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人生轉角】從南京飄零到香港 他生根台灣湧出前世排灣魂

【新增讀者回應】
米靈岸藝術總監胡健在南京出生、於香港成長,現在定居台灣。熱愛台灣原住民文化的他後來更成為排灣族族人,有人說他投錯胎了,他則形容自己像是經歷過一趟旅程,「上輩子在部落,這輩子投胎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再走回來,讓你看得更清楚。」1970年生於南京的胡健,10歲的時候跟著爸媽移民到香港,因為當年胡健的父親是從馬來西亞回去救中國的知識份子,但經過文化大革命的動盪,他選擇離開,希望可以給胡健兩兄弟一個更好的學習、成長環境。不過無奈的是,香港對於胡健來說,是個於身於心都有壓力的地方,「像我和我的母親這樣感性的人,在香港生活很辛苦,無法赤裸我的心去跟別人相處,始終沒有我的族群在那裡。」到香港1年後胡健的母親中風,父親借了錢在山上買了一個違章建築,住了7 天就被火燒掉,最後住到貧民窟裡面,第1天就有黑道來找他們討飲茶的錢,過著比窮人還窮的生活。「那台灣給我的印象就是充滿了溫度、充滿了四季之美,我媽媽超愛瓊瑤的電視劇,每天都要我陪著她看啊。」後來胡健的母親過世,「那時候我有一點覺得是香港這個地方帶走我的母親。」於是胡健決定換個地方生活,就帶著對母親的思念來到台灣。在台灣念大學的胡健接觸到了原住民文化,隨即被深深吸引,生活圈裡有一半以上都是原住民朋友,假日就往部落跑。「那時候認識了排灣族很有名的歌唱家也是工藝家芮斯,她的歌聲讓我感受到真正台灣原住民的純粹、原始和古老,我就開始追隨她,開始幫她工作。」雖然台灣有這麼多原住民族群,但胡健說其實在遇到芮斯之前他就覺得自己特別受排灣族吸引,話剛說出口,或許是擔心得罪其他人,他笑著趕緊澄清:「其實每個原住民族我都喜歡,但我必須說我是一個比較憂鬱的人,排灣族的色彩給我的感覺是藍色,blue的人當然也喜歡blue的族群。」芮斯是帶領胡健更深入排灣族文化的人,「讓我看見最吸引我的是一個部落一個家庭,充滿愛、充滿分享,就是我們想要追求的社會大同,在我來的地方好像還沒追求到,可能也永遠追求不到的。」隨著對排灣族文化的認識越來越深,胡健也覺得自己就是排灣族的一份子。2003年,胡健和芮斯回到大武深山的老部落尋根,原本期待會是一片純淨原始的森林,沒想到卻看到了鐵皮屋,胡健的失望全寫在臉上,卻也驚覺古老文化即將消失的危機,於是他展開一連串的文化復原工作,帶著部落的孩子們到深山裡跟老人家一起生活做古謠傳唱,還有帶著年輕人去搭捷婚禮的鞦韆,更花了三年的時間做古婚禮的田野調查,「那時候是真的辦了一場婚禮,現在還典藏在國藝會的圖書館裡。」但過程中其實有點辛苦,除了胡健與族人間工作節奏和效率的落差,另一個不適應的是當要安排任何工作行程時,排灣族人是不打電話約時間的,那反而是不禮貌的,而是要直接登門拜訪才顯得有誠意,因此很多事情都是在無法掌控的情況下進行。在這麼多年文化復原的工作裡面,有一個很核心的家族就是Taugadu,也就是古婚禮中新娘的家。有一天突然家中的爸爸去世了,在喪禮中他的太太蒙著黑紗,而胡健是現場唯一有相機的人,就拍了400多張照片,「她是唯一一個看得到自己先生死去畫面的太太,她看了照片很感動,説謝謝你為我們家、為我們部落做的一切,希望你能成為我們的兒子。」胡健當下是緊張的,因為他知道收為兒子不是給個名字而已,而是往後的世世代代都會和部落的族譜有所連結。同時胡健也是受寵若驚的,於是就在部落耆老的同意之下,也在父親的同意之下,他成為了排灣族人。「其實從我爸爸開始,我們家就是一個流浪的家族,我們接受過不同的政治系統統治,但是當我走進排灣族部落,最後成為排灣族族人的時候,我有一種沒有在那裡出生但是回到家的感覺。」胡健形容,這種家的感覺是超越一切國籍,讓自己回到跟生命原來的面貌很接近的一種狀態。他有一句名言:「人一但離開了出生的地方,你的故鄉永遠揹在你身上。」現在他已經20年沒有講過這句話了,心中的流浪感漸漸淡去。他想跟過世的母親說:「如果你還活著的話會很好,因為你一定會喜歡這裡,而且我確定,你會跟現在的媽媽是好朋友。」(李柏毅/屏東報導)人生轉角徴稿
值得被聼見的故事,值得被傳述的奮鬥,你的人生轉角孵化一個種子,成為社會萌芽力量。
您個人或周遭動人的故事,誠摯邀請您與我們聯絡,讓我們將它化為影像。您說,我們讓世界聽見。
人生轉角專題邀稿信箱:liveconer@appledaily.com.tw胡健小檔案年齡:48歲
學歷: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
婚姻:未婚
現職:米靈岸藝術總監經歷:
1970 出生於南京
1980 移民到香港
1990 到台灣讀書
1996 擔任「中華民國台灣原住民工藝研究發展協會」秘書長
2003 成立「RS傳唱者音樂劇團」
2004 排灣(筏灣)部落古婚禮文化田野調查-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典藏
2004 被排灣貴族Taugadu家族媽媽認養為兒子
2007 高點電視原住民部落探索節目-「大地之歌」節目主持人
2009 創立「米靈岸」品牌 / 成立「米靈岸音樂劇場」
2012 「女巫芮斯-美麗的末日預言」專輯 製作人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讀者回應Thomas Lai
偉大的台灣母親,她無與倫比的美麗加上溫柔親切的包容,滋養著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無論從哪裡來,凡是居住在這塊土地上且認同這母親的人民,都會過著平安幸福的生活,因為她保守著我們。
台灣人民加油!林子民
很感動,涙水在眼眶裏打轉,心裏有深深的愛在湧出。鍾十二
我有放假常去屏東三地門去住那的民宿 很放鬆人很熱情 原住民美食好吃 最後還可以喝杯德文咖啡 真的很不錯
感人的故事。June Amaz
能找到自己所屬的地方是非常幸福的,祝福你!更新時間:17:30


胡健帶著孩子們重新認識自己的根源,在面對外來文化衝擊的時候還能保有自身與排灣族文化的連結。李柏毅攝

有人說胡健就像投錯胎了,他則形容這就像一趟旅程,上輩子在部落,這輩子從一個很遠的地方回來,看得更清楚。李柏毅攝

成為排灣族人的時候,胡健有一種沒有在那裡出生但是回到家的感覺,這個家的感覺是超越一切國籍、護照和行政區域的。李柏毅攝

喜歡小孩的胡健和排灣族家中的姪子、姪女們感情融洽,相處起來就像一家人。李柏毅攝

胡健的排灣族媽媽覺得胡健比原住民還要原住民,也很感謝他為部落、為排灣族文化的付出。李柏毅攝

胡健的心中住著一個小孩,他承襲了母親的感性和父親的理性。李柏毅攝

雖然沒有原住民面孔,但胡建強烈的感受到自己是族人的一份子。李柏毅攝

胡健以前常說:「人一但離開了出生的地方,你的故鄉永遠揹在你身上。」現在他已經快20年沒有說過這句話了。李柏毅攝

胡健在台灣從事藝術表演工作,現為米靈岸創意總監。梁建裕攝

胡健(右一)一家從爸爸開始就是個流浪的家族,經歷過不同政治系統的統治。胡健提供

芮斯是帶領胡健更進入排灣族文化的人,兩人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工作夥伴。胡健提供

成為排灣族人後胡健父親有來台灣,兩人同遊舊筏灣部落。胡健提供

人氣(61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