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1】說法語的布袋戲! 大使呂慶龍一「手」絕活作外交

「J'ai deux amours, mon pays et Paris…(我有兩個愛,我的故鄉和巴黎)」嘹亮的法文歌聲,一位西裝畢挺、神采奕奕的男子帶著布袋戲偶出場,吸引眾人目光,緊接著,再以「法語發音」的布袋戲介紹台灣,以及台法之間的交流成果,當兩個戲偶用「French Kiss made in Taiwan」謝幕時,總是博得滿堂彩。這不是哪位布袋戲大師的演出,而是前外交官呂慶龍在派駐法國時,擔任大使的日常生活,「只要努力,就會有機會!」
 
家境清寒、數學差 法文改變了他一生
 
呂慶龍曾經三度派駐法國,從秘書當到特任大使、並曾任駐荷蘭代表處秘書、駐海地公使、大使,以及駐日內瓦辦事處首任處長,幾乎近半的人生都在法語區度過。但出身嘉義大林的糖廠子弟,呂慶龍家裡經濟狀況也不好,和法文結下不解之緣,其實是因為數學不好。呂慶龍笑說,他大學聯考考了兩次,第一次數學只有6分,總分296分,沒有學校念,「這也不丟臉,現在已經能勇敢面對」,隔年在同濟中學一位老師鼓勵下,先到該校一面擔任職員、一邊準備聯考,順利考取淡江大學西洋文學系法文組。
 
談起這段往事,呂慶龍仍眼神炯炯地說,「我告訴自己機會來了,有機會就要好好學習!」,雖然周遭親友擔心,台灣和法國1964年斷交,「你修法文,會找不到頭路!」呂苦笑說,他緊張歸緊張,但想到父親說的,糖廠子弟沒背沒景,「要比別人用功,比別人識相」。呂慶龍說,他認為「識相」就是要「知己知彼」,因此「只要能學好,競爭對手就少」,在校期間拼命讀書,「連講夢話都用法文發音」,最後以第一名成績畢業。
 
當時,雖然許多老師都建議呂慶龍去法國留學,但由於家裡經濟環境不允許,他只好先去當兵。呂慶龍說,當兵前,他先到行政院拿了一套介紹台灣的法文資料,一天背5個小時,「死背、硬背都要記下來」。被派駐到馬祖擔任預官,每天最多的就是時間,他也靜下心來研讀法文,退伍後,先是考取交通部觀光局第一屆法語觀光導遊人員資格,沒過多久,更通過外交特考,成了外交官。
 
呂慶龍笑說,法文更讓他認識了現在的妻子林麗雲。當年在校時,曾經擺攤賣賀年卡,「沒人買的時候,我就在唸法文」,當時林麗雲和朋友好奇「這個人是不是在唸法文?」朋友就慫恿她來搭訕,後來更「設計」請呂慶龍教林麗雲法文,兩人漸漸產生情愫,「現在她就成了家裡的總司令」。呂透露,當兵期間,除了學法文以外,還會用毛筆寫情書,不但表達對女友忠心,也訓練自己的靜心與耐心,這對他日後到海地、法國,甚至外交部發言人接受媒體考驗都很有幫助。
 
苦思溝通技巧 掌中乾坤讓台灣聲名大噪 
 
2015年,呂慶龍在法國企業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以布袋戲介紹台灣,以及來自台灣的hTC手機,獲得滿堂彩,主持人大讚「所有外交官都應該像您一樣」、「Made in Taiwan真棒」,至今youtube     上的影片點閱率超過87萬次,這是許多台灣人認識呂慶龍的起點。
 
事實上,早在2007年呂慶龍就第一次嘗試用布袋戲演出,那次同樣是為了推銷華碩的小筆電,而將布袋戲偶作為道具,發現效果奇佳,決定要把戲偶放在車上,「走到哪帶到哪」。公出要到法國南部的馬賽、里昂,主辦單位還會主動詢問「可不可以把戲偶也帶來?」呂慶龍說,有一次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獲選UNESCO文化大使,他也用布袋戲開場,介紹台灣文化、留學生,3、4年後,這些文化界的人都還記得他,「這就是溝通技巧,巧思是有用的」。
 
呂慶龍得意表示,有一次,法國勃根地舉辦工商會年會,底下有500人參加,他是4位講者之一,輪到他演講時,「很多人都在閉目養神」。他靈機一動,一上台就把藏在背後的布袋戲偶秀出來,並高唱「我有兩個愛」,還把地名巴黎改成勃根地。他回憶,霎時之間「睡覺的人醒過來、想睡的睡不著」,緊接著,用戲偶演出一段留學法國的台灣新婚夫妻回到法國的故事,其中融合台法交流成果,例如直航、免簽、科技產品,最後再用一個「french kiss made in Taiwan」謝幕,觀眾歡呼叫好,久久無法停止。
 
雖然布袋戲開場大成功,呂慶龍仍是不好意思的說,雖然從小就喜歡看廟會時,戲台上的布袋戲,也會自己做簡單的布偶揣摩,但其實他從沒學過布袋戲,回到台灣後幾乎沒有現場表演過,「專業大師太多了!」,這也是他首次在媒體前粉墨登場。他回憶,台灣布袋戲大師陳錫煌和廖文和曾分別到法國訪問,前者給了他用布袋戲開場的靈感、後者更是在參加世界布袋戲公演後,感念呂慶龍當翻譯的辛勞,贈送了他一對戲偶,後來這對戲偶就隨著他上山下海、行銷台灣。
 
不過,呂慶龍透露,這對戲偶在一次活動時,竟然不翼而飛,他難過了好久,直到同仁跟他說,「大使,巴黎這麼漂亮,這一對應該是私奔了」,才讓他釋懷。邀請呂慶龍參與活動的僑胞也不好意思,原本買了一對戲偶要向呂拜師學藝,遂將這對戲偶贈送給他,成為他人生中的第二對戲偶,「企業奧斯卡就是這一對」。
 
呂慶龍說,另外還有第三對戲偶,是回台後和廖文和分享了這個「私奔的故事」,廖大方的再送了他一對戲偶,但後來這對戲偶又轉贈給了扶輪社總代表,「原本廖老師還要再送我,但我真的不好意思了」,如今手上的第四對,則是兩年前他帶外交部所辦的青年大使出外訪問,外交部致贈的,當時到義大利、奧地利、西班牙和現已斷交的聖多美普林西比,「效果也超好」。

致力台法交流 法碧西聖喬治市有條以他為名的巷

呂慶龍1976年外交特考合格後,1980年首度派駐法國擔任秘書,1991年再度派任至駐法國代表處擔任組長、顧問至1995年;第三次則是在2007年擔任大使至2013年屆齡退休,但前總統馬英九以特任方式,再度邀請他續任大使至2015年7月為止。他笑說,「我是比較過分,巴黎這麼漂亮,我一個人去了三次」,擔任大使還當這麼久,第三次去就把「不敢做的、不能做的、做不到的,通通做了」,「最厲害的是我還健在」。

法國碧西聖喬治市為了表彰呂慶龍對於台法關係的貢獻,甚至將一條巷子命名為「呂慶龍巷」,呂慶龍說,這也是實質關係提升的結果。他說,該市十分之一居民是亞裔,市長洪多(Hugues Rondeau)也知道台灣人民善良、勤奮、勇敢,也知道他在法國到處跑、行銷台灣,因此,在2013年任期結束時洪多捨不得呂慶龍離開,本來想送紀念品、辦歡送酒會,但都怕會印象不夠深刻,後來決定乾脆找一條路用呂慶龍命名,「我真的嚇一跳,是個happy surprise」,也顯示法國人真的看到台灣是用心、努力的國家。

不過,即使台法關係實質提升這麼多,呂慶龍在外交生涯中一樣看到不少中國打壓事例。例如在日內瓦代表處處長任內,要協助WHA等國際組織參與,但聯合國一樣無視基本人權價值,屈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壓力下,不但我無法參與,媒體也無法採訪,他只能透過關係溝通、甚至自辦記者會;在海地大使任內,也曾有中方人員接觸海地官方,但海地人員向他說,「大使,我們還是想和台灣交朋友」,「中國人趾高氣昂,不是真的把我們當夥伴!」
 
除了布袋戲 多才多藝的他還會攝影
 
呂慶龍另一項較不為人知的才藝則是攝影,他謙虛的說,這是興趣,並沒有很專業,他曾拍過法國巴黎鐵塔、凱旋門、羅浮宮,也捕捉過台灣的101、澎湖灣。他欲罷不能地說,凱旋門是得意之作,時間要恰如其分、還要有法國國旗飄揚,後來他印給法國參議院小組主席看,主席回他「沒想到凱旋門可以這麼美!」但呂慶龍也說,後來同樣時間地點去拍,再也無法拍出同樣照片了,照相給他的啟示就是把握當下,「Best time to shoot is now」。
 
呂慶龍說,攝影也可以行銷台灣,除了幫國會議員拍照紀念交朋友以外,有一次,台北法國學校校長戴爾摩特(Marc Delmotte)回到法國,打電話說想辦攝影展,請呂慶龍主持開幕,因為主題正是台灣。呂慶龍笑稱,「太好了,我等這個機會好久,我有幾張台灣的照片,你要不要看看?」後來他傳了30張給戴爾摩特,其中被收錄11張在這場攝影展中。他也曾將法國鐵塔和台北101相片放在一起,做成賀年卡送給法國友人,「這就是辦外交的想像力。」
 
呂慶龍強調,法國是文化大國,在他多年駐法經驗中,也發現法國人認為台灣的文化非常豐富、多元,「所以我才會想用布袋戲來對話」,台灣的文化是可以和世界接軌的,「只要努力,就會有機會」,他始終這麼說。(符芳碩/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蘋果人物2】看盡中國打壓 呂慶龍:每個國家都在追求自身利益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托福官網稱「中國台灣」 外交部抗議要求速更正
郭正亮道歉 連勝文嘆:選舉勿再傷人祖宗八代
【預防片】憂北市發生重大天災 丁守中:將全力推動防災型都更


呂慶龍的布袋戲偶陪他走片大江南北。黃世宏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