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他的凋零、你的記憶 露天放映師的戲夢人生

60年代廟口一人一張紅塑膠椅,一幕布簾,無須門票的露天電影院,由35釐米放映師替換膠卷,播放著武打動作國片,是許多人小時候的回憶。不過近年隨科技發達,傳統膠卷被投影機取代,過去收入豐沃的放映師——林源樹,現今只能轉為開計程車維持生計,偶一承接廟口神明生日的播映,觀看人數稀落,也道盡產業興衰。 

現齡69歲的林源樹,為露天電影院放映師,資歷長達42年,堪稱「國寶」。他回憶,國小曾經在戲院播放膠卷,當完兵後就開著發財車,在當時工廠、大學聚集播放露天電影的西門町,幫忙載播放器材,後來接觸久了,人脈漸漸有了,再添購機器,自己做就可以多賺點,才踏入這行,一做就是40幾年。 

事實上,這種露天電影院多是宮廟配合中獎者的酬神活動。林源樹說「50~60年代不如現在人手一隻手機、網路,娛樂活動這麼多,當時簽賭『大家樂、愛國獎券』相當盛行,民眾篤信神明可報明牌,中獎者為酬謝鬼神,要求播放電影地點無論荒郊野領也都得去,電影公司一年可租出上百部電影。」可見當時榮景。 

他回憶,一次曾在內湖某山上墓園放映過,當時不知狀況,人家叫我去我就去,放到一半,連朋友也離開,剩我一人,越想越不對,放了一個多小時就趕緊下來,「現在想起來,雞皮疙瘩都站起來、手都毛毛的,很恐怖。」

林源樹說,三十年前,約莫60年代,是露天電影院最好賺的時候,光是廟會案子就備有五套機器,一天可承接五場,都用發財車載,一天收益就可賺一萬元,「當時的一萬元很大」,每天中午出門,就要忙到凌晨,還常常供不應求,一天最多接到8場。

過去盛行的年代,沒什麼娛樂節目,學生排隊等看露天電影院,「當時去台北工專一週播放兩次」,每人收取30元,排隊都排很長。

不過,隨政府停掉愛國獎券,加上投影機發明後,學校等單位紛紛自行購買投影機播放,而傳統膠捲片也都沒了,改用DVD,加上網路興起也讓學生自行上網抓取,「生意就少了很多。」播映的場次大減,播映師幾乎無法生存,像他這樣國寶級播映師,應該剩下5個不到。

喜歡懷舊復古風的林源樹感嘆,以前60年代那麼多人看,「放映起來很有成就感」,現在連廟會都沒人看、去學校放映也沒人在看,「放了也沒什麼意思。」

他無奈指「現在就是有案子就接,沒案子就休息」,廟會偶爾仍有,現在承接案子大多為區公所標案,醫院、百貨公司週年慶播放卡通給小孩看、選舉場播放電影等,收入一場頂多3千至1萬元,與過往榮景幾乎不能比。

「但這案子並不是常常有,有時一整個月都沒案子,生意差很多,幾乎無法生存,但機器都買了,現在就只能有案子就接,多少做一些。」此外,若展覽需要懷舊系列主題,林源樹也透過出租35釐米機器來貼補收入。

放映次數少,收入也頓時少很多,原先發財車還可以幫忙搬貨,但現在體力也漸漸不行,幾年前買下計程車,「開一開計程車也還可以過生活。」

林源樹在12年前就斷斷續續開始兼職當計程車司機,但現在慢慢以開計程車為主。林說,年紀大了,腳也開始退化,幾年前就把發財車換掉,改成計程車,現在的放映機、布幕等,因為尺寸小、重量輕,「都帶著到處跑」,載完客人,就可直接到廟會播放電影,不無小補。

「以前我省吃儉用,那年代賺的錢有存起來,經濟上還過得去」現在的他,一天跑個幾趟固定客人,收入1500~1600元,生意好的時候可到2000元,但體力漸漸衰弱,年紀到了70幾歲之後,也要慢慢退休了,幸好兒女們很孝順,也有各自的事業,無須操心。(江俞庭/台北報導)

發稿:00:15
更新:16:07


從事電影播放42年,最早期是以35釐米進行電影放映。梁建裕、康仲誠攝

林源樹特別留下1台35釐米放映機,作為紀念。梁建裕、康仲誠攝

林源樹感慨電影播放師的工作機會愈來愈少了。梁建裕、康仲誠攝

現在的廟會電影播放,已改採投影機,圖為大興宮播放電影情形。梁建裕、康仲誠攝

林源樹與投影機。梁建裕、康仲誠攝

林源樹表示,現在接到電影播放生意愈來愈少了。梁建裕、康仲誠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