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他開禮儀社「做到債台高築」 助弱勢還幫700隻路殺浪浪火葬

「不幫就很難過啊!」曾賺過上千萬,也被倒債上千萬的施正凱,在負債下開了一家禮儀社,10多年來,最常被罵「笨!」「沒錢賺是做辛酸的!」原來理個平頭加上滿嘴檳榔渣的他,常被當成小混混,但他有一顆菩薩心,不僅借錢幫助弱勢喪家辦後事,甚至把車當掉協助喪家小孩註冊,還義務替路殺浪浪火化,現在成了「月光族」,連太太都怨他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助人,同行也笑他傻:「真的是做健康的!」他卻堅持行善這條路。41歲施正凱當過工廠作業員和業務,風光時賺上千萬,卻曾落魄欠一屁股,因窮過,他格外了解沒錢的辛酸,願意助人,卻因臉看起來兇狠,常被誤認「兄弟」,遭打槍。施正凱說,曾有喪家把警察偷偷拉到旁邊,問警察,「很像壞人,後事找他做,不知道會不會收很貴」;警察笑回:「長得是比較兇,但心腸不錯」,才讓人放心交辦。施正凱常接獲車禍、自殺或刑案等死亡案件,很多都是弱勢家庭,他表示,只能「便宜收」或「收不到」。施正凱回憶一樁母子相依為命的個案,他說,母親八十多歲,兒子六十五歲,家境很不好,接了此案,最後自己開靈車帶一個師姐,其太太幫忙撐傘和拿魂幡,回家時,自己幫往生者拿骨甕,讓他感到很辛酸。施正凱表示,每次處理的刑案都「很慘」,他曾處理滿地碎肉、血水的車禍、死亡多時的水流屍、無名屍等,有的死亡好幾天、長蛆,臭味怎麼洗都洗不掉;他曾遇到一個喪家,經濟支柱的爸爸,因20多年前妻子與弟弟一氧化碳中毒過世,他罹患憂鬱症跳樓2次,第二次7樓跳下過世,老母、女兒抱在一起痛哭,阿嬤說「憨孫因為沒錢不去註冊」,他竟把車開到當鋪去當了2萬元,掏錢給這個女兒繳大學學費,但自己女兒學費卻只能先向妻子「借」。「那個…葬儀社先生,錢可以欠著嗎?家裡缺錢!」當喪家開口問可否欠錢時,施正凱往往回答「沒關係,我來幫你處理。」但最省的連塔位、火化費費大概都要7萬,喪家感動到下跪。受訪的一戶喪家說,施正凱看起來像流氓,卻有一顆菩薩心。這顆菩薩心不僅用在人身上,連延伸到「死無葬身之地」的狗狗和貓咪,幫被路殺或不知何故死亡的「浪浪」火化下葬。施正凱拿出一張張的火化收據說,火化的業務人員幫他統計,他幫忙下葬的浪浪已累積了6、7百隻,上面寫的飼主都是「菩提」,也就是他經營的禮儀社名稱。他說,以前每隻浪浪火化處理費只要5百元,到現在漲到每隻800元,還是火葬業者的愛心價,10公斤以上須加價,甚至要5、6千元,之前因欠債不敢公開募款,一切只能靠自己或是親友資助,3年前,負債壓得他喘不過氣,原想暫停這項善舉,後來有網友上臉書社團「~~我愛鹿港小鎮~~」聲援、贊助,他又默默地繼續做。一家人現在住在媽媽娘家提供的房子,施正凱說,以前常常借錢、欠廠商錢,也常常被老婆怨嘆「做禮儀社做到債台高築」,現在狀況比較好一點,有善心人士幫忙,還有親友相挺。但他也感嘆「會幫忙的都是跟你我一樣的市井小民,政府、大企業家根本視而不見」。他也說,還好自己想得開,不然處理那麼多刑案、自殺案,真的會「憂鬱」。沒錢時候怎麼辦?他說:「還好朋友多、親友慷慨,只能跟他們借或先欠,後來有網友會捐款」,現在狀況比較好,但還是「沒賺錢」,只好靠妻子、媽媽勤做家庭代工補貼家用。甚至在工作之外,他也當起義工,像上月初,他在彰化縣鹿港鎮一場「送肉粽」儀式中,與朋友去義務幫忙交管,他說:「能幫的就盡量幫」。從事誦經師的友人吳秉廩說:「他很傻,是爛好人,開禮儀社根本是做身體健康的」,一般殯葬業雖不好賺,但任何案件多少都會「賺錢」,「阿凱」卻是虧錢,聯幫他做事的員工也拿不到錢,但阿凱卻不會拒絕喪家,也都在做別人不做的事,如撿大體、過世很久的、已發臭長蛆,連警察都不想進去的,都是他去做,這些都是義務幫忙,他只求事情圓滿,他們這些朋友看不下去,只好「跳下去」一起幫忙「做功德」,也算替自己積些陰德。喪家對「阿凱」也是讚不絕口,連連道謝,一名丈夫剛過世的喪家家屬說,要不是「阿凱」,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直說「他真的很有菩薩心,就像廖添丁一樣仗義」。(鄧惠珍/彰化報導)烏龍成功學看這裡:https://goo.gl/r7Ro9F


施正凱經營禮儀社,卻被朋友說是「做身體健康的」。鄧惠珍攝

施正凱協助警方處理水流屍,曾經搞得自己滿身泥濘,他仍甘心樂意。施正凱提供

施正凱笑說,沒錢就先借或先欠,還好有親友跟網友相挺。鄧惠珍攝

施正凱協助警方處理水流屍。施正凱提供

施正凱(左黑衣者)處理水流屍。資料畫面

一整疊浪浪火化單據都是施正凱協助處理的。施正凱提供

8月間發生在台61線北上的男子連遭2車撞遭削掉頭骨,也是施正凱前往處理。資料畫面

人氣(116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