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捨新光三代光環棄600萬年薪 吳昕霈的共享機車夢

(更新圖片、內文)69年次的WeMo Scooter執行長吳昕霈有著一頭少年白,頂著英特爾產品工程師、麥肯錫顧問公司專案經理頭銜,年薪一度高達600萬台幣的他,在2015年與合夥人揣著夢想,從大同區一間鐵皮倉庫出發,在台灣首創共享電動機車服務。捨去新光集團第三代標籤,籌資金都自己來,即使屢遭拒絕被認為「不會賺錢」,但現在會員數衝破6.5萬人且持續增長,機車數從200台擴增到1500台,吳昕霈說:「很多人都問我停損點在哪,但我已突破再突破不知多少回了。」棄600萬年薪 仿車庫創業 記者第一次和吳昕霈見面就選在WeMo Scooter位於民權西路巷子內的公司,不是大樓也不是公寓,就是間挑高鐵皮倉庫改造的辦公室,50坪左右的空間塞了約30、40人,且大家只共用一間廁所。在用木條木板隔出的會議室坐下準備訪談,擋不住WeMo各部門團隊傳來熱絡的討論聲,那日正值南部連日大雨稍歇,西南氣流夾帶水氣也降在北部,轟隆大雨打在鐵皮屋頂,險些聽不到他講話。「我們這就是效仿美國的車庫創業!」吳昕霈說。18歲以前都生長在台灣的吳昕霈,大學、碩士前往美國攻讀南加大電機學位,在畢業後順利進入半導體巨擘英特爾當產品工程師,每天工作不外乎是程式編碼,做了一段時間自認不適合自己就又跑去唸了哥倫比亞商學院MBA,還進了知名的全球顧問公司麥肯錫當專案經理。那時想回國深根便回台駐點,卻因工作一年到頭飛中國才生了創業念頭。講到當時年薪約600萬的他打趣地說:「如果年薪有千萬我可能就不會創業了。」創業路艱辛 研發最燒錢「外界都覺我是新光吳家三代,但從創業到現在資金還是得靠自己。」吳昕霈說道。祖父是新光集團第一代的吳金龍、父親是新光合成纖維副董事長吳東明的他,自覺不需要靠長輩力量在家族企業中安插位置,且吳昕霈也說;「第三代人那麼多,不可能每個人都有位置可以放,靠自己較實在。」那時和含夥人認為台灣在電動機車、共享的市場有潛力,在2015年就湊了5000萬成立WeMo Scooter,第一步就是把光陽Candy 3.0電動機車,從鑰匙版改成靠手機APP操控版,在2016年2月開發出「智慧控制盒」其內含GPS定位系統4G無線通訊模組,團隊可隨時監控機車狀況。同年10月就放了200百台電動機車在台北市大安區、信義區、中正區等試營運,可利用APP找車隨時租借、路邊合法停車格隨時交還的設計,初試啼聲在市場投下震撼彈,隔年還加入台北市政府交通綠能3U計畫,成為Ucar、Ubike以外的Umoto代表。吳昕霈強調,不似表面上簡單,在這之間很多工程技術上的問題要去克服。例如把一台有鑰匙的車,改成全靠APP控制,不只是電路圖上的模擬施做,真的要上路還是會面臨許多問題,像是包括路面顛簸、水滲透、天氣溫度、濕度等等影響。也曾經發生過一次在市區內投入30~50台車子,結果因為無法遠端操控,而只好全部回收再除錯,軟硬體的整合與後續研發是資金投入最多的地方。規模仍不足 資金屢碰壁直到2018年8月,WeMo電動機車數量來到1500台,會員數來到6.5萬人且持續成長,但仍未達規模經濟,吳昕霈說:「會員數沒有下降的趨勢啊!」還是得持續擴增版圖,包括增加電動機車數量、未來也尋求將服務推展到新北市,隨著規模增加,讓會員可騎乘電動機車的次數增加,就可進一步達到共享需求,擴大電動機車的密度,讓可以租到的電動機車離自己越來越近。不過,首當其衝就得面臨尋求投資人挹注資金,吳昕霈說:「台灣創業者比較大的挑戰其實是市場規模小,所以做任何的行業一定要往國際開始思考。再來的話當然你說台灣的投資環境,也是比較趨於保守,尤其這幾年來大家還是會覺得說
有太多風險的事情他不願意冒險。」相比美國投資者願意承擔較大風險,把目標放在投資10家賭看其中1家可賺個10倍,台灣投資者策略還是希望投10家10家都要賺錢,即使賺5%也好。「可能跟我們處在島國也有關係吧。」吳昕霈說道。當記者詢問在尋求資金碰壁的過程,有沒有遇到最沮喪的一句話?吳昕霈直接地說;「簡單來講就是『你這個東西不可能賺錢的嘛!』」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共享機車的模式在台灣可行,但是在獲利上不抱期待。不靠家族、為找資金白了頭的吳昕霈強調,自己不會覺得這是一道牆,反而覺得能做到多少、募集到多少,就是自己的本領。擬推月租制 將蓋停車場提到目前的獲利方式,吳昕霈提到,還是以會員租借的租金收入為主,25歲以上前6分鐘15元,之後每分鐘2.5元;24歲以下前6分鐘9元,之後每分鐘1.5元,也正尋求更多的合作廠商、廣告投放等,例如長遠來看藉著隨車附載的感應器,可記錄使用者騎乘習慣,這在國外已發展成可將數據轉作為保險評估的用途,也可化作收益來源。而從今年8月份會員租借數據可見,每月騎乘超過10次以上使用者,和去年同期相較成長20倍,針對這群重度使用者,未來也打算推出月租制、年租制的服務,提供更多行的便利。不只這樣,之後針對停放租借較密集且又難停車的地區,計畫設立WeMo Park停車場,另外,也擬成立電池交換站,讓會員協助換電池,一方面減少營運人力換電成本,並回饋到租借會員身上。「其實規畫很多都想做,每天都在想新的東西投入。」吳昕霈笑著說道,在雨勢將歇的採訪日,吳昕霈的共享機車夢還沒停。共享單車停放亂象 WeMo以技術杜絕今年7月,中國年輕導演吳國勇以空拍機拍下各地共享單車集中廢棄景象,一張張有如單車墳場的照片震撼外界。據騰訊科技報導,在中國共享單車超過2000萬輛,許多大城市以「車多為患」,不少單車因任意停放被拖吊集中管制,在廢棄場內形成特殊景觀。而在台灣較類似WeMo Scooter的無站點式營運共享騎乘交通工具,又以Obike為主也曾被爆出停車亂象。WeMo Scooter創辦人兼執行長吳昕霈指出,WeMo Scooter與共享單車服務不同,可透過智慧控制盒隨時回報車體位置與使用者紀錄,並從監控後台可了解使用狀況。且因為實名制綁定個人駕照,當有罰單時可判斷違規使用者為何進一步計點警告,再由違規者繳納罰金。另外,若犯了酒駕、有犯罪行為、車禍造成人員傷亡、外借帳號的人,將永久終止會員身份,且不得再次申請會員資格,透過技術減少交通亂象。(黃子倫/台北報導)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405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新iPhone模型機搶先看】Home鍵掰掰了
新iPhone快來了!骨灰級果粉期待四焦點
不便宜了?高盛預測:新6.1吋iPhone賣849美金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限時好康】3大超商免運 小七取貨送拿鐵
【BMW】2019年式5系列 全面提升科技戰力
博客來電子書上線週年 營收成長2.4倍


工程師出身,現今吳昕霈自己創業,在台灣首創共享機車。薛泰安攝

WeMo Scooter執行長吳昕霈在台首創無站點式共享機車服務。薛泰安攝

辦公室設在鐵皮倉庫內,吳昕霈也沒有自己的辦公室。薛泰安攝

辦公室設在鐵皮倉庫內,吳昕霈說是效仿「車庫創業」。薛泰安攝

吳昕霈直言WeMo Scooter至今研發仍是最燒錢的一塊。薛泰安攝

吳昕霈的兒子跟WeMo Scooter都是在2015年誕生。吳昕霈提供

在沒創立WeMo Scooter前,吳昕霈坦承自己不會騎摩托車。薛泰安攝

共享電動機車違停亂象,使用者遭交通罰則判罰仍會被WeMo官方索償繳納交通罰款,且會遭到WeMo違規記點、嚴重停權,藉以約束違停亂象。黃子倫攝

人氣(122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