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一炷香耗盡40年功力 阿文師堅持台製「網」住商機

3月中旬陽光普照久違的大晴天,只見「阿文師」杜文生一口氣把遵古法親手製作的台灣手工香,一整排攤開來在煦煦陽光下曬乾,採用天然香料製成的台灣手工香,淡淡溫和的馨香現場撲鼻而來。製香業可說是靠天吃飯的行業,3月初綿綿春雨連續數日,阿文師趁著這天難得的大太陽,把昨天烘乾的香,一捆捆從自創的「低溫烘乾室」拿出來。他說,夏天好天氣要曬8小時,曬香不完全,會導致水份含量太高,裝箱後就容易長霉。看著一整排靜靜躺在陽光下做日光浴的香,阿文師搖頭感慨說:「在我那個年代,製香這個行業講究因緣。製香等於是替神明做事,我才會歡喜來做香(台語)。」遵古法製成的台灣手工香,20年前在大陸香低價傾軋下,台灣製香產業不但泡沫化崩解嚴重,令他更難過的是,這麼溫和純天然的台灣香,當下在台灣竟被污名化變成污染產業。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面對製香產業從神聖行業變成污染製造業,阿文師身上透露出一股傳統製香職人的堅持:「我們的台灣香,不輸大陸香。我就是有一種不服輸的個性,要為台灣香爭一口氣,把品質這麼好的台灣香推廣出去。」阿文師如今不但是北部擁有逾40年製香資歷、碩果僅存的少數2至3位老師父之一,更是全台目前唯一把台灣手工香以宅配方式,外銷到香港、澳門,最遠販售到新加坡的手工香老師父。他的理想是推動台灣製香工廠品質認證,讓全台的宮壇寺廟都採用品質好的台灣手工香,振興台灣的製香產業。今年57歲的杜文生,從事製香工作逾40年,他從16歲國中畢業後開始拜師學藝至今,現在北台灣像他一樣資深的製香老師父,從早年全盛時期的300至500位,如今已剩不到2至3位,由此可以看出台灣製香產業蕭條的窘境。經歷過台灣香全盛時期的阿文師說,那時候他還是學徒,台灣也沒有進口大陸低價香,當時流行愛國獎券、大家樂,台灣經濟好,人人手上閒錢多,瘋狂的民眾只要一贏錢,就大把大把的買香捐給廟宇。他回憶起當時的盛況:「一點都不誇張,我們香還在曬乾,他(顧客)說正在曬的這100斤全都要了,根本來不及出貨。那時賣香生意多好做啊!每個月賺10多萬元不是問題。」後來兩岸開放,便宜2至3成的大陸香侵台用低價搶市,台灣香舖開始不賣自己的台灣香,改賣品質良莠不齊的大陸香,「我的印象好深刻,大陸香衝擊,不到半年大型製香工廠紛紛倒一片、結束營業」,當時台北市及台北縣50家製香工廠有三分之二瞬間被泡沫化,全台從高雄到台北的300多家大大小小製香工廠,現在也只剩50至80家。18歲就當上製香師父給人請、25歲年紀輕輕就在三峽開了人生第一家製香工廠的阿文師,他的工廠全盛時期,一天生產600斤成品,聘了五位製香師父、每位師父一天要做120斤香,以一個月平均賣1.5萬斤計算,他的製香工廠在那個年代,平均月入逾十萬。然而,阿文師也像大多數的台灣傳統製香工廠一樣,被低價的大陸香泡沫化。他無奈的說:「當時我苦撐了半年實在受不了才收起工廠,很難看啊!」中間約有10年,阿文師改行,和朋友開起咖啡廳,他說:「那時候也不是做什麼都很順利。」後來,阿文師痛定思痛,堅持就是要為台灣香爭一口氣,他心想「回去老本行,說不定還有契機」,他憑著一股不服輸的個性,48歲重新開業。5年級生的他,不懂網路行銷,連電腦打字都不會,硬著頭皮不懂就問人,開始自學網路行銷,製香自產自銷,並透過網路告訴消費者,台灣香與大陸香到底有哪裡不同,台灣香的品質到底好在哪裡。阿文師說,香的品質好壞,用肉眼當然分辨不出來,但燒起香來就完全不同。阿文香當場點燃1支大陸香、1支他的台灣香,條理分明分析兩種香燃燒起來的差異。他說,台灣香使用進口的原物料製成,包括從澳洲進口檀香粉、沈香粉及中藥材,燒香時的味道,聞起來是溫和不刺鼻;但大陸香為省成本就地取材,使用化學香精,所以燒香後聞起來又臭又刺鼻,有的味道甚至聞起來很辛辣。阿文師又說,大陸香為了增加重量,加入大量石灰,也因此燒香時香灰一截一截的超過一公分半,香灰都不易掉下來,也因為石灰燃燒不完全,香灰溫度可能達上百度,民眾拜拜時,很容易被大陸香的香灰燙到手;但台灣香是天然製做,正常的香灰大概1公分,就會掉下香爐變成粉末,香灰的餘溫也僅40度左右不燙手。另外,阿文師分析,大陸香加了太多石灰,石灰不助燃,又必須加入助燃劑,助燃劑會讓大陸香燃燒時,民眾眼睛不舒服或甚至張不開眼睛,此外助燃劑也會讓大陸香燃燒的時間縮短,比台灣香快了4分之1的時間就燒完,他舉例,長1尺6的台灣香可燒1個半小時,大陸香1小時10分就燒完。他說,從上述這些方面都可分辨台灣香與大陸香的好壞。阿文師坦言,重新開業之路也遇到不少瓶頸,除了大陸香低價搶客,以前老一輩客人打電話訂貨,如今的客人網路下訂,為了回覆消費者網路留言,他從電腦打字開始學習注音輸入法,「我買了一本國語字典學注音」;重新開業後的這10年間,政府環保法規改變推動減爐減香,加上民眾環保意識抬頭把製香視為污染業,也讓台灣香的銷售大不如前,「我告訴自己工廠已經重新開張了,你不堅持就不會成功!」阿文師覺得冥冥之中神明有在保佑他,因為製香業是無形中與神明溝通的產業,「神明無形之中有拉我一把,我才能從這個產業重新再站起來,我也是唯一跳出來重起爐灶的製香老師父」。他認為製香業是傳承中華文化的產業,雖然不會讓人大富大貴,但他堅持按部就班、遵古法製香。採訪過程中,阿文師難得大秀他40年資經的製香手法,當他反覆將竹籤裏上香粉時,不只技法純熟老練,他的獨門絕技「扇形裹粉法」,每支香在他手裡彷彿掌中乾坤十分流暢,他說這樣扯香才扯的開,裹粉才會均勻。阿文師說,他現在自己做自己賣,每個月還可維持8萬元收入,但台灣的香舖多數已不賣台灣香,公壇寺廟又常常接受民眾捐助來路不名品質良莠不齊的大陸低價香,導致台灣香製香工廠產業萎靡不振,寺廟內的燒香的品質不佳也影響民眾健康。因此他個人的理想是希望政府相關機構進行台灣手工香業者合法品質認證,接下來台灣公壇寺廟推動自主管理,由廟方統一採購合法經認證有品質的香品,宮壇寺廟的香品使用量佔了整體使用量的七成,期待透過上述兩項措施,重振台灣香的輝煌歲月。(許麗珍/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獨家】普悠瑪翻車加重懲處基層!司機尤振仲終身不得再開火車
郭董想選總統 柯P:處理兩岸關係比純做生意難


「阿文師」杜文生堅持遵循古法親手製作台灣手工香,盼製香業擺脫污染製造業污名。陳卓邦攝

「阿文師」杜文生堅持遵循古法親手製作台灣手工香,他認為製香業是傳承中華文化的產業。陳卓邦攝

「阿文師」杜文生堅持遵循古法親手製作台灣手工香,盼製香業不再被污名化。陳卓邦攝

「阿文師」杜文生堅持遵循古法親手製作台灣手工香,盼製香業擺脫污染製造業污名。陳卓邦攝

杜文生的理想是推動台灣製香工廠品質認證,讓全台宮壇寺廟都採用好品質手工香。梁建裕攝

用習慣阿文師手工香的老顧客固定會來買香。陳卓邦攝

杜文生說:台灣香不輸大陸香,我要為台灣香爭一口氣,推廣品質好的台灣香。陳卓邦攝

阿文師教分辨大陸香(右)和他的台灣香(左),大陸香灰不易掉還燙手,他做的香掉下香爐變粉末不燙手。陳卓邦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