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家傳豬腳全家扛 郭阜林:等阿爸醒來

3年前的8月19日,在洋基小聯盟待了4年的郭阜林,返台加盟統一獅隊,才在一軍出賽過5場,表現不理想,19打數只敲3支安打,還場場吞K,共7次三振。那天晚上,父親郭石源在台南住家附近出車禍,至今已超過3年,依然未醒,大哥郭南逸扛下「郭家豬腳」的招牌,遊走於台南各大早市和黃昏市場,一家人通力合作,一起照顧仍在昏迷的一家之主,最大的樂趣與安慰,就是觀看郭阜林的比賽。3年前那一場巨變「當時我跟家人一起在吃韓式料理,爸爸說要跟媽媽先去加油,加完油再騎車回家,」郭阜林回顧3年前的那一晚,「但不到10分鐘,媽媽突然就打電話來,說爸爸車禍了,我就問說在那裡,她說在家附近的7-11,我就馬上衝過去。」看到爸爸躺在地上,郭阜林說:「他一直哀嚎,然後摸著頭。當時地上很燙,我問說:『爸爸,你感覺怎樣?』他就是一直『ㄜ…』哀嚎這樣,當下不知該怎麼辦,就趕快叫救護車,那時我媽描述,是綠燈的狀態,騎過對面路口,有一台機車從對面闖紅燈,那時是紅燈喔,不是黃燈喔,他還是照衝過來,因為是綠燈,我爸騎過去了,我爸當場就是頭直接往地上撞,我媽從後座就飛到前面,還好只是輕傷。」當下沒想到那麼嚴重,但父親還是一直哀嚎,一直摸著頭,「我就說,爸爸,你到底有沒有怎樣,要他跟我講話,但他沒有辦回應,我只好馬上叫救護車,就送到醫院。」到醫院後,因為是撞到頭,馬上去電腦斷層,發現有出血,醫生決定開刀,郭阜林說:「醫生說要我們有心理準備。」聽到這句話,一家人都慌了,「我們真的沒有想到不好的地方,覺得應該只是輕微的撞傷,怎麼需要到開刀?而且還是開腦部,開腦部是很危險的。」郭爸爸了兩次手術,送到加護病房,「醫生說他腦幹水腫,還是隨時有生命危險,那時有問我們要繼續急救,還是就放棄,我們就覺得,不能放棄啊,我們還是無法相信,爸爸會嚴重到這種地步,我們就拜託醫生,不管怎麼,一定要百分之百,盡量去救我爸。」3年過去了,郭爸爸還是沒有醒,也早就回到家裡,由家人照顧,大哥要忙豬腳事業,郭阜林要持續在中職比賽打拼,顧爸爸的工作,主要就交給了母親與大姐,但這是24小時都不能中斷的事,非常辛苦。但是,「家」的概念,讓一家人有動力撐下去,不管是豬腳事業、職棒比賽,還是照顧父親,感覺上都是全家一起在做的事。延續郭家豬腳事業談到接下豬腳的家庭事業,大哥郭南逸說:「當兵完,我有先回家裡幫忙,但後來想出去看看,就先去工作一下,那時候是邊工作,家裡也是有做,兩邊都顧就對了。」最後會全心全意回家做事,「後來因為我爸糖尿病,身體沒那麼好,因為做這個工作,半夜就要起來,睡眠和作息什麼的都比較亂,我也很擔心他,就想說家裡比較重要,就把工作辭掉,專心回來,做家裡,跟我爸一起打拼,因為他也很辛苦,我身為大兒子,也是我的責任,我覺得,外面工作其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家人。」父親是老師傅了,技術當然更好,大哥說:「他會的是很細一點的,我也跟在他身邊十幾年了,只是還不夠他那麼細、那麼精準,大致上我都會,因為基本上都是我在弄了,他會稍微幫我微調而已。」父親出事的當下,郭家一團亂,大哥說:「我想說,亂也沒用,要先把這個家穩住,我們全家人要分工合作,要團結起來,渡過這個困難,畢竟遇到這種事,我們也無法改變什麼。」製作豬腳的重責大任就落在大哥身上,還要負責收貨、整理貨,「我也會出去賣,還有姑姑和大妹也會去賣,大妹也會顧我爸,在整理豬腳的過程中,我媽媽和我妹如果有空,他們也會幫忙,還有我的女朋友也會幫忙,阜林放假有空時,他也會幫忙,基本上都是我一個人在分配比較多,因為也只有我會滷,不像以前,還有我爸可以分工。人手還是會缺,畢竟我爸需要24小時照顧,要有人幫他翻身、拍背、抽痰,反而那個比較辛苦,我做那個其實還好。」依然是一個完整的家一家人搬到歸仁新家後,不只有較寬的空間照顧父親,也有環境更好的中央廚房,通風好,也較寬闊,大哥說:「以前都超熱的,連上衣都沒辦法穿的,每天這樣滷,爐火一上來,夏天又很熱,又很悶,我電風扇都用了很多台也沒用,現在裝了這個抽風後,真得有差。」拍攝的這一天,豬腳量算是少的,「我們有點像限量,如果大節日,如果他殺得多,貨多,就盡量進貨。」如果是一大早要賣的,就得半夜要起床,因為豬腳就是半夜送來,必須馬上處理、馬上滷。」「現在就等他滾,但要稍微拉動一下,不能讓他睡在那邊,我爸跟我說,這東西是活的喔,你千萬不能用死的方式在對牠,火候也要注意。」但郭大哥也覺得,辛苦歸辛苦,「可是爸爸也傳來給我們,我們當然就繼續做,也做習慣了,從小就跟在爸爸身邊做。」真的下去做,才知道當年父母親創業時的辛苦,超過二十年的家庭事業,已經做出招牌、口碑,不能斷了。當年郭石源也是跟老師傅學來的,「豬腳」這項技藝養活一家人,當然也造就了郭阜林這位南英商工第4棒、旅外球星、國手,還有今年的明星三壘手。郭南逸說:「我爸教人還蠻嚴格的,這種東西沒有一定的數據什麼的,就靠你自己去體會他,他每次都這樣講,我就自己去體會啊,他連翻轉豬腳都有一個學問在,我也是揣摩他說的話。我們算是比較幸運,我們算是承接我爸,是承接我爸他們辛苦過後的果實,到我們這代就是想辦法改變,或者讓他很好。」一家人分工合作就像球場上的概念但提到工作量,兄弟倆都覺得對方比較辛苦,郭阜林說:「我哥比較辛苦,他有時半夜4、5點要起來,因為人家要送貨,為了要把這些訂單接了,然後再放到冰箱,再繼續睡,他說這樣有時都睡不好,如果我隔天沒比賽,我會說我起來收就好。」但大哥說:「我都希望他好好睡,因為他的工作非常需要睡眠,我希望他把他的工作做好,我也把我的工作做好,大家分工,他有放假就來幫忙一下。」郭阜林笑說:「就像球場上的概念一樣。」郭阜林是家裡最小的男孩,又曾經離家多年,所以全家人都非常疼愛他,一有休假,郭媽媽都會煮一些營養的東西,或是燉補品,因為覺得平常吃外食都不夠營養,「所以我哥和我姐常常會吃醋。」 但是大哥對他在職棒場上的辛勞,也是非常體諒,郭南逸說:「我覺得他那個比較難欸,他那個要面對很多壓力,競爭壓力,球迷啊,各種的,他自我要求又很高,而且他都很在乎…其實我們也都很在乎,反而是他來跟我們說,不要在乎球迷說的,就平常心,他也會跟我說,豬腳也是平常心,就盡力去做。」郭家最大樂趣就是看小弟打球統一獅有比賽的時候,一到晚上6點半,一家人就準時坐在電視機面前,看比賽,如果時間拖到,回家晚了些,就會趕加整理一下,想辦法準時收看。如果是下午5點的比賽,黃昏市場的豬腳攤可能還有擺,不管是大哥還是大姐,都會一邊賣豬腳,一邊用手機看比賽。大哥說:「他打球的過程、表現,算是給我們激勵,家裡現在這樣,他打得好,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從小,父親郭石源一直對郭阜林很期待,所以即使現在父親動不了,一家人也想辦法讓父親「聽」電視的比賽直播,甚至帶他到現場,郭阜林說:「頒5月MVP時,在高雄,有帶我爸去,但他在樓上。」大哥說:「刺激一下,因為我爸都很關注他所有的表現。」郭阜林說:「我爸都會教我,馬步要蹲好,打擊動作那裡要微調,有時會聽他講個1、2個小時,就跟陳教練(南英陳献榮)很像,家裡還有一個教練,郭教練。」從美國一回來就洗豬腳國小一、二年級時,郭阜林還沒開始打球,但放學時也會跟著父母親一起去賣豬腳,就算後來打球了,如果練完球回家,也會幫忙整理,大哥說:「連他去美國後,回來也是,美國當天回來啊,他也是東西放著,就跟我們在那邊做。」郭阜林:「因為以前很多,量很大,就會幫忙洗,超多的,洗到手痠。」大哥:「有時洗那個就要將近半天,很累…」郭阜林:「大約2~3小時。」至於自己家的豬腳嘛,郭阜林說:「去美國都吃不到豬腳,所以回來都狂吃,不過因為從小吃到大,我國小時只要一回家就是吃豬腳,所以長大後就有點膩了,不想吃。」倒是大哥說:「都要吃,因為你要把品質顧好,所以要自己吃,吃到膩你還是要吃,要看色香味有沒有到,因為我們也要自己當客人。」到豬腳攤捕獲郭阜林拍攝的這一天,郭家豬腳在每周只有一次的新化正新黃昏市場擺攤,一般球迷知道的多半是台南市內的水仙宮市場,郭阜林說:「之前不是有一位很喜歡統一獅的美國女學生嗎?她中文講得非常好,就有球迷帶她去水仙宮,到我們家的攤位上買豬腳,那次是我大姐在顧。」郭阜林說的是美國交換學生史愛蓮,在5、6月間不斷到現場觀看獅隊比賽,幾乎成了「網紅」,後來還幫獅隊開球。水仙宮市場是台南知名的美食景點,但一周只擺周六、日、一,共3天,郭大哥說:「我們在永康、歸仁、大灣、仁德、新化和關廟也都會擺攤,謝謝大家支持阜林,如果喜歡吃豬腳,可以來嚐嚐我們家的豬腳,阜林休假時,有時候也會來幫忙,說不定可以遇到他喔。」郭家豬腳擺攤時間,周一:上午水仙宮市場,下午大灣黃昏市場
周二:上午公休,下午新化正新、歸仁黃昏市場
周三:公休一天
周四:上午公休,下午歸仁、仁德、大灣黃昏市場
周五:上午公休,下午歸仁、大灣、永康永強黃昏市場
周六:上午水仙宮、關廟市場,下午歸仁、永康永強黃昏市場
周日:上午水仙宮市場,下午歸仁、永康永強黃昏市場(謝岱穎/台南報導)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中職戰果】本季首場跨日大戰 統一14:10勝桃猿
【亞青棒球】台灣棒打甲子園冠軍戰雙投  3比1勝日本
【更新】艾迪頓6局失1分優質先發 中信6:3勝富邦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更新】曾俊欣練球接送升級 科技董座送賓士
【美網】直落二勝義大利左拍晉4強 曾俊欣打下大滿貫16連勝
懷特領軍最終戰 台灣男足友誼賽主場2-0勝馬來西亞


郭阜林與哥哥二人一起扛起爸爸的豬腳攤生意。李鴻明攝

郭阜林與哥哥二人一起扛起爸爸的豬腳攤生意。李鴻明攝

郭阜林與哥哥二人一起扛起爸爸的豬腳攤生意。李鴻明攝

人氣(69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