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頭家1】外省第二代顧立雄挺綠 上海老媽氣到離家

更新:新增顧立雄小檔案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江蘇南通人,正港外省家庭第二代,卻在念台大法律系時,聽了民進黨大老黃信介演講後受到啟蒙,一路挺民進黨至今,更和具有深藍色彩的媽媽,在政治上激辯了數十載,最激烈的一次,就在陳水扁、黃大洲、趙少康角逐台北市長那一年,媽媽氣到離家出走、不認顧立雄這個兒子。

顧立雄笑說,他們母子倆的政治立場,其實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台灣90年代的縮影,他和媽媽辯論過程中,也讓他對外省人有更多的理解和包容,這是很難得的體驗。

顧立雄說,他爸爸是船員,3~4個月才回來一次,他念大學時、爸爸就過世了,加上自己是么子,與媽媽感情特別深厚,帶著濃濃上海口音的媽媽,更是這輩子影響他最深的女人,媽媽在2014年過世,讓顧立雄無限懷念。

顧立雄媽媽是外省人的第一代,媽媽對阿扁這類永遠講台語、不願意講北京話或國語的政治人物,不僅在語言上沒有親近性、天生更有一定程度的排斥,顧立雄說,一旦排斥了,就不願意進一步去談內容,就容易引起雙方立場的相左。

顧立雄回憶說,和媽媽吵最兇的時候,是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號稱是史上最有看頭的市長選舉,當年3個候選人趙少康、陳水扁和黃大洲,三強鼎立,尤其趙少康的聲勢強大,居3個候選人之冠。

顧立雄說,當時老媽支持趙少康、他支持陳水扁,兩軍對立「辯論就激烈了一點」,最主要的爭論點是,趙少康當時曾說,若阿扁當選、中華民國就完了,他說「這對第一代外省人來說,心中這個神主牌不能倒」。顧立雄還記得自己當時闡述了自己對這番言論的想法。

「後來媽媽氣到離家出走,跑回基隆老家好多天」,顧立雄說,後來還是老婆王美花出面調和,說了不少好話,媽媽才願意回來。究竟媽媽離家出走去哪裡,顧立雄說,「我後來知道原來那幾天她過得很快樂,她到基隆老家找鄰居打麻將去了。」

但接下來的衝突並沒有減少,下一步顧立雄還當了扁呂的律師團發言人,顧立雄大笑說「這對我老媽來說,可以說我行徑愈來愈囂張」。

顧立雄回憶,2004年他擔任扁呂律師團發言人,當時老媽跟牌咖打麻將,她牌友還問她:「電視上的顧律師、跟妳好像,還姓顧,是不是你兒子?」媽媽斷然否認,事後老媽還很得意向顧立雄轉述這段不認子的過往趣事,讓他哭笑不得。

在台灣藍、綠對立的衝突,讓顧立雄相當有感,他記得2004年發生319槍擊事件後,對立達到最高點,當時市場挺綠的魚販,一度不肯賣魚給外省腔的顧立雄媽媽,讓媽媽回家還氣的大哭,顧立雄說,後來媽媽的朋友還跑去跟魚販說:「你知道她兒子是誰嗎?」之後魚販才又賣魚給他媽媽。

顧立雄回憶過去說,媽媽很喜歡看call-in節目,他如果在家「又喜歡評論一下」,每天兩個人可以為了「藍、綠」吵來吵去,不過他說,經過這幾十年來的激辯,媽媽逐漸理解,顧立雄為何對於當時體制提出不合理看法,包括萬年國代制度,而民進黨要的民主價值,又是甚麼。

顧立雄舉萬年國代為例,媽媽會因為某些認同的因素,去維護這樣不合理的體制,這就是一種縮影;顧立雄笑說,自己還曾當任務型國代1個月,最後把萬年國代裁掉,這讓他非常有成就感。

顧立雄說,台灣90年代進入民主化後,他本身在律師界、參與司改人權,投入很深,他也慶幸自己有這樣的背景,能和媽媽在互動過程中,理解第一代外省人在想什麼,心中更多包容和體諒,這體驗相當難得。

顧立雄說,其實他和媽媽的辯論,也反映了台灣90年代的縮影,一個外省人,和一個被啟蒙而叛逆的外省人兒子,透過激辯、民主化,讓雙方既有堅持拉近,而尋求共識。

顧立雄笑說,在親情的籠罩下,讓他和媽媽的藍、綠歧見逐漸弭平,媽媽甚至最後在投票的傾向已經有所改變,「是看人投票,而不再是看政黨投票」。(廖珮君/台北報導)

發稿:00:00
更新: 21:01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蘋果頭家2】馭夫有方婆媳融洽 顧立雄讚太座不計較錢
【蘋果頭家3】顧立雄快問快答 爆「非我主政」挨美花姊批
【蘋果頭家4】王美花加碼爆料 文青顧立雄大學留長髮


身為外省第二代的顧立雄卻挺綠,曾經氣得媽媽離家出走。莊宗達攝

身為么子的顧立雄,與媽媽感情特別好。顧立雄提供

談到媽媽離家出走,還過得頗愜意,讓顧立雄哭笑不得。莊宗達攝

顧立雄談起媽媽在牌咖面前不認兒子的過往。莊宗達攝

與媽媽的藍綠對抗,讓顧立雄對於族群融合有不同的體驗。莊宗達攝

談到自己的叛逆歲月,顧立雄十分懷念媽媽。莊宗達攝


人氣(104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