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之星】納豆8字把妹哲學 關鍵特質迷倒國光女神(動畫)

納豆口才好、反應快又懂得自嘲,常在節目上被調侃愛「虧妹」,但他也叫屈表示:「我從來沒有跟《同學!搞什麼鬼》任何一個同學私下約過見面。我只有在《大學生了沒》說過,你們只要在東區吃飯,傳個訊息給豆哥,我來幫你們埋單。」那真的有人開口嗎?他笑說只有他主動請客的時候,同學們不好意思真的開口,直說把來錄影的學生當小孩,完全沒有非份之想。 對於常被媒體虧異性緣好,他接受《蘋果》專訪帶點委曲地說:「我真的沒有到所向無敵,很多人問我要怎麼把妹?我說不要把妹,你要怎麼樣讓自己變成有趣的人。」還說出金句「花若盛開,蝴蝶自來」!

納豆透露平均睡眠時間是5小時,通常早上7點就要出外景,錄到下午5點,晚上去照顧副業,受訪當天他正在錄《同學!搞什麼鬼》,眼睛裡的血絲騙不了人,他尷尬表示是因為前一晚不小心在酒吧睡著,早上4點才醒,笑說店裡只剩他一個。 不過他倒是樂在其中,「其實我入行之後一直很忙,平日是《全民大悶鍋》,假日是《住左邊住右邊》,3年都沒有放假,只有過年那個禮拜是放假」,稱自己把主持當「上課」,透過不同主題吸收不同知識。

他以手上的鬼故事節目《同學!搞什麼鬼》為例,坦承過去不太相信鬼神,但聽多了不得不「尊敬這些文明力量」,他笑說:「以前我去飯店,我鞋子會整齊地放,我現在都會亂放,因為他們說你放整齊,有人就會穿上去然後俯視看你。」的確讓人聽得背脊發涼。

許多笑匠台上奮力搞笑,台下卻是嚴肅到不行,納豆笑說:「我是私底下跟檯面上是一模一樣。」難道完全不曾「強顏歡笑」嗎?他才吐露其實有回在錄《全民大悶鍋》正逢失戀,但錄影中還是要鬧、要玩,一下班他眼淚就不自覺流下來。他感嘆:「我覺得我情緒怎麼這麼分裂?當下是痛苦的,很像神經病。」

不過戲劇系畢業的他怎麼會走上綜藝主持?綽號「納豆」由來又是什麼?納豆笑說:「這個藝名是很隨便來的。」他解釋那時在演王偉忠導演的《住左邊住右邊》,他演壽司吧的學徒,王偉忠說:「如果叫海膽(日語音:UNI)太貴了,就叫納豆吧!黑黑臭臭、黏黏的,適合你!」他倒也樂觀,笑說:「那時走在路上看到納豆激酶、納豆酵素(廣告),我就覺得「納豆」好像滿紅的,滿好的。」就欣然接受。

科班出身的納豆還是有兩把刷子,不論是在電影《一路順風》、《大佛普拉斯》,都輕易跳脫「綜藝」色彩,連影帝許冠文都被他演技騙過,還以為納豆就像《一路順風》角色一樣鬱悶不愛說話。他也坦承片酬、角色大小都不是問題,更喊話:「如果有個很好很好的角色,要我1年不要主持節目,對我來講OK。」 好比他為了挺朋友,只有2句台詞,也願意開250公里的車到花蓮去。

今年入選柏林影展的國片《小美》他也有參演,納豆笑說:「我那角色只有一場戲誒!但那場演完,很過癮,我的台詞是3面A4,我就看著鏡頭一鏡到底,(台詞)背起來,大概只拍了2次吧,第一次是有機車經過,第二次就好了。」目前對演員之路最大的期許是能夠留下一個代表作。

納豆的感情生活也讓人好奇,他與現任女友「國光女神」依依去年爆出交往熱戀,納豆談到依依突然害羞起來,還笑說:「她是我追的,我欣賞她的善良,她比外表看起來更乖巧懂事。」也不諱言跟依依在一起很舒服,納豆談到她彷彿退化成情竇初開的大男孩,他羞說:「她在旁邊我會想努力更好笑這樣。」那依依有沒有說過他何時最帥?他略顯得意地說:「我覺得這個要問她,因為她好像無時無刻都覺得我很帥。」

依依對外總是誇納豆體貼,他聽了靦腆笑說:「我不是會帶護手霜、暖暖包那種,可能我很會察言觀色吧,很會看臉色,她今天有小小不開心,我都會發現。」那會不會談工作的事?納豆正經表示:「我會講,我會跟她說你機會來了,麥克風到你手上,你就當仁不讓講嘛,不要過給別人。」當他主持得不好笑,依依也會直言:「我覺得這個還好。」

納豆如今事業有成,目前有酒吧「Mr.Bean」、韓式燒肉「滋滋咕嚕」、飲料店「良辰吉時」,手上還有3個節目《同學!搞什麼鬼》、《綜藝三國誌》、《完全娛樂》,戲劇、電影劇本持續找上門,另擔任聯聯看娛樂文化集團經紀部總監,力圖提拔演藝新星。那是否有意成家了?他正經表示:「我覺得成家這件事很講緣分,我現在跟她求婚應該是會被拒絕的,時間還沒到,你還有很多事情在做。」但坦承已見過雙方家長,而且豆爸、豆媽都超愛她,依依的媽媽還是納豆的粉絲,依依爸爸則可能還捨不得女兒,正慢慢習慣跟納豆相處。(楊絲貽/台北報導)

編者按:【蘋果之星】單元每周一至周四刊出,敬請鎖定精采專訪!!


納豆自認很會察言觀色。張哲鳴攝

納豆工作滿檔平均睡眠時間5小時。張哲鳴攝

納豆自認舞台上與私底下個性差不多。張哲鳴攝

納豆近年接演不同角色挑戰自己。張哲鳴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