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1成勝率也要爭! 女大生推翻英檢畢業門檻

「延畢兩年推翻英檢畢業門檻,我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這兩年的時間非常值得。」今年7月終於從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的賴怡伶,三年多前她讀大三時,為了對抗校方不合理的英檢制度,雖擁有多益855分的實力能通過畢業門檻,卻選擇延畢,歷經校內2次申訴、教育部訴願與行政訴訟,最高行政法院今年8月終判決英檢畢業門檻「先檢定後教學」違反大學自治,獲得遲來正義,十足校園版「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政大規定學生須先自費考校外英文檢定,經檢核未通過後,證明英文能力不足才能參與補救教學;賴怡伶認為「先檢定後教學」的英檢制度不合理,2015年在她大三時提出第一次申訴,校方卻回應她還沒畢業,權益未被侵害,未實質受理,賴在2016年大四畢業前提二次申訴,校方仍僅回「繳交即可畢業」。賴怡伶不滿問題失焦,放棄如期畢業,轉向教育部提訴願;教育部基於尊重大學自主駁回其訴願,賴仍不氣餒,又向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去年6月敗訴。她不放棄並再上訴,最高行政法院今年8月23日終判決英檢畢業門檻「先檢定後教學」違反大學自治,她成為這項影響各大學英檢畢業門檻制度判決的幕後推手。現年25歲的賴怡伶以大學延畢的方式,迫使校方重視此議題,她開啟一連串救濟的同時,政大校內的學生組織也同步推動廢除校內英檢畢業門檻。因為有了賴怡伶的「案例」,引起學校師生關注,政大也在今年1月透過校務會議廢除英檢畢業門檻,賴怡伶也在今年7月順利拿到畢業證書外界好奇是怎樣的家庭教育造就她的反骨性格?賴怡伶說,家人是支持她的動力來源,從小家庭教育支持她做任何事情,「只要不犯法就好」,也不會給她太多壓力,過得快樂最重要,像考大學時她的志願是國立大學法律系,但僅考上國立大學,家人認為沒關係,但她堅持重考,家人也尊重她的決定。這次決定對抗英檢畢業門檻,家人也未反對,只要她想清楚就好。她說,讀法律系就是希望透過法律能讓社會變得更好,面對各種研究論述均站不住腳的規範,讓她期盼運用法律來做出改變,特別是在她修教育課程時實際前往偏鄉,發現城鄉落差對於英文學習的影響很大,甚至有老師指畢業門檻會讓學生討厭英文,種種的狀況均讓她不知不覺更堅定要對抗畢業門檻。說起抗爭伊始,她表示,在大三準備畢業時,雖多益擁有855分的實力能通過畢業門檻,但她認為學校沒有給她很好的理由花錢去檢定,若學校要求學生英文能力,也應由學校自己來測試,而非把學生丟到校外且還要額外花錢,才決定開始對抗英檢畢業制度。賴怡伶對抗不合理制度共經歷2次申訴、1次訴願與行政訴訟。她說,自己學法律所以爭取的過程不覺得特別辛苦,為了寫申訴書,認真蒐集英檢門檻不合理的研究,並向學長、教師請教,卻換來學校以法規複誦,與繳交畢業證書就可畢業2次非實質的回應,讓她感到相當失落。對於提起行政訴訟,賴怡伶指出,她是從課堂上所學從零開始摸索,提訴訟需更專業法律背景人士參與,她透過臉書向外求援,靠朋友熱情轉分享,讓原本僅設為朋友才能閱讀的貼文,找到協助她的義務律師陳易聰。賴回憶,沒坐過原告席的她面對法官時非常緊張,她在開庭前會特別擬好講稿,並在前2、3天不斷練習修改細節,也得和律師定期開會,與持續查找資料準備好訴訟。憶起這段抗爭過程,賴怡伶也吐苦水說,決定對抗英檢畢業門檻時,就有延畢心理的準備,但看到順利畢業的同儕有的找到工作,有的考到律師,加上家中經濟狀況出了一點問題,仍讓她備感壓力;網路上也會出現「出社會就是要英檢成績」、「考不過很廢」等言論批評。所幸過程中獲得很多人支持,讓她感覺自己不是單打獨鬥,才有勇氣往下走,家中成員尊重她的決定,只要有正當理由,都會認同甚至鼓勵去做,才支撐她未曾想過要放棄。賴怡伶說,依據過去行政訴訟的經驗,9成的敗訴方為民眾,她自認僅有1成勝率,已做好失敗的準備。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認定大學「先檢定後教學」屬違法,讓她如在黑暗中看到一束光芒,這段過程讓她學習到律師該如何準備、了解案件當事人所須面對的心理壓力等訴訟上的實務操作,是非常特別的經驗,雖然晚了兩年仍相當值得。延畢的這兩年多怎麼養活自己?賴怡伶指,沒有畢業證書,她只能從事司法救濟兼職的工作,好在她住家裡,生活還過得下去,同時趁這段時間準備律師考試,結果會在12月出爐,若考上,會從事律師相關工作。賴怡伶並說,能在訴訟獲得部分成功,最要感謝律師陳易聰義務無償協助,還有政大學生議會在校內努力推動廢止英檢畢業門檻,讓她能拿到畢業證書。未來若自己或親近人士發生不公不義的事,她會持續發聲爭取權益,若其他學生向學校爭取權益時,她也樂意分享經驗提供協助。協助賴怡伶的陳易聰表示,她為了對抗英檢門檻,故意拒絕繳交英檢分數而延畢,令他感動,願意放棄台灣律師界每個審級至少5、6萬行情的律師費義務協助,且賴也不同於其他當事人,把東西丟給律師全權負責,會自己認真準備資料,並透過討論彼此成長。政大畢業生鄭福義表示,他還沒接觸賴怡伶前,原本比較支持英檢門檻,但讚賞賴為了凸顯議題延畢,轉而倡導英檢門檻的弊病。政大法研所學生葉乃爾指出,賴多益成績可直接畢業,但為了不讓一屆又一屆的學弟妹花錢考試,賴犧牲進入社會的時程,喚起大家的重視,是為了公共利益在奮鬥。(洪德諭/台北報導)


政大法律系畢業生賴怡伶為對抗不合理的英檢制度,延畢兩年。林林攝

政大法律系畢業生賴怡伶。林林攝

賴怡伶認為,若學校要求學生具備英文能力,應由學校自己測試,而非把學生丟到校外且要學生額外花錢。林林攝

延畢的這兩年多時間,賴怡伶沒有畢業證書,只能從事司法救濟兼職的工作。林林攝

律師陳易聰無償義務替賴怡伶打官司。林林攝

律師陳易聰(右)無償義務替賴怡伶打官司。林林攝

人氣(138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