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直排輪俏妞奪世界第一  邱映瑄難忘繞圈圈繞到吐

許多年輕人喜歡玩直排輪,它也逐漸成為現代運動競技項目之一,除了比較多人知道的滑輪溜冰競速,也有很多花式項目如花式角標、速度角標、花式剎停、自由跳高等等動作類比賽。根據世界角標輪滑協會(World Slalom Skaters Association, WSSA)資訊,去年8月,政治大學附中學生邱映瑄在女子「花式自由角標」(Classic Freestyle Slalom)悄悄爬上世界排名第1,是我國該項目第1人,目前最新統計至去年12月,邱排名第2WSSA每個月統計一次世界排名,計算選手過去1年內參加的「3星賽」所獲積分平均,最多採計4場,所以排名會因選手參加比賽的日期而異,選手也要算好時間參加夠高水準的比賽,補充過期失效的積分。WSSA在當月公布「2個月前」的排名,最新資訊是昨天公布去年12月的成績,邱映瑄去年8月排名升上第1,去年11、12月排第2。今年18歲的邱映瑄是在就讀台北市明湖國小1年級時加入直排輪社團,本來只是想嘗試、培養運動習慣,當時教練就說她有天分,問她要不要參與正式訓練?不過,她直到4年級才開始接受選手訓練,這比起社團活動辛苦很多。她回憶,剛開始要在許多角標之間繞圈、旋轉,繞個10圈、100圈後,都轉到頭暈甚至嘔吐,還會覺得自己「幹嘛一直轉圈圈」。邱映瑄參加的第1場國際賽是2012年在韓國南原(Namwon)的公開賽,賽前暖身時,她看到很多「傳說中的人」(指世界排名名列前茅者),「那個世界第1從我前面溜過去……」。她說當時嚇到腿軟,堅持不上場熱身,比賽壓力很大,「表演完覺得自己很弱」,結果還得到第3名。隔年邱映瑄升上明湖國中,首次入選花樁國手,並參加在台北舉辦的世界錦標賽。她回憶,選上國手沒有特別的感覺,到賽場才開始緊張,加上比賽前1天發燒,很怕自己會表演不完。她說,那次因為生病,前一晚反而睡得很好,比賽時沒什麼大失誤,在青年女子組(16歲以下)拿了第4名,再隔年又獲世錦賽青女組第6名。花式角標(又稱「花樁」)等動作類項目統稱「自由式輪滑」,比賽時不是比快,而是要選手在地上的許多錐狀障礙(稱為「角標」)之間繞行,一邊做出旋轉、跳躍等花式動作。在單人花樁比賽中,地上放置3排間距分別為50、80、120公分的角標,選手必須在1分45秒至2分鐘的音樂內繞行這些角標,並表現旋轉、蹲下、起身等動作,像是跳舞般有藝術感。裁判分別依技術難度、藝術表達評分。花樁的強國是俄羅斯、法國、波蘭等歐洲國家,亞洲則以中國實力最強。去年7月在荷蘭亞能(Arnhem)的世錦賽,邱映瑄已經升上成年女子組(16歲以上),她評估近年都是在第4至第6名間,沒有預設排名,「就是(把動作)做好、做完」。邱映瑄說,每個選手表演完後,大會公布分數和暫時排名,場邊有3個位置,選手們稱為「殘酷沙發」,排名前3名的人才可以坐在那邊,如果後續有人更高分,被擠出前3名的人就要讓位。世界排名越高者越晚出場,她表演完後坐在沙發上,看著越來越厲害的人上場、非常緊張;結果她坐到了最後、拿到銀牌,成為我國成女奪牌第1人。去年8月,邱映瑄的積分升上世界第1,也是我國女子花樁第1人。她說在網站上發現時,第一個動作是「再看一次」,「就覺得很扯」,「那個名字……好像不是傳說中的人?應該不是我吧?沒有什麼真實的感覺」。去年9月在韓國南原的亞洲錦標賽上,邱映瑄打敗世錦賽金牌的中國選手蘇菲淺,獲得亞錦賽金牌。邱說,在世錦賽拿到銀牌已經非常開心,亞錦賽想要贏蘇,又覺得贏不了,雖然蘇菲淺表演失誤,但邱映瑄還是說「她是我的偶像」。花樁的表演重點是技術和藝術。邱映瑄說從2016年開始,她自己設計動作、造型,也自選音樂,如果可以,曲目會盡量選中文歌,她曾選過台灣的雙人組合「浩角翔起」的歌《發發發》、《喇叭鎖》,「阿翔」還曾去她的粉絲團留言。邱映瑄認為,花樁難在要練習旋轉、跳躍等很多動作,每一項都要花一樣多的時間;她設計動作的重點是「想辦法平衡」,讓藝術性高一點。花樁佔去了邱映瑄大部分的練習時間,也造成身體傷害,邱映瑄說最嚴重的是尾椎。剛開始練習時,有個動作叫「擺擺」,練不好會一直往後摔,長期下來她的尾椎往內彎,雖然這幾年一直接受推拿治療,「但還是沒有彎回來」。另外,膝蓋、腳踝、肩膀、腰都有許多舊傷,一到冬天就會「行動遲緩」,天氣冷的時候到處痛。另外,國中課業壓力開始增加,邱映瑄說她放學後練習完回家,都晚上10時多了,必須擠出零碎的時間來用,例如功課盡量在學校寫,回家才不用寫那麼多;考試前1周會停練,國中教育會考前2個月才專心讀書。邱映瑄求學路上都沒靠這些比賽成績升學,日前透過特殊選才計畫錄取清華大學。她說,以前想讀法律、當律師,可是清大的條件也很好,離家有點遠,她還在考慮。有沒有想過要放棄不當選手?邱映瑄回憶,國小、國中畢業時的暑假,很多同學不捨分離,都會相約一起出去玩,她也不免埋怨:「我為什麼要把時間花在這裡?」父母說放棄沒有關係,可是如果現在放棄了,「以後你的人生就會跟你其他同學一樣,念書、考試……」邱映瑄說,後來想一想就算了,「想溜到沒有辦法溜為止」。如果回到多年以前,會不會再選擇當選手?邱映瑄說「會、絕對會」。她說,花樁讓她的人生得到很多經驗、認識不一樣的人,她最好的朋友是法國、義大利和韓國人,她們會交換很多意見、討論很多東西,英文程度和視野都會增加。邱映瑄的媽媽葉美華說,她的兒女都練花樁,為了幫助孩子,全家的休閒活動和開銷都停下來、要非常節省,投資到邱映瑄和弟弟的訓練上,出國比賽也要跟著去,估計每年大概花十多萬元。葉美華笑說,出國時她會幫忙台灣選手紀錄、拍影片,但是因為看女兒比賽很緊張,拍攝時手一直在抖,最後女兒的畫面都是最差的。(蔡永彬/台北報導)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過年K歌】不甘被虧走音天后 高嘉瑜小秀歌喉拚面子
【晴天走春】這3處超美森林遊樂區可別漏勾


政大附中學生邱映瑄在直排輪女子「花式自由角標」登上世界排名第1,是我國該項目第1人。周永受攝

邱映瑄的直排輪生涯,始於就讀台北市明湖國小1年級時加入社團,至今勤練不輟。周永受攝

花樁佔去了邱映瑄大部分的練習時間,也造成身體傷害。周永受攝

邱映瑄的鞋子上有自己的名字,以及「台灣」。周永受攝

去年8月,邱映瑄的積分升上世界第1,也是我國成年女子花樁第1人。周永受攝

在父母親的鼓勵之下,邱映瑄沒有放棄直排輪。周永受攝

人氣(9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