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哥不是翻譯是翻真意 蘇定東20年摸透四任總統

「我們是『藏鏡人』,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最好能夠隱形」,外交部資深日文翻譯蘇定東以布袋戲角色總結廿年又七個月的口譯資歷。擔任過從李登輝到現任總統蔡英文四任總統傳譯工作,見過各種驚濤駭浪場面,蘇定東體會到,口譯不單只是翻譯,而是要聽得懂說話者的「真意」,「就是言下之意、玄外之音,傳譯要成為『會聽話』的人」。
                
謙虛自稱沒有特殊專長,只精通中文與日文。「這是我的生存之道」,蘇定東說,口譯這份工作相當有福氣的地方,就是有機會把嗜好與潛能適當發揮。他憶起母親曾接受過日本教育,小時候經常聽母親說日文,加上他出身南部高雄,在上大學前都是講台語,之後接觸日文,發現很多台語夾雜大量日文,倍感親切,因此更加深入的接觸日本、研究日文,也對日本文化產生高度興趣。
 
除母親因素,蘇定東說,小時家境差沒有機會補習,他英文不好,因此在聯考成績分發選填志願時,刻意避開與英文相關科系,而是把日文列為第一志願,最後放榜分發到文化大學日文系。
 
半工半讀完成學業,蘇定東在大學時期就體會到要靠語言與文字為生,因此當時就下定決心想辦法要讓自己的語言達到堪用地步,念文化大學日文系時接下各式各樣跟日文有關的打工,做翻譯、教日文、翻譯書局等;一來可以精進日文,二來賺取學費。當年瓊斯盃籃球賽日本隊來台比賽時,他是隨團小弟負責打雜、接待;文大的姐妹校日本天理大學中文系學生有年暑假到台灣,他自告奮勇主動接待。他還做過日文翻譯、家教,甚至利用周末時間到當時還在松山的日僑小學當警衛。
 
口譯不只是翻譯 須具備深厚文化涵養

日文系畢業後,蘇定東繼續念文大日文研究所,接著到日本筑波大學攻讀取得碩士學位,「獎學金中斷了才返國」。返台後第一個工作在故宮博物院當日語解說員,就在此時接觸到口譯工作,他成為時任故宮院長秦孝儀傳譯。當時有一名旅日華僑捐贈文物,故宮聘請日本相關專家來台進行演講,上級立即要求蘇負責即時口譯,那時他進故宮才三個月,就趕鴨子上架,最後當然自覺表現不好。
 
也因這次慘痛經驗,讓蘇定東體會到口譯不是只有會講日文,還要對文化有相當高的涵養,得持續不停吸收與閱讀新知。在故宮待了一年後,蘇定東到了當時中廣「海外廣播部」,從事日語國際廣播業務,這段期間他累積大量的日本聽友,還曾獲得國際短波雜誌評選為全世界日語廣播節目最受歡迎第二名,前三名只有他不是日本人。

翻譯不是神做的工作 出錯難免再接再厲
 
1998年1月,蘇定東進入外交部祕書處翻譯組,進入政府單位,歷任四任總統傳譯,從2000年到2016年總統就職演說,每一場日文口譯都是蘇定東親自負責。
 
廿年碰過大大小小場合,難免會出錯。馬英九在2008年就職總統典禮,當時在府內與日華懇會長平沼赳夫率團的日國會議員便當會時,蘇定東因身兼司儀與傳譯,但站在角落,與站在大廳正中間的馬與平沼有段距離,聽不清楚兩人對話,也無法立即詢問,導致其中有一句話沒聽清楚翻譯出錯,當時被媒體大肆報導翻譯烏龍。這段過往讓蘇介意到現在,也讓他事後要求府方禮賓處交際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以後他只要負責傳譯,都一定要站在當事人後方。
 
「這是人在做的工作,不是神在做的工作」,蘇定東常以此話自勉,認為只要是人做的工作都會有可能遭遇失敗,但只要越挫越勇,就能再接再厲。
 
另一件令他挫折的事發生在2016年,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接見日本前首相菅直人與反核團體,有民團成員在林全講話時頻頻插話,負責口譯的蘇定東禮貌性告訴對方,可否等院長說完再發表意見,事後卻遭對方向媒體爆料「翻譯故意翻得很慢來拖延時間」,讓他蒙受不白之冤,卻也沒有機會申訴。

擔任四任民選總統翻譯 李扁馬蔡各有特質
 
「台灣幾乎所有的政治人物,我都負責翻譯過」,蘇定東說,前總統李登輝日語原本就很好,在接見外賓時,很多都是直接說日文,頂多有時候會忘記某個單字發音轉過頭來問他怎說。
 
對於前總統陳水扁的印象,蘇定東說,陳水扁擁有急智反應,口條非常清楚,有次接見日本交流協會長時,突然宣布高鐵要延後一年通車,話鋒一轉提到他以前當台北市長,碰到文湖線得標法國馬特拉公司打算抬高價錢時,立即要捷運局「馬特拉不拉我們自己拉」。蘇當時聽到這句時,還用台語開玩笑反問總統「這句要怎翻?」來爭取時間思考如何翻譯。
 
談到前總統馬英九,蘇定東認為馬是謙謙君子正直人物,中文底子非常深厚,有次日本政治人物到台灣訪問,送了一個瓷盤,上頭親筆寫「慎獨」,馬看到後立即說出《大學》與《中庸》出處。蘇定東不曉得來源,顯露出困惑表請,馬看到他的表情後再說了一次,幸好他知道「君子慎獨」成語,就大概翻譯成日文向訪賓解釋。
 
對於現任總統蔡英文,蘇定東對她的評價則是非常謹慎,接見外賓若有媒體在場,幾乎都是照稿念,也許看起來話不多,但蔡是一位意志非常堅強的領袖。
 
接觸過的外國訪賓,最讓蘇定東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安倍先前訪台時,外交部在國賓飯店設宴款待,沒想到安倍竟當場要求想吃「鹹蜆仔」,國賓也很厲害在宴會快結束前生出這道菜。這也讓蘇定東很訝異安倍竟然對這道台灣庶民小食念念不忘。

口譯最重要是聽得懂真意 隨時隨地都是學習 

「口譯是一份非常高壓的工作」,參與過無數場台日雙邊會議談判過程,蘇定東憶起開最久的一次是在東京,從早上十時一直開到隔日凌晨四時三十分。有時候碰到雙方談判氣氛很僵硬,幾乎到了劍拔弩張,彼此都準備要拍桌走人或幹架時,傳譯這時若適時透過翻譯口氣與詞彙來化解僵局,可讓原本就要破局的會議繼續下去。
 
當然,蘇定東強調,政治判斷不是傳譯的工作,但政府立場一定要表達清楚,比如我方稱「釣魚台」而非「尖閣諸島」,講到「沖之鳥」時就不會提到「島」。
 
20年的工作資歷讓蘇定東體會到,口譯不僅是需要語言與文化素,甚至變成要聽得懂說話者講話時的「真意」,「就是言下之意、玄外之音,傳譯要成為『會聽話』的人」,即真正理解別人說的內容,否則很難精準傳達。對於想要踏上傳譯這條路的後輩,蘇定東建議要博學多聞、強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什麼事情都要廣泛涉獵,透過多閱讀、多親近典範,把認為可以學習前輩,像他們偷學功夫,一言以敝之就是隨時隨地都要學習。(陳培煌/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蘋果人物2】蜆仔、蛤仔怎麼說 資深日文翻譯告訴你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遲來的動畫】黃國章墜海亡23年 黃媽媽終於等到道歉
【高雄市長爭霸-夫妻篇】幕後相挺韓國瑜 妻女搶攻網路
【高雄市長爭霸-夫妻篇】低調助選陳其邁 賢妻打健康戰


林啟弘攝

人氣(13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