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人生轉角】哈原住民族打敗哈韓族 舒米恩用音樂守護都蘭

【新增舒米恩小檔案】
六月的台東,太陽已經火力全開,校園一隅,四、五個男人頂著高溫,將報廢的課桌椅搬上卡車。這一天我與舒米恩約在台東高中,四處找了一會,才發現男人之一是他,他回報一個靦腆的微笑,沒有停止手上的工作。這些課桌椅是為了年底的阿米斯音樂節準備,有些整修後繼續使用,有些要拼組成一個大型裝置藝術。舒米恩開著卡車前往都蘭,車到濱海公路,他指著遠方:「那是美麗灣飯店,我小時候就是在那裡游泳的,那裡有我們台東海岸線唯一的白沙灘」,他繼續說:「我高中的時候說要施工就圍起來,一圍就圍了好幾年,後來才知道飯店就這樣蓋起來了,說是要給部落工作機會,可是知本三十年前就蓋溫泉飯店了,三十年後生活有比較好嗎?我們這一輩的年輕人覺得,你根本就是把我們當做廉價勞工,也沒有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上活得很驕傲,反而很痛苦。」舒米恩用一貫溫和的語調陳述著,不仔細聽很難發現原來他在生氣。憤怒地大聲抗議不是舒米恩的樣子,他寫了一首歌,《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的說著你愛我》,乍聽以為是情歌,他解釋:「我不太會寫很激昂的作品,就想說用這樣的方式,反正唱歌很好聽就會有人經過的時候停下來,但是在這很美麗的歌詞後面講一個故事給他們聽的時候,或許他們就可以理解,為什麼我們那麼堅守、愛、保護我們的土地」。這是是舒米恩的經典歌曲之一,對於歌詞我一直似懂非懂,原來,讓他魂牽夢縈的情人,是家鄉都蘭。舒米恩說起從前。「我高中非常普通,如果要講我高中有什麼不一樣的改變,就是我開始寫歌,有一點希望未來可以做音樂。」高中時期,他對於自己原住民的身份並沒有太多感覺,學校裡很多原住民的同學,他們能運動會唱歌,相較之下舒米恩顯得平凡許多。同一時期家裡正面臨經濟困難,房子被查封,於是舒米恩更少回家,離部落愈來愈遠。高中畢業到台北就讀台灣藝術大學,全校只有六個原住民學生,舒米恩感受到老師同學對他們的好奇和關注,「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原住民在我身上是什麼,學校有一堂課是編織,老師發現我會籃編感到很驚喜,但我國中的時候卻覺得這個很土」,因為老師的鼓勵和同學的讚美,他開始覺得好像原住民的身份是可以驕傲的。服兵役時卻帶給他不好的回憶。「大家發現我聽不懂台語,他們就用一種挑釁的語言,『番仔,講袂聽』,有意無意的就會這樣講話,我就變得很難跟他們相處。」舒米恩不解:「原住民這個標籤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一樣都是我,只是我身上多了這個符號之後,會有兩種不一樣的對待?」當兵的衝擊,讓舒米恩開始轉過頭來看自己,他寫了一首歌,《我在那邊唱》,那是舒米恩感覺到很想家,用阿美族的吟唱去創作寫出的一首歌。退伍後加入圖騰樂團,卻在發行第一張專輯之後,台灣陷入金融風暴,唱片公司沒錢發片,舒米恩回到都蘭。整天與部落的弟弟妹妹混在一起,看他們都聽著韓團跳街舞,讓舒米恩思考:「為什麼就只能聽韓團?是否可以更有自己的風格?」腦袋一轉:「我自己也會寫歌啊,要不然模仿一下電音好了,只要那個編曲有到位,好像就有機會把語言滲透進去」,他試著熟練電音的編曲,再用阿美族語填詞,創作出台灣第一首原住民母語電音舞曲《kayoing美少女》。花三天克難拍成MV,影片裡有阿美族的傳統屋,都蘭的海邊,部落的街景,再加弟弟妹妹的編舞,舒米恩全新的電音唱腔,竟能讓原住民元素毫無違和地融入電音舞曲裡。這首舞曲在部落爆紅,所有的青少年都會跟著跳,那一年的豐年祭更是跳到數不清次數。《Kayoing》收錄在舒米恩首張個人專輯《Suming》裡,該張專輯拿下2011年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從此他成為各大獎常客,更以《不要放棄》拿下2015年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與2016年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頂著得獎的光環回到部落,大家都很好奇:「你是憑什麼,怎麼可以在台北這樣唱歌還可以賺錢?」族人之間的玩笑,卻讓舒米恩有了靈感,部落裡能歌善舞的人才這麼多,「要不然讓大家來唱歌表演好了,那不就是音樂節嗎?」趁著經常受邀到世界各地演唱,舒米恩考察了幾個音樂節之後,認為都蘭有得天獨厚的條件,足以辦一個獨具特色的音樂節。2011年開始,舒米恩先邀請自己的歌迷到部落聽他唱歌,讓部落與觀眾互相了解,直到2013年,終於辦起了「阿米斯音樂節」。為了舉辦「阿米斯音樂節」,整個部落傾巢而出,盛況就如同豐年祭。有鑒於其它音樂節失敗的經驗,常常縣市首長換人經費就沒了,舒米恩說服族人,自己賣門票自主營運。沒有政府的補助是一個嚴苛的挑戰,免不了賠錢,但部落的信心卻慢慢建立起來了,他回想:「整個部落興奮到音樂節已經過完半年了,大家還都在講這件事,連我也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震撼。」就像土地會休耕,阿米斯音樂節每辦兩年休息一年,今年是休息年後的第一年,近期已經開始宣傳,我在音樂節的暖身活動「遍地開花」的這一天來到都蘭。這是一場小型音樂會,有學校的原民社團,部落的表演團體,還有幾位原住民歌手,就在舒米恩的家門口表演起來。舒米恩表演兼主持,站了十幾個小時沒有休息。當他唱起《不要放棄》時,音樂會到了最高潮,溫柔又高亢的嗓音,讓聽眾忘情地擺動雙手,像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唱完後聽眾怎麼能放過他,再追加了安可曲,他吟唱阿美族的古謠,族人帶著遠道而來的觀眾起舞,就在歌舞聲中結束了這場「家門口的音樂會」。夜深了,音樂會的興奮感還在部落餘溫蕩漾。年底的阿米斯音樂節,將要在傳統領域「都蘭鼻」舉辦,16年前,若不是部落的長老堅守抗爭,「都蘭鼻」現在已經變成度假飯店。看著遠方的都蘭山在黑夜中隱隱若現,舒米恩說著:「其實很多美好的經驗是可以被創造出來的,比如音樂節,五千人會永遠記得這兩天發生的美好事情,接下來這土地發生了任何困難的時候,他們會有感覺;就像我小時候去美麗灣游泳,美好印象都在,被蓋飯店當然會心疼,就覺得那個回憶怎麼變這樣,就會很想去保護這塊土地」。(沈君帆/台東報導)舒米恩小檔案本名:舒米恩.魯碧(Suming.Rupi)
族別:阿美族
出生地:台東縣東河鄉都蘭村
臉書粉絲團:Suming 舒米恩 https://www.facebook.com/sumingfans/舒米恩,1978年生,阿美族創作型歌手、演員、工藝師、劇場舞者、音樂節創辦人等,現在同時兼任公共電視董事。舒米恩致力於部落青年文化教育組織推動、母語音樂專輯製作,並創辦阿米斯音樂節,這是他對所生長的文化、土地和族群的回饋及傳承,並將之分享給世界。重要獲獎:
2008年金馬獎最佳新演員
2010年金音獎最佳專輯獎與最佳現場演出獎
2011年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獎
2015年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
2016年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
2017年總統文化獎
2019阿米斯音樂節將於11/23-24舉辦,詳見官網:
https://www.facebook.com/Amismusicfestival/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更新時間:10:35
 


舒米恩是原住民創作歌手,得過金曲獎、金馬獎與總統文化獎,擁有廣大歌迷。沈君帆攝

舒米恩與爸爸亞基魯碧等人,來到台東高中搬報廢課桌椅,做為年底阿米斯音樂節使用。沈君帆攝

台東高中是舒米恩的母校。梁建裕攝

美麗灣飯店位於台東杉原灣,是舒米恩小時候游泳的地方,有著台東海岸線唯一白沙灘。沈君帆攝

由都蘭部落的少年少女所組成的「薪傳舞團」,趁夜晚在舒米恩家門口排練。梁建裕攝

假日都蘭在舉辦一場小型的音樂會「遍地開花」,為年底的阿米斯音樂節暖身。梁建裕攝

長濱竹湖幼稚園演出,小朋友可愛的模樣贏得許多掌聲。沈君帆攝

「遍地開花」音樂會,就辦在都蘭部落裡的舒米恩家門口。梁建裕攝

音樂會由白天到夜晚,最後由舒米恩壓軸演出。沈君帆攝

族人帶著遠道而來的觀眾,隨著音樂起舞。梁建裕攝

今年的阿米斯音樂節,將於傳統領域「都蘭鼻」擴大舉辦。梁建裕攝

舒米恩(右)回部落,帶領年齡階層最小的「巴卡路耐」,上山下海學習傳統技藝。米大創意提供/汪忠信攝影

2011年舒米恩拿下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獎,由馬英九總統頒獎。總統府官網

舒米恩在阿米斯音樂節演出。米大創意提供

2017年阿米斯音樂節盛況。米大創意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