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大尾流氓提燈者 雕塑大師黃映蒲曾為1萬元一路哭回家

「我是負責進來感化的喔,結果進來教不到3個月就被同化了,講話有時就會X…,蠻合的,哈哈哈…」雕塑大師黃映蒲朗爽大笑,他沒想到自己跟監獄收容人的頻率可以這麼接近!22年前,他答應高中同學在台中監獄開班教收容人謀生技能,時間晃眼而逝,意外教出不少藝術家,還收了一位入門徒弟。「才藝舍坊」名聲響 首次參賽就入選台中監獄「才藝舍坊」在全國監所頗具名氣,這裡專挑有藝術天份的重刑犯習藝,22年來對外參賽得獎記錄傲視各監所,這些原本都不在黃映蒲的籌算中。1997年,高中同學金文昌在台中地檢署擔任觀護人室主任,黃映蒲挺同學也當了10年的榮譽觀護人輔導更生人,有天他和金文昌、台中監獄典獄長鄭安雄談起收容人在監獄只能做眼鏡框、做衣服,他們問黃映蒲可不可以教美術來教化。當時黃映蒲認為教化其次,也不抱期待成就多少美術,反倒是該教他們出獄後如何養活自己,立體雕塑分拆開的獨立行業,可以衍生翻模、拋光、烤漆…,黃映蒲說,當年一般工資2萬多,但是翻模一個月有4、5萬,若還能做鈑金,生活一定沒問題。於是黃映蒲開辦「雕塑之美心靈技訓班」從6千多名收容人中挑出27人,再把藝術相關科別的老師全部請來試驗一下,結果第1年有一位學員用生漆做了一個鯉躍龍門的漆盤參加全國性大墩美展比賽,竟得到工藝獎入選,黃映蒲說:「這真是不得了,從此典獄長不放人,擴、大、營、業!」6年後「技訓班」更名「才藝舍坊」,至今邁入第22年。每逢周一「坐牢」 22年不間斷 22年來,黃映蒲每周一天入監上課,換證件、安全檢查,得經過層層的鐵柵門才能和學生見面,他逗趣說每周都來「坐牢」一次,偶爾留在監所吃頓牢飯,八字命盤說他命格犯官符,剛剛好。目前才藝舍坊有27名學生,個個來頭甚大,從多人是無期徒刑的重刑犯,可嗅出端倪,學生清一色穿著白色汗衫、藍色短褲,安份在不同角落做著自己事。外型黑黝壯碩的黃映蒲,聲如洪鐘,笑臉堆滿像頑童,怒目四瞪讓人震懾,眉宇間一股霸氣,混在學生之間氣勢十足。學生看見黃映蒲和記者踏進教室,目光瞬間轉向來訪的我們,眼珠子骨碌打量著,「老師好!」學生畢恭畢敬向黃映蒲問好,手快的同學,立即送上濕冷的毛巾為老師擦汗。黃映蒲「教化」這群大哥學生直接了當,「外面讓你打死的那一位,他死了對你有什麼幫助?你可能一時很爽,搞不好燒酒灌兩口,還沒睡著你就後悔了,但後悔也沒有用了,抓來先關7年再說,所以不要因為一時無法抗壓,『砰』下去,人生你有幾個7年?」而遇上愛學不學的學生,黃映蒲毫不客氣下達逐生令,「我是社會資源,你用心我愈用心,你不用心我省的輕鬆,你不要學的話可以離開這裡,那更好更快樂,不要等我雜唸!」重刑犯當學生 當老大的條件我都有 有人跟黃映蒲說:「很恐佈耶、都是重刑犯!」黃映蒲大笑回稱:「你知道裡面多少攝影機嗎?如果把我打下去,先抓去關接著假釋報不出去,黃映蒲值得嗎?沒有一個會這樣做,我在這裡安全的不得了。」黃映蒲個性簡單直爽,懂得收容人的語言,一拍即合,還有學生說出去後要找他做老大、做總裁,黃映蒲跩的跟學生說,「當老大的條件百分九十九我都有,說氣魄有氣魄、也不太怕人家揍、會幾招功夫、單打獨鬥也不見得會輸,但是只有一樣比不上你們,就是在重要翻臉的時刻,你桌子拍下去是『槍拿出來』,我拍下去是『阿彌陀佛」,所以你當老大我當老師,但是老大愈老愈不值錢,老師愈老愈受尊重,哈哈哈。」聽這位有條件當老大的黃映蒲說話相當痛快,他總能說的讓學生吹鬍子乾瞪眼,但放在心裡暗自度量還真有道理。沒錯,此刻老師顯然占上風,黃映蒲樂得當他們的老師。「這次只得普通的獎,因為作品尾端~咻~的速度沒有出來…。」黃映蒲反覆比畫著,學生輕點著頭,揣摩老師口中的「咻」應該如何呈現。「眼睛這裡劃刻下去不要怕,才會感覺眼神亮起來、有立體感。」黃映蒲拿起雕刻刀在學生泥塑的半成品上示範。「這個姿勢、啍、有沒有…」黃映蒲要徒弟鄧朝鴻學他的姿勢,揣摩關公和張飛的氣勢,黃映蒲雙手環胸、惡狠瞪目,霸氣十足,他用肢體挪動解釋什麼叫做「有勢、氣不足」,但不忘誇獎徒弟「已經60分了做的比我還好。」轉魔成佛 毒販雕塑「人生百態」喚回家人的愛鄧朝鴻因販毒被判無期徒刑,是全國唯一曾在監所外開辦個展的收容人「他是個天才,我30年的功夫他3個月全學會,我叫他用雕塑的臉做人性百態,半年內他做了20幾個,他的孩子看了展覽後對他說,爸爸我會等你,鄧朝鴻大哭,本來家人都放棄他了…」黃映蒲說起這段過往,鐵悍子的個性眼眶也紅起來,他擦掉淚「每次講到這個我就難過…很不好意思」,6年前他因此決定收鄧朝鴻當入門徒弟。但還有一樣是黃映蒲心裡擔憂的,因為鄧朝鴻是他遇過最聰明的重刑犯學生,察言觀色、能言善道、學什麼會什麼、非佛即魔,而且必是大魔王,如果讓他轉到另一個方向絕對是社會大隱憂,所以「我一定要收他當入門弟子,教他做佛像」。黃映蒲在現代藝術作品的表現不凡,但他最喜歡的還是做佛像,他認為雕刻佛像是對自己更是對眾生負責,如果能把這樣的概念植入無期徒刑的大毒梟心中,讓他轉變佛性出來,未來一定會有前途,黃映蒲和徒弟約定,必須每天抄寫一部心經,只要一天沒寫,馬上斷絕師徒關係。有同學說老師你對他比較好,怎麼會偏心偏成這樣,「我說好呀,那個要來每天寫一部心經的告訴我,你只要寫過1年,我就收你當徒弟」,但是沒有一個人,黃映蒲說沒有因緣的人寫不到2天就破功了,「如今他寫了6年,到現在還在寫、我還在教」。毒販感恩 老師是黑暗中的一道光長相斯文的鄧朝鴻已難和大毒梟畫上等號,他說:「老師很凶,一開始覺得他的態度很不好,但漸漸的你會覺得他是很棒的老師,很有耐心,我原本什麼都不會,來這邊一點一滴開始學習,很感謝他,老師是貴人,像黑暗中的一道光。我們告訴黃映蒲:「徒弟說你很凶喔,但也說你是他們的貴人。」黃映蒲故作驚訝的反問:「他們說我很凶喔?」真是一位淘氣至極的老師。至於是不是貴人?黃映蒲說他不知道,也不是如此設定,「但是我願意當他們的提燈者,每個人都需要一把燈,看誰來幫他提,你願意相信我,就跟我走!」而讓黃映蒲願意在才藝舍房當一個22年的提燈者,全因年輕時的困頓歲月。黃映蒲出生在彰化縣埔鹽鄉,家中有7個小孩他排行最小,生活不好過,出生不久母親抱他去算命,排出八字重只有二兩三,相命士鐵口直斷「此人生來祖業稀微…六親無靠、一生漂泊流落之命」,母親一路哭回家,穩死的怎生出這樣的。後來父母搬遷到台中,父親開了家國術館收入微薄,高中畢業後他在馬祖當兵,期間父親車禍死亡,他無法返家奔喪非常痛苦,退伍隔天他馬上外出找工作,什麼工都做,只要能養活自己。雕塑技法無師自通 全因老闆拿浮雕抵薪有一年他應徵一家藝品公司,快過年了公司結束營業,分了5塊浮雕抵薪水,他四處求賣補貼,遇上買家看上一塊大船入港的浮雕,但船頭位置相反,問他還有沒有貨,他謊稱「有!」回家後發現無法修改,窩在書局一個多月找書抄書自學雕塑,沒想到無師自通學會雕塑技法,但很快他又沒工作,只能四處打零工。那些年黃映蒲心情相當低落,27歲那年,他逛回國中母校附近的寺廟參拜,一位師父問他做什麼的?他回稱「捏尪仔的」,師父問他會不會刻佛像,他不經思索立即說「會!」師父以3萬元委託他做一尊佛像,先給了一筆1萬元訂金,黃映蒲說,他開心的差點昏倒,騎著野狼機車一直哭、一直哭回家,喊著「老婆,兒子的奶粉錢有了」談起這段過往,黃映蒲再次哽咽。黃映蒲為了雕塑這尊阿彌陀佛,走訪寺廟,和廟公、出家師父做朋友,後來才搞懂佛是寺、道是廟,也從此與佛結緣,成為佛門弟子走上佛像雕塑一途,逐漸找他訂製佛像雕塑的寺廟、精舍不間斷,3年前電影《大唐玄奘》上映,中華佛寺協會委託黃映蒲雕塑與電影版造型相同的玄奘,擔任電影總策劃的美國洛杉磯玄奘寺主持心海法師來台特別拜訪黃映蒲,目前這尊雕塑已運至洛杉磯。黃映蒲為全台佛寺雕塑佛像的數目,難以算數,但他最津津樂道的是,15年前他根據《造像量度經》創作的「快樂如來」,雙手比YA的Q版如來顛覆傳統肅穆的佛像,公開展出後群情嘩然,朋友瞪他:「你不想做了,竟然敢拿祂來開玩笑,你打算要賣麵了?」但沒多久四處有人要「快樂如來」的卡片,還有人製成貼紙貼在車窗,風行一時,印刷廠記錄「快樂如來」發行的卡片大約有100萬張以上,也帶動日後Q版的七爺八爺、媽祖的設計,黃映蒲得意的說:「透過雕塑把宗教帶入生活禪的幸福世界,是創作中最快樂的事。」「過去真是窮怕苦怕了,以前自己一個人,多希望有人拉我一把,或是告訴我怎麼走就好」黃映蒲記得當年窮困的日子、及揣摩雕塑過程歷經千辛萬苦,所以他願意盡所能指導也陷在困頓中的收容人,他說,如果裡面的人真的有天份,除了教他們學得謀生技法之外,「萬一真的出了一個天才,哇!這事情就太完美了。」黃映蒲從自己的身上看見很多人都是失了機會,只好用別的方式過日子,如果給他機會,他不一定就是庸材,倒吃甘蔗的人生,讓黃映蒲願意點燈、提燈,為收容人照亮前方的路。(許淑惠、薛明峻/台中報導)【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黃映蒲小檔案
現任:
專業雕塑工作者
逢甲大學 EMBA文創碩士
1956年 出生
1997年 籌備成立雕塑之美技訓班(才藝舍坊前身)
1981年 創立黃映蒲雕塑事務所
2001年 推動監所美術技訓,獲頒行政院獎並獲總統召見
2006 年 第20屆亞洲國際美展雕塑類首獎
資料來源:黃映蒲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8:03


阿銘跟著黃映蒲學雕塑已13年,相當專注聽講。黃世宏攝

黃映蒲創作快樂如來,傳達快樂生活禪,意外帶動Q版佛像風潮。黃世宏攝

黃映蒲複製當年第一尊佛供奉在家中。黃世宏攝

有愛才有管教,黃映蒲指導入門弟子鄧朝鴻。黃世宏攝

黃映蒲檢查徒弟抄寫心經的篇數,旁邊整疊是鄧朝鴻寫了6年的作業。黃世宏攝

黃映蒲是中監才藝舍坊創辦人,雕塑班的學生圍繞聽他授課。黃世宏攝

黃映蒲進入教室後恭敬先向佛祖參拜。黃世宏攝

黃映蒲不做佛像量販,每一尊都是誠心捏塑。黃世宏攝

黃映蒲雕塑大唐玄奘,目前整理準備上色將於日後展出。黃世宏攝

中監才藝舍坊鐵窗密佈,其內全是中監最具藝術天份的重刑犯。黃世宏攝

黃映蒲專注雕塑佛像,口中唸著咒語。黃世宏攝

矯正教育館正舉行黃映蒲等師生聯展,他願當學生的提燈者。黃世宏攝

黃映蒲的工作室外擺放大型的現代雕塑作品,相當搶眼。黃世宏攝

黃映蒲 (右一)自嘲命格差與收容人頻率接近,年輕時生活困頓開始學佛。黃映蒲提供

黃映蒲說年輕時想當李小龍,學了點功夫,也有本錢當老大。黃映蒲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