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頭家3】顧立雄快問快答 爆「非我主政」挨美花姊批

更新:新增小檔案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接受《蘋果》20題快問快答大考驗,不到10分鐘的問答,顧立雄接招面不改色,大方承認自己最愛的顏色是「藍色」,而不是綠色,問答過程中,不僅唱了一段自己最愛的《苦海女神龍》,還大方說出自己的弱點就是怕老婆生氣不理他,訪談中不時還會伴隨顧式專用魔性笑聲「呵哈哈哈哈哈」,展現他過去律師「辯才無礙」的形象,也讓人見識到他幽默的一面。 

顧立雄是外省人家庭,從小吃上海菜,但在法律系求學時認識妻子、現任經濟部次長王美花(媒體稱呼她為美花姊),最愛的菜是太座拿手台菜「蔭鼓蚵仔」,顧被問及若和美花姊意見不合時聽誰的,一開始跳針連說6次「要看」,初聽到回應的記者原以為主委會說「要看事情的合理性」,想不到顧立雄直白回答:「要看她發多大的脾氣來決定」,又惹笑眾人。 

顧立雄受訪時自爆「非我主政」事件害美花姊動怒念他修養不好,自己嘟噥兩下卻被王美花講回來,顧完全無力招架只好承認,「要在老婆面前真心懺悔」、「老婆講的都是對的」,再次讓人見識到顧立雄推崇老婆的一面。 

他說他自己最滿意的投資是「自己的老婆,王美花」,他大笑說,他看上王美花的「全部」,若老婆不跟他說話,「說真的,我會很緊張耶,睡眠品質會很差」、「如果她不跟我講話,我會很緊張,若第二天再不講話,我就要想辦法了…」。

顧立雄接著說,老婆常說他不運動、修養不好、態度不佳,「可是我都覺得我對她態度很好啊」,他無辜的說。

談到最喜歡老婆做的一道菜,顧立雄立即推薦「蔭鼓蚵仔」,他說,當初王美花到他們家,一開始就會力求表現,她煮了「蔭鼓蚵仔」,煮出來黑黑的,老媽可能好像有點微詞,他就表現出「這個很好吃、這個很好吃,你看看」,所以他對蔭鼓蚵仔的印象很深刻。

至於如果不當主委,要做什麼?顧立雄還說,根據老婆講的,他人生唯一的優點就是「一隻嘴」,當年他從社會系轉法律系,轉了法律系後,在大三時開竅,他大笑說,「我覺得我真的還蠻適合吃這行飯,這件事帶給我老婆幸福的一生」。

他說,顧「律師」可以施展的口才,遠遠比顧「主委」來得多很多,「顧主委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阿,當律師多好」,接著又是大笑一陣。

顧立雄說,特別是當訴訟律師,那種腎上腺素高的狀況其實有時候會上癮的,要詰問一個敵性的證人,你都不知道他對你的問題回答是什麼,當你覺得正在雀躍時,他有follow你的問題,問的下一個問題踩到地雷時,那一種從高點掉到地上的挫折感充滿刺激。

「但當顧主委的時候,只要輕輕講一句話,大家都很緊張」,他說,所以現在講話,要愈來愈雲淡風輕。

不過,訪談到最後,《蘋果》詢問顧立雄會不會寄存證信函來,顧一開始以「當主委沒有當律師的資格,不可以發存證信函給人家」,不過話鋒一轉又說「但我可以委任律師發存證信函」,《蘋果》追問到底有沒有拿到護身符,顧立雄一邊笑笑說:「所以啊,蘋果日報要發揮蘋果光的顏色,做好化妝師」語畢一邊用手摸摸臉,自覺蘋果光一打帥度加值的感覺,又讓人笑了。(廖珮君/台北報導)


以下是20題快問快答全文: 

Q1:你最喜歡的顏色是什麼? 

顧立雄(以下簡稱顧):藍色。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不對,應該是綠色啊! 
顧:沒有哇,哈哈哈哈! 

Q2:你最擅長的運動是什麼? 
顧:呃,高爾夫 

Q3:你麻將接觸了多久? 

顧:我老媽抱著我的時侯就已經開始在理解啦~ 

Q4:你最喜歡唱的歌是什麼? 
顧:苦海女神龍。 
問:來唱一段!
顧:無情的太陽可恨的沙漠,逼阮滿身的汗流甲濕糊糊.....

Q5:你最害怕的家人是誰? 
顧:我最害怕的家人?人家害怕我吧,呵哈哈哈哈哈!

Q6:你最近一次跟美花姊吵架是什麼時侯? 
顧:很久以前了,已經完全不記得了,沒有吵架這種事情啦,嗯~ 
問:爭執點是什麼? 
顧:對啊,說我不運動、修養不好、態度不佳,(無辜)可是我都覺得我對她態度很好啊~ 

Q7:你和美花姊意見不合的時侯都聽誰的? 
顧:喔,那...要看哪,要看,要看,要看,要看,要看她花多大的脾氣來決定,哈哈哈哈! 
問:發很大脾氣就聽她的? 
顧:喔~她不跟我講話我會很緊張吔,說真的,她不跟我講話可能我睡眠品質會很差! 
問:最久可以忍耐美花姊多久不跟你講話? 
顧:可能忍不了太久吧,第二天(再不講話)可能就要想辦法了,要設法要設法。

Q8:你看上美花姊那一點? 
顧:我看上她的那一點?我看上她的全部!嘿嘿嘿嘿哈哈! 

Q9:你覺得當初美花姊看上你那一點? 
顧:幽默,可可可以嗎?(記者回:可以啊)不會太自戀厚?(記者再回:不會不會) 

Q10:身為律師的你,你跟美花姊結婚的時候有簽婚前條款嗎? 
顧:呵呵呵,神經病!

Q11:你最喜歡美花姊做的一道菜是什麼? 
顧:欸,蔭鼓蚵仔吧,這也是文化衝突,她跑到我們家來一開始就會力求表現,我老媽是煮上海菜的,她是煮本省菜的,本省菜最典型的就是蔭鼓蚵仔,煮出來黑黑,我老媽可能好像有點微詞,我就表現出「這個很好吃、這個很好吃,你看看」所以我對蔭鼓蚵仔的印象很深刻。

Q12:有人說你脾氣不好你承認嗎? 
顧:嗯,不敢否認 。

Q13:你通常對那一件事情是零容忍? 
顧:如果以我以前當律師老闆的時候,對年輕人零容忍的事是「一再的輕忽」,因為我們律師算是精密手工業,這個有時這樣的輕忽會讓我們付出很大的代價 。

Q14:你最得意的投資是什麼? 
顧:我老婆吧,哈哈哈!
問:投資耶,要是有票面價值的!
顧:我過去都做過很多投資(記者插問:不是都賠嗎?)講那什麼話!定期定額被扣3萬,做複式投資,先買股票型基金,當獲利到一個點時再轉到債券型的基金,我覺得這樣的投資方式是最成功的一種投資方式。 
(賺多少?)重點不在賺多少,重點它沒有賠過,這樣的投資模式不會賠的,而且這個收益率一定。 
(現在那一檔還在?)沒有,因為我來了公家機關後,覺得...覺得當金管會主委出清,停掉扣,但是我沒有出清它,就擺著啦,這就是當金管會主委的代價。

Q15:你有用過Apple Pay嗎?有用其他Pay嗎?台灣Pay用過嗎? 
顧:沒有耶,我只用過Apple Pay,最近一次消費就是下去吃中飯(體驗怎樣?)我覺得Apple Pay蠻方便的,不用開機只要手指一按就可以 。

Q16:颱風天證交所跟台北市上班,金管會跟著新北市放假,你覺得合理嗎? 
顧:嘿嘿嘿,我有到證期局上班! 

Q17:如果不當律師不當主委,你最想做什麼? 
顧:啊?!不當律師、也不當主委,那我在幹嘛?根據我老婆講的話,我人生唯一的優點就是「一隻嘴」(那可以當業務員啊)業務員?沒有律師好 !
問:不當主委就當律師嗎? 
顧:你知道嗎,我當年是從社會系轉法律系的,我轉了法律系以後在大三時開竅,覺得我真的還蠻適合吃這行飯,這件事帶給我老婆幸福的一生,哈哈哈(記者註:顧立雄與王美花是大學法律系上班對,轉系以後才認識王美花)。 

Q18:你覺得,顧大律師的口才好,還是顧大主委? 
顧:我覺得顧大律師其實面對環境,所要施展的口才,要遠遠比顧主委來得多很多。 
問:顧主委無法施展口才? 
顧: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憐吶,當律師多好。 
問:不會啊,你會說非我主政? 
顧:當律師怎麼講非我主政,當律師在法庭特別當訴訟律師,那種腎上腺素高的狀況其實有時候會上癮的,你要詰問一個敵性的證人,你都不知道他對你的問題回答是什麼,當你覺得正在雀躍時,他有fallow(跟上)你的問題,問的下一個問題踩到地雷時,那一種從高點掉到地上的挫折感充滿刺激 。
問:當主委沒辦法(言詞辯論) ?
顧:當主委不需要,當主委輕輕講一句大家都很緊張,所以我現在講話愈來愈雲淡風輕。 

Q19:請問大家都想問,「非我主政」是你新的口頭禪嗎? 
顧:沒有哇,我現在因為講完這句話,我老婆那時還在國外,她回來以後看了重播罵了我好幾次(罵你什麼,說你脾氣不好?)對啊,修養太差啊,一直講我,我嘟噥兩下又要被她講回來,我現在只好一定講說,這個是一時失言,要在老婆面前真心的懺悔,不然的話她又要念我了,念我算不算吵架?不算,老婆講的都是對的。

Q20:請問顧大律師會寄存證信函給《蘋果日報》? 
顧:當主委沒有當律師的資格,不可以發存證信函給人家,但是我可以委任律師發存證信函,哈哈哈! 
(那這樣我們到底有沒有拿到護身符?) 
顧:所以呀,《蘋果日報》要發揮蘋果光的顏色,做好化妝師。

發稿:00:02
更新:21:04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蘋果頭家1】外省第二代顧立雄挺綠 上海老媽氣到離家
【蘋果頭家2】馭夫有方婆媳融洽 顧立雄讚太座不計較錢
【蘋果頭家4】王美花加碼爆料 文青顧立雄大學留長髮


顧立雄稱自己人生最得意的投資,就是老婆王美花。莊宗達攝

2008年紐約大學台灣校友會舉辦新春派對,當時第一家庭御用律師顧立雄穿上亞曼尼西裝,與還是智慧財產局局長王美花一起走秀。壹週刊

顧立雄對小時候居住的基隆,有著濃厚的情感,連辦公室牆上,都掛著義賣得來的基隆港畫作。莊宗達攝

顧立雄說,老婆常抱怨他修養不好、態度差。莊宗達攝

顧立雄意外轉戰金管會,進入老婆王美花的財經領域。莊宗達攝


人氣(22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