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父離母散暗巷煮淚療飢 她用滷肉飯征服台日味蕾

「我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媽媽大概6歲就離家,父親也都不回家,爺爺、奶奶在菜市場經營小吃攤跟私娼寮把我養大,以前拼命想逃離台中,現在卻在這開店生根,心情很複雜。」說這些話的女孩叫「史奈普(Snapple)」,本名劉柏佑,酷酷的外表、中性的打扮,她是網路上超火紅創意刈包店的老闆。2年前把店開在成長過程中充滿不堪的中區,用夢想塞滿五坪不到的小店,期盼自己能扭轉在地小吃文化。過去成長的過程教會她三件事,爺爺奶奶白天賣台中小吃大麵羹、炒麵,讓她有料理的天份,還要發動小吃都更;母親離家、父親家暴讓他學會自己照顧自己;出入無數次的警局、法鈴,讓她提早認識成人世界的爾虞我詐。「常聽到人家說,國小都沉浸在父母愛的世界裡,但我沒有!我從小就很獨立、非常獨立。」劉柏佑坐在綠川水岸廊道回憶著。「我印象很深刻,6歲時有次沒飯吃,真的好餓好餓,家裡有兩顆蛋,哥哥弄了白飯做成炒飯吃,但等到大人回來才告訴我們,那些飯放了好些天,已經臭酸掉,我們兄妹太餓了,早把那些酸掉的飯吃光了。我們常挨餓,因為不知道爸爸媽媽在哪裡,沒人理我們……。」記憶的傷一掀就痛,話沒說完,史奈普的淚水早已潰堤。兒時讓她更無助的不僅於此,爺爺、奶奶白天擺小吃攤,晚上經營私娼寮。警方為了抓私娼,常常把年紀小小的她帶回警局,要她寫自白書舉發家裡經營私娼寮。「那時候不會寫國字,警察還要我用注音符號寫,他們要我寫出我家裡是做私娼寮,因為他們覺得孩子不會說謊。」史奈普說,小時候她最討厭家庭訪問,不想讓同學、老師知道家裡是做什麼,長大後,她漸漸明白,那時候不論是爺爺、奶奶或是店裡的小姐都有太多的無可奈何,成年後的她對過往,也沒有所謂的責怪。「曾經有網友攻擊,為何你家小時候是經營特種行業,但他們沒想過,對於一個沒有經濟能力的孩子來說,你怎麼決定家裡的行業,你又沒有爸爸媽媽,能怎麼辦?」對於旁人的不理解,史奈普想要說,那個時代真的太苦了,許多人日子過不下去,大家只會覺得經營特種行業是違法的,但沒人想過,早期會來從事這行業的,都是生活有困難的人,若不是家境需要,誰想這樣做!?而且當時有行規,小姐都得在35歲以上,她們的有先生重病的、欠債的,太多太多原因。在這裡你看得到人生百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對許多孤單的人來說,這些就是他們的家。或許,你們會覺得這個環境不好,卻是當時社會陰暗角落的避風港。」隨著都更,過去的花街暗巷、日式木造古宅被柏油路取代。長大後的史奈普,日子沒有比較好過。高中畢業,迎接她的成年禮,是父親欠下的2、3百萬債務。「24歲那年我還不出錢,想跟銀行談展延付款年限,減輕每個月壓力,但銀行不跟我談!我還不出錢能怎麼辦?只能去死!但想到還有爺爺、奶奶要照顧阿,怎麼能丟下他們。」後來,史奈普決定寫信給當時甫上任的行政院長蘇貞昌陳情,銀行才願意與史奈普協商,讓她慢慢還完所有債務。或許是人生曾有過陰影,光明才能如此耀眼。沒辦法選擇出身,史奈普選擇不被黑暗吞噬。還完債務的史奈普,跑到泰國流浪,發現泰國小吃攤很厲害,融入自己和國外的特色,讓他興起了開店的想法。賣的是甜鹹都能做的刈包,把刈包炸過,再包上創意冰磚;把炒麵塞進刈包,再淋上台中特有的辣椒醬。史奈普最常對大家說,大家把台灣小吃弄得非常廉價,讓他很感慨,為什麼隨便一家韓式炸雞來,搭配韓國偶像的照片,一盒就要賣兩三百塊,台灣的鹹酥雞一大包卻只能賣50元,台灣小吃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情?讓他覺得有責任出來整理一下台灣小吃的氣質與靈魂,發起小吃都更,去重新整理對台灣小吃的本質本色,找出許多問題點,從自身開始改善。」在史奈普的店裡,刈包不加爌肉、酸菜,改加炒麵、櫻花蝦、打拋豬、太妃糖冰磚;鹽酥雞不加九層塔,改加花生糖、冰淇淋、棉花糖;麵線不加大腸、蚵仔改加巴薩米克醋菇、鹽酥雞或是自己炸的油條。在繽紛的飲食裡,史奈普也把中區古法製作的醬、醋、油一一加進食物裡。「我們的食物不只有創新,也有情感,還代表著向傳統致意。」史奈普的野心不僅如此,今年5月在日本舉行的東京台灣祭,史奈普從台中扛麵線、老醋、香油,還自己在日本買米、剁肉,端出既一碗碗道地又極具台中味的肉燥麵線、油蔥滷肉飯,成功擄獲日本人的心,在晴空塔下短短3天賣出了近2500碗的好成績。接下來去哪?她笑著說,「可能去英國賣肉圓吧!」(游瓊華、張哲偉、黃士航/台中報導)


台中帥氣女孩史奈普,從小到大都生長在台中,2年前她開了一家創意刈包店,把東泉辣椒醬、炒麵、櫻花蝦加入刈包裏,一炮而紅。黃士航攝

不到5坪大的空間,乘載著史奈普的小吃都更夢。黃士航攝

史奈普用台灣小吃與世界連結,今年5月到東京參加美食快閃,3天賣了近2500碗麵線跟滷肉飯。黃士航攝

盛橋刈包在東京快閃賣台灣滷肉飯,造成轟動。黃士航攝

紅麵線、老醋、老油都是史奈普從台中扛到東京。黃士航攝

史奈普記得,開店初期,每天自己工作14小時,買菜、備料、開店、賣刈包全都自己來。黃士航攝

菜市場是史奈普熟悉的地方,長大在這裡採買,而小時候,市場是她生長的地方。黃士航攝

史奈普站在老房子前面,告訴我們,這裡以前是市場,大人顧著工作沒人理她,她最常在市場找其他小孩玩。黃士航攝

史奈普的老家在台中大湖,20年前曾是前幾大的私娼寮之一。黃士航攝

小時候父親家暴、母親離家,史奈普沒被環境擊倒,選擇留在台中,用食物串起生活的美好、過去的記憶。黃士航攝

炸過的刈包夾上抹茶冰淇淋,搭配台中特有的麻薏,是熱銷夯品。業者提供

浮誇的棉花糖鹹酥雞狠打中少女粉紅泡泡的心。業者提供

盛橋刈包曾到台北快閃,吸引大批網友朝聖。業者提供

盛橋刈包團隊,中間的史奈普是靈魂人物。業者提供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