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鄭南榕自焚他在現場 林炳煌忍淚記錄30年民進黨史

2006年民進黨解散派系,在那一年的全代會中,以舉手表決方式,討論黨代表所提出的這項提案。透過轉播畫面,可以看到場內過半的黨代表都舉起手來,鏡頭一轉,又看到台上坐成一排的10位民進黨中常委,有6人舉手贊成。而當時輿論風向,認為「解散派系」是衝著黨內最大派系新潮流而來,鏡頭隨即也給了坐在台下的新潮流前總召段宜康一個特寫,段面色凝重,不發一語。
 
短短幾秒鐘時間,透過幾個不同鏡頭的切換,帶出滿滿政治味,這段畫面也被多家媒體引用、引述。引導出這段畫面的,正是負責轉播的無限映像公司導播林家緯。創立於1986年的「無限映像製作有限公司」,跟民進黨同年誕生,與民進黨有難解之緣,公司創辦人是林家緯的父親林炳煌,民進黨黨證號碼49號。
 
林炳煌的公司從單機拍紀錄片起家,現在已經發展成國內設備最新的專業轉播團隊,從江蕙封麥演唱會,到最近的日本傑尼斯男團「關8」小巨蛋演唱會,還有世大運、職棒比賽,甚至總統就職、國慶典禮,都可以見到他們公司的轉播車停駐現場。
 
林炳煌以前念書讀的是農,跟現在的工作沒有關係。他說,自己年輕時到台北上班,因為一個誤會,被警察抓去痛打一頓,後來聽到(黨外元老人物)郭雨新、黃信介街頭演講罵警察,聽得很痛快,就一直跟隨,之後認識了康寧祥,還幫康寧祥推銷黨外雜誌《台灣政論》,與黨外人士有越來越多接觸,更加入了黨外編輯作家聯誼會(簡稱編聯會)。
 
「編聯會」和「公政會」兩大黨外系統最後合流創立民進黨,林炳煌則協助民進黨新北市黨部創立,因此他的黨證編號49號,非常前面。
 
林炳煌說,1980年代曾有「綠色小組」,以紀錄片形式記錄台灣當年各種社會運動,他受到啟發,買了專業級攝影機建立工作室,工作室還拍過一部片子叫「民進黨一歲生日快樂」,後來版權被鄭南榕買下。
 
當時林炳煌的公司就在鄭南榕《自由時代》雜誌社附近,1989年鄭南榕事發,他帶著工作人員衝到現場去搶拍,此後,就「撩下去」開始從事影響行業。
 
參與這麼多黨外活動,林炳煌說,他們總是跟著隊伍走,攝影機被警察打壞、被噴水、被驅離,都是有過的事,也曾經被抓走。他還曾因幫盧修一的競選活動借場地,結果現場發生推擠衝突,警方把帳算到他頭上,「因為我常在外面出點子,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可以抓我」,一審被判3年多,二審才改判無罪。
 
為什麼沒有放棄?林炳煌說,「有時候人就賭一口氣」,被高壓統治欺負,公司還曾兩度被抄,整間公司器材被搬光、所以怎麼可能會放棄?越被打壓,鬥志就越來越高,後來也慢慢認識很多人,一到選舉,就很多人來找他幫忙,越走路就越寬。1999年阿扁選總統,「我們剛好有轉播設備,就踏入轉播這些工作」。
 
民進黨創黨至今大小活動,他們拍了4000多卷帶子全都留著,連美國史丹佛大學的胡佛圖書檔案館,都曾來接洽,希望可以購買這些原始、未經剪輯的珍貴檔案,記錄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的民主化過程。甚至有中國的學術單位、智庫來跟他接洽,希望購買,但林炳煌說,「我不會幹這種事」,他只想把這些資產留給民進黨。
 
民進黨如今已經是第二次執政,林炳煌身為資深黨員,與民進黨許多重量級人物都熟識,但他說,自己賺錢,絕不透過跟民進黨的關係。以前綠營執政,曾有官員問他,要不要把過去拍的帶子拿來剪輯出版,配上多國語言,可以給外媒用。但林炳煌說,縱使這種事情合法、合理,但他就是不願意欠人家人情,畢竟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人家給你500萬元的案子,就算你用50萬元接下,未來誰要選議員,叫你幫忙推銷(募款)餐券,你能拒絕嗎?」他說,他很年輕就進入這個圈子,這些事情看很多,因此他知道,「我可以幫你,但我不能欠你」。
 
如今他的公司經營有聲有色,比起體育賽事、演唱會等活動,選舉造勢場合要小得多,政黨能付的錢,也比商業活動少得多。很多人問林炳煌,政黨活動的轉播價錢很差,他們公司怎麼賺?但他說,「我雖然沒有賺到民進黨的錢,但我因為民進黨賺到錢。」因為從黨外時期的街頭活動開始,他們一路拍攝至今,也因而得以磨練各種技巧,賺到知名度,讓公司拓展、成長、茁壯。
 
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在競選期間舉辦旅北同鄉會活動,林炳煌的公司團隊也到現場轉播,與林炳煌訪談到一半,綠委鍾佳濱經過,遠遠地看到林炳煌,就對他揮揮手打招呼,林炳煌也隔空問他「你(今天)司儀喔?」
 
林炳煌說,鍾佳濱、段宜康、鄭文燦這些人,他早在學運的時候就認識,看著他們一路長大至今。現在民進黨全代會、各種選舉的競選造勢場合,很多都是請他們公司去拍,尤其是全代會,他一定會到,因為等於是去見老朋友,一次可以見到很多人,「越老的我越認識」。
 
民進黨今年32歲,許多資深黨員,也一一離世。黨證號碼49號的林炳煌,算起黨證號碼在他前後的人,語氣就低了下去,「江鵬堅(黨證號碼1號)也已經過世了」。
 
他說,這幾年有一件事讓他「滿傷心也滿窩心」,在盧修一、蔡有全、王拓、戴振耀等人過世時,家屬雖沒有交代,他們自己找導演、找資料片,剪影片讓家屬在告別式播放;告別式上,他也派出團隊,將頒發褒揚令等畫面繼續留存下來。「能對老朋友做一點點事情,我們很樂意。今天我們有這些東西,也是因為這些人年輕時候的犧牲奉獻打拚出來的,不是嗎?」
 
林炳煌說,在戴振耀的告別式,黨內「雙菊」陳菊、葉菊蘭拉著他的手一直哭,「炳煌,這些兄弟若沒有你......」他雖然一起哭,但擦掉眼淚後,他很窩心,覺得自己這個年紀還能為黨內做一點事。
 
民主化過程艱辛,林炳煌說,經歷的感動太多,一時也說不上來,比方記者問到2012年蔡英文差最後一哩路敗選,他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天是淚水跟雨水交雜」,但對他而言,當天還有高興的淚水;因為他們拍到很多小英女孩在台下落淚的畫面,讓日本NHK接了他們的訊號,被日媒認可。而2000年陳水扁當選時,他說,那天競選總部所在的民生東路整個都塞爆,當然非常感動。但感動的事情很多,以前早年只要當選一席立委就奔相走告。
 
不過民進黨2016年重返執政後,但民調始終低迷,九合一大選還慘敗,林炳煌感嘆,當民進黨變成執政黨,「變成一塊肉的時候」,就會有蒼蠅、蚊子、蟑螂都會來,那個避免不了,大家也見怪不怪,執政怎麼分都不公平,「我們自己不要去碰就好」。他也說,台灣社會就是有需要強人執政,但走民主這條路很辛苦,不能走回頭路;小英民調要高很簡單,把異議者抓起來就好,但是可以這樣嗎?(曾盈瑜/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微視蘋】恨!種族屠殺全家死他眼前 愛!他空中送血救無數條命
【微視蘋】北京最美圖書館卻垃圾滿屋 還曾陷盜版風波
【精障哀歌】「我先生連活著的權利都沒有」 遇害牙醫妻淚的告白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蘋果頭家】電腦老師為愛女創業 棄高薪做AI機器人
【微視蘋】他有閱讀障礙卻擁50張證照 柔道鮮師還煮飯給學生吃


林炳煌與他的轉播車。趙元彬攝

林炳煌與他的工作證。葉志明攝

林炳煌秀他的黨證。葉志明攝

林炳煌長負責拍攝民進黨的造勢活動。趙元彬攝

林炳煌與他的攝影器材。葉志明攝

林炳煌在副控室看畫面。趙元彬攝

林炳煌的黨政是49號,非常前面。葉志明攝

盧修一的書法作品。葉志明攝

林炳煌的出版品。葉志明攝

林炳煌攝影團隊認真捕捉畫面。趙元彬攝

林炳煌看盡民進黨的興衰。趙元彬攝

人氣(29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