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微視蘋】39萬起家到年收40億 路易莎幹掉星巴克寫黑金傳奇

「路易莎的路,路的終點就是家,我到每個路易莎,都好像在家的感覺。」路易莎咖啡董事長黃銘賢(42歲)告訴記者。營運13年,本土平價咖啡連鎖品牌路易莎,從台北市民生東路的一間5坪小店面發跡,如今遍地開花,截至上月底,全台多達490間直營及加盟門市,店數超越星巴克,成為台灣咖啡界的新龍頭,年總營收更高達40億元。身為獨子卻不驕縱舖張打造出路易莎咖啡王國的黃銘賢,父親是台塑公司員工,母親家庭主婦,有一姊二妹,一家六口靠爸爸薪水過活,家境小康的他儘管身為獨子,也沒有特殊待遇或物質享受,黃銘賢坦言:「沒有新玩具、沒去過高級餐廳,衣服還都是撿親朋好友的」,但也因此養成他勤儉的個性,即便現在已經是企業大老闆,受訪當天,他也還是搭著同事的順風車到場,他說,「公司同事那麼多,總有人剛好順路,剛好可以在車上開會,還節能減碳。」節儉又善於利用時間,還是龜毛的處女座A型,但「規距」兩個字絕不適合套用在他身上,他自小不愛念書,還因為太愛打籃球而荒廢學業,大一上學期就慘遭二一,就先去花蓮當兵,退伍後才重考上銘傳會計系,又讀了5年才畢業。一杯白摩卡燃起咖啡魂這樣的一個人,卻和咖啡結下不解之緣。黃銘賢高中畢業時,到美國探訪學長,對方帶著他到星巴克,點了一杯冰的白巧克力摩卡,才喝第一口就讓他震撼,「真是驚為天人!」黃銘賢睜大眼睛向記者形容,那滋味彷彿停留在他腦海中24年,從來沒有被忘記,黃銘賢第一次發現,「原來咖啡也可以有這麼多變化、這麼不一樣」,內心滿溢著無法言喻的感動,讓他和咖啡有了首度的美好相遇。鐵便當盒克難當烘豆機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姊姊帶了一包生咖啡豆回家,一把掀起黃銘賢對咖啡的滿腔熱情,家裡沒有磨豆機、沒關係,他用果汁機攪爛咖啡豆;家裡沒有咖啡壺、沒關係,他直接丟進熱水攪拌,伴隨著咖啡香氣從鍋裡不斷傳出,他信心滿滿,認為自己大功告成,豈料火候不對、失敗;咖啡渣沒濾、失敗;入口又苦又澀,還弄得滿嘴渣,更是失敗中的失敗。但這位異想天開的咖啡師可沒被打敗,更堅定了學好煮咖啡的念頭,黃銘賢還自學烘豆,沒錢的他,採取最克難的方法,「那時因為窮啊,就只能自己做便當盒烘豆」,黃銘賢回憶。所謂的便當盒,就是把鐵便當盒和奶粉蓋組成的小型烘豆機,加上那時候流行Expresso的濃縮咖啡,他在家嘗試幾千萬遍,總是不對味,雖稱不上十次失敗,但他被咖啡越挫越勇卻是不爭的事實。到星巴克 供應商吸經驗「我那時只想著要學會怎麼煮,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去星巴克工作,這樣他們就非得教我怎麼做Expresso了」,再度提起這段往事,黃銘賢忍不住得意的笑了。黃銘賢從不避諱自己與星巴克的這段過往,無論是被星巴克咖啡吸引,或是到星巴克偷師學技術,對他來說,磊落坦蕩,成功者的自負,在他身上略窺一二,「當我決定要走咖啡這條路時,我就決定要創業了」,為了學做濃縮咖啡,大五那年他投身星巴克工讀,待了一年半、學會技術後離開,再到原物料供應商旗下跑業務。黃銘賢自稱是「勤勞的業務」,不管颳風還是下雨,每天至少會繞台北市一圈拜訪客戶,除了解咖啡市場及如何經營之外,他還有一個私心,「想找一間適合的店面」,而在一年後,他終於達成目標,看上位於民生東路三段的店鋪——儘管只有五坪大,頂讓金就要22萬元,但午間人潮川流不斷,讓黃銘賢相信,店舖深具潛力。用咖啡說服老爸出39萬很多人好奇黃銘賢的資金從哪來,他坦言,金主就是老爸,創業過程中多次遭遇資金問題,都是原本省吃儉用的老爸贊助的,「從我決定要開店起,就每天煮一杯咖啡給我爸爸喝,因為我沒有錢,我相信只有他會借我錢去開店」,黃銘賢為證明決心,連續3年半每天都煮咖啡給原本不喝咖啡的爸爸喝,讓他終於被兒子打動,借給他39萬元,成為路易莎的第一桶金。2007年5月,路易莎民生創始店正式開幕後,一杯55元美式咖啡的親民價,加上店小席位少,以外帶為主力,很快被商圈班族接受,口碑迅速擴散,首月營業額達6.6萬,「到6月時,一天能賣150杯」,黃銘賢驕傲的說。桂綸鎂廣告腰斬咖啡量但成功和挫折幾乎同時到來,統一超商旗下的City Café,也隔月找上桂綸鎂代言,一句「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咖啡館」的廣告詞,搭配小清新形象,讓喝超商平價咖啡都優雅起來,更不用說統一超商的密集據點,在民生店周邊就多達7家,「我從沒有想過,睡一覺起來,身邊就多了七個競爭對手」,黃銘賢無奈表示:「廣告出來第二天,常客都跑去買他們的了,我的量整個腰斬。」台北市到了6月底,已是炙熱難當,民生店當時以外帶為主,賣熱飲更是不討喜,有天咖啡銷量瞬間下滑40杯,已經是虧錢的地步,還好不服輸的黃銘賢痛定思痛、馬上調整經營策略,將烘豆機移到店鋪後方,再挪出座位給客人使用,同時推出冰沙、冰茶等產品,順利拉回業績,「到那年冬天賣到300杯,還算不錯。」咖啡生意越來越好,他開始思考加盟市場,找上妹婿、路易莎總經理特助許英正合作,培訓他學做咖啡,並在民生東路四段開設路易莎的第二家店——台塑店,「我妹婿開的店,就像我自己開的店一樣,他生意不好我也遭殃,因為我對不起他家人、也是我的家人」,黃銘賢的龜毛個性,在此時一一顯現。妹婿學開店親人變嚴師許英正透露:「我想創業,但從來沒想過要走咖啡這條路。」黃銘賢領著他入門,並教導他烘豆、經營與管理,在本店訓練半年後,黃銘賢把台塑店交給他管理,然而,看似溫和風趣的黃銘賢,只要與咖啡沾上邊,馬上就成了嚴師。「那時候老闆很兇,只要做不好都會罵人。」許英正回憶,「下午2點過後,他就開始檢討,『怎麼動作那麼慢』、『怎麼沒有照流程做』、『怎麼沒有記配方』」,許英正回憶,「以前我就知道他是個很龜毛、也很專業投入在研究咖啡的人,在我心目中是個厲害、勇敢,遇到事情也不會退縮的人」。而其他員工也形容:「處女座的個性就是這樣,只要認定了一件事,就會毫無保留地投入進去。」咖啡結緣學生變賢內助而黃銘賢與妻子徐愛筑(32歲)結緣,也是拜咖啡所賜,有段時他投資虧損,得兼差教咖啡賺外快,徐愛筑就是當時的學生之一,兩人育有三名子女,徐愛筑現在也在路易莎工作,除了杯測師的職務之外,也負責把關產品品質,更是黃銘賢的幸運星,「很神奇的是,跟她在一起之後,期貨就狂跌」,黃銘賢甜蜜表示:「人生就是這麼有趣,只要你堅持不放棄,老天就會幫你,還送我一個這麼好的禮物。」近期武漢肺炎疫情肆虐,路易莎也受到小幅衝擊,營業額下降5%,黃銘賢說,「民眾恐懼心理發酵,受到的影響就又更大,所以推出新的寄杯服務,寄杯5杯以上即享8折優惠」,活動才執行4天,路易莎全台業績就成長2~3成,創下當月新高,黃銘賢能從危機中翻身,憑藉的就是這樣一股勇於迎戰的精神,「畢竟經營上是瞬息萬變的,戰場上敵人刀子都亮出來,你也沒時間預告,只能先做再說了。」開店宗旨「路」終點是家問黃銘賢咖啡對他而言是怎樣的存在時,他笑言:「路易莎跟咖啡已經是我的生活、我的一切了吧,你看像路易莎的『路』,終點就是家嘛,在外面闖盪辛苦,回家就會感到安心,而我不管在哪個路易莎、有沒有在工作,都好像在家裡一樣,路易莎就是我的家。」(陳昱均/台北報導)


曾是星巴克員工、本身也是烘豆師的的黃銘賢,因熱愛咖啡,花了13年打造路易莎咖非王國。林琨凱攝

路易莎民生店草創時,店面僅5坪大小。路易莎提供

黃銘賢當初自製的「便當盒」烘豆機。路易莎提供

黃銘賢的第一台烘豆機,烘出了夢想。路易莎提供

黃銘賢有一姊二妹,一家六口幸福美滿。路易莎提供

黃銘賢太愛打籃球荒廢學業,大一上學期就慘遭二一,退伍後才重考上銘傳會計系,讀5年才畢業。路易莎提供

路易莎咖啡拓點迅速,目前全台店面數已超越星巴克,之後更還有50間新店面正在規劃中;圖為路易莎新北24小時圖書館門市。路易莎提供

路易莎輔大店有240坪,打造為結合圖書館和會議空間的精品概念店。范厚珉攝

黃銘賢本身為專業烘豆師,輔大店內還擺放了三台烘豆機。范厚珉攝

輔大店內環境悠閒,不少學生都到此做作業、唸書。林琨凱攝

路易莎的烘豆廠設在新北市五股區,平均每個月可產出約61噸。林琨凱攝

黃銘賢本身熱愛咖啡,認為咖啡與路易莎已經成了自己的「家」。范厚珉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