在台灣許多大型活動中,都可見到成若涵的作品。從去年7月開始,成若涵多了一個身分,是史上最年輕的台北監獄老師,上課時要面對7位刑度從5年到38年不等的受刑人,成若涵用紙雕教導這群「同學」對生命的愛惜、對親情的珍惜,以及對人生重拾熱情。成若涵每周到位於桃園的北監授課一次,從台北搭捷運、轉火車,再坐小黃,約需一個半小時車程,到北監後必須交出手機、過安檢,並通過11道鐵門、穿越空蕩的迴廊,到達紙藝教室。他授課的同學當中,有違反槍砲管制條例、妨害性自主、販毒,甚至盜伐木等罪,7位同學中一半是刑度10年以上的重刑犯。成若涵說,去年北監人員透過臉書詢問她是否願意到男監授課,當中還有重刑犯,她並沒有猶豫多久就同意,一開始或許出於好奇,但也會思考,能否用紙雕回饋社會。她笑說自己個性雖大膽,不怕危險,但剛進監獄時,還是有點害怕,畢竟是陌生環境,且擔心這群同學會不會很兇,或者難以相處,見面後才發現,其實同學們都很尊重老師且有禮貌,不像外界對受刑人凶神惡煞的印象。成說,面對受刑人,她把他們當作一般的朋友,他發現這群同學對於紙雕相當有熱情,比平常一次性體驗的同學更投入,可能是他們找到生活中很重要的重心,有受刑人對她說,只要一天不做紙雕就覺得不對勁。《蘋果》申請與成若涵共赴北監,觀察成若涵與受刑人上課的過程,當天她指導受刑人一起製作即將擺在北捷中山站的紙雕街景藝術,師生互動熱絡自然,受刑人會主動提問紙雕問題,成若涵也親自示範紙雕技巧,並與受刑人熱烈討論創作內容。成若涵透露,第一次上課時,就請受刑人自主創作,從畫畫、紙雕都DIY,盼他們從零開始創作,起初有位較年長的受刑人很抗拒,因從沒畫過,但她鼓勵受刑人提起畫筆,受刑人事後向她說,不知道多久沒有被稱讚,覺得很開心,這讓成若涵很感動。成若涵指導受刑人創作一幅「流不走的掌中沙」作品,讓受刑人思考若生命走到盡頭,會想留下甚麼,有的受刑人想成家生子,有的想與家人吃團圓飯,有的則想回家鄉探望女友。這幅作品也成為北監新建築「至善大樓」,在落成時的鎮樓之寶。成若涵之所以到北監教課,是透過目前在北監的木工老師林昆賢提出邀約。林昆賢表示,他平時都有關注其他藝術界的新秀,之前曾有其他媒體報導過成若涵,包括她追夢的過程,另外他也上網瀏覽過成的作品,覺得很生活化,也很精緻,因此透過臉書邀約,由於得面對受刑人上課,加上監獄環境特殊,他對於成若涵能否來授課並未抱太大期望,但想不到成若涵很快就答應,讓他很感動,至於是否審核成若涵的身分,林昆賢表示有先請成提供她的學經歷,以及作品,然後再交由其他北監人員審核。林昆賢說,過去北監紙藝課主要著重於花燈製作,現在找紙雕老師,是希望輔導受刑人獲得更多技藝。今年58歲的受刑人阿生,因為妨害性自主遭判刑13年,他說很幸運能碰到成若涵,雖然成若涵很年輕,但和受刑人在互動上並無距離,而且成若涵對紙雕很有熱情也執著,之前出的題目「流不走的掌中沙」,讓他體認到生命中最寶貴的,永遠是親人,他這輩子都讓父母操心,父親在他關兩個月時過世,沒辦法去送父親;母親84歲,但還是每兩個月會從彰化跑來看他,透過紙雕創作,讓他體認到親情的可貴。另外,阿生說第一次接觸紙雕時,不懂力道,所以拿刀的食指和拇指都很痛,但當作品完成後,覺得相當感動,因為到了這把年紀,竟然還能重新找回自信心,覺得自己不再是一無所用的人。今年28歲的受刑人阿姜是越南人,到台灣因為盜伐木遭判刑,他說出獄後想回越南從事紙雕工作,他也認知到不要再拿刀來砍木頭,而是要拿刀來雕刻,阿姜直誇成若涵很厲害,對受刑人都很好。今年40歲的受刑人小周,因違反槍砲管制條例遭判刑6年,他說學習紙雕能讓自己比較沉得住氣,在接受成若涵指導後,被她對於紙雕的熱情所感動,體認到自己喜歡的事,堅持去做就會有成功的那一天,出獄後也會走正途,將這股正能量保持下去。(張博亭/台北報導)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台大畢業學非所用 成若涵因車禍改追夢


紙雕藝術家成若涵到北監教受刑人做紙雕。沈君帆、陳卓邦攝

紙雕藝術家成若涵到北監上課時要面對7位受刑人學生。沈君帆、陳卓邦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