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後勁》角逐金馬失利 建仔:如果我不叫王建民會更快樂

(新增影片)
「如果,我不叫做王建民,或許我打棒球會更快樂吧。」王建民,是台灣棒球近15年來最重要的人物,他不但帶動了台灣棒球界旅外風潮,更讓全國上下有足足將近3年的時間,隨著他的上場而改變自己的生活作息,如今的他,褪下征戰多年的球衣,轉變成為指導棒球後進的教練,回顧起這10幾年最輝煌燦爛、卻也是人生最低潮的時刻,他卻只想要重溫棒球最單純的美好。從2005年在洋基嶄露頭角,之後連續2個球季都拿下單季19勝成為台灣的民族英雄,甚至更誇張一點來說,台灣的股市當時隨著他的成績而起伏,只要奪勝,股市就會上揚,輸球,可能會會下跌,這段全民瘋狂的日子,卻因為一次跑壘受傷,而改變了一切。因為右腳腳掌蹠跗韌帶拉傷加上腓骨長肌肌腱撕裂傷的嚴重傷勢,王建民在2008年提前結束球季,就算隔年復出,卻因為找不回受傷前的球速,讓他拼了命的用力丟球,就是為了達到時任洋基總教練喬拉第(Joe Girardi)所說:「你要找回球速,才能回大聯盟比賽。」卻沒想到造成了影響棒球生涯最巨的肩膀關節唇撕裂傷。談到這10年前的往事,王建民被問起是否對喬拉第是否有怨懟時,畢竟如果不是為了催球速,就不會導致如此嚴重的傷勢,他想了想回答:「其實,我沒有什麼怨言,畢竟要上大聯盟就是要有球速,不然沒有辦法在那邊生存,他要我提升速度,但我沒有找到對的方法把球速找回來,只知道一直用力丟用力丟,受傷也怨不得人。」王建民表示,受傷當然會覺得很沮喪,因為沒辦法幫助球隊一起奮鬥打進季後賽,就算傷後不斷努力復健,想把全部東西做好,但現在回頭看又會覺得,為何當下沒有多做一些不同的東西,把受傷的機率減少,做得不夠多。其實2009年王建民肩膀動刀前夕,他的父母特地從台灣飛到紐約看他,安慰他不要緊張。不過從紐約飛到阿拉巴馬州的伯明罕準備動刀時,陪在他身邊的,只有經紀人張嘉元以及3名台灣記者,雖然大家陪著他聊天,已盡量不提起關於受傷、開刀之事,但明顯看得出來,他心裡是極度不安也茫然的。還好,開刀還算順利,只不過漫長的復健才剛開始。「那時候剛開始復健有打電話回家,爸媽都說你就放輕鬆做,不要太在意結果,所有的話都是鼓勵我,不讓我知道其實他們是擔心的。」王建民說。就算傷勢痊癒,但這被稱為投手絕症的傷勢,的確影響到了王建民的生涯表現,讓他開啟了一段長達7年的棒球浪人生涯,幾乎跑遍了全美各地,就只為了延續自己的棒球路。「剛開始,我真的會有不安全感,因為不曉得我下一步要到哪裡,因為球季開始沒幾個月,可能就會被解約或是被換到別隊,這會讓心裡多一個壓力,告訴自己一定要投好,但這樣好像反而讓身體受到無形壓力的籠罩,真的不好受。」王建民表示,這段期間,家人當然會很關心自己,也會擔憂自己一個人到處跑來跑去,他說:「我知道他們心裡會很難過,畢竟我沒有一個安定的東西在那邊,隨時有個壓力在,但爸媽也只說,你打到這地步已經不用證明什麼,就是開心在球場打球,不要有壓力,但我知道,他們嘴巴這樣講,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的,心裡一定是很擔心的。」但也因為這些年的奔波,讓王建民開始轉念,不再執著於壓力,而是轉換成自己可以到各個地方,到每個球隊碰到不一樣的人,從他們身上學到更多不同的東西,又因為每支球隊所教的東西不一樣,可以抱持著學習的心態,讓自己更進步,多少成為他成為教練的想法。不過2016他在皇家的短暫綻放光芒,卻是證明他不服輸的寫照,王建民說:「那時候防護員說,你手痛就不要投了,回家吧,反正你也不能投了,我就是咬著牙要證明自己可以。」王建民表示,自己一路走來其實有很多要感謝的人,除了北體的高(英傑)老師、林(敏政)老師外,所有教過自己的投手教練,還有已經去世的康諾斯(Billy Connors),教自己伸卡球的艾倫(Neil Allen),受傷後還有很多西雅圖的朋友,整脊師、針灸師,一路上幫助自己,而且不管到哪裡,都受到很多朋友的幫助。「老婆真的是最辛苦的,因為她一個人顧小孩,小孩又慢慢長大,她還要帶他們去上課,真的很謝謝她。」王建民說。棒球,帶給了王建民榮耀、痛苦與挫折,給了他一切,而但棒球對他來說,到底具有什麼樣的意義?他表示,就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吧,會想要讓自己學好每一樣的東西,更學到了做人處事的道理。王建民表示,如果人生能夠重來,自己應該還是會選擇棒球,沒有想過要走什麼其他的路,畢竟從小到大,只要一起床打開眼睛就是到球場練球,直到晚上回家,每天生活都是這樣,就連受傷時也沒想過放棄,棒球幾乎就是自己的全部。「如果我不是王建民,我會不會打球打得更快樂?會!因為大家開始認識我,是因為我是王建民,會有很多外在的壓力一直進來,如果我不是王建民,我就是快快樂樂的打球,丟起球來的感覺就不一樣,如果可以,我寧願當一個普通的棒球員。」他說。(記者賴德剛)出版時間:06:30
更新時間:11:16


王建民。游智勝攝

王建民。游智勝攝

王建民。游智勝攝

人氣(85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