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人生轉角】台大最美DJ 打碟冠軍攻克全球


【新增DJ RayRay(趙心蕾)小檔案】
凌晨一點半的東區夜店-OMNI,舞台上的DJ台走進一位紫色長髮、戴著鼻環的DJ,站定後一接上她的音樂就拿起麥克風跟著節奏大聲倒數「Three!Two!One!Go!」舞台地板同步噴出整排的煙火,夜店裡的每一個人隨著震耳欲聾的重拍節奏嗨翻現場!這位DJ正是2013年的台灣DJ大賽冠軍-RayRay,趙心蕾。趙心蕾從小就開始接觸音樂,4、5歲開始學打擊樂,小學一年級開始學古典鋼琴,國中13歲時參加學校的管弦樂團所以開始學大提琴,大提琴的學習因為考高中而中斷。「其實我從小我就喜歡低沉的聲音,我喜歡各種低沉的聲音。」趙心蕾笑稱自己的耳朵構造可能跟別人不一樣,對於重低音、有節奏的音樂有偏好,直到高中才知道這種類型的音樂叫做嘻哈音樂。趙心蕾國中開始喜歡分享自己喜歡的音樂,把喜歡的音樂燒成CD或錄音帶,帶到學校與同學分享,或是趁著全家出遊的時候在車上強迫全家人聽。「媽媽蠻喜歡的,但爸爸覺得這種音樂很吵,但沒關係我就跟我爸換,他要聽國劇我就陪他聽,聽完換播我的來聽。」當時不知道要從什麼管道去獲取嘻哈音樂資訊,「基本上就是只能去唱片行,然後亂挑一些CD,然後看封面,可能封面好看的就買回來聽。」就這樣亂槍打鳥方式吸收嘻哈資訊。高中快畢業時,趙心蕾知道台大有一個社團叫做「嘻哈文化研究社」,就決定要考進台大,就能去參加這個社團,認識很多同樣喜歡嘻哈音樂的朋友。後來趙心蕾在台大的杜鵑花節也就是台大的社團博覽會遍尋不到這個社團,後來透過BBS版才知道「台大嘻哈文化研究社」當時已經是倒社的狀態。但趙心蕾不死心,決心要將之復社,後來趙心蕾就擔任復社後的社長,而且一當就是3年,直到大三才將社長職務卸任。趙心蕾當時因為忙於社務,導致學業有點無法兼顧,「大一大二其實都沒有很認真在念,我是修最低學分,所以我花了6年的時間才把大學讀完。」趙心蕾當時是推甄上台大的人類學系,確定推甄上台大後會比考指考的同學多半年的時間空檔,「我就想說我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有沒有什麼類似的工作或是符合我想要分享音樂這件事情?」然後她就發現DJ這種工作是符合的,於是利用這半年的空擋去學了基本的DJ技術,包括接歌、混音和DJ基本的器材認識。當時高中還沒畢業的趙心蕾還是跟家裡拿零用錢,沒有其他收入來源可以讓她去買DJ器材,所以決定去打人生的第一份工。後來也存到一筆買器材的錢,陸續買了二手的唱盤與混音器,「但是我覺得就已經夠了,對於那時候我的我來這樣就已經是一件非常滿足的事情。」大二的時候,趙心蕾靠著自己的實力爭取到當時台北最大夜店LUXY的駐場DJ工作,這也是她人生第一份正式的DJ工作。身材很嬌小的趙心蕾自己爆料曾經因為在台上太投入而跌倒消失在DJ台上,「因為我很矮,以前LUXY的DJ台很高,他們都會幫我準備一個木箱子,墊在下面。」結果不小心踩空而消失在DJ台上,然後就默默爬起來裝沒事,起身繼續放歌。經歷了一年的駐場DJ之後,趙心蕾在2013年參加在台灣舉辦的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並且贏得冠軍,同年就代表台灣到加拿大多倫多參加世界DJ總決賽,她同時也是第一位參加總決賽的女參賽者。分析自己當年拿下台灣冠軍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年紀比較小,想法上比較創新,我打破傳統的DJ思考方式去準備我的比賽。」在多年的駐場經驗與參加多次音樂節之後,趙心蕾漸漸地有了自己的DJ風格,「我的演出風格是殺氣比較重,偏向爆發型的,不會只站在DJ台後面,我會跑來跑去的與觀眾互動。」在音樂的風格上,從自己一開始的嘻哈背景,一路轉變為Bass Music風格,並且融合了Trap、Dubstep的音樂,成就了現在的RayRay風格。2016年趙心蕾被亞洲最大DJ經紀公司Supermodified Agency簽下,是台灣第一位被簽下的DJ。這幾年趙心蕾也常代表台灣參加在各國舉辦的音樂節,例如比利時的電子音樂祭Tomorrowland、英國的Glastonbury Festival、法國的Midem音樂節以及在巴賽隆納舉辦的Sónar Music Festival...等。趙心蕾出身於軍人家庭,父親是少將退伍,他會希望自己小孩能有一份正常的工作。「我爸會碎念,他會一直提醒我不要太晚出門、要早點回家。」父親對女兒的穿著倒是沒什麼意見,「他只是覺得我的頭髮染成紫色是怎麼一回事,我都說「好看啊」,而且常常提醒我的鞋子太高了,要我小心不要跌倒了。」但其實趙心蕾父親對於女兒的DJ工作的最大顧慮就是,擔心她日夜顛倒的作息與夜店裡的環境影響身體健康。為了扭轉父親對於DJ這份工作的印象,趙心蕾會把自己比賽得獎紀錄與工作狀況分享給父親知道,也會將自己的單曲CD放給父親聽。加上有固定的運動習慣,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在一個良好的狀態,最重要的是讓父親可以放心。前一陣子趙心蕾幫台北市政府創作台北燈節的音樂,同時也是開幕主燈的開場DJ,而且和其他藝人拍了形象宣傳廣告在電視上播放。有一天父親突然跟她說,「ㄟ~ㄟ~ㄟ~在這支廣告之後就是有妳的台北燈節廣告,我每次都這樣看到妳的。」就這樣,父親對女兒DJ的工作似乎有了某種程度的認可。對於自己身為台灣少數的女性DJ、與少數高學歷DJ的身份,「真正厲害的其實是自己對於音樂的想法,而不是女性身份或是高學歷的部分。我不會覺得說我是女生或是我比較柔弱你們就要讓我,我們想要拿到好成績的企圖心跟動力其實是和大家是一樣的。」對於自己的高學歷,趙心蕾認為,「不管你是念台大或任何大學,都不會影響你在DJ工作上的成績,音樂就是音樂人用來表達自己的一個重要的媒介和語言。」對於未來的夢想,趙心蕾表示,「我最終極最終極的夢想就是能夠踏遍各大音樂節,不僅踏遍各大音樂節,也要有很棒的時段演出。」然後除此之外,趙心蕾希望可以讓世界的人聽到甚至喜歡自己的作品,「希望能夠代表台灣,讓更多人認識我的名字和我的音樂。」(黃競鋒 / 台北報導)DJ RayRay(趙心蕾)
1990年生
台大人類學系畢業
台北夜店OMNI首席駐場DJ
音樂製作人
2012年(大二) 在當時台北最大夜店LUXY擔任駐場DJ
2013年(大三) 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台灣冠軍
2016年 台灣第一位被Supermodified Agency(亞洲最大DJ經紀公司)簽下的DJ
2017年 發行首張個人全製作EP《REINCARNATION》
合作台灣藝人:ØZI、頑童MJ116、MCHotdog熱狗、蛋堡以及葛仲珊等
合作國外藝人:荷蘭電子天團Yellow Claw、饒舌歌手Snoop Dogg以及嘻哈傳奇巨頭Dr. Dre等
FB: DeeJay RayRay
IG: djrayraytaiwan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更新時間10:35 


DJ RayRay(趙心蕾)是台灣少數的女性DJ,本身又頂著高學歷的光環,但她謙虛地表示,「真正厲害的DJ是自己對於音樂的想法,與女性身份或是高學歷無關。」黃競鋒攝

這幾年趙心蕾常代表台灣參加在各國舉辦的音樂節,例如比利時的電子音樂祭Tomorrowland、英國的Glastonbury Festival、法國的Midem音樂節以及在巴賽隆納舉辦的Sónar Music Festival...等。黃競鋒攝

認為自己個性是不按牌理出牌的趙心蕾表示,「一般人認為台灣傳統音樂與搖滾樂是搭不上竿子,但我就是可以讓這兩種音樂合理化並且巧妙地混接在一起。」趙心蕾認為自己在這方面還蠻擅長的。黃競鋒攝

從小學音樂的趙心蕾,從打擊樂、古典鋼琴到大提琴,一直到因為要考高中才中斷學習歷程。黃競鋒攝

高中畢業前知道台大有「嘻哈文化研究社」,就決定要考進台大,最後以甄試的方式錄取台大人類學系。黃競鋒攝

趙心蕾在甄試上台大之後有半年的空檔,因為喜歡分享音樂,於是跑去學DJ,包括接歌、混音以及認識DJ器材。李柏毅攝

趙心蕾高中時不知從何管道可以獲得自己喜歡的嘻哈相關音樂,「基本上就是只能去唱片行,然後亂挑一些CD,然後看封面,可能封面好看的就買回來聽。」就這樣一點一滴地吸收音樂知識。黃競鋒攝

大二時憑著自己的實力在當時台北最大夜店LUXY擔任駐場DJ,這也是她的第一份正式DJ工作。

2013年還就讀大三的趙心蕾參加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最後拿下台灣冠軍,同年代表台灣遠赴加拿大多倫多參加世界決賽。Red Bull提供

趙心蕾認為自己的DJ風格是殺氣比較重的、比較爆發型的,不會只待在DJ台後,會在台上到處亂跑,甚至喜歡跟台下觀眾互動。黃競鋒攝

趙心蕾保有運動的習慣,除了讓身體保持最佳狀態外,也是讓父親對自己DJ工作的日夜顛倒作息放心。黃競鋒攝

對於未來的夢想,趙心蕾表示,「希望能踏遍各大音樂節,不僅踏遍各大音樂節,也要有很棒的時段演出。更希望能夠代表台灣,讓更多人認識我的名字和我的音樂。」李柏毅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