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2歲姪子慘被灌毒拔甲虐死 王薇君哭斷腸「鉛筆刺手腿才能開庭」

7年前,一通電話,改變了全職家庭主婦王薇君的人生,因為她的小姪子昊昊死了!2歲半的孩子,應該多麼天真可愛,但可憐的昊昊,卻被母親的同居人活活虐死,全身瘀青、手指爆裂,王薇君為昊昊慘死痛哭一次又一次,但更讓她痛心的是,一審主嫌劉金龍被判死刑,二審卻改判他30年徒刑,王薇君不能理解,應該保護人民伸張正義的司法,為何會這樣輕判一個傷害孩子的惡徒,於是她拿起六法全書,走進法院,自掏腰包南北奔走,她要為孩子爭權益,要讓昊昊的死更有意義。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王薇君永遠記得2011年11月3日這一天。那一天快80歲的媽媽打來,慌亂地叫著她的小名:「薇薇,薇薇啊!我跟妳說,那個,那個,剛剛很多記者來,那個『小隻的』死了!」他是我們的孩子 他死得很慘
 
2歲半的王昊,是王薇君弟弟的兒子、家族中最小的孩子,所以大家都叫昊昊「小隻的」,但才2歲半的他,怎麼會死了?王薇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反覆跟母親確認,這才想起早上看到電視新聞報導說,一名王姓男童的母親將男童交給同居人照料,沒想到男童竟被同居人與友人凌虐死亡,但當時她根本沒想到那被虐死的孩子,竟是「小隻的」昊昊。7年過去了,痛失昊昊的悲痛依然在王薇君心中,談起那天,王薇君悲從中來,「其實那時還沒開始痛,應該說不知道怎麼痛,只覺得『亂』。」因為一切太不真實。直到她看到昊昊的遺體,才真正明白那個可愛、聰明、在家族聚會調皮、搗蛋的昊昊真的死了!「他不再只是個新聞畫面、報紙報導,真的就活生生發生在我的家族裡,『他是我們的孩子,然後他死的很慘。』」王薇君的淚,不停落下.......。王薇君仍記得那時她在相驗室裡,不斷痛哭、叫喊,因為她無法接受,「為什麼一個活生生2歲5個月大的孩子,全身是傷躺在屍枱上,如此慘白,幾乎身上沒一處沒瘀青,頭部更有多處瘀血!」看到昊昊如此慘狀,王薇君一度以為那是最痛的時候,但沒想到,更煎熬的還在後頭,因為她要在法庭上聽著檢察官、法官跟兇手劉金龍等人的律師在法庭上還原,昊昊被劉金龍等人帶走的21天中,遭受到哪些不人道的對待。如同玩具般凌虐 昊昊遭21天後慘死 王薇君這才知道,幼小的昊昊被劉金龍及同夥如同「玩具」般的凌虐,「叫他立正、原地腳步,還要喊一二、一二,若沒做好就一個巴掌,甚至被抓起來,丟往彈簧床,訓斥他時,更把他抓起來去撞牆,甚至打毒品、拔指甲,把指頭敲碎,當昊昊指甲整個破裂而血流不止時,劉金龍等人還用火燒紅鐡釘頭去燙他,凝固止血。在法庭上聽到昊昊人生最後21天的遭遇,王薇君悲痛的說:「我就好像是那個隔著玻璃看著他被凌虐21天而袖手旁觀的那個人,沒辦法出聲去阻止,沒辦法伸手去救援,無能為力。」王薇君的淚又落下。王薇君氣憤控訴,「這在美國絕對是『一級謀殺』!」 但劉金龍毫無悔意,王薇君回憶當時開庭時,劉金龍總是惡狠狠的盯著替昊昊發聲的她,「一副就是『你再講!你再講啊!』凶狠的表情」,甚至在辯論終結時,還搬出《憲法》,「一副他才是被害人的樣子,講著說他有什麼權利」。最後一審法官依殺人罪判他死刑。死刑的判決結果,或許震撼了劉金龍,案子到了高院,他的態度大翻轉。王薇君說,「那時劉金龍開庭,開始板凳只坐三分之一,走路很慢,講話很小聲。」甚至還流淚告訴法官:「我想要跟家屬道歉。」「鱷魚眼淚」奏效 虐童犯逃死但王薇君心想:「你地院的時候怎麼不道歉,你為什麼要在判死之後才跟我道歉,真心的嗎?」於是王薇君扭頭轉向牆壁說:「我不接受!」更跟高院法官表明:「如果真的要道歉,叫他去跟昊昊道歉!」直到現在王薇君仍氣憤難平的反問記者:「我這樣的說法有錯嗎?」但結果卻是劉金龍的「鱷魚眼淚」成功了!劉金龍二審逃過死刑。2013年1月30日,高院改用傷害致死罪判劉金龍30年徒刑,逃過死刑王薇君聽到判決結果,當庭氣到跌坐地上,狠槌地板,拍打椅子,打到兩手手肘瘀青。想起這一天,王薇君仍激動憤慨不已,她淚崩質問:「你們(法官)在乎的是還活著的加害人,那我們活著的被害家屬有在乎嗎?沒有!」,王薇君說,高院法官看到劉金龍開庭時,想向家屬道歉,而她扭頭拒不接受的樣子,但高院法官沒有看到的是,「我每次開庭的時候,都必須拿鉛筆刺我自己的手,刺我自己的腿,我才夠好好的開庭!法官看了嗎?他沒有!」王薇君至今仍不能接受,高院法官以劉金龍等人有將昊昊送醫,就輕判他30年,但「王昊送到醫院都已經死亡4個小時,都已經有屍斑了,你覺得這叫送去就醫嗎?竟然就因為他掉眼淚,然後說要跟我道歉,就從此改判30年,這樣對嗎?」王薇君的質問、氣憤,都沒能讓案件改判,最後劉金龍被依傷害致死罪判刑30年定讞,王薇君不服,接續聲請再審、非常上訴,都被駁回。心裡苦到不行 比咖啡還苦那段為昊昊在法院奔波、討公道的日子,王薇君形容,心裡真的很苦,「比咖啡還要苦,心裡苦到不行」。因為案發後,有將近5年的時間,王薇君有嚴重的睡眠障礙,開庭前、開完庭都無法入睡,每天大概只睡3小時,走在街頭上也會逃避看到小孩,甚至不敢看童裝,因此原本因心悸無法喝咖啡的她,開始喝黑咖啡提振精神,好讓她繼續為昊昊奮戰下去,甚至曾一天喝下12大杯超商的美式咖啡,但她卻絲毫感受不到咖啡的苦澀,因為心裡更苦。王薇君不斷的反覆在想:「到底司法那裡出了問題?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過去類似案例又是怎麼判?」她坦言在昊昊過世前,她從沒有進過法院、打過官司,甚至連社會局是什麼都不知道,也搞不清楚刑事、民事的差異,但因為昊昊的死,讓她不僅弄懂了繁雜的司法程序,也開始質疑:「到底有誰願意好好去幫助這些孩子及家屬?」王薇君說,現行法律對用殘暴手段虐死兒童的加害人,只用傷害致死罪判刑,最多判刑10幾年,「但他們凌虐兒童的手段是比殺了一個人還要更殘暴,一個是大人,一個是非常脆弱的孩子,極度不對等。」她直批:「懂法律的人,不要講一大堆冠冕堂皇的法律條文,而被法律條文框架起來。」於是王薇君開始以自身的經驗,去幫助跟她有相同遭遇的受虐兒童家屬,近幾年來,王薇君經常自掏腰包南奔北跑,只要知道哪裡有兒童受虐,她就往哪裡去,幫助家屬面對司法、處理善後,給家屬最大協助。最後她成立了兒權會擔任理事長推動修法,要建立一個保護兒童的友善環境,喚起民眾與政府對保護兒童的重視,她也跟夥伴決定不承接政府案件,避免任何干擾,專注扮演黑臉角色,只講覺得對的事情。協助家屬成靠山 療癒未曾被幫過的自己慢慢的,王薇君關注的目光,從兒虐、家暴事件,擴及到重大事故、災難、重大刑案的被害人與家屬,因此我們在台南地震、花蓮地震、普攸瑪事故,甚至板橋、桃園分屍案都可看到她的陪伴、協助被害人與家屬的身影,「因為事情發生你不知道你要找誰,又有誰可以幫上忙給答案」,而這條茫然的路,她走過,她知道家屬無助的情緒與心情。這一天,王薇君陪同新莊4歲女童被虐死案的女童爺爺到高院出庭,這名女童的遭遇與昊昊相似,女童的母親入獄服刑,將女童交給同居人莊嘉億照顧,但莊男嫌女童吵鬧將她打到見骨,又不帶她看醫生,女童就這樣活生生痛死。女童被虐死的消息曝光後,王薇君主動聯繫上家屬,提供協助,陪同女童家人面對司法、處理後事,女童爺爺告訴我們,還好有王薇君從法律各方面給他們協助,一路陪著出庭,跟他們講解法律的程序問題、分析利害關係,「不然我們真的束手無策,她就像靠山一樣,讓我們心比較定,也比較勇敢一點」。我們問王薇君,為何會這樣無怨無悔地協助被害家屬,她說,以前她只是一個在菜市場買菜,或到學校門口接孩子的家庭主婦及志工媽媽,但昊昊的案件發生後,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只是待在家哩,她應該要做些什麼,後來她發現6月1日是國際兒童節,而王昊就是6月1日出生的,她開始正面思考,王昊的死或許就是要讓兒童保護的議題在台灣生根,讓她去幫更多等待救援的孩子。王薇君坦言從事兒童保護、被害人保護的工作,讓她這6、7年來很累、累到不行,甚至累到站著都能睡著,她還曾在台南地震時,睡過殯儀館的屍枱,她說,很多次她都累到想要放棄,「但就是放不了手」,因為她知道,「我們是伸出手讓這些家屬能夠有力氣,甚至有希望,來繼續過他未來的人生」,而她自己則是透過這一次次對被害人及家屬的協助,來療癒、幫助那個當時沒有被幫助的自己。(孫友廉/台北報導)後記
因《蘋果新聞網》報導後,收到社會局來函,認為影片中,有關出現王昊生前被凌虐、傷痕累累的照片,疑有害兒童及少年健康,要求《蘋果》改善。雖這些照片是經王薇君提供、並同意使用,且《蘋果》使用這些照片的用意,意在讓讀者了解王昊的慘死對王薇君造成多大傷痛,而王薇君又是如何在這樣的傷痛下,出面來幫助其他與她有相同遭遇的家屬。
不過因社會局認為這樣的做法有傷害兒童及少年健康疑慮,因此《蘋果》在徵得王薇君同意下,將影片加上18歲以下禁止觀看的限制,感謝王薇君體諒,也特此向讀者說明。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09:13


王薇君致力協助被害家屬,還曾在殯儀館睡過屍檯。侯世駿攝

因為小姪子王昊的慘死,讓王薇君成立兒權會,致力推動兒童保護。侯世駿攝

王薇君要透過協助其他被害家屬,還療癒未曾被幫助過的自己。陳卓邦攝

王薇君到高院陪同受害女童爺爺出庭,替他說明法律程序、利害關係。侯世駿攝

王薇君經常南奔北跑去協助被害家屬。陳卓邦攝

雖然四處奔波救援讓王薇君感到疲累,但她知道她的援手是家屬們繼續未來人生的動力。陳卓邦攝

王薇君(右)與禮儀師劉君玲(左)經常協助被害人家屬處理後事。侯世駿攝

小姪子王昊遭虐慘死的痛,至今仍烙印在王薇君的心裡。侯世駿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