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Duncan面具下訴真情 兒時只有後母支持他繪畫

作者╱游婉琪「人氣越高越低調」是圖文創作者Duncan出道以來的最佳寫照。鏡頭前,他總是戴著面具示人,讓粉絲們好奇面具背後的那張臉,究竟是什麼模樣?鏡頭下,他展現幽默與親和力,與花蓮的兒時玩伴、街坊鄰居互動自然。擁有320多萬名粉絲的臉書專頁「Duncan Design」,以黑、白、紅三色線條勾勒出身穿短褲、西瓜皮髮型搭配粗框眼鏡的虛擬人物Duncan。同名創作者Duncan結合日常生活情境,搭配幽默嘲諷對白,出道短短幾年內就躍升成為台灣最知名的網路新秀。 73年次的Duncan,2歲那年雙親離異、父親再娶,開始由後母照顧生活起居。這樣的家庭環境讓Duncan總是笑說:「雖然我有兩個媽媽一個爸爸,但真正在家陪我最多的,卻是我的後母。」Duncan口中的後母來自西方國家,年輕時就愛上中華文化,背包一背浪跡天涯,到了花蓮後與Duncan父親天雷勾動地火,就此落腳台灣。 一開始雙方語言不通,Duncan說自己的中文、後母說自己的美語,相處起來倒也融洽,未曾上演過小學同學們口中白雪公主後母使壞劇情,反讓Duncan從小養成一口流利的英文,大學更因此上了外文系。 
從小Duncan就展現了繪畫的天分與熱情,但在家中,只有後母是唯一支持他創作的人。他回憶,小時候家庭經濟狀況小康,平常孩子穿的衣服頂多購自量販店,但每逢聖誕節或特殊節日,後母總是會買給他昂貴的進口水彩與畫具。「只要是和畫畫有關的物品,後母出手買給我不曾手軟。」
小學時某天,Duncan畫了一幅島嶼圖,島上有河流、房子、有飛機與海。遞給後母後,後母覺得很厲害,轉身立刻貼在冰箱上。Duncan形容,那一刻胸中的創作魂彷彿被點燃,冰箱簡直是舞台,小Duncan每天什麼也不想,只想著要繼續畫,畫出下一張可以被貼上冰箱的作品。就這樣,他天天提筆創作,冰箱門貼滿了一批又一批的插畫,拼湊了他童年記憶裡頭最鮮豔的畫面。反觀Duncan的父親,多數時間不在家,父子情誼卻有如暗潮洶湧,即使如今父親已經離世,卻帶給Duncan很深影響。在Duncan眼中,浪子型父親有種特殊的氣質,比起長年相伴的後母,父親出席Duncan童年時間很少,「但只要他一出現,那就是拳拳到肉。」從小Duncan對父親又敬又怕,在他的記憶所及範圍內,父親未曾對他笑過,有次聽聞父親和友人對話,對方問他何必對兒子這麼嚴格?幹嘛不跟兒子當朋友?結果父親一本正經回答「兒子就是兒子,哪來的朋友?」一旁Duncan聽了也不意外,畢竟爸爸一直以來就是這樣。18歲那年,Duncan學會抽菸,但又懶得隱瞞家人。本以為父親得知後會換來一頓罵,沒想到爸爸卻輕描淡寫的回答:「你已經成年了,可以自己作決定。」這時他才慢慢發現,父親雖然嚴格且傳統,但卻不是不講理的人。從那次以後,父子開始有了men’s talk。
2007年,父親第一次被診斷出癌症,開刀控制住以後,卻在2009年復發。當年,Duncan剛退伍,計劃要到台北找工作,壞消息傳出,他退伍隔天開始住進醫院照顧父親。這一陪,就是8個月,自幼缺乏父親關愛的Duncan,終於補足了人生中,小男孩得以佔據父親的時光。Duncan用盡全力抓住和父親相處的每一刻,直到父親離開前一晚,父子倆都還在聊天。他回憶,當時只覺得「工作可以再找、爸爸只有一個」。日以繼夜照顧父親2個月後,反倒是爸爸不斷催促著他出門找工作,下班後再來陪他。
在花蓮工作機會不多,條件不好的倒不少。Duncan應徵上民宿接待人員,很快受不了僱主壓榨,辭職後乾脆上網批貨,到花蓮市區鐵道徒步商圈擺攤。所有商品「統統100」,有的原價低於100,有的原價高於100,吸引顧客上門,這讓Duncan有了比較好的收入,更因此結交了不少忘年之交。眼看兒子擺攤生意不錯,病床上的父親甚是滿意,覺得兒子正朝著成功商人之路邁進。不料父親過世後,Duncan不僅沒有成為父親想像中的商人,反而轉身走上父親從小就不看好的插畫路。
父親過世後某天,Duncan站在攤子前,問自己要不要一路擺到50歲?Duncan腦中無法構築起50歲還在這裡擺攤會是什麼光景? 反而浮現父親在病床上告訴他的一句話:「我沒有時間浪費在不好的感覺上。」
於是Duncan當機立斷,替自己設定了日期,時間到了立刻要走。離去的日子前一晚颱風登陸,東台灣狂風暴雨,動搖不了Duncan跳脫舒適圈的決心,搭著朋友的車勇闖蘇花公路,沿途落石不斷,但坐在車內的Duncan深信,即使前方路荊棘,至少50歲的自己不會怨懟。落腳台北後,Duncan先到留學顧問公司上班,半年後舅舅開公司需要設計人才協助開發App,當時Duncan根本不懂什麼是電腦繪圖,擔心會拖垮舅舅。不料舅舅卻讓他一邊上班、一邊練功。於是,他準備了繪圖軟體Photoshop、Illustrator的工具書、繪圖板三樣東西,竟靠自學摸索出一條路。「畫畫對我來說,其實是一件很個人、很單獨的活動,從小到大,我身邊一個喜歡畫畫的朋友都沒有。」人生轉了個大彎,最後又回到繪畫上,Duncan有時不禁會想,如果從小身邊就有許多志同道合喜歡創作的朋友,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一直以來只把繪畫當成興趣的他,未曾把成為圖文創作者當成選項。Duncan回憶,某天他看到朋友轉貼「翻白眼吧!溫蒂妮小姐」粉絲頁,進而興起「自己也來搞一個」念頭。按下成立粉絲頁按鈕後,Duncan卻沒有開始創作,直到第4天,他痛罵自己:「如果這輩子連自己最喜歡的事情都只有三分鐘熱度的話,那真的是白活了!」痛定思痛,笑稱「勤勞非內建」的Duncan,嚴格規定自己每天至少產出一張畫,要挑戰自己能耐極限。沒想到,轉眼Duncan從攤商、民宿管家、上班族,搖身成為臉書上擁有300多萬名粉絲的圖文創作者。
「我本來期望有幾百人來看我畫作就算是成功了,結果竟然得到意料之外數以萬倍的成果」,Duncan至今仍清楚記得,2013年6月,他的第一篇貼文,畫的是自己坐在馬桶上玩手機,搭配字幕「手機+馬桶=一個小時以上」,引發許多低頭族會心一笑。後來一幅以諧音梗Kuso「Hello Kitty」的作品,引來蔡依林分享,更讓他瞬間人氣飆漲。直到第一次接獲工作邀約,Duncan才忽然意識到,原來創作不必只能當興趣,自己也有能力靠著一枝筆賺到錢,「剛開始感覺超爽,覺得就算之後沒有其他案子也沒關係,作品的價值能被看見,我相信這是任何創作者最想要的狀態。」
各種無心插柳柳成蔭,交織成了Duncan充滿意外的一生。2014年,他第一次受邀上電視節目,緊張到不知所措打給經常上談話性節目的友人。 結果對方告訴他,你長得不像金城武,與其露出路人臉,不如直接請製作單位幫你準備Duncan面具。
乍聽之下Duncan覺得好笑,怎麼會有人戴面具上節目?掛上電話後,越想卻越覺得有道理,用Duncan插畫示人,讓每一次鏡頭對著自己,都像在替Duncan免費打廣告,增強觀眾對於Duncan的記憶。如今,Duncan已經是年輕世代耳熟能詳的圖文創作者,當年戴上面具的理由不再成立。但隨著人氣越高,Duncan卻越想保有隱私。因為在公開場合未曾露過臉,私底下Duncan可以真正做自己,「走在路上挖鼻孔也沒關係。」習慣從觀察人群尋找創作題材的他,假如走在 路上輕易被粉絲認出,自然也失去了偷聽路人講話的機會。即使低調,Duncan也曾有過差點被認出的時刻。他回憶,有次到宜蘭吃牛肉麵,在店裡頭發IG沒多久,老闆忽然上前問說「你是Duncan嗎?」當下Duncan心跳加速,直覺否認。後來邊吃邊覺得內疚,結帳時還是過意不去和老闆坦承身分,並請求對方保密。
從網路上圖文到實體商品,下個階段Duncan目標希望能做出更有藝術價值的商品,發揮一己之力改變家鄉。他感嘆,花蓮其實是個很有潛力的城市,但在觀光發展上卻仍有進步空間。今年2月花蓮發生大地震,Duncan返鄉得知地方石材業者損失慘重,大理石碎片堆積如山,讓他起了想要利用這些廢棄石材創作的念頭。巧的是,當他透過高中同學介紹花蓮在地石雕藝術家合作時,介紹來的對象,其中一位竟然是他教召時認識的菸友,雙方一拍即合。和許多旅外工作的花蓮青年一樣,即使如今生活在台北,心中仍忘不了家鄉給予的養分,父親那句「我沒有時間浪費在不好的感覺上」,不時牽動著Duncan內心,要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故土花蓮上。 Duncan小檔案
現職:圖文創作者 
學歷:中華大學外文系畢 
粉絲人數:約320萬 
座右銘:我沒有時間浪費在不好的感覺上 
臉書:http://fb.com/duncanlindesign 作者╱游婉琪
花東新移民,曾任報社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更靠近山海些。 


Duncan曾在花蓮市區鐵道徒步商圈擺攤,重回現場仍受到許多年輕人歡迎。楊仁甫攝

Duncan受訪時模仿他第一篇貼文「坐在馬桶上玩手機」。楊仁甫攝

Duncan(中站立者)從小對父親又敬又怕,但受到後母激勵,從小就熱愛繪畫。Duncan提供

第一篇臉書貼文畫的是「手機+馬桶=一個小時以上」。Duncan提供

讓Duncan暴紅的創作是因蔡依林分享了這則諷刺Hello Kitty的貼文。Duncan提供


人氣(21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