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從動畫師到乾旦 潘俊仁開啟京劇人生夢

「人生還有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有,我想要當京劇演員!」原本是一名動畫師的潘俊仁,8年前走出舒適圈,毅然決然報考台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他一邊工作養活自己與家人,下班後學戲,花了一年時間,以第一名考上,現在是京劇男旦藝術家,表演足跡遍布美國、新加坡、菲律賓等十多國,目前是中華文化教育交流協會秘書長,還開了一間藝術工作室,希望把中國傳統書畫與京劇藝術傳承給年輕一代。
 
花了將近兩個鐘頭扮裝,潘俊仁現場即興表演京劇名段「貴妃醉酒」,不管是「聞花」、「臥魚兒」等動作,不管是「聞花」、「臥魚兒」等動作,充分展現中國古代女子之美。潘俊仁說,京劇藝術處處細節都是美,這也是他迷上京劇的原因之一。
 
出身在屏東傳統家庭的潘俊仁,從小就對書畫很有興趣。他還記得小學四年時,媽媽帶他到誠品書局,要他挑一本自己喜歡的書。這一挑一小時半過去,潘俊仁選了一本「中國書法大全」,他被書中的書法字體、線條變化與泛黃宣紙照片深深吸引。當時媽媽還反問他:「你是看得懂嗎!」
 
不過,家庭經濟條件並不允許潘俊仁學習這些事物,但骨子裡就存有藝術魂的他,自發性的看書學習,讓他在學校任何美術比賽都拿到第一名。就讀國中三年級時,遇到人生第一位「伯樂」,當時的美術老師稱讚他畫的這麼好,怎麼不考慮報考屏東高中美術班?徵得家人同意後,潘俊仁開始接受正規訓練,學習西畫素描、水彩與中畫水墨與書法。高中畢業前,他也順利推甄上華梵大學美術系中國書畫組。
 
上了大學,系上教授水墨的一位老師某天突然對潘俊仁說:「你相當認真,但我在你的畫看不到靈魂與內心涵養。」讓他頓時晴天霹靂,一直反問自己這麼認真,為什麼會被說畫中沒有靈魂?老師建議潘俊仁:「有空去看京劇!」他還耍嘴皮子回:「京劇不都是比較年長的人在聽的嗎?」礙於老師的指令,潘俊仁只好到國家戲劇院買票看了一齣「四郎探母」。
 
人生第一次接觸到京劇,「結果狂哭」。潘俊笑說,當時坐在他身旁的一名老榮民,可能是因為鄉愁才邊看邊哭,但他哭的原因竟然是「幕一拉開」,眼淚就撲簌簌的落了下來,才意會到人生活到現在「為什麼都沒看過京劇?」發現自己從小喜愛書畫的傳統之美,原來就跟京劇環環相扣,那種原汁原味的中國之美,傳承祖先典範,就是他心中一直嚮往的事物。
 
大學畢業後,潘俊仁在台東縣服替代役,整天就是在聽戲,連回到宿舍也在唱京劇。退伍後,因書畫與藝術的深厚底子,讓他第一份工作就應徵到首映創意動畫公司動畫師職位。每天早上進公司後,他到「暗房」工作室,一待就是十小時,「完全不曉得外面發生什麼事情」。工作內容就是幫動畫打光、修飾光線、處理色調等,這些都需要有一定美感,也因為他具備這些能力,工作時根本如魚得水。他當時甚至覺得「說不定可以做到65歲退休!」
 
不過,潘俊仁內心的京劇魂依舊不安於室。每天重複性的工作,待在辦公室好幾個小時,其他動畫師工作時戴著耳機聽的西洋音樂、動漫歌曲,潘俊仁耳多響起的旋律卻是京劇。「人生還很長,想要賭一下,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動畫雖然是好工作,但我想要當演員!」當時24歲的潘俊仁,心中的聲音反覆對他說這句話,終於有一天下班回家後,他決定報考台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
 
在準備報考戲校的這一年,潘俊仁一邊上班、一下班後學戲,他常在夜深人靜時腦海會浮現「為什麼要把自己弄這麼辛苦?」、「還要過這樣的人生?」等念頭,不僅身體累,心更累,但他轉念想了一下,以後是要快樂人生、還是痛苦人生?這些痛苦似乎就能再承受下去。
 
當時為了學戲,他上網無意間查到木柵文山社區大學有開「京劇旦角身段」課程,授課老師出身著名的陸光劇團青衣花旦演員李光玉,這是潘俊仁遇到的另一位「伯樂」,她也是潘之後進戲校的老師。每天晚7點上課,潘俊仁工作7點才下班,上課每次都遲到,甚至常累到睡在公車上過站到木柵動物園,才又急忙搭計程車趕到教室。
 
「你喊喊嗓吧!」這是李光玉第一次看到潘俊仁所說的話,聽完後就說「你條件很好啊,怎不唱唱戲?」潘俊仁一開始以為老師只是在說客套話,沒想到他發現每次上課遲到,進教室時,老師總是在陪社區媽媽拉筋,看到他後才大喊正式上課,等於前面都是在暖身,為了就是在等他到才開始教課,這點讓他非常感動。
 
縱使晚上練戲完回到家都深夜了,但相較於越來越無趣的工作,戲劇反而成為潘俊仁每天的救贖,雖然工作後讓他疲憊不堪,但縱使再痛苦,他還是堅持要上課,「為什麼?因為我喜歡啊!」潘俊仁總是對自己這麼說。
 
一年後,潘俊仁以高齡「25歲」考上京劇系榜首。在辭去工作後,一個月台幣三萬多收入瞬間沒了,單親家庭的他原本就要養媽媽,家裡開始出現反對意見:「只要你把養家的錢生出來就好!」當時天真的他以為存款可以撐到大學二年級,沒想到包括註冊、戲服、吃住開銷,還有養家等一堆費用,大一上學期錢就花光了。
 
「有時候去唱戲會有罪惡感,覺得沒有把媽媽養好!」但潘俊仁心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告訴他,這些都值得,即便不是科班出身的他,即便是班上年紀最長的他,即便是能力不足有深厚京劇底子的同學,潘俊仁依舊像拚命三郎一般,永不放棄。白天上課學戲,晚上還要請同學幫忙惡補趕上落後別人好幾年的進度。
 
上課之餘,潘俊仁當時還報名朱宗慶打擊樂團當老師,賺一小時120元的微薄薪水。他回憶,薪水很少,錢不夠吃飯,公司對面有一間便利商店,「我上班前常吃一顆茶葉蛋,配著一小瓶鋁箔奶茶,這就是我的晚餐,中餐因為沒有錢就不吃」。
 
每天打工結束,收完樂器都快深夜,騎車走辛亥隧道回家,第二天一大早又得起床「練功」。有一次寒流來,他蹲在公司樓下吃著茶葉蛋配飲料當晚餐,蛋才剛吞進去一半,眼淚突然就掉了下來,一直哭、一直哭,他看了衣著時尚的人潮往來忠孝東路,不斷質疑自己,甚至每個月領到打工錢,心情不是高興,而是覺得「終於拿到每個月的救命錢!」也因為這段辛苦經歷,讓潘俊仁更珍惜現在的生活,也讓他特別喜歡照顧人。

為什麼會選擇男旦?「25歲進入戲校,高齡的不得了!」潘俊仁自嘲說,學校同學都是科班出身,從小就開始訓練,連國中在學都會被嫌太晚。潘俊仁這個年紀的人普遍被認為骨頭都硬了,幸好他的筋骨原本就特別軟,「下腰」動作也沒有問題,且青衣花旦不需要翻跟斗,他只要專注京劇「唱(唱功)、念(念白)、做(表演)、打(武打)」中的「唱、念、做」即可。加上老師認為他的扮相挺像女孩子,滿不錯的,因此才選擇旦角,也成為一位男旦。
 
回首十數寒暑的日子,目前經營藝術工作室的潘俊仁說,「很高興完成一件心中想做的事情,就是嘗試當一名京劇演員!」透過工作室,把自己深愛的畫畫、書法等藝術傳承給下一代。他還把畫室取名為「乾德」,一是他是京劇「乾旦」,再者是他的老師曾告訴他「不管你演的好或壞,最應該重視的還是品德,演得好、沒有品德不算好演員」。這句話讓潘俊仁印象非常深刻,畫室名字才會還有一個「德」字。
 
透過教學,潘俊仁自詡把把傳統藝術之美「種子」撒下去,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結果,但現在學生常給他的回饋是「老師,京劇是我生活的紓壓管道」;他也發現學生現在碰到問題,不會急躁應對,反而呈現出隨遇而安的態度,這有一種世代傳承感覺,讓他非常高興。(陳培煌/台北報導)

潘俊仁小檔案

年齡:32歲
學歷:華梵大學美術系、台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
經歷:首映創意動畫公司動畫師
表演經歷:2011年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傳統表演藝術青年交流赴杜拜、阿布達比演出京劇「貴妃醉酒」、「霸王別姬」;2014年中華民國外交部情年大使計畫赴美國、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聖露西亞、聖文森演出京劇「貴妃醉酒」;2016年參與當代傳奇劇場創團30周年「仲夏夜之夢」巡演
現職:中華文化教育交流協會秘書長、乾德書畫藝術工作室負責人

發稿時間:0005
更新時間:1535(更新潘俊仁小檔案)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與律師同行1】罪與罰之外 「修復女王」化解訴訟糾結的心
【蘋果人物】1成勝率也要爭! 女大生推翻英檢畢業門檻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記得印出來】10案公投霧煞煞 《蘋果》白話小抄給你參
【報你知】九合一+公投怎麼投 一張圖告訴你


中華文化教育交流協會秘書長潘俊仁,曾是高薪動畫師,因受京劇感召,毅然而然投入。林林攝

潘俊仁乾旦扮相唯美。林林攝

人氣(4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