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抗癌成功的男人 他用生命養無毒好魚

一向笑臉迎人的天和鮮物董事長劉天和,早年自行創業,在高科技工程市場上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事業更一路拓展到海外,人生的上半場可說是精采亮麗,卻沒料到2000年發現罹患癌症,歷經8次手術後,為了尋找健康無毒的海鮮,跑到了澎湖投入大筆資金養無毒魚,強調賣健康而非賣商品,他自己說:「沒有死,就要做對得起良心的事情。」
 
自小家境清苦,劉天和回憶當初的環境,要升學是相當困難的事情,家中環境也不允許,因此他在1965年時,帶著僅有的小學學歷,隻身北上,進入冷凍空調業從學徒開始當起,雖然一個月只賺30元,但是憑著不怕吃苦、努力打拚的個性,很快就在北部闖出一片天空。
 
歷經10年的學徒生涯,1975年劉天和熬出頭後就開始創業,搖身一變成為頭家,隨後也搭上台灣經濟起飛的順風車,打進台灣半導體及光電大廠的製程規劃,主攻廢氣處理管路製程。他說,在科學園區做生意,比較符合他的個性,「我比較積極,不愛拖拖拉拉,也追求效率。」
 
全神貫注在科學園區中的晶圓廠、光電廠,劉天和的事業版圖不斷擴大,甚至拓展到新加坡、中國,但幾乎沒日沒夜的投入在工作上,也讓身體出了問題。
 
現年67歲的劉天和回憶,當時除了星期天晚上,每天都加班到晚上9點,下班後跟工廠同仁一同吃宵夜、喝酒,長時間沒有健康概念生活,健康出了狀況,檢查出來是大腸癌,就好像是老天爺開了一場大玩笑。
 
3個孩子分別在美國、英國與加拿大,罹患癌症,卻不敢讓家人知道。劉天和有一天利用吃宵夜的時候,與公司高層說身體出狀況,希望團隊能繼續好好經營好不容易打出知名度的公司。但這一番像是「交代後事」的話,也讓同仁覺得不對勁,劉天和生病的消息,終於傳進太太的耳裡。
 
「她知道以後什麼都沒問我,有一天加班後,她就帶著兒子來新竹工廠。」劉天和說,兒子從國外回來他都會親自去機場接,但這次一聲不響的出現讓他覺得很驚訝,當著兒子的面,太太直接問起病情,「我只好老實說,然後開始積極的治療。」
 
從仁愛醫院到台大醫院,歷經了開刀、複檢擴散、再開刀、傷口潰爛等過程,一共經歷了8次的手術,切除了全部的大腸,劉天和想著,自己才50多歲,人生還很漫長,因此嘗試了以小腸代替大腸,回憶起那段過程,劉天和平淡的描述了每次手術的原因與結果,但卻從未有「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的怨天尤人。
 
劉天和描述,由於必須經常開車南來北往,人工肛門帶來許多困擾,曾在解開安全帶時扯到,排泄物灑了全身都是,也曾因休息站廁所沒有坐式馬桶,不小心弄髒衣服和地板,如此不便狼狽的生活讓他感到非常困擾,甚至無法忍受,因此選擇了醫生提供另一個選擇,以部份小腸取代大腸。
 
劉天和說,在他之前只有一個案例,也找到對方想要了解細節,但對方說,手術後的前半年會「生不如死」,雖然自認忍得過去,但多次開刀、修養,還是有相當長的適應期,經歷過超過一個月連水都不能喝,只能以棉花棒沾水拭唇來解渴,而後只能吃流質食物,10分鐘就要跑一次廁所,還曾喝精力湯喝到體質過寒,到現在為了補充元氣,喝的水都是薑母水。
 
劉天和說,生病過後,醫生建議魚類的蛋白質很好,加上看了大兒子買的書,知道未來養殖漁業應會是明星產業,「我身體出了問題之後才發現,台灣要找到乾淨無毒的魚是很困難的事情。」他也說,自己也很好動,靜不下來,因此評估過後發現,澎湖的海域無污染,決定跳下去投入養殖漁業。
 
「當初整個澎湖人都很驚訝,認為養殖漁業風險高,賺錢很難,怎麼會有人來做,大家都就抱著看笑話心態在看我。」劉天和舉例,台塑創辦人王永慶曾經在小琉球投資過養殖漁業,後來結束,福壽也曾投入,最終也是賠錢收場。
 
雖然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有誰可以承受長時間的虧損而持續投資,但劉天和說,16年了,以一張白紙開始的他還在持續堅持,「我是台灣第一個做生產履歷的人。」
 
劉天和說,水產要達到無毒養殖、無用藥的水準很困難,第一次捕撈起來發現漁獲有藥物殘留,主要是因為飼料都有藥物添加,因此毅然決然的自己蓋了飼料廠,而後又再買土地蓋了自己的加工廠,甚至建構自己的通路,建立「從產地到餐桌」農畜水產食材一條龍的經營模式,從生產、加工、零售、及服務全程包辦。
 
對於無毒水產的堅持有多高,劉天和說,像是在冷氣房裡洗蚵以維持鮮度與品質,而在澎湖漁場養的魚,每個星期要從碼頭運自來水洗澡一次,而在抓上岸之前的48~72小時之前就要停止餵飼料,捕撈上岸後更是全程不落地的直送加工廠。他自豪的說,「很多作法都是天和引入澎湖的。」
 
劉天和說,有了產品後又進一步延伸的需求,鎖定的科學園區消費者希望除了魚類以外還要有其他食物,否則其他一樣受污染,因此與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合作,接下來又投入了農場、畜養,技術不斷提昇,做到了完全無污染,產品目前涵蓋了雞、豬、魚、菜。他更說,至今投入在有機養殖的金額,「超過了10位數」。
 
如此大的投入,劉天和也曾經曾經因為天然災害感到挫折,2007年的龍捲風、2008、2010年以及今年初的寒害,4次的天災都帶來很嚴重的損失,因此他也了解到,這種產業並沒有辦法人定勝天,有太多無法臆測到的狀況。
 
但為了降低風險,也降低人力成本,劉天和最近又開始投入養羊,「鮮字就是一個魚一個羊。」他說,水產的人力成本比畜產高了6倍,而台灣人吃的羊肉,90%是紐西蘭、澳洲進口的淘汰綿羊、種羊,台灣僅有69家業者是銷售本土羊肉,也大都是淘汰乳羊,真正所謂的肉羊不到5%。
 
想要提供健康的本土羊肉給民眾,對於養羊同樣也有對水產所堅持的高標準,劉天和自己蓋了羊舍羊隻早晚放牧,羊舍設有人道進出坡道、糞便與生活區分離的兩層樓設計,羊舍衛生舒適通風良好,堪稱五星級飯店的飼養環境。 
 
電子製程產業一年營收超過10億元,天和鮮物的年營收僅4億元,而且還未達到損益兩平,但劉天和說,經營上心態有很大的不同,工業的金額都很大,天和產品價格落差很大,小到麵包果汁幾十元,「我老婆都說我大金額不顧,反而撿小東西。」
 
雖然劉天和自嘲是「賠錢賠到麻痺」,還笑說建議其他人千萬別投入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行業,但他還是說,路上遇到人說天和提供安全食材,就有滿滿的成就感,「有認同有支持,最希望就是大家都健康,也是我最大目標。」
 
除了矢志提供消費者無毒有機的好食材,劉天和還並不遺餘力宣導健康飲食、健康生活,「不要像我沒照顧好自己,後悔都來不及,」在生病之前,劉天和是標準的夜貓子,但生病後,劉天和成了晨型人,晚上8點就睡覺,清晨3點左右起床,天還沒亮就去爬山,也盡量多走路當運動,從台北信義區的家,走路到台北車站搭高鐵是常有的事情。
 
雖然劉天和坦白的說,「只要我經濟能力許可,我會盡量堅持下去,但有一天彈盡糧絕,我也是要留著養老金然後結束掉。」但他也說,得癌症之後能平安活下來,就要謝天謝地,也要做對得起良心的事情。
 
劉天和說,大病一場之後就開始思考人生的真正目的,也想著對於消費者能做出什麼有意義的事情。他更強調,在天和設立之後就一直跟內部人說,生產過程要公開透明,要對天地良心、對自己負責,而不是做給外界下定論。
 
「我賣的是健康,不是產品。」劉天和更說,對消費者有利,就是要活的有尊嚴、要健康,基本條件就是要要吃對食物、規律生活與運動,否則一旦得了慢性病或老年失智,「有再多財產都沒什麼用了。」(林海/台北報導)

======網友看法======
有網友留言說,很認真的老闆,值得肯定;也有人說,謝謝你提供無毒海產,雖說健康無價,但是產品價格實在高,我是小康之家也備感壓力,如果價格能再低,讓更多人吃的起,銷售業績以每年增加3成,相信更可降低成本,更可永續經營。

劉天和小檔案
出生:1951年
學歷:台中縣大安鄉海墘國小
現職:天和生物董事長、宏瑞製程工業公司董事長
經歷:冷凍空調業學徒
婚姻:已婚,育有二子一女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天和鮮物小檔案
成立時間:2003年
董事長:劉天和
主營業務:海上箱網養殖及水產品加工與貿易、畜牧、健康餐飲
台灣布局:2家直營門市、6家全家複合門市、ATT4Recharge餐飲超市(12月開幕)、逾400家便利商店、有機店通路
2017年營收:約4億元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更新:新增網友看法

發稿:00:05
更新:20:53
 


天和鮮物董事長劉天和罹癌後投入健康無毒的養殖事業。侯世駿攝

劉天和在澎湖從事水產養殖事業已逾10年時間。侯世駿攝

為了養出健康無毒的水產,連飼料都是無添加物。侯世駿攝

天和位於澎湖的養殖場,每個星期要從碼頭運自來水洗澡一次。侯世駿攝

天和位於澎湖的養殖場,每個星期要從碼頭運自來水洗澡一次。侯世駿攝

天和位於澎湖的養殖場,每個星期要從碼頭運自來水洗澡一次。侯世駿攝

劉天和強調,新鮮漁獲撈上來後是全程不落地直送加工廠。侯世駿攝

劉天和強調,新鮮漁獲撈上來後是全程不落地直送加工廠。侯世駿攝

天和漁獲在澎湖加工廠進行簡單處理後就直接真空包裝。侯世駿攝

天和的有機農場,種植當季水果。侯世駿攝

劉天和堅持,必須冷氣房裡洗蚵以維持鮮度與品質。侯世駿攝

為了降低風險,也降低人力成本,劉天和最近又開始投入養羊。侯世駿攝

為了降低風險,也降低人力成本,劉天和最近又開始投入養羊侯世駿攝

天和鮮物也經營海島食堂,強調經過簡單料理,要吃真食物。侯世駿攝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人氣(69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