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之星】瓊瑤女星扛債700萬休夫 失聰幻聽親友阻跳樓

(新增照片、內文)
資深藝人馬惠珍演過幾百部戲,25歲升格扮媽,她的人生比瓊瑤劇還糾葛拉扯,出生35天被送走,養父的牌咖、鄧麗君爸爸曾一心期望她當媳婦,28歲嫁給初戀,扛起生活開銷,不堪欠債700萬離婚。10年婚姻結束,她復出狂接戲,和女兒互動僅剩寫紙條,無奈送女赴美。接著迎來4年低潮,出現「跳樓」幻聽,去年因左耳失聰,憂鬱症復發,靠親友24小時陪伴。她和女兒百合遠距離快20年,她不敢自私要女回台,只能淚眼傾訴思念,「我真的很需要妳」。
 
別人的志向是醫生、老師,馬惠珍從幼稚園就立定志願當演員,她從小愛看楊麗花歌仔戲、布袋戲,會披著床單唱黃梅調,公車上站著唱歌,如願當了童星後,演了部電影、拍了支廣告,就被父親下令禁止。金陵女中畢業,她和爸爸表明「就是要演戲」,順利考進華視儲備人員徵選,從小角色到華視劇展,再和電視台簽約,終圓了她的夢。
 
18歲正式出道,57歲的她至今演了多少戲,自己都算不清,卻清楚記得她25歲在《庭院深深》演媽媽,她沒想太多就接拍,「反正我長得早熟型,就早點佔這個位置」,唯一苦惱是她當時連戀愛經驗都沒有,竟直接晉級當了媽,只好靠劉立立導演提點。入了行,她只知道拍戲,只知道從三重住家到忠孝東路的華視,沒有自己的生活,如她形容的「沒有彩色人生」。
 
她戲裡結婚生子,私下卻很晚熟,戀愛經驗寥寥可數,她回憶小時候,鄧麗君爸爸一直希望她嫁入鄧家,除了請老師教她唱歌,她20歲生日那年,鄧父找了兒子到場,20歲的她見到30歲的鄧麗君三哥,雖三哥又高又帥,但年齡差距,加上兩人都沒意思瞬間破局。
 
26歲時,她湊熱鬧陪朋友相親,無意間和男主角坐在一塊兒,經過幾次聚會,遲鈍的她也發現男方對相親女主角沒興趣,反而中意她,打聽她生日有意送花、蛋糕,她謊稱有男友躲避追求。斷聯了1年,她某天和友人去吃長白小館酸菜白肉鍋,因遺忘傘在店內折返回去拿,卻與他重逢,宛若偶像劇的情節展開,兩人重新搭上線。
 
恢復聯絡後,對方密集追求,每天去馬家找機會和馬爸相處,直到馬爸睡覺才離開,他聰明討好長輩,有耐力苦追1、2年,等到她28歲時,馬爸說話「妳28了,沒看到半個男人追妳,這個追得蠻勤的,妳就打算一下」。沒有轟轟烈烈的戀愛,她自覺年紀到了,該穿婚紗了,就結婚了。
 
婚後,她淡出演藝圈,平凡的家庭生活曾經很快樂,但抵不過現實,老公想創業當老闆,生活開銷靠她拿婚前收入支付,建議她把名下房子貸款至近700萬元,他甚至藉故員工有困難要她幫忙,其實是薪水付不出來。坐吃山空下,40歲時她終於覺醒,「這個洞不是越花越大嗎」,她主動提離婚,決定重回演藝圈拍戲止血補錢坑。
 
離婚時,她原希望男方付贍養費,他回「房子是妳的,是妳在住」,加上他爽快把女兒百合的監護權給她,10年婚姻就乾脆結束。也在此時,馬惠珍感受「腦袋瓜螺絲鎖緊」,她拚命拍戲,每天回家女兒已入睡,只能在早上送女兒去坐校車時,擁有短暫的親子時間,或把想說的話寫在紙條上,放進女兒鉛筆盒,桌上放著百元餐費,成了母女間兩年來的生活模式。
 
會動念把百合送出國,是因百合13歲時,鄰居看到百合帶同學回家,提醒馬惠珍「錢要賺,孩子也要顧」。和前夫商量後,決定把女兒送到小姑美國住處,她感激在心,「小姑在我們離婚狀態下,還願意收留這個孩子」。她帶女兒赴美,叮嚀得視姑姑為媽媽,融入姑姑家庭,沒有特權,她狠下心對百合說「妳沒有念到大學就不要回來」,完全不給回頭路。
 
把女兒安頓好,她卻4年乏人問津,她會不安拿市內電話打自己手機,想著電話是否壞了,怎麼都沒人找她拍戲,加上前夫中風,她竟成箭靶,壓力持續累積,她得了憂鬱症,不停有人在她耳邊說「找個最高的樓跳下去就沒事了」,為了活下去,她搬到牧師家住、求助醫生,才爬出人生谷底。
 
曾經再犯嗎?她坦言年齡越長機會越少,加上暈眩症復發,失去左耳聽力,去年再出現幻聽,靠朋友、弟妹24小時相陪,她連洗澡都不敢關門,如今再談發病的細節,已能笑著談論,還自嘲「到了這把年紀還不安於室,來點小插曲」。
 
女兒不在身旁的日子,她忙著賺錢還貸款,十幾年下來沒再戀愛,她沒刻意迴避,就是沒有機會。少了愛情,但她和在美的女兒始終感情濃密,多年來,她寫Mail、從MSN、Skype到LINE,母女聯繫隨著通訊軟體進化,即使相隔兩地,每天早晚兩通電話,她有工作會要百合叫她起床,女兒睡覺前會撒嬌「愛妳」、「洗香香睡了」,馬惠珍形容「我們會丟一點依賴給對方,是很緊密的」。
 
希望女兒回來嗎?她承認年紀大了會想念,但百合曾說「我不是不孝順,不是不要妳,媽媽我覺得我的工作應該在美國」。現想起當年把女兒送走,整整1個月不敢開女兒房門,她哽咽說:「畢竟是我把女兒送出去的,現在我要很自私再把她叫回來陪我嗎?」她說不出口,只偶爾向百合傳達媽媽的愛,「百合我好想妳喔,我真的很需要妳」。

馬惠珍的一生重視親情,她出生35天就被抱來,23歲得知自己身世,養父在家中陽台沉默不語,她抱著養父安慰,他開始大哭,她至今回想當時畫面仍然心酸,「我跟我爸講,爸你放心,只要你在的一天,我絕對不會回那個家」。她曾不解為什麼要找回她,但養父母辭世後,親生母親幫她坐月子,在那個月,母女深聊打開心房,她也坦承「有點內疚,我沒有辦法跟她再進一步,感覺就是朋友」。(宇若霏/台北報導)

出版時間:07:55
更新時間:19:55

編者按:【蘋果之星】單元每周一至周三刊出,敬請鎖定精采專訪!!


馬惠珍日前受訪暢談戲劇化人生。陳賜哿攝

馬惠珍從小就想當演員,長大後終圓夢。陳賜哿攝

馬惠珍去年憂鬱症復發,浴室是最有安全感的地方。陳賜哿攝

馬惠珍曾因忙拍戲,和女兒的互動只靠寫紙條和每天給百元餐費。陳賜哿攝

馬惠珍曾因4年無工作機會,跌入人生低谷。陳賜哿攝

馬惠珍(左)和女兒分隔兩地多年,但感情始終緊密。馬惠珍提供

馬惠珍(中)和徐貴櫻(右)、趙永馨合作《在水一方》。馬惠珍提供

馬惠珍從小就想當演員。馬惠珍提供

馬惠珍(右)很疼愛女兒。馬惠珍提供

母女即使遠距離仍然感情緊密。馬惠珍提供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