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跳傘1290次現役第一名 潘益龍享受「天上人間」

一個花蓮布農族的青年,因為想跟別人不一樣,入伍後選擇「空降預士班」,展開他的跳傘人生。他不僅進階到「神龍小組」隊員,還娶了神龍小組的女教官,譜出「神龍夫妻檔」的佳話。他就是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空降訓練中心傘訓組教官潘益龍士官長,入伍迄今跳傘次數為1290次,是目前國軍現役跳傘次數高的人。
                         
高中時期半工半讀的潘益龍,在18歲時因為響應國防部提出的「18歲提前入伍」的措施,在1995年12月入伍。因為新兵訓練中心的幹部推廣「志願役士官」,在許多人都志願簽字報名的情況下,讓潘益龍也動心。潘益龍回憶說,當時有分「領導士官班」、「空降預備士官班」及「後勤士官班」三個班隊,由於大多同梯簽的都是領導士官班,但他看到居然沒有人去填空降預士班,就在想跟同梯同學不一樣的念頭下,選了空降預士班。
 
「當我簽下去的那一刻,現場幹部馬上都拍手叫好!」潘益龍說,他當下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後來才發現,原來空降預士班就是所謂的「空特部」。當時幹部還跟他說:「不錯啦!這個單位蠻好的,,月入數10萬喔!」才剛高中畢業的他,壓根不知道什麼叫作月入數10萬,來到這個單位才知道,是「早5千(公尺跑步)、晚5千(公尺跑步),月入數10萬(公尺)」,就是跑步要跑很多。回憶起當年早5千、晚5千的艱苦訓練,潘益龍眼眶都還泛紅,可見當年操練的嚴格。
 
不過潘益龍還是忍住眼淚笑著說,體能要求雖然比較嚴格,但也沒有像當初入伍訓時幹部講的那麼恐怖。他說,這可能是因為他本身也對自己的體能有要求,進部隊之後還可以負擔,「所以沒什麼啦!也沒有什麼比較苦的一面啦!最苦的就是在傘訓場上課,以及進入這個高空傘訓。」他試著輕描淡寫。
 
只是要成為一位合格的傘兵,首先要通過的就是「跳高塔」,讓學員從高塔上往下跳,以克服高度恐懼。但潘益龍完全沒有懼高症。他說,每次要跳高塔都讓他很興奮,「我蠻喜歡從高處跳下來,看著地面,然後被拉起來的感覺,就是很舒服!」他甚至還說,「眼睛打開更刺激!」讓許多同學都笑他是「神經病」。
 
潘益龍說,接受基本傘訓時,教官對他們這批空降預士班的學生特別照顧,不管是什麼課程,都會比人家多一倍,久而久之就習慣了,「就是這樣苦過來了」。他能理解教官的作法,因為教官也是高空排通過訓練,目的也是希望學員能增進體能訓練,未來才能負荷高空排的訓練。
 
回憶起第一次搭運輸機跳傘,潘益龍說,第一次機跳,就跟跳高塔一樣,只想到教官所說的:頭要低點、手要夾緊,再加上把眼睛張開跳傘。第一次初體驗讓他感到,「比跳高塔的感覺更舒服!」不過潘益龍也提到,當時還留傳老一輩的學長在說:從小到大從來沒坐過飛機,第一次坐飛機就是軍機,而且是「半票」,因為到了潮州空降場還是自己跳出來。他第一次跳傘後才明白,老學長們所說的「半票」是什麼。
 
經過5次基本傘跳傘完訓後,結訓當天,潘益龍就被學長帶到「高空排」報到,他才嚇到說,原來早上跑步時,他永遠追不到的人,就是這群人。到了高空排,由於所有的同學先去接受士官隊的訓練,只剩下他因為年齡未達到受訓標準而一個人留在隊上,學長看到他蠻孤單的,就把他編到上一期學長的梯隊中,接受高空排的訓練,因此他比同學都提早接受高空訓,但跳到一半,同學們都回來了,反而換他去接受士官訓。

潘益龍說,可能當時因有學長對他一對一的教學,並針對他個人的動作進行講解與糾正,也因此讓他學得比較快,並在高空排完訓後一年,由教官組組長直接將他調到「教官組」擔任助教職務,開始接下神龍小組的花式跳傘任務。
 
潘益龍解釋,其實神龍小組是一個任務編組,正確名稱是「傘訓教官組」作為母體,因此,只要有表演的跳傘任務,組長就會去篩選人選,例如說在屏東潮州空降場上,一些比較能精準著陸的人,組長就會把這些人挑出來集訓,再到外地移訓,最後才會進入正式執行神龍小組的跳傘任務。
 
1996年7、8月,潘益龍首次擔任神龍跳高空傘,當時是在空訓中心的「大武營區」辦理,讓海外僑胞了解國軍的精實訓練,潘益龍在腳上還綁一個煙霧罐,準備在空中施放彩煙,但一跳出機門,煙霧罐就掉了,讓他超糗,但經過此次失誤,他開始加強腳上的額外裝備,此後就沒有再發生掉落的事件。
 
潘益龍說,後來包括在台北的中正紀念堂、百年國慶等的神龍跳傘任務,他都是兢兢業業執行訓練及相關的準備工作,包括人員的篩選,還要考量安全性,也因此現在神龍高空跳傘經常看到熟面孔,主要是因為這些人在技術上,讓組長比較放心,但目前組長也慢慢在培養新人,安插一兩位後進帶到神龍小組的任務訓練中,除了學習外,也準備在資深神龍退伍後,可以直接讓神龍小組的任務得以延續。
 
在教官組服役時期,潘益龍也遇到他太太陳昱廷。他說,當時陳昱廷是在教官組擔任助教,與他不管是在工作、訓練上,都有同樣的性質;在教學上或是在高空跳傘的技能上,都可以相互檢討、精進,因此兩人的感情進展速度也蠻快的。後來在教導新訓學員時,由於他上課比較嚴格,陳昱廷還會勸他,如果有些學員抗壓性不夠的話,就會受不了,因此在講話的技巧上,或是訓練的方式可以稍作改變。

這也讓潘益龍開始觀察,陳昱廷是怎麼上課的,於是他發現,明明帶的學員、操課時數都一樣,為什麼陳昱婷的進度就是比較快,經過自己的內省後發現,他上課的方式與訓練的模式真的要作修正,後來就聽從她的建議去改變,也才發現有不錯的效果,進而改變他整個教學模式。兩人交往後感情迅速升溫,交往7年後,2006年兩人決定踏上紅毯。
 
潘益龍曾在2008年到斯洛伐克參加世界盃的跳傘競賽,出國的經驗讓他發現,國外跳傘選手的技巧,讓他感到國外的跳傘技術是在精進,也發現國軍跳傘的技術真的要再加強。隔年2009年世運會期間,潘益龍也參加跳傘比賽。他說,當時被分配的是定點跳傘部分,因此賽前他還與另一位學長到美國集訓,並聘請國外教練針對操傘的技巧作一些修正,在練習的過程中再改進一些缺失,也才發現有許多技術是可以傳承給學弟妹的。

雖然兩次競賽均未獲得名次,潘益龍也檢討失敗的原因,因為光是定點跳傘來講,國軍的跳傘次數僅2、3百次,但人家的跳傘次數都是1千次以上,所以在操傘技巧上,國內的選手會認為以那個高度及距離,應該是踩不到目標區,但國外的選手利用精準的操傘技巧,就是可以踩到16公分圓的定點盤。除了定點著陸外,還有接力與空中花式,「人家在作接力,不像我們是趴著接,他們已經可做到站著、倒立接。」潘益龍說,「我們要趕快跟上世界潮流,精進我們的技巧。」
 
面對未來,潘益龍說,因為現在職務是傘訓組教官,希望能夠在退伍之前,把在部隊學到的東西,儘量傳承給後進;另外,由於神龍小組成員有許多人已經退伍,像他太太完成跳傘608次後也已退伍,神龍小組出現青黃不接的斷層,現在跳傘就剩下他跟組長葉宜盛比較資深,因此會把許多神龍的跳傘任務傳承給學弟妹,讓他們去完成,等這個斷層慢慢接起來後,也可能就是組長就要離開這個職務,「我現在就是要幫組長完成這個任務!」(王炯華/屏東報導)

潘益龍小檔案
 
現職: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空降訓練中心傘訓組教官
官階:士官長
年齡:41歲
學歷:士官正規專、士官高級班,屏東永達技術學院畢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2女,妻子陳昱廷曾擔任傘訓組教官,跳傘次數608次

發稿時間:0010
更新時間:1206(新增潘益龍小檔案)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與律師同行】失智竟遭騙光財產 李善植剖析如何避免死無對證
【微視蘋】作畫影片點閱破千萬 噴漆大叔從「下流老人」翻身
徐譽庭2代虐戀 糾結7段情戲寫人生


神龍小組教官潘益龍,跳出自己的精彩人生。葉志明攝

潘益龍指導學弟進行定點著陸傘。葉志明攝

潘益龍指導學員進行高塔跳出。葉志明攝

完成跳傘後,潘益龍整理自己的傘具。葉志明攝

潘益龍教導新訓學員。葉志明攝

潘益龍要把神龍的跳傘任務,傳承給學弟妹。葉志明攝

潘益龍從運輸機跳出後,操控傘具,準備著陸。葉志明攝

跳傘小組在國外觀摩時合影。潘益龍提供

跳傘小組在進行跳傘前,在登機前合影。潘益龍提供

在國外觀摩其他國家的跳傘,才了解自己的跳傘還有很大精進空間。潘益龍提供

人氣(45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