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與他首次見面是遺照」 黃怡翎《過勞之島》忍淚爭勞權

(更新小檔案、黃國昌說法)

「你工作的目的,是為了謀生,還是找死?」這是《過勞之島》作者黃怡翎宣導職災議題時,最常說的一句話。台灣勞工工時在全世界名列前茅,過勞、猝死案例層出不窮,她把這些案例集結成冊,希望能讓資方、甚至是勞方自己,都能更重視過勞問題,避免悲劇不斷上演。慶幸的是,經過多年宣導,勞工已開始懂得向資方、向政府爭取自己權益,「現在已經不是雇主說了算,勞工的聲音已漸漸被聽見」,黃怡翎說,「當大家都重視自己的權益,才能為勞動條件帶來制度性的改變!」
 
黃怡翎曾是國會助理,當時工作之一就是負責幫個案做過勞認定,不過為能更專心協助弱勢勞工,2013年時,她決定離開立法院。「多數勞工沒有風險意識,不認為自己會發生職災,可是越底層的勞工,出事了根本不知道怎麼找法條、填表格,幫自己爭取權益」。而這剛好是黃怡翎的專業,於是她與夥伴一起成立「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且專注於職災,她自己親任職安連執行長。
 
也是在這一年,黃怡翎開始整理過去曾協助過的個案,並在兩年後出版《過勞之島》,留下紀錄。這些案例,對黃怡翎來說,都是一條條的生命。即使事隔多年,但聊起這些往事,她還是一度鼻酸。黃怡翎印象最深的是一名保全,當年跟她一樣只有29歲,就因過勞離開人世。告別式上,保全的媽媽不捨兒子沒人相送,黃怡翎還找了朋友一起出席,希望人生最後一段,可以讓保全不再感到孤單。
 
「這名保全是單親媽媽帶大的孩子,工作7、8年後,在值勤時猝逝,因為工時很長,比一般勞工加班超過1百多個小時,過勞認定並不困難,但因為家裡只有他跟媽媽,白髮人又不能送黑髮人,所以媽媽拜託大家最後一個忙,讓他兒子的告別式不要太冷清。」
 
黃怡翎眼眶泛紅回憶,「我很衝擊,我跟他第一次見面,是看到他的遺照,他當時跟我一樣,才29歲,人生最後一刻,卻沒有人送他,他為了工作犧牲生命,卻沒有人在乎,在這社會上竟然這麼微不足道,沒有留下一點痕跡,也許透過我的書寫,才能證明這個人,曾經在這個世上活過。」
 
職災案例並沒有因為《過勞之島》出版後就消失。最近也有一名工人,在汰換瓦斯管線時發生爆炸,全身百分之四十灼傷,醫生評估需要水療。工人的命活下來了,但復建過程對他來說,才是地獄的開始,要把全身的結痂撥掉、用紗布把膿清掉,再用水沖洗,開刀清除壞死組織。
 
工人哭著問黃怡翎,「為什麼每天都要做水療,太痛苦了,可以選擇放棄嗎?」她只能回應,「還是要做啊!要堅持下去啊!」「這些回答都好廉價,我們只能對這些個案講這些話,每次講的都差不多,但其實根本沒有什麼意義,一點也無濟於事,活下來後的人生,我們也無法幫他們過。」黃怡翎說。
 
正是因為接觸到的這些個案,都是一條條的人命,去年底立法院二度修《勞基法》,公聽會上竟有資方代表說,「台灣沒有勞工過勞死,如果有,也是勞工自己本來就生病」,讓黃怡翎相當憤慨。她在臉書控訴,「勞工一個一個倒下,是現在職場上的事實,最後能夠得到補償的是少數,就算得到補償了,那都是廉價的正義,或者稱不上正義,每個家屬在我面前哭喊,『他只要他的小孩活過來或好起來』,這些畫面我歷歷在目,這麼多的犧牲者你們看不見嗎?」
 
那次po文有超過萬人按讚,數千人分享,連黃怡翎自己都沒意料到。「過勞不只是數字、死了幾個人而已,還有活著的家屬,他們聽到這種話,一定會很難過,對他們是二度傷害,不懂怎麼會有人因為自己的工作立場,就講這種話,不是因為你這樣講,企業就沒責任。我想是因為大家都會想到自己的工作狀況,所以那次po文,才有這麼大的迴響吧!」
 
黃怡翎在接觸個案時很少落淚,對她來說,這是不專業的表現,「他們(家屬)都很難過了,難道你要哭得比他們更傷心,讓他們來安慰你嗎?」她把自己的臉書,當成抒發自己情緒的管道,夜深人靜時,想起接觸到的個案,就默默po文,讓自己的負面情緒,也有出口。
 
於是臉書上,很常見黃怡翎與自己的對話:「今天約了一個因工作壓力過大而自殺身亡的個案家屬見面訪談,因為接案至今已經好幾個月了,自以為可以較為平淡面對,但當個案家屬提到,『她竟然連爸爸媽媽都不要了......』瞬間還是讓人刺進心裡,所幸眼淚是有忍住。」又如,「要到何時才能訓練到不講電話講到淚流滿面……妳哭我就哭,妳哽咽我就哽咽啊……」
 
只要有需要協助的個案找上門,也許只是簡單的諮詢,又或需要向公司爭取合理、合法應得的補償,甚至最壞的狀況,需要與雇主打官司,黃怡翎都願意協助。但個案的辛酸面,都讓她感同身受。問她選擇這樣一個充滿負面情緒的職業,是因為有什麼樣的使命感嗎?她輕描淡寫說,這只是她的工作,她只是比別人多一點專業知識,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
 
「每個人都是在自己能作得到的事情上,認真去做,我的人生就是因緣際會,這就剛好是我能作的事,所以真的沒什麼特別,跟社會上所有人都一樣,都在做自己的事,但也希望自己覺得重要的事,能被其他人看見。」黃怡翎說。
 
可是工作的負面情緒,又要怎麼宣洩呢?黃怡翎一樣輕描淡寫說,「就不要一直想就好了啊,做一些不是工作領域的事,轉換自己的心情,或是po臉書,po完就好了。」熱愛爬山的黃怡翎,自有一套爬山哲學,「很多人看到山這麼高,都會想說,爬得完嗎?但只要你慢慢走,累了就休息一下,時間到了還是會走到終點,而且爬山時也沒有人可以幫你,只能靠你自己的腳。」「爬山讓我學到,永遠不能放棄」,黃怡翎說。
 
台灣社會過去一直欠缺左派意識,勞動市場長期由資方主導,黃怡翎不諱言,協助職災個案的過程中,勞工有時甚至反而會先反省懺悔,「我都無法去上班了,還跟公司求償,這樣對嗎?」但經過多年宣導,大家的勞工意識,雖然很緩慢,但確實朝正面方向在前進,尤其是年輕世代,都已知道要爭取自己的權益,「像去年修《勞基法》,雖然最後結果讓大家很失望,但修法討論過程中,激發更多人去討論,勞工的聲音已經漸漸被聽到了。」
 
黃怡翎的《過勞之島》,2016年時曾被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拿來當質詢題材,痛罵民進黨政府上台後,換位置就換了腦袋。2015年,客家電視台還主動找上門,希望將《過勞之島》改編成偶像劇,經過兩年編劇、拍攝,《勞動之王》去年3月正式在客家電視台上映,是國內首部以勞資議題與職場過勞現象為題材的偶像劇,女主角由新生代女神安唯綾擔綱演出,連總統府前發言人范姜泰基都軋上一角,引發不少話題。
 
勞工對勞權意識慢慢提昇,相對也顯得國內的勞動環境越來越糟糕。黃怡翎說,「這是國內產業結構的問題,讓勞動環境無法改善,低薪、高工時、非典型雇用等等,問題越來越嚴重,但先把大家的勞動意識提高,才有可能去逐步改變勞動環境。」
 
「我們的最終目標,就是消滅自己的NGO,消滅職安連,讓這個組織不需要存在,這代表不會再有職災案例發生,即使發生了,也有很好的補償機制,也有社會安全網絡可以承接,這在我們有生之年可能做不到,但我們會朝這方向前進,不要再有這些案例,我們就不用再存在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呢?「那我就失業了,換大家來救濟我吧!」黃怡翎帶著永不放棄的堅毅表情笑著說。(何哲欣/台北報導)
 
黃怡翎小檔案
年齡:37歲
現職: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
學歷:東吳大學政治系
經歷:立委黃淑英辦公室助理、立委吳宜臻辦公室助理、民進黨婦女部副主任、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

++++

黃國昌今天也在臉書分享《蘋果》新聞,並說,「《過勞之島》對台灣是一本很重要的書。2015年出版後,清楚揭露了台灣勞工所面臨的長工時低薪資困境,讓台灣社會開始正視系統性的結構問題。早日告別過勞之島,有效改善勞工權益,讓年輕人看得到未來,我們必須繼續努力。」

發稿時間:0655
更新時間:1741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更新】不滿民進黨幹話治國 國民黨列出10大金句
駁斥香蕉農藥超標假新聞 農委會罵:9487
藍委陳學聖爆:大學教授兼任獨董 8成未先徵求校方同意


黃怡翎暢談接觸過的過勞個案。林啟弘攝

談起個案,黃怡翎還是難免有點鼻酸。林啟弘攝

黃怡翎與《過勞之島》。林啟弘攝

《勞動之王》劇照。翻攝《勞動之王》臉書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