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做到翹翹」剃頭70年澎湖老師傅堅守理髮店

更新:增加照片與修正影片內容說起為什麼去採訪許長(許阿伯),其實並沒有轟轟烈烈的原因。那天,我在一位總是在澎湖淨灘的女孩唐采伶臉書粉絲團「因為澎湖所以唐小三」上看見一張照片,黑白色調裡,三張傳統理髮椅,背景是老舊櫥櫃,主角對著鏡頭靦腆一笑,正是許阿伯本人。這不是老照片,是現在還在營業的理髮店,而且使用的物件,看起來還是原始樣貌,這件事震撼我了。這個資訊爆炸、網購便利,甚至東西壞了舊了就習慣丟棄的社會裡,老店面至今不重新裝潢,顯得彌足珍貴。搭著交通船、乘著颱風過境後的浪,終於抵達許阿伯位於澎湖湖西鄉的店面,是一幢有著水泥花磚、綠色門面的矮房。許阿伯正好在為一位小時候住澎湖、回來度假的客人理髮,擁有兒時記憶的店家,在自己返鄉後還能有機會再造訪,我認為是件幸福的事情。許阿伯對於被採訪剛開始不太自在,小心翼翼為他別上麥克風後,我告訴他:「我們只是來聊天的啦。」詢問他的生活、家庭,聊開後他便向我說起早年理髮業的輝煌年代。許阿伯的舅父就是一名理髮師,某天看見16歲的許阿伯還沒開始工作,便吆喝他:「你還沒有什麼工作!來學理髮好了。」這一句話開啟了許阿伯的70年理髮生涯。以前澎湖阿兵哥好多,許阿伯在馬公舅父的店裡幫忙理頭髮,同期的還有另外兩個理髮師,總是忙到沒時間吃飯,有的阿兵哥還會一周理兩次頭。許阿伯笑說:「以前我理頭髮一個月的薪水比一位老師還多,現在我理三個月的薪水跟他換,他還不要呢。」現在一天頂多三、四個客人,有時一個都沒有。店裡裝潢、理髮椅、理髮工具(剃刀、刮刀、吹風機等等),通通都是50多年前許阿伯獨自開這家理髮店時留下來的,吹風機透過許阿伯的雙手修了無數次,是啊,東西壞了可以修,為什麼非得買新的呢?當然理髮的手法技法也是數十年始終如一。理髮、剃頭、洗頭還加上刮臉,才台幣150元。許阿伯說:「不做理髮,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有開店有人來找我聊天,沒開店就沒人來找我啊。」在我們現在看起來可貴的部分,在早年都是十分自然的事。許阿伯說,早上他會先去菜園看看,和鄰居合種的菜什麼都有,地瓜、花生、玉米或白菜,應有盡有,所以如果店裡沒看到他,大概就是在菜園裡。我問許阿伯,他的理髮店打算開到什麼時候,他笑笑的回答我說:「做到翹翹啊,翹翹了就沒辦法做了啊。」對許阿伯來說,理髮不只是一生的職業,更是他的生活。而對我來說,我身處的是一個充滿誘惑的現代社會,卻在許阿伯身上看見老一輩的純真質樸,還有堅持做好一件事的美好,許阿伯,謝謝你。(陳姿吟/澎湖報導)【採訪後記】
我是一個非常喜歡老物件的人,因為工作的關係拜訪過不少國家城市,發現對於建築或是物件的保存與否,事實上和國家的人文風情或地球區域位置息息相關。台灣地狹人稠,我們習慣拆除蓋新的,還有古時亞洲歷代當局者掌握政權後,總是會將上朝代的建築燒毀殆盡,不知道現今社會如此習慣汰舊換新,與我們留著亞洲人的血液是否有關連?
出版時間:00:20更新時間:20:53
更多「 世界任我行」內容,請點此:​http://bit.ly/2GOqTA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七逃片】溫哥華公有市場 設在飄藝術風的島上
【本周運勢】虎老闆賞識 猴腹背受敵


我們請許阿伯坐在理髮椅上,彷彿看見當年理髮師傅的自信與驕傲。薛泰安攝

許阿伯的店面是一間灰色矮房。薛泰安攝

理髮對許阿伯來說,不只是職業,更是生活日常。薛泰安攝

被迫「下海」剪髮的攝影大哥,相當敬業,也體驗到了許阿伯俐落專業的理髮技巧。薛泰安攝

許阿伯的店面美得很純粹,還曾經上過書籍《再訪老屋顏》的封面,老人家相當得意。薛泰安攝

要幫許阿伯別麥克風的時候,他還說:「安柰甘賀。(這樣好嗎)」幸好我說明原因之後,他欣然的接受了。薛泰安攝

人氣(46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