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遭不當調職 華航空少潘家洛成40分鐘單親爸

(新增:照片、工會抗議運動)為向資方爭取空服員戴手套收餐的勞動權益,已有19年資歷的華航空服員潘家洛,去年突遭調職華航高雄貨運部,除了過去多年的空服專業毫無用武之地,也因貨運部排班問題,大幅減少和孩子相處時間,讓離婚獨自帶小孩的他,成了「40分鐘父親」。潘家洛過去擔任空服員時駐點桃園,曾參與過華航企業工會運作,因和前妻離婚,為就近照顧稚齡兒子,請調回高雄。當時他本想說調回南部就不再接觸工會事務,只是沒想到,南北的勞動條件差異相當大,兩地的資訊不對等, 「高雄不公不義的事情太多了!」因見不慣太多對勞工不平等的事情,潘家洛又再投身工會,也讓他成為空服員職業工會在高雄分會的指標人物,讓資方相當頭疼。去年潘家洛罹患慢性接觸性蕁麻疹,徒手回收餐點時常造成手部起疹、紅腫,他接受醫生建議在執勤時戴手套,但華航去年8月在以旅客觀感不佳為由,禁止空服員收餐、收垃圾及報紙時佩戴手套,讓他和資方的不對盤正式浮上檯面。潘家洛說,2017年10月13日遭無預警調職到高雄貨運部,負責處理貨物報關文件等工作,過去在空服19年的專業完全派不上用場,一切砍掉重練,重頭學。但工作上的巨變還不是最大的挫折,工作異動更讓他無暇做好父親的角色。潘家洛回憶當年為孩子所做的改變,2014年6月16日離婚後就請調高雄,當時僅3歲的兒子潘在禾在高雄由奶奶協助帶孫,因為想利用高雄機場的宵禁時間,班機較多屬當日來回班,不用在外地過夜,每天出門上班飛完後,還能回家照顧兒子,只是沒想到無預警的調職令一下來,讓他和孩子相處的時間更少了。潘家洛表示,現在貨運部的上班時間只有2種選擇,一種班表是下午5點到凌晨1點,另一種是凌晨5點到下午1點半,和小孩的相處時間幾乎都被剝奪,只能利用晚班下班後凌晨回到家的時間,撐著睡意不闔眼,趁著早上送孩子到學校的機會和他相處,計算下來父子相處的時間大概就是40分鐘吧!也由於父子間相處時間不多,大部分都交由爺奶負責照料潘在禾的生活起居,但爺奶在課業部分完全無法教導。潘家洛說,有回看到兒子英文成績只有18分,讓他意識到不能再缺席父親角色。為讓兒子課業跟上進度,他抓緊上班時間空檔,打電話回家,一句一句教潘在禾英語單字,直到他學會。《蘋果》前往高雄採訪潘家洛,只見潘在禾在採訪期間多次突然跑來緊緊擁抱潘家洛,央求父親抱抱,撒嬌的模樣讓外人看了會心一笑。只是潘家洛說,他認為兒子很沒有安全感,可能是因為知道父母離婚,也意識到父親平常工作很忙,相處時間不多,所以就算調皮搗蛋挨罵,沒多久後兒子還是會主動自己跑過來要他抱,讓他十足心疼。對於加入工會、和資方唱反調導致今工作無法好好照顧孩子,潘家洛仍然堅定勞權運動爭取,他說,兒子曾和他說過以後也想當空服員,如果真的當了空服員,但空服勞權仍沒有改善,兒子還是要跟資方爭休時、爭津貼,「與其爸爸現在辛苦一點,把這條路鋪好,未來兒子想當空服時,勞動環境就會更健康,希望下一代不用再面對這些問題」。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今帶著「空服員給蔡英文總統的一封信」前往總統府陳情,控訴華航秋後算帳,打壓工會,潘家洛也現身與會,他表示,去年10月13日遭華航無預警調職,「我現在已不是空服員,因為我翅膀被拔掉,被調任貨運部,為何被調職,是因爭取收餐戴手套,這不僅保護我們保護客人,更重要是保護家人,不希望把病菌帶回家,但今年不當勞動行為裁決認定華航違法,但現在我依舊在貨運部,未恢復原職,而高雄一名工會幹部,只是在一個華航企業工會不開放社團,PO了一些高雄小港機場設施問題,因空調遙控器放在變壓器下面,下雨恐會有觸電問題,經工會反映,華航卻依舊懲處該幹部記她申誡,這不是打壓是甚麼,這不是白色恐怖是甚麼,台灣已經解嚴多年,難道警總設在華航BOT,打壓勞工箝制言論自由。」(甘芝萁、李姿慧/台北報導)出版時間:08:30
更新時間:13:26
相關新聞
華航實習空服員案 仍待勞動部、教育部釐清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我拿起麥克風是發抖的」 空服員哽咽控華航血腥整肅


潘家洛和兒子感情很好。林林攝

因排班問題,潘家洛僅能利用有限時間教導孩子課業。林林攝

潘家洛要為更好的空服勞動條件而奮鬥。林林攝

年輕時的潘家洛(左二),是名專業帥氣的空少。潘家洛提供

潘家洛累積多年的空勤徽章。林林攝

兒子親筆寫下的卡片,讓潘家洛相當感動。林林攝

潘家洛積極打拼爭取空服員勞權,就是期盼有一天兒子如果也當上空服員,不用再走抗爭路。林林攝

潘家洛還在擔任空服員時,和朋友兒子在機上的合影。潘家洛提供

早期的空勤人員服務證。潘家洛提供

談起參與工會運動爭勞權,潘家洛並不後悔。林林攝

年輕時的潘家洛,擔任空少走遍世界。潘家洛提供

人氣(69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