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1】為性侵殺人叔叔收屍 她一天一信救贖死刑犯

(更新:內容)犯下多件性侵、殺人案的「高屏網路惡狼」王國華,被判死刑確定後於2011年伏法,沒想到他所造的惡,竟在人世間留下一個善緣。從小跟王國華親如兄妹的堂姪女王琴茹,在堂叔伏法後開始寫信關懷死刑犯,更到監所毛遂自薦擔任輔導員,5年來輔導的受刑人涵蓋台南、屏東、高雄、北所與澎湖監獄,我叔叔這樣走了,真的是很廉價的正義他這8年來生不如死的痛苦,也不能夠彌補被害人家裡的痛;一命還一命是一種正義,但我想多做一些事來彌補,我一定要幫叔叔做一些事情,來彌補他這輩子犯的錯。」堂叔性侵殺人遭槍決 開啟死囚通信大門
 

王國華是大王琴茹2歲的堂叔,兩人從小一起在屏東萬丹鄉間長大,身材高壯的王國華,在學校就像是王琴茹的靠山,但高中畢業從軍後,他卻漸漸走上歧路。2002年間,王國華在高屏地區連續犯下多件強盜、性侵男女網友案,還騙一對僅就讀國中的表姊妹出遊,在車上性侵表姊後將兩女塞入麻袋中丟下大排水溝,表妹幸運掙脫報警,表姊不幸溺斃;受審時,王國華多次以三字經辱罵法官,被判死刑確定後也對人世毫不留戀,先後12次寫信給當時的法務部部長王清峰,辱罵她不執行死刑「不覺得慚愧嗎?」希望激怒部長早日簽署執行令,讓他一了百了。王琴茹回憶,2002年叔叔被捕時,她半夜跑到警察局,看到他被銬在牆邊,遠遠看到她時只是別過頭,一語不發。叔叔入獄那幾年他父親過世、母親重病,全家族沒人理他,只有她不斷跟他通信,槍決那天也是她趕到長庚醫院,替自願做器官捐贈的叔叔收屍。「這幾年跟他通信,我才明白他之所以一直求死,是因為在他父母重病時,家族的人不想讓他回來,覺得死刑犯讓家族蒙羞,沒多久他母親也過世了,是家裡的態度讓他很痛苦,才想求死跟家族切割。家族出了一個死刑犯,王琴茹沒有選擇別過頭去不看,而是嘗試走進他的內心傾聽;兩人通信一年多後王國華伏法,那陣子她想到叔叔就會痛哭、失眠,連聽到鞭炮聲都會跳起來,就像自己也像死過一次。叔叔走後,她開始寫信給死刑犯,像推骨牌一樣敲開一扇扇心門,7年來她跟這些重刑犯透過書信往返,隱隱然組成了一個「加油打氣團」,王琴茹在這裡傳遞關懷,也療癒自己。「與其說我輔導他們,不如說我是在他們身上學習人生經歷,有點像吃了大補丸一樣,讓我瞬間成長很多,也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不該做的做了,你就是要比別人付出更多代價,才可以回復」、「我覺得,我和他們是相互成長、彼此扶持的關係,我的生活中真的已經不能沒有他們。」王琴茹說,2011年3月她到納骨塔祭拜叔叔時,接到高雄二監教誨師的電話,教誨師告訴她,叔叔臨死前把坐牢近9年存下的作業金全部轉交獄方,要求代印心經送給其他受刑人。她聽到這件事時,突然想起自己寄給叔叔的最後一封信,他因為被槍決了並沒有看到,再怎麼懊悔自責都已經來不及,但是「我應該也可以寫給其他有需要的人吧?」於是她向教誨師打聽,有沒有犯下極刑,而且沒有家人關心的人?於是找到了因砍殺女友父親被判死的戴德穎。每天一信 感動孤僻死刑犯「聽說戴大哥是一個很孤僻的死刑犯,在裡面誰都不理,但當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每天寫一封信,不斷不斷轟炸他;我心想,就算是石頭心,至少也會回一封吧?」結果她寫了將近一個月,他真的回了,之後還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這是我第一次知道,要用什麼心態去對待外人所謂的無情、冷酷的人。」 幾乎同一時期,王琴茹在信箱中發現有人寄來一部《肉圓哥阿順》的影片,打開看完就哭了,她開始去搜尋犯下陸正案的死刑犯邱和順的案情,並開始寫信給邱,「我們在信中天南地北的聊,因為他在獄中也寫了很多故事,我開始透過他的自傳去了解他,覺得他真的太冤枉、太可憐了!其中有一段寫著他的女兒很不諒解他入獄,做了一些讓他很心痛的事,那種矛盾的感受我懂,而且很懂,我就在下封信中請他收我當女兒,他也很爽快答應,成了我的『乾爹』。」後來透過邱和順,她又認識了徐自強、鄭性澤、王鴻偉、王秀昉等關在北所的死刑犯,要寫的信越來越多,原本一次回信給3個人,漸漸增加到將近20人,「那時我覺得每次要回覆那麼多人,內容又是重覆我自己日常生活瑣事,不如就只寫一封,再一式多份寄給不同人,反正大家在獄中都很無聊,就透過我開頭總是寫『大家好』的信在空中交會,互相認識彼此、交換心情吧!」替叔贖罪 做到不能做為止 「曾經有人問過我,這些人會成為死囚,都是因為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難道我不會替被害人感到氣憤?不會想對他們丟石頭?」王琴茹說,可能因為自己是死刑犯家屬,陪著叔叔走過等死赴死的過程,讓她可以用不同於一般人的眼光來看待死刑犯,「像我叔叔,他確實犯了錯,但以我和他相處那麼多年,實在不相信他會那麼沒有良知,只不過,很多事就這樣陰錯陽差,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她說,這幾年來接觸過的死刑犯,跟外界認知有很大的差距,「他們也是人,有七情六慾,看到新聞報導日本震災,還會寄郵票出來拜託我換成現金幫他捐款,真的不見得每個都是變態殺人魔。有的人,是在某個時間點遇到了不該認識的人,像我叔叔跟女網友;有的是認識了他們很想要卻得不到的人,像戴德穎跟王鴻偉。也許在他們成長過程中,就沒有學會處理這種情緒;事情發生前,又剛好少了個可以聽他說話的人。戴德穎曾告訴我,因為他很孤僻沒有朋友,如果當時身邊有個人可以跟他講講話殺紅眼的悲劇也許就不會發生。」因此,王琴茹希望可以用餘生來幫助更生人,也要幫助死囚與被害人在這個世界上再多做一些事情,「我會努力做下去,做到我不能做為止」。(王吟芳/屏東、高雄報導)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13:45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蘋果人物2】「願用餘生永助更生人」 她代槍決叔叔贖罪


王琴茹至今仍常常去叔叔王國華的靈骨塔祭拜叔叔。田裕華攝

王琴茹因為叔叔遭槍決伏法,而開始與多名死囚通信。王吟芳攝

近年來與王琴茹固定通信的死囚約有20人。田裕華攝

砍殺女友父親而遭槍決身亡的戴德穎,伏法前常與王琴茹通信。王吟芳攝

王國華寫信給法務部長求死不成,再寫信給反廢死立委吳育昇要求快點槍決他。翻攝照片

王國華因為犯下多起性侵、殺人案已遭槍決伏法。翻攝照片

人氣(135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