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朱芯儀「喜歡失明的自己」 走過自殘熬成心理師

「喜歡失明的自己,因為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真實地自在呼吸,失明讓我感覺與大地更能真實地共存共榮」第一位考取海峽兩岸重度視障心理諮商師證照的朱芯儀,認為失明意外開啟了她的心理諮商天命之路。15歲時的她發現腦部長了一顆8公分腦瘤,被迫休學2年動了4次手術,結果換來雙眼失明與右耳失聰的殘缺身軀,但她克服內心憤怒不平的吶喊,不畏身體缺陷的無情折磨,考取心理諮商師證照後,迄今已提供超過400場次演講、上千人次個別心理諮商、部落格創作百餘篇專欄文章,甚至在youtube頻道有近百部影片作品,她的人生雖獨處在個人黑暗世界,但心理諮商的專業卻為更多迷茫世人開啟另一道心靈之窗。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原本是人生勝利組的朱芯儀,自有記憶起一直就是家中掌上明珠,也是學校最出類拔萃的學霸明星,不但學業成績名列前茅,連體育、美術、音樂都樣樣精通,更在競爭激烈的全國科展生物組獲得全國總冠軍,是當年人人稱羨的天才資優生。正當她精彩的人生就要開始時,老天爺突然跟她開了一場玩笑,讓她的人生從天堂瞬間掉落地獄。朱芯儀回想15歲那年,她的右耳突然失聰、身體無法平衡,從身軀不自主晃動,到手部愈來愈不靈活,甚至連頭部都出現劇裂疼痛,到醫院檢查後才知原來腦部長了一顆8公分腦瘤,還直接壓在她的腦幹中樞,必須立刻開刀治療。為了挽救寶貴生命,朱芯儀休學進行腦部手術,最終命是撿回來了,但此時的她雙眼全盲,右耳永久失聰,身體的損失真讓她生不如死。「我只是別人的負擔與累贅」、「老天真的不公平」,負面情緒開始充斥在朱芯儀殘破身軀內,讓她內心深受打擊,甚至多次企圖以各種自殺、自殘、自傷的想法終結自己的人生。她自嘲各種自虐行為都做過,曾體會到何謂很想放棄自己,因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活。有回朱芯儀又企圖尋死,媽媽緊緊抱著她痛哭:「如果妳不想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母親悲絕的呼喊聲,終於喚醒她絕望的心。朱芯儀說,當時她突然有種很悲傷的感覺,那種悲傷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關心她的家人,「天啊!我已經夠可憐了,可是沒想到那些愛我的人內心比我還痛苦!」,朱芯儀反轉心念,決定不再傷害關心她的家人,勇敢地與殘缺生命繼續奮鬥。為了讓朱芯儀重新回到社會,她的父母做了「殘忍」的三件事。第一是把家搬到人潮眾多的東區,強迫她每天拿手杖外出;第二是不讓她唸啟明學校,避免她躲到都是視障人的環境中取暖,最後讓她就讀松山高中;第三是訓練她自己拿手杖搭捷運上下學。她對父母做這三件殘酷的事相當不諒解,認為他們不再愛她了。朱芯儀回想說,有天上學到了校門口不慎摔倒,她一個人獨自爬起來,身旁沒人幫助她,後來有位同學告知她:「妳跌倒時父親就在後面目睹一切」,這句話讓她徹底崩潰,直接跑到輔導室跟老師抱怨,大罵那個殺千刀、沒良心的狠心爸爸,結果輔導老師只在一旁冷靜聆聽,事後老師一句話點醒了她:「你覺得爸爸忍著不去幫你的原因是什麼?他一定比妳更痛吧!」。她終於了解爸爸必須強忍情緒、強迫她必須接納不完美自己的苦心,「無情」嚴父給了她人生最大的禮物「重新站起來」。重拾人生信心的朱芯儀,某天放學打掃時關心1位女同學,詢問「今天心情不好嗎?」,對方驚訝地看著她說:「你怎麼知道,我以為我隱藏得很好」,朱輕拍她的肩膀,女同學眼淚就流了下來,告知原來擔心奶奶病情。此刻的朱芯儀突然發現,原來老天是公平的,雖然她少了眼睛、耳朵與外界接觸,卻讓她提升心靈管道彌補。發現失明後卻擁有一種特別能力的朱芯儀,感覺自己特別能跟他人靠近,她突然發覺這是自己喜歡、也想要的,此後開始慢慢做一些實務經驗與探索。高中就想唸心理系的她,求學之路一開始並不順遂,選擇大學時她積極爭取師大心輔系開放讓視障生就讀,結果自己卻沒考上,誤打誤撞下進入師大特教系,原以為這是她人生的一次挫折,後來接觸許多特教生,了解身心障礙者身處環境,奠定了日後她與身心障礙者的合作基石,事後才發現這也是人生中美好的禮物。為了圓夢,朱芯儀進入師大心輔研究所就讀,但考取心理諮商師証照後,因沒人知道該怎麼與她合作,求職四處碰壁,她一度猶豫人生方向,但不輕言收棄的她,決定主動出擊爭取面試機會,就算無酬勞、離島也都願意去,目的只希望大家認識她,給她一個平等機會,永不放棄的精神終於讓外界看見她堅強又專業的一面。朱芯儀說,以前覺得自己很難有優勢,所以她苦練自己的聽覺、觸覺、感覺,希望彌補一些視覺感官上的損失,但從事心理諮商8年時間,發現自己因為看不見,所以比別人更專注在每位求助者身上,更理解求助者被誤解的無奈。她舉自己為例,常被人誤會她是假盲人,因為身手很矯健;也有人誤會她常與男生手勾手,可能與男生有一些很奇怪的關係;也有人質疑她有公主病,吃飯連菜都不自己夾,要別人幫她夾菜。「我比別人更專注」,朱芯儀分析自己的優勢所在。她說,我願意去理解每個人的不同,不會輕易去做判斷,他到底是怎麼想?怎麼感覺?會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經驗與原因。她總能放下身段去傾聽每個故事,認為這是過去自己生命無情淬鍊教會她的功課。外界認為心理諮商師是幫助他人的工作,但在朱芯儀內心卻從來沒有用「幫助」二字,認為「幫助」對她而言比較像合作,就是「我幫你,你也要幫我,我們互相幫助,一起創造更好的未來」。她形容自己只是一個小小角色,在求助者生命裏有機緣見上一面、說幾句話,很榮幸能獲得對方信任,陪伴對方走過生命中的一小段路,讓她用經驗、專業創造對方生命中的小火花。問到從事心理諮商有何感想?朱芯儀驕傲地說,諮商師必須耐心深入一個人的心理層面,在短短時間內全神專注在他的身上,感受他的感受,理解他的想法,這是她非常喜歡做的事。她常覺得許多人表面和內在是兩回事,許多人表面都裝的人五人六,但內心都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有些人表面裝得很勇敢、堅強,但內心都知道他的脆弱,她希望能去碰觸每個人內在想法,希望能很交心、貼心,一起合作找出問題所在。為了讓人生有更多體悟,朱芯儀也大膽從事戶外運動,包括獨木舟、飛輪、彈力球、國標舞等都挑戰過,去年10月更完成單車環島壯舉。她自嘲說,因為走在路上都歪歪扭扭的,別人都會笑她身體不平衡,但當她在海上滑獨木舟時,發現大家都在暈船,甚至吐得昏天暗地,唯有她卻能在一旁高歌,鼓勵大家士氣,友人問「為什麼不會頭暈?」,她答「因為我不平衡啊」,這是她第一次覺得原來有這麼美好的事。朱芯儀認為,很多事情只要放在對的位置,問題都可輕易解決,像去年自行車環島之旅,這是她第一次感覺到團隊原來這麼有力量,一個團隊為了達成一個使命,你幫我、我幫你,原來彼此合作是件那麼美好的事,這對她的心靈有很大滋養,她覺得人生旅程就是要不斷冒險,每一次冒險不論成敗都是好事。過去的朱芯儀,可能要假裝很多角色、形象,甚至有偶像包袱,感覺比較不自在,就像帶著假面面具生活,常有人問她:「如果能再次看見,妳最想看見什麼?」,她不加思索答「只想看漫畫」。她表示,因為其他東西都可透過各種感官感受,唯一只有漫畫需要眼睛去看。發病前她什麼景色都能看見,現在只剩下色塊,心理其實沒多大影響,也沒有太大遺憾,只有滿滿感謝「我還看得到」。「失明是老天給我一種包裝過的祝福!」,因為失明,她學會什麼叫謙虛、柔軟、包容與如何與他人合作,單耳失聰也讓她在吵雜環境中,摀住一邊耳朵即可安然入夢,雖然一開始不能接受,感覺這是種懲罰,但走過那段黑暗日子,內心對生命殘存的一絲不滿已不復見,朱芯儀認為每個人要真實面對自己,真實面對自己的脆弱、恐懼、害怕、擔心。現在的她覺得失明是人生中很美好的事,自己何其有幸能走上這條天命之路。(突發中心劉文淵/台北報導)【朱芯儀小檔案】 
年齡:38歲
學歷:國立師範大學心理研究所碩士畢業
現任:臺灣警察專科學校心理學兼任教師、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學輔中心諮商心理師
證照:2010年及2017年分別取得台灣與中國諮商心理師證照
重要事蹟:迄今提供破450場次演講、1080人次以上個別諮商、帶領480場以上團體,並持續創作、超過100篇以上的專欄文章
獲獎紀錄
全國中小學科學展覽會生物組第一名
台北市立松山高中優良學生獎、市長獎畢業
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優秀博碩士論文獎
財團法人愛盲文教基金會視覺障礙研究獎
網頁連結:
1、 朱芯儀視障心理師粉絲專頁
2、 朱芯儀心理師的分享集散地
3、 朱芯儀 視障心理師 YouTube頻道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21:01


朱芯儀是考取海峽兩岸重度視障心理諮商師證照的第一人。突發中心攝

朱芯儀認為失明讓她找回真實的自己。突發中心攝

電腦、點字機、手機是朱芯儀平日對外連絡的重要媒介。突發中心攝

手的觸覺對電腦、點字機的運用相當重要。突發中心攝

朱芯儀到警專上課時,同學會暖心地到校門口接她進教室。突發中心攝

朱芯儀到警專教授心理學課程,希望增加警員心理素質。突發中心攝

朱芯儀平日熱心參與公益演講。突發中心攝

朱芯儀平日熱心參與公益演講。突發中心攝

15歲的朱芯儀因腦瘤住院治療。朱芯儀提供

朱芯儀年幼時是家人的掌上明珠。朱芯儀提供

朱芯儀平日積極走出戶外與民眾互動。朱芯儀提供

參加獨木舟活動讓朱芯儀重拾信心。朱芯儀提供

朱芯儀去年剛完成騎單車環島壯舉。朱芯儀提供

朱芯儀與老公的結婚照。朱芯儀提供

捷運是朱芯儀平日重要交通工具。突發中心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