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人生轉角】原民戰士遇見移工拳王 異鄉交織泰拳夢

【新增朋猜、潘弘旻小檔案】
潘弘旻將鐵工的工作暫停,他要去泰國參加泰拳職業賽,出發前回花蓮豐濱的老家一趟。許久不見兒子回來,媽媽潘秀嫈高興沒太久,知道他要出國打拳,擔憂的神情立刻寫在臉上。潘弘旻試著緩和氣氛:「我可以啦,最強的國家都打過了,我都跟俄羅斯打過了有什麼好怕」。「我最怕痛」潘秀嫈打斷他的話,「怎麼打我都怕」。雖然心中再多不捨,潘秀嫈知道,這是兒子好不容易走出來的一條路。潘弘旻成長於花蓮豐濱的噶瑪蘭部落裡,舅舅有跆拳道專長,集合全部落小孩來訓練,這是潘弘旻在武術運動的啟蒙。高二時到花蓮市求學,那時奧運金牌國手陳詩欣到花蓮開拳館,潘弘旻把握機會到她門下深造。從小苦練跆拳道,換了金牌教練,潘弘旻期待能打出成績,然而,跆拳道對於矮小選手相對不利。以他的體重74公斤身高172公分,遇到的對手都將近190公分,「人家隨便腳抬起來就插我的臉了,我又不能拉他的腳也不能推他,推人就犯規,每次上去都是當沙包一樣」。潘弘旻渾身肌肉,每個攻擊都充滿爆發力,在跆拳道裡卻佔不到便宜,這項運動講究的是靈巧,不是力量,更不能把對手擊倒。陳詩欣曾希望他轉作教練,但潘弘旻不想放棄當選手,他問自己:「我有拿到我真的想要的了嗎?」記得小時候曾經看過日本K-1格鬥比賽,明星選手播求一身泰國拳技打遍天下無敵手,讓兒時的他相當崇拜。潘弘旻決定要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在大二時斷然離開跆拳道,開始追尋他的泰拳夢。花蓮無處可學,潘弘旻上網搜尋,發現台北有「中華民國泰國拳協會」,於是他每週末往返台北花蓮學拳。為了湊足學費和交通費,他做過污水道工人、夜市洗碗盤、和鐵工廠工人等工作;為了省錢,他在台北的晚上就睡在拳館裡。但協會的教練大都是散打出身,再考取泰拳教練證,所以潘弘旻一開始學的多是散打。他會再上網看泰拳的影片,將散打加入肘擊和膝撞,然後到競技場上測試自己摸索的技巧。上了場,動作可以扎扎實實打在對手身上,讓潘弘旻頓時有拳腳施展開來的感覺。泰拳有更多反制技巧,「腳踢不到手馬上打,手打不到腳馬上踢」,不再都是高個子佔便宜。第一年打全國泰拳錦標賽,初試啼聲就拿下全國第一,陸續在71公斤級與75公斤級奪冠,成為國內最銳不可擋的泰拳高手。2015年參加IFMA世界泰拳錦標賽,首戰遇到人高馬大的保加利亞選手,這回潘弘旻不害怕了。人矮,就近身接戰,拳腳齊發,不用節制力量。第一回合,對手就被他打到流鼻血,再一回合,葛瑪蘭戰士如猛虎出柙,對方只能消極防守。三回合結束,裁判牽著兩方的手宣佈成績,潘弘旻的手臂被舉起,他奇蹟獲勝了。那一刻潘弘旻的心中五味雜陳,在跆拳道場上從未嘗過勝利的滋味,卻在第一場泰拳國際賽就贏了,「很高興但是又有一點難過,原來我可以打到這樣,為什麼我要浪費麼多時間」,那一屆世界泰拳錦標賽,潘弘旻拿下第五名的成績,那時他已經24歲。轉戰泰拳就能拿到好成績,潘弘旻卻心知肚明,這身網路學來的泰拳技巧,每場比賽都贏得僥倖。「每一場我都很恐懼,覺得自己很像神風特攻隊,我的鼻子有被打歪,肋骨也有被踢斷過,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擋,只要站在擂台我頭腦空白,心理壓力很大,就是真的用那種恐懼的本能在打」。有一次比完賽,對手的場邊教練過來跟他說,「你想學泰拳可以來找我,我可以教你」,他是朋猜,泰籍移工,當時在桃園復興鄉的工廠擔任作業員。年輕時,曾經拿下職業泰拳最高賽事Lumpinee的冠軍腰帶。因為泰拳漸漸在台灣流行,在同鄉的請託下重出江湖,義務到拳館教拳。看到潘弘旻場上的身手,想親手打造這位台灣泰拳的明日之星。潘弘旻喜出望外,感覺「終於有真的泰拳可以學了」,趁著在服兵役放假時,瞞著協會去找朋猜學拳,一切打掉重練。朋猜會看每個人的條件打造個人拳風,將他的跆拳腳功改造成最致命的武器,再傳授他肘擊和膝撞有效的角度,潘弘旻漸漸更懂得分配體能,也對泰拳逐漸累積自己的心得。正值拳法的改造期間,有一次比賽,潘弘旻被對手技術擊倒(TKO),協會不滿,叫他不要再跟泰國人學拳;再有一次,潘弘旻參加泰拳職業賽事MAX MUAY THAI,請來朋猜當場邊教練,又收到協會的警告。潘弘旻再也按耐不住,「為什麼都要用那種門派的文化綁著人家?學泰拳的人大家一起進步不行嗎?」他把心沉靜下來問自己:「我到底要的是什麼?是要自己的進步,還是要成就別人的成就?」那一刻他心中做了決定,離開協會,也等於宣告他可能不再當國手,不再為中華隊披上戰袍,但這些虛名潘弘旻已經不在意了。「我們學這個武術最主要的初衷,就是要拿到它的技術,我一直打那些銅牌銀牌要幹嘛?就算我現在一直沒有名次沒關係,但至少我拿到扎實的泰拳技術,我可以教給下一代。」不打國際賽了,潘弘旻給了自己更艱鉅的挑戰,他要去泰拳的發源地,泰國,加入他們的拳館,打進他們的職業賽。備戰的這段期間,潘弘旻白天去鐵工廠上班,晚上就找朋猜訓練。原本朋猜在台工作的時間到期了,日本有拳館開出高薪想邀請他,但他太想看著這群學生進步,選擇在台灣留下,接任拳館的專任教練。「你會被他的精神感動,發自內心地尊敬他」。看著師父的背影,潘弘旻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好像走上他所走的路,追尋著泰拳而漂泊他鄉,差別只是朋差20多歲就從選手退役,潘弘旻現在27歲才開始踏上征途。朋猜曾拿過的拳王腰帶,潘弘旻卻不再嚮往。現在的他,渴求一切關於泰拳的知識和技術,趁還能當選手時多打幾場,累積實戰經驗,帶著這一身技藝他想回家鄉花蓮。因為這條泰拳路太崎嶇難走,潘弘旻說:「我想在我生長的地方,開一個拳館,讓那些跟我以前一樣,想學泰拳的小朋友,可以就近就在自己家鄉練習,不用像我這樣東奔西跑。」(沈君帆/台北、花蓮報導)朋猜 42歲 泰國人
8歲開始學習泰國拳,於泰國當職業選手,20年間參與300多場賽事。
1994年入選泰國拳擊國家隊
1995年拿下泰拳最高賽事Lumpinee冠軍腰帶,同年也拿下泰國泰拳全國冠軍。
2004年從選手退役
2005年至新加坡擔任教練
2006年至日本擔任教練
2012年到台灣工作,在桃園復興當工廠作業員
2014年起在台灣出賽,陸續拿下台灣泰拳錦標賽等多項冠軍。同時也在休假時間擔任多位選手教練
2019年由台北大直KingBox拳館聘任為專任教練,帶台灣選手參加WMO世界泰拳錦標賽,獲得冠軍、亞軍等成績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潘弘旻 27歲 未婚
花蓮豐濱新社部落的葛瑪蘭族人學拳經歷:
國二開始學習跆拳道,高中時在陳詩欣門下深造,卻一直打不出成績。
大三時,決心放棄跆拳道,改練泰拳。每個星期從花蓮上台北,到「中華民國泰國拳協會」練習。2016年起,拜師泰籍教練朋猜,學習正宗泰拳至今。戰績:
2015 全國散打錦標賽 70kg冠軍
2015 全國泰拳錦標賽 71kg冠軍
2015 IFMA世界泰拳錦標賽 71kg第五名
2018 全國泰拳錦標賽 75kg冠軍
2018 猛龍過江職業技擊爭霸賽 自由搏擊 75kg優勝
2019 至泰國參加著名泰拳職業賽MAX MUAY THAI,一敗零勝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潘弘旻(左)尋尋覓覓一直想學真正的泰拳,終於找到泰籍移工朋猜(右),他曾經在泰國拿下拳王腰帶。沈君帆攝

潘弘旻小時候學跆拳道,高二時進入奧運金牌陳詩欣門下,卻一直打不出成績,陳詩欣建議他轉走教練。潘弘旻提供

轉戰泰拳後,第一場國際賽事就贏了對手,潘弘旻拿下2015年世界泰拳錦標賽第五名。潘弘旻提供

潘弘旻想學真正的泰拳,每天晚上都會到拳館找朋猜訓練。梁建裕攝

朋猜修正潘弘旻的肘擊和膝撞技巧,這是泰拳的精髓,以往潘弘旻只能上網看影片自己摸索。梁建裕攝

拳館裡學員也會互相訓練,協助對方進步。沈君帆攝

練完拳後,朋猜與學員一起開伙,潘弘旻覺得這裏的相處就像在部落一樣。梁建裕攝

有時練到太晚,潘弘旻會睡在拳館理。朋猜現在受聘為拳館專任教練。沈君帆攝

白天潘弘旻會到鐵工廠工作。梁建裕攝

即使是職業拳手,在台灣還是無法靠打拳維生,潘弘旻擺過夜市,當過地下污水工人,現在做鐵工。梁建裕攝

潘弘旻曾經回花蓮部落辦了一個泰拳體驗營,小朋友都很感興趣,一直期待他能再回來開課。沈君帆攝

潘弘旻準備去泰國打泰拳職業賽,精進自己的泰拳技術,媽媽潘秀嫈支持孩子追夢,但擔心的神情還是寫在臉上。沈君帆攝

等到從選手退役,潘弘旻想回花蓮開拳館,讓家鄉裡想學泰拳的小朋友,可以就近練習,不用像他一樣東奔西跑。沈君帆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