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永春都更案他最牛 彭龍三:我不是釘子戶

「我不是釘子戶,我沒辦法接受這個稱號。」永春都更案中、有「最牛釘子戶」支撐的機車行老闆彭龍三,義正詞嚴地抗拒外界所給予他的封號。他也首度對外透露:「我不反對重建這棟樓,但反對用都更方式來進行。都更,是政府跟建商玩的遊戲。」彭龍三進一步解釋,「我的房子,價值多少錢、要蓋成甚麼樣子,都該由我決定,而不是由政府來下指導棋。我只要符合建築法規,為什麼一定要參與都更?」從機車行黑手、到成為都更受害者聯盟代表,彭龍三接受《蘋果》採訪這一天,天氣奇差無比,一個上午,沒有一台機車被牽進機車行中修理,陳舊的機械器具堆滿整屋,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一旁電腦螢幕上閃著的精美簡報檔,那是彭龍三研究都更法條的心血,他說:「我曾經在公聽會上,被下令拖出去,我知道那是因為我只是一個修機車的,如果我是有頭有臉的人,不會被這樣對待。」彭龍三說,那天起,因為不甘心,他有足足19天沒有睡覺,然後下定決心將法令研究透徹,現在,不少人都稱他「受害專家」,幫有相同際遇的人寫訴訟書、給予諮詢建議,他一毛錢都不收。回首彭家「北漂」的那一年,彭龍三說:「我爺爺舉家、牽著一頭牛,從新竹走到台北,落腳在現在那塊馬路中間。」彭龍三手指向忠孝東路、松山路交叉口一帶,「那時,忠孝東路的馬路,只開到基隆路,再往下就都是稻田,松山路也都是碎石路。」後來,因為道路的開闢,彭家向地主買下一塊約200多坪的耕地,還約定以地上作物作為交換,但因為彭家爺爺對於買賣契約的不熟悉,土地交到彭家手上時,僅剩下100多坪,「這也就是我們建物所處的這塊地。」「後來,警察宿舍向我們家徵地,我們不想,剛好一位修機車的客人,說他有辦法找到人辦建照,就相信他了。」彭龍三說,「後來這塊地跟建商合建,本來說好一人一半,誰知道分回來,我們只剩下4分之1,就由我們家、大伯家跟叔叔家,各分1戶。」接著,因為大伯家的財務吃緊,彭龍三家再以1600餘萬元,向大伯家買下該戶,「我們修一台機車能賺多少錢?這1600多萬元,是我們不眠不休工作存下來的。後來,要都更時,鑑價那1戶只有800多萬元的價值,還3家鑑價公司都這樣估價,我沒有辦法接受,提出抗議,竟然還收到存證信函!」彭龍三說,對抗永春都更案的這10餘年,收存證信函幾乎成為家常便飯:「建商告我、議員告我,連樓上同意戶,都被建商鼓動來告我。」但這樣的訴訟,卻不及彭家情感因都更四分五裂,來讓彭龍三更灰心。「叔叔曾跟我們站在同一陣線,說死也不給建商蓋。但為何會有這樣的轉變,就是建商掌控資源,收買不同意戶的結果。」彭龍三回憶叔叔拿著汽油桶,揚言要燒掉機車行的那些日子,感觸良多,「當建商給利益時,不管你是堅強的盟友、還是多親密的家人,都會反目。」彭龍三也趁勢提起「那些年曾經幫助過的文林苑王家人」,感慨幫助王家人抗爭了2年,最後王家人自拆組合屋、拿著建商利益走人,「到現在,我們都沒有再聯絡了。」抗拒永春案被都更,彭龍三所處的建物,被劃為整建區,但據了解,彭龍三就連整建,都拒絕建商,「因為主導者還是他們,未來他們要怎麼搞我,我怎麼知道。」語氣中略帶灰心,彭龍三直言,「都更條例就是建商條例,都更,就是有需要它就會動了啊!我可以允許房子的改建,但沒有辦法允許迫遷,政府沒有跟我徵收、建商沒有跟我買,所有權還是我,為什麼政府跟建商可以脅迫我都更?」對於「最牛釘子戶」的封號,彭龍三說,「我是中華民國合法的國民,我合法買到所有權狀。要灌給我釘子戶這個名字,我不能接受。我下定決心,只要有任何一個官員,再這樣說我,我絕對要去反污名。」但現實回歸到彭龍三的家,事實上已是屋齡近50年的老房,難道他從未想過居住安全的問題嗎?彭龍三說:「建管處永遠不會關門,今天我有需求,不管它坍了沒,我就可以去申請重建,但決定權在我,而不是建商、不是政府。」彭龍三解釋:「只要符合建築法規,政府為何要限制我房屋價值有多少?房子蓋成甚麼樣子。這是我的財產,政府應該把權利還給人民。」彭龍三說:「我不反對房子老了要重建,但我反對以整個都更制度來進行。」(地產中心/台北報導)更多房地產新聞,請參考蘋果地產王粉絲團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我想回家1】永春都更一拖18年 一家五口剩4人
【我想回家2】資金補貼多付2億元 永春建商「只求回本」


永春都更案中、有「最牛釘子戶」支撐的機車行老闆彭龍三,義正詞嚴地抗拒外界所給予他的封號。彭仁義 攝

彭龍三拒絕都更,因此公寓欸畫出了都更範圍,成了奇怪景象。彭仁義 攝

彭龍三手指向忠孝東路、松山路交叉口一帶,說著老家所在位置。彭仁義 攝

彭龍三曾帶領反都更民眾向台北市政府抗議。資料照片

2012年還曾與贊同都更民眾發生衝突掛彩。資料照片

為了彭龍三的安全,太太在結婚紀念日送防彈背心給他。彭仁義 攝

人氣(58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