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恐怖美女魔手 特殊化妝驚豔國際

外型亮麗的程薇穎的職業是化妝師,但她的工作可不是幫人畫美美的妝,而是專門製作血腥傷口、駭人怪物的特殊化妝師。其實她大學本科是資訊傳播,但4年面對電腦的生活讓她覺得無趣,快畢業時,她隨手翻到一本電影後製的書,「看到一頁是一具屍體,那時候我就覺得,這屍體很漂亮,我在想它的縫線這些,到底是怎麼做上去的」,因此讓她認識到「特殊化妝」這個職業,也毅然隻身前往加拿大溫哥華電影學院學習特殊化妝。

她的作品經常與恐怖、詭異等形容詞掛勾,但她是個不愛看恐怖片的人,也不敢看血,去醫院打針也會暈針,但為了工作必須大量觀看恐怖片,研究、觸摸屍體,感受軟硬度,才能做出更逼真的作品。那為什麼會喜歡製作傷口、屍體和怪物呢?她坦言當自己知道是假的東西後,就不會再害怕,她說:「我可能喜歡的是,他們如何做出這麼逼真的東西,然後這個逼真的東西可以嚇到人的感覺」。

她在溫哥華電影學院花1年時間拿到電影電視特殊化妝學程,燒了約3百萬元台幣學費,其實學到的都是基礎技巧,她在同儕中不算是成績特別好,但偏偏有好勝心,「我不會想要去爭念書第1名,可只要有比賽我都想參加,我就覺得那是一種成就感,如果沒有做這一件事情,心裡會覺得有一點遺憾」,畢業後參加IMATS國際特效化妝,意外拿下第1名,老師還告訴她「妳是我們學校第1個拿到這個獎的人」。

拿到獎卻不代表工作順利,她留在加拿大找工作,卻都只能當實習生領低薪,所以她另找出路,前往中國謀求機會,進入演員連凱的特殊化妝團隊,接的第一支片是《太極:從零開始》,但她仍希望把技術帶回台灣,2013年回台開了自己的工作室,只是現實與理想總有差距,真的進入這行,她發現技術問題還算好克服,最難的總是與人的溝通。

她曾遇到非常不配合的演員,每天都鬧脾氣不肯上妝,但她笑說:「我覺得這也是工作的挑戰之一,因為每天起床,都會想說他今天要出哪招。」也曾經在跟造型師討論顏色時,對方跟她說好某個顏色,到現場卻變卦,還不客氣對她說:「你不要上色了,我們要拿去給別人上色。」幫資深台灣藝人化妝時,為了讓對方對材質感到安心,解釋「這個膠好萊塢用超過百年,很安全」,沒想到卻被嗆「不要覺得從國外回來的就了不起」,讓她深感專業不被尊重。

她也有愉快的合作經驗,在電影《愛情無全順》中,用特化把帥哥陳柏霖變成了下垂眼的醜男,臉上還有一粒粒的爛痘子。陳柏霖告訴她,他帶著妝回飯店休息時,大廳裡沒有人認得出他,享受變成普通人的感覺,讓她對自己的技術感到自信;但將不同材料用在人的皮膚上,得更加小心,與鍾漢良合作電影《後會無期》時,她要幫鍾漢良畫曬傷妝,「我就選擇了一種膠,這種膠有一點點揮發性,我才剛弄上去,他就整個開始泛紅、紅腫」,她嚇了一跳,先讓鍾漢良的皮膚休息2個小時後,才想辦法用快乾的矽膠,在他臉上做出脫皮的曬傷效果,經過這次經驗,選用化妝材質也更加小心。

好萊塢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來台拍攝《沉默》,她加入劇組幫日籍演員做假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也是一個很不好的經驗」,因為好萊塢團隊規模大,合作方式也相對複雜,美國團隊和台灣團隊在溝通、工作模式上都有不同認知,她舉例:「台灣人其實做事情很熱血,很有衝勁,可是沒有一個規範,所以當美國人來的時候,他們1天就工作8小時,然後關燈走人,是不一樣的工作邏輯。」但她仍希望多與外國團隊合作,學習不同經驗。

她也說:「大家不要以為我們這行是穿得時尚,拿個化妝箱就去工作。」上工時她多得穿防髒耐穿的工作服,自嘲像工人,有些特殊材料的粉塵吸入過多對身體有害,還得使用防毒面具,「經常睡眠不足,有些材料也會過敏,身上會起疹子,一個個紅點冒出來」,她今年最得意的作品就是電影《緝魔》中的無頭女屍,但製作過程相當辛苦,因為是1比1大小,至少有70公斤重,她和工作室同事得5、6個人一起做翻模,得幫屍體翻身,重到幾乎搬不動,笑說自己像工人經常腰痠背痛。

即使辛苦,她仍熱愛這份工作,但說:「大環境進步的速度是相對緩慢的,會心急覺得說,為什麼我們可以做到這個程度了,大家不能再更尊重專業一點。」她希望自己的團隊能更國際化,只要有國外的劇組來台,希望能夠認可這些在地的團隊,也說:「我覺得金馬獎其實可以設立化妝獎,設立了這個獎項,不是在於拿不拿這個獎,而是大家會有一個努力的目標。」

她說「其實台灣一開始很不重視化妝這件事,化妝永遠是化妝小妹,你到現在永遠是排到邊邊角角,然後給你幾張桌子,然後燈這樣」,都覺得化妝就是撲撲粉,用衛生紙糊一糊就可以做出殭屍造型,「可是妝其實非常重要,妝不好,就毀了一個電影啊」。其實台灣相較過去已經進步很多,以前特化只會被歸類到造型組下,現在劇組都會特別分出「特化組」,但她仍盼設立獎項,讓更多人尊重化妝、特殊化妝這些專業。(張力文/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獨家直擊】小優火辣吃鍋獻吻 偎短褲男進公寓
【狗仔偷拍】曹佑寧噴菸騎歐兜賣 24歲變濃味大叔
【動腦A】快註冊《台灣蘋果日報》APP會員 15萬元過年加菜金送給你


程薇穎外型亮眼,職業卻經常要做出古怪造型嚇人。彭欣偉攝

程薇穎相當滿意自己做的畸胎。彭欣偉攝

程薇穎分享特殊化妝師工作的辛酸血淚。彭欣偉攝

程薇穎工作室冰箱打開有假嬰兒頭。彭欣偉攝

程薇穎曾拿下IMATS國際特效化妝第一名。張桓誠攝

特殊化妝師平時並不是美美的上班,經常穿著工作服,有時還得戴防毒面具。張桓誠攝

自己的作品逼真嚇人會讓程薇穎滿意。張桓誠攝

程薇穎為了讓作品逼真,有時還得親自感受屍體硬度。張桓誠攝

嚇人的假畸形兒。彭欣偉攝

程薇穎成功把陳柏霖變成醜男。程薇穎提供

工作室的角落存放著各式嚇人的道具成品。彭欣偉攝

程薇穎工作室冰箱打開有假嬰兒頭。彭欣偉攝

程薇穎工作室存放著各式的道具成品與器材。彭欣偉攝

現場製作逼真的假傷口。彭欣偉攝

人氣(74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