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賣屋賣地也要救 浪浪之母大城莉莉

大城莉莉是何許人也?這個揉合台灣與日本的名字一般人聽來陌生,其實她是知名藝人楊懷民的好友,很難想像當年她根本不會日語,卻到日本做生意養家餬口,並累積財富,但她沒選擇在日本養老,帶著積蓄回台灣拯救浪浪,賣房、賣地、賣基金,不計代價要讓浪浪們過好生活,好友兼合夥人楊懷民形容:「她過去連拖鞋都會穿2萬元的LV,現在卻穿淘寶貨180元的塑膠拖,魚翅鮑魚也不吃了,跟大家一起吃大鍋菜,把辛苦積蓄貢獻給病苦的浪浪們。」
 
從有記憶起,大城莉莉透露童年並不快樂,「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媽媽愛打牌,爸爸不喜歡媽媽去打牌,他們每天都為此吵架,尤其都在半夜吵,讓我們從睡夢中驚醒,我被驚醒後就落淚,哭完再睡」。
 
爸爸後來也過得不開心,在大城莉莉婚後不久中風,5天離世。大城莉莉是高雄人,家中環境原本不錯,「爺爺與爸爸都是做舶來品,會到日本批貨,在崛江商場做生意。但爸爸不在家時,媽媽會教我們說謊,叫我們跟爸說媽媽去菜市場,或說她剛出去,就這樣時常活在焦慮恐懼中,常常要騙爸爸,還被爸爸揭穿是在說謊,當時也覺得爸爸很討厭,為何要說我說謊,從小就生活在這樣的恐懼中。」並解釋爸爸很晚才去當兵,他服役時,媽媽被朋友帶去打牌,染上賭博惡習,爸爸退伍後,媽媽賭博習慣已改不掉,並欠下不少債務。
 
大城莉莉認為,父母可能認為孩子們不知道,雖吵架聲音很小,但其實她都知道,「小時我根本都在作夢,沒有在讀書,我也沒談什麼戀愛,成年後有人要娶我,其實沒有甜言蜜語,沒有戀愛,我只是想可以很快離開這裡,總比待在每天都在吵架的家好」。
 
出社會工作後,她曾經賺錢都在幫媽媽還債,媽媽甚至賣掉兩棟爸爸的房子,「大概4、500萬有,當時我薪資才3、5千元,媽媽賣掉房子的錢給我50萬元,其他的錢就拿去打牌,售屋得來的錢在2、3年左右花光,媽就開始跟我借錢,有一陣子很討厭我媽這樣子的作為,不過直到現在我每個月還是給她很富裕的生活,包括3萬零用金,還請外傭照顧她,過年還包15萬的大紅包給媽媽」。
 
大城莉莉說,媽媽曾跟她的女兒抱怨「你媽都把錢拿去救狗」,但她女兒回應外婆「雖然拿去救狗,但是生活費從來沒有缺給我」,大城莉莉說:「我也覺得我對不起女兒跟兩個外孫,沒有留錢給他們,但救狗這樣的志業,最怕就是親人不支持,有的人還因為這樣離婚。」
 
她的第一段婚姻並不快樂,離開前夫時懷了女兒,產女後在27、8歲時到日本發展,「本來是拿簽證去日本買貨回國販賣,但離婚後去沖繩、東京批發,認識日本籍的先生」,她坦承是為了能在沖繩工作才會再婚,不過她透露日本老公是很棒的人,「他有一個店,但不太會經營,我從那間店開始賺到錢,我也從台灣帶貨到沖繩,讓他拿去賣」,是當時的生活模式。
 
大城莉莉說,早期當會計,原本是賣香水等外國貨,後來賣佛教文物,「起因是店裡就放了千手觀音與觀音佛像,是擺在店面當鎮店之寶,但日本人來都說要買觀音,我都說不賣,後來覺得可以做這樣的生意,就開始進貨櫃來日本賣,從兩尊佛像開始賣,又賣水晶、守護神等等,因為服務很好,包括棒球選手等名人都來買貨,在日本賺到人生第一桶金」。
 
但令人疑惑的是,當年的大城莉莉不會說日文,要如何做生意?她說只能靠口耳相傳學日文,跟客人交談也可學到日文,也談到不少辛酸,「我開小店時生意就不錯,對面日本籍老闆竟然過來嗆我,要我回自己國家。但我忍淚告訴自己,我有女兒要養,要賺錢給媽媽,要有人依靠,後來就嫁給第二任先生,他肚量很大,對我百分百的信任」。
 
她說在日本做生意成功,關鍵就在於服務很好,修理商品幾乎不用錢,也會誠心溝通,不會硬要客人買東西,如今她的店開在那霸松山的「大易商事」,「從6、7坪開始做,又擴大到13坪,後來又搬到40幾坪房子,更擴大營業到現址60幾坪,目前由女兒與女婿持續經營」。
 
至於大城莉莉跟狗狗的緣分,竟也是從沖繩開始,「我電視也看不懂,報紙更不用說,當時生活有點無聊,有天晚上我聽到急促煞車聲,接著就聽到狗慘叫,下樓後看到一隻狗寶貝兩顆眼睛看著我,回想起來牠應該才大概1個月大,當下拿箱子把牠裝起來,從那天起我去哪裡牠就跟到哪裡,我去上班牠就守在樓梯,最多時養到6隻浪浪」。
 
當時她在那霸的公司,1、2樓做生意,3樓是住家,只要她去工作,狗狗們會留在4樓玩耍,不會影響到做生意,但她說過去不懂得給牠們很好的照顧,有的送人,第1隻狗LUCKY,才1年就走了,「我猜想可能那次車禍後有內傷」,LUCKY雖努力想要活下去,牠每天到3樓守著大城莉莉的門外,從出門到回家,牠都是坐在那裡等到她下班,就像忠犬小八,思考後研判,應該是內傷未癒走的。
 
而有隻狗BOOBOO,本來她出門時都來舔她的腳,後來不見,發現被抓去收容所,BOOBOO一養13年,「剛帶牠上樓,只要看我出來,就會整個樓梯都是小便,我還以為救了一隻生病的狗,結果一個禮拜漏尿情況就好了,推測可能是在外面沒有安全感,曾經被潑過水。日本人不太喜歡狗,他們喜歡貓,說貓會招財,但我跟日本人說台灣說狗來富,養狗後也有賺錢,生意也很好,日本先生也很支持我,當地人勸我不要養,但我仍擇善固執」。
 
她30幾歲開始經營佛教文物,客人進店裡都會對觀音拜拜,她自己也會拜觀音,去日本各地寺廟也是祈求生意興隆,40歲時某天突然想到,「我每天求的都一樣,都是要生意興隆,當下我跟菩薩說我不再求了,現在老了有房子住,我女兒可以沒後顧之憂,我要回台灣做善事,到50幾歲,開始有臉書,回台1個多月後,看到台灣流浪狗的故事,有狗被綁在大樹下面,拖著鍊子,沒有遮風避雨的模樣,我看到哭得唏哩嘩啦,人家救狗我就會去匯款,但大多數狗狗遭受到的苦難不只如此,有的一輩子守在家門,有的狗被驅趕,被虐待,被設陷阱,深入後看到很多不堪入目的畫面,慢慢自己投入」。
 
一開始她就跟女兒講,40歲時曾祈願要去幫助別人,「原來老天給了我這麼多,原本關懷老人、孤兒院都去過,但後來發現狗更弱勢、缺資源,政府單位也不會去關懷,最後去幫護生園,記得當初募款時天氣很冷,看到成果越來越多,還在護生園旁買了房子,一千多坪,當送養平台,只不過實際擬的計畫跟不不上變化,因為狗狗實在太多,有的還斷腳殘肢,後來增加到2500隻,稱為莉丰惠民V南館,5個人合作救浪浪,讓館長去管理」。
 
後來想到,包括合夥人楊懷民、張醫師等好友要各自有工作、各自賺錢才能支援這些狗狗,有地方可以讓大家照顧,又在宜蘭成立莉丰惠民V宜蘭北館,現在改為飛翔秘境,她卻因此賣了南崁的房子,也把養老基金賣掉,能解約的全部解約,「都是把在國外打拼賺的房子解約,一直在思索還有哪一筆基金是可以解掉的,沒有貸款,也不硬去募款」。
 
大城莉莉與楊懷民等好友近期又尋覓到新的地方要讓更多浪浪有更多生活空間,也是去賣基金,「當初出來救狗,本來只要收留40隻,現在已經130幾隻」,因為很多狗都是斷肢,上樓爬不上去,她又許願想要有個更大的廣場,可以讓浪浪們恣意奔跑,只好又去跟女兒商量,今年年初,女兒也是能解約的都給了她,給她約1千萬元台幣,她還問有沒有多一點錢,但女兒也是沒有了,她說仍有保留自己的養老金,就是不要拖累女兒。
 
想到女兒的大力支持,大城莉莉感性哽咽說:「我很慚愧沒有給孫子留下什麼,救援當中很怕被家人反對,但我曾聽別人轉述女兒的話,『我現在覺得我媽媽是我的驕傲』,過去我就是要把賺的錢留給他們,但她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家人支持你,就是你往前走的動力。」連姊姊都把養老家金100萬元給她蓋房子,還偷偷告訴她,若不夠還有50萬元可以給她,讓她感動不已。
 
而最讓大城莉莉感到開心的就是兩個可愛的外孫,提到孫子她也感到抱歉落淚,「我離開時大孫子才3歲,但我都沒有陪伴他們,現在大孫子7歲,兩年多前開始學跆拳,學得很好,常常要去比賽,他叫NOLI,到福岡、大阪等地去比賽跆拳,看到畫面上他代表沖繩到福岡比賽,有50幾個小朋友參賽,孫子竟然打贏前任冠軍,真的是為他感到驕傲,我看了畫面就很療癒,感傷的是,他們成長過程我沒有在身邊」。
 
至於為何不在沖繩待久一點?她表示狗兒們都很敏感,「只要我要離開,整理行李,狗兒們就會開始吃布咬布,叫聲也是無精打采,就會捨不得離開牠們,現在也是少有時間可以回高雄看媽媽」,幾乎把所有時間精力留給浪浪們。
 
摯友楊懷民與大城莉莉一起救狗超過8年,說起兩人也會有意見不同的時候,楊懷民笑說:「當時我們北館落成後,有次我不在,莉莉就在後院增建狗舍,並認為她自己處理得很不錯,我回來後,跟她說很多地方有改進空間,她就崩潰了,說我怎麼都沒有半句好話。」
 
楊懷民更透露,兩人其實個性大不相同,大城莉莉可說是浪漫到無可救藥的脾氣,他自己則必要謀定而後動,「例如買新的地,她才買了0.5甲,就認為一定可以買旁邊的0.5甲地,但我根本不知道錢從哪裡來,莉莉就說一定可以,就以這樣的信念,要完成照顧浪浪們的夢想」。(葉文正/台北報導)


大城莉莉在宜蘭收養100多隻浪浪。陳賜哿攝

浪浪們只要出了門就開心奔跑。陳賜哿攝

大城莉莉為了救浪浪可說散盡家財。陳賜哿攝

大城莉莉(左)跟楊懷民因拯救浪浪結緣。陳賜哿攝

有隻浪浪突然癲癇發作,大城莉莉與工作夥伴立即將牠送醫。陳賜哿攝

每隻狗寶貝都經過細心營救。陳賜哿攝

大城莉莉與狗寶貝的相處比跟家人相處還多。陳賜哿攝

大城莉莉(左起)、長孫跟女兒。陳賜哿攝

女兒結婚是大城莉莉最開心的事。陳賜哿攝

大城莉莉原本設定這一區要讓狗狗們方便。陳賜哿攝

大城莉莉(左)跟楊懷民每天下午會帶浪浪出去散步。陳賜哿攝

大城莉莉穿和服。楊懷民提供

大城莉莉(右)很感激女兒體諒她救浪浪。楊懷民提供

大城莉莉在日本的公司。楊懷民提供

大城莉莉一手創辦的公司。楊懷民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