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16歲罷課少女 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每周五,是瑞典16歲少女葛麗塔桑柏格(Greta Thunberg)的固定罷課日,去年起,無論晴、雨、雪,她都拿著自製標語「為氣候罷課」,坐在瑞典國會外,要求瑞典政府遵守《巴黎協定》,對抗氣候變遷。一開始,她隻身靜坐;但上月底,全球已有近80國家、超過160萬人響應。她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入選《時代》雜誌的「次世代領導人」,上周國際特赦組織授予她「良心大使獎」。到今天,桑柏格的罷課行動已經進入第43周,由她一個人發起的行動,早已被媒體放大向全世界發送。聯合國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去年底預估,最快西元2030年,地球升溫將突破攝氏1.5度,全球經濟、社會須採取大規模變革,才能避免此現象影響生存及環境永續發展。距離2030的警戒線,人類只剩下10年左右,16歲的桑柏格大聲疾呼:「行動!立刻!」■成為風雲人物
她因罷課帶動全球風潮成為風雲人物,她的Instagram有超過190萬人追隨,她出書、到歐洲參與氣候相關遊行、座談,各國政要競相找她對談、媒體邀約蜂擁而至。鏡頭上的她臉不上妝、不戴飾品,衣著常重複,髮型沒太多花樣,常常就垂著兩根麻花辮。她舉止拘謹,不常笑,連禮貌性微笑都稀少,她演說時很平靜,很少激動吶喊,用詞直接而尖銳。桑柏格8歲的時候知道「氣候變遷」,她發現如此生死交關的大事,大人卻幾乎不談、新聞很少報導,政府也沒有任何預防、因應、準備措施。她拚命吸收氣候變遷的知識,但知道愈多就愈憂心,她慌張、害怕,覺得世界要毀滅了,而自己根本來不及長大。11歲時,巨大壓力下,她開始拒絕進食,因為飲食失調,2個月內掉了10公斤■出身演藝家庭
她被診斷出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候群,曾深受強迫症、憂鬱症所苦;她還有選擇性緘默症。她說:「我想很多,多數人懂得放下,但我無法,尤其是那些讓我憂心或傷心的事。之前在學校老師曾播放一支影片有關塑膠垃圾、挨餓的北極熊,影片播放間我都在哭,其他同學看的時候很憂慮,但事後就轉移注意力。我沒辦法,那些畫面深植我腦中。」父母寬慰她,一切都會沒事的,她說:「這根本沒幫助。」她的母親馬蓮娜(Malena Ernman)是瑞典赫赫有名的歌唱家,父親斯凡特桑伯(Svante Thunberg)是演員。為了陪伴憂鬱的女兒,父母與她一起閱讀、討論氣候變遷。在討論中,她說服了母親停止搭飛機,因為飛機的碳排放驚人,她也說服父親成為蔬食者,她自己則是嚴格的素食者,她還說服父母在家中安裝太陽能板。她的母親苦笑說,不搭機意味她不能到太遠的地方演唱、表演,對事業影響很大,她的父親也是苦笑:「我辯不過她。」桑柏格漸漸發現自己很有說服力,她想著如果可以說服家人,也許可以試著說服大人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那是2018年,她15歲。■周五獨自罷課
桑柏格決定罷課抗議,迫使大人有所作為、有所改變。「如果沒有未來可言,上學根本沒有意義。」自閉的她沒有呼朋引伴,她製作了「為氣候罷課」標語,不顧父母反對,每周五獨自到國會靜坐,從早上8點半左到下午3點,她決定要靜坐到瑞典遵守《巴黎協定》為止。漸漸地,志同道合者跟她一起靜坐,她的事在社群媒體發酵,瑞典國內到全球各國,愈來愈多年輕人知道並參與她。她第一次受邀向群眾發表演說時,父親試圖勸退她,畢竟她有自閉症、選擇性緘默,但是她不肯:「對於在意的事情,我很難改變心意。」她自己寫講稿,演說時鼓勵大家用手機拍她,再把她的話在社群網路上傳遞。父親驕傲地說:「看著她演說,我哭了。如果她可以這樣,還有什麼不可能的?」之後,她受邀到波蘭參加聯合國的氣候變遷大會,到英國國會議員對談;她到歐洲議會演說;到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EF)年會,呼籲各國正視氣候變遷;她還見了教宗。在各地學生響應她的遊行或靜坐場合,她為台下群眾打氣,她要求國會立法,讓全國的碳排放符合標準,她不斷疾呼「氣候變遷是緊急事件,是人類生存危機」、也要求政治人物「傾聽科學家的建議」。■絕望了也要做
有人批評她罷課,她說:「如果我連未來都沒有了,為什麼還要上學?那些氣候變遷的科學家,和我是從同一套教育體制出身,如果他們說話都沒人聽,你怎麼能要我回去受教育?」她說當孩子問到氣候變遷時,大人只會拍拍孩子的頭說:「一切都會沒事的,不要擔心。」但人類若依然故我,地球不會沒事的。她呼籲青年學子:「我希望你們驚慌失措,感受到我每天的驚懼,然後我要你們採取行動,像身處危機中那樣行動、像你家失火了那樣行動,因為這是真的。」她說:「我們才是未來要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我們必須跟老一輩搞出來的混亂共存,我們卻必須幫老一輩善後,這不公平。」現在有這麼多人與她同行,她影響這麼多人,那麼對未來有比較懷抱希望嗎?「沒有,事實上碳排放還在增加中。我們要專注在這件事上,其他都不重要。我不在乎是否懷抱希望,我們總是要做,就算一切都絕望了,還是得做。」■沒有灰色地帶
在她成名後,有人稱她是「環保界數十年來最好的消息」,從未有如此多的青年學子和政治人物,如此關心氣候議題。惡毒批評也隨之而來,「婊子」、「智障」、「氣候恐怖份子」、「散布恐懼」,有人嘲笑她的外表,或笑她演說時平板乏味的音調(自閉症者說話時常有音調單調、語調和節奏缺乏變化狀況),更有人指她是被環保人士或科學家操縱的傀儡。這時候,家人開始慶幸她有亞斯伯格症候群,這讓她毫不在意外界批評。她說:「這滿好笑的,如果別人唯一能做的事只有嘲笑你,談論你的外表或人格,這表示他們沒有其他論點,沒別的可說了。我不會讓這些事阻止我,跟這些相比,其他事重要多了。」「我預期有些人會心懷惡意,我們應該正面看待,這表示他們把我們視為威脅,這表示改變已經發生。」對於自閉症,她說:「這讓我以不同角度看事情,我更容易看穿謊言,我不喜歡妥協。跟常人不同不是缺陷,它讓你變堅強,因為你與眾不同。」「這是一種天賦,我看事情常非黑及白,沒有灰色地帶,而在人類能否存續這件事情上,就是非黑即白,要嘛人類能活下去,要嘛不能。」「我不想改變自己,如果我跟其他人一樣,我可能會發起一個組織,但我不行,我不懂得跟人相處,所以我自己來。」■即將休學一年
除了罷課的星期五之外,她每天6點半起床上學,她自己寫所有演說稿,還要應付各種邀約、採訪,她每天「工作」12到15小時,帶著自閉症走進人群,不斷演說、對話、溝通:「這當然要花很多力氣,我沒剩多少時間給自己,但我總是提醒自己,開始做這些事的初衷,然後我盡可能地做下去。」「我想要長大後回首現在,我可以說『那時的我已經盡力』。」為了盡力,本月她又宣布,這個學期結束後將休學1年,因為她受邀到美國、智利參加氣候相關會議,不搭飛機的她,從歐洲到北美、南美,得花很長的時間交通往返。她說,西元2078年時她若活著已經75歲,如果她有孩子和孫子:「他們可能會跟我問起,活在現在的你們,在事情尚未太遲時,你們做了什麼?」她澄澈的眼眸直視全場,平靜問道:「我們只是要一個未來,這要求太過份嗎?太過份嗎?」少女的詰問,讓所有成人都沈默。  (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葛麗塔桑柏格推特
葛麗塔桑柏格 Instagram
葛麗塔桑柏格臉書出版:01:01
更新:21:15
 


瑞典16歲少女葛麗塔桑柏格,獲提名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攝影Anders Hellberg

桑柏格本月獲國際特赦組織授予「良心大使獎」。攝影Anders Hellberg

桑柏格入選《時代》雜誌「次世代領導人」。攝影Anders Hellberg

桑柏格帶動全球學子對氣候變遷的關注。攝影Anders Hellberg

桑柏格和她自製的「為氣候罷課」標語。攝影Anders Hellberg

桑柏格無論晴、雨、雪,每周五固定罷課。桑柏格臉書授權

桑柏格受訪。攝影Anders Hellberg

葛麗塔桑柏格。攝影Anders Hellberg

葛麗塔桑柏格。攝影Anders Hellberg

桑柏格前往各地參加環保活動,五月底她在維也納參加「周五為未來」罷課行動。路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