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人生轉角】18年「尋找湯姆生」 落魄書生重現百年足跡

1871年4月2日,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抵達台灣,從打狗港(現今高雄)上岸,北上至台灣府(現今台南),開始往東旅行,深入至甲仙、六龜等內山地區。這一趟16天的旅程,不只有精彩的遊記,更留下53張珍貴的影像。130年後,一位甲仙小書店的老闆,追尋著湯姆生的足跡,將他所到過的每一個地方,做近乎偵探式的踏查,比對出每張照片的拍攝地點,考據出許多動人的故事。這一份歷時18年的研究,終於在2019年10月集結成冊,出版了《尋找湯姆生:1871台灣文化遺產大發現》,是當今台灣最詳盡的湯姆生研究。這本書的作者,游永福,現年67歲。年少時愛看書,無奈聯考差一分,與大學無緣。他先到台北進入圖書業,幾年後在淡水開了「普門書局」,結婚生子。然而,書店利潤不敵房租,經濟重擔壓垮身體和家庭,太太離家去修行,游永福把店一收,帶著孩子搬回甲仙,那年35歲。回到甲仙,在兄長資助下,重新將「普門書局」開張,過著「餓不死也賺無錢」的生活。從前,父親經常跟人說嘴,「我這個兒子在台北多風光,開書店發展多好」,而今鄉人都知道,落魄才回來。父親顏面掛不住,無法諒解游永福的失敗,從此把他當成隱形人,打招呼也不回應。重新生活,更多時間沈浸在書堆裡,游永福漸漸對家鄉的歷史感興趣,但他發現關於甲仙的文獻記載很少。有一次他看到一本書《法國珍藏早期台灣影像》,裡面有部分照片,是由英國攝影家湯姆生在1871年來台所拍攝。在那趟旅行中,湯姆生甚至曾在甲仙停留一晚,讓他愈看愈驚奇:「太驚人了,這不只是甲仙,是整個南台灣,文化底蘊最豐富的一份檔案。身為台灣人,應當要把它呈現出來,讓更多人了解,當時我們的先民是怎麼生活的。」其中一張照片吸引游永福的注意。畫面呈現著優美的河谷風光,圖說標示為「六龜附近的山道」,以他在地人的直覺,六龜附近沒有這樣的地形,他認為這張照片應該是甲仙的白雲仙谷。也許是湯姆生記憶有誤,但對游永福而言,這是屬於家鄉的風景,更是湯姆生來過甲仙的重要證明,非得標示正確不可,他興起了一個念頭:「雖然我不是專家學者,但是我是在地人,我可以很細膩地把湯姆生走過的每一條路線,做深度的勘查」。2005年,游永福踏上湯姆生的腳步,展開浩大的實地踏查工作,首站就是白雲仙谷。當時的白雲仙谷是遊樂區,有許多人工設施,與湯姆生的照片相去甚遠;2009年甲仙遭逢百年大劫莫拉克風災,救災告一段落後游永福來看,瀑布周圍被土石流摧毀,白雲仙谷已面目全非;又歷經幾次颱風的沖刷,2015年游永福再來,驚訝發現,人工設施的殘骸全被大水沖走了,瀑布周圍的原貌露了出來。他爬上河谷左岸岩層,趴在崖邊俯瞰,終於看見湯姆生所拍攝的白雲仙谷。歷經十年,游永福終於證實了,湯姆生的確來過白雲仙谷。由於這裡偏離主線,必須繞道而來,游永福似乎更能揣摩湯姆生的心境,「他就是想要把台灣的美好都記錄下來」。多次下到溪谷,游永福好奇,湯姆生該怎麼扛著器材走這段路,於是研究起攝影裝備。他從玻璃板底片得知濕版攝影,再從濕版攝影查到木箱相機,網路找到年代相近的木箱相機規格,估算總重量,至少是200公斤的重裝備。這麼重的裝備要有多少人來扛?他考證了湯姆生的遊記,果然有六個挑夫,但找遍所有照片,就是找不到挑夫的影像。這不像湯姆生的作風,「因為他會為旅行中每個提供協助的人拍照」,游永福只能遺憾推論,「應該是底片損毀了」。2014年游永福在學者協助下,取得了英國衛爾康圖書館典藏的湯姆生原版底片數位檔,每張相片都能發現以往不曾看過的細節,讓他立刻沈迷。在一次檢視中,游永福打開照片〈武裝嚮導在枋寮附近的小溪〉,放大後用滑鼠慢慢移動,當移動到照片左下角時,陰影處突然出現人影,讓他嚇了一跳。定睛一看,人影前有一根扁擔,兩邊各有重物,他難掩心中激動:「那一定是挑夫」。這是湯姆生影像首度發現挑夫,這個發現在學術上不是驚天動地,但對游永福而言,「每個幫忙的人都出現了,讓這個故事終於圓滿」。1871年4月15日,湯姆生這趟台灣旅行已近尾聲,一行人抵達荖濃,由一戶大武壠族人家接待,湯姆生特地為這戶人家拍照,從房舍兩個方向各拍了一張照片,底片標記為Hong 姓人家。這些動作給了游永福更多線索,也許可以找到影中人的後代。從照片的背景推論拍攝方向,再從山脈重疊的樣態修正,游永福來到一處聚落。湯姆生所紀錄的是閩南語,當時可能是文讀音,所以hong可能是洪,也可能是黃。靠著當地人的指引,找到與照片構圖一樣的地方,看見相同位置有一棟房屋,走進一問,是世居在此的黃姓人家,他歡呼:「這下賓果了」。游永福拿著湯姆生的照片跟他們說:「這應該是你們的祖先,在1871年接待外國人」,整個黃家都不敢置信。黃家小女兒黃照霙回憶:「大姐打電話給我,她說看到我們家的祖先,我想怎麼可能有這種事!」他們興奮地看著照片,「原來祖先以前是過這樣的生活」,仔細端詳更發現,照片中祖先的面容,竟然神似現在的自己。這一天是2013年4月15日,彷彿冥冥中有人指引,游永福在湯姆生到訪142年後的同一天,找到了這個接待家庭的後代。投入湯姆生研究之後,每次外出就不能做生意,到2015年游永福的存款只剩不到萬元,他驚覺不能再耗費,開始沈潛寫書。他以湯姆生走過地點依序編排,從高雄登陸,北上台南,再東行經過左鎮、內門、甲仙、六龜等地,有別於其它湯姆生的研究,游永福多次實地踏查,附上今昔比對照片,讓讀者可以走一趟湯姆生路線,看見湯姆生眼中所見的風景。「湯姆生來到我們台灣,紀錄了西拉雅族群、大武壠族群,重要的平埔文化兩個區域,對我們台灣的文化傳承太重要了」,愈是投入湯姆生研究,愈讓游永福覺得肩負重擔,就在2019年底,這本《尋找湯姆生》問世了,那一刻,游永福覺得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終於可以放了下來。莫拉克風災重創甲仙,讓人口數從原本9000多人,驟降至5900多人,當地人士無不想辦法深化資源,留住甲仙居民。因為這本書的出版,「很多人關心湯姆生,來到甲仙」,讓甲仙有了許久不見的活力。出書之後游永福更忙碌了,他出席座談會,拜訪公部門,總算努力被看見,明年四月,在湯姆生來台後的150年,將舉辦第一屆「湯姆生文化節」。可以期待甲仙將要重返榮景,游永福對外出的遊子喊話:「甲仙有這麼多寶藏,這麼多精彩的故事,孩子們回來吧,回來一起為甲仙這塊土地努力」。(沈君帆/高雄報導)游永福
67歲 高雄甲仙人
離婚,在甲仙經營「普門書局」
18歲開始寫詩,長年致力於閩南語教學,挖掘甲仙的文史,以及湯姆生的研究。著有
《花邊剪刀》(詩集,2000)
《甲仙文史記事》(2006)
《走讀甲仙》(2007)
《尋找湯姆生:1871台灣文化遺產大發現》(2019)個人網頁:《日照甲仙埔》
https://puumen2727.pixnet.net/blogFB社群網頁:英國攝影家湯姆生1871台灣線性文化遺產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616069898415428/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游永福實地踏查湯姆生每張照片拍攝處。此處為〈荖濃溪谷〉取景點,歷經七次探勘,才在荖濃溪的溪床中央覓得。梁建裕攝

〈荖濃溪谷〉是湯姆生著名的照片。Courtesy of Wellcome Library, London.

游永福因為讀了王雅倫所著《法國珍藏早期台灣影像》,才知道英國攝影家湯姆生曾來台灣旅行,留下許多影像和報導。沈君帆攝

游永福歷經十年,多次到白雲仙谷踏查,終於證明湯姆生來過。梁建裕攝

湯姆生所拍攝的白雲仙谷取景點,在河道左岸的岩層上,游永福必須跨坐在崖邊才能取景。梁建裕攝

游永福於2015年所拍攝的白雲仙谷(左),與湯姆生1871年的照片(右),兩者相比,除了岩層間距擴大之外,多處節理相同。

游永福為了研究濕版攝影,拜訪典像濕版攝影工作室,向攝影師郭建良請教拍攝流程。梁建裕攝

湯姆生,〈與我們武裝嚮導丁才在枋寮附近的小溪〉。Courtesy of Wellcome Library, London.

游永福取得高畫質數位檔,將照片放大之後發現挑夫,是湯姆生研究首次出現挑夫。Courtesy of Wellcome Library, London.

游永福靠著照片裡細微的線索,找到湯姆生影中人的後代。梁建裕攝

黃家人看著照片裡祖先的面容,覺得與自己神似。沈君帆攝

湯姆生,〈荖濃Hong-Ko的房屋〉。Courtesy of Wellcome Library, London.

湯姆生在黃家屋前拍了第二張照片。〈荖濃平埔老婦們〉。Courtesy of Wellcome Library, London.

經過18年的努力,游永福將湯姆生的研究集結成書,出版《尋找湯姆生:1871台灣遺產大發現》。沈君帆攝

湯姆生,〈木柵女與嬰孩〉。Courtesy of Wellcome Library, London.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