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他在202具亡魂中「幫人回家」 DNA鑑定竟從屍塊驗到木塊

要完成一副拼圖難,要從上百屍塊中完成人體DNA拼圖更難,而調查局鑑識科學處調查官陳啟聰,就是人體DNA拼圖的高手。陽明大學生物科技系所畢業的陳啟聰,誤打誤撞考進調查局,剛開始從事鑑識工作,就遇上20年前造成202人罹難的大園空難,要在上百塊屍塊中,替罹難者找到回家的路。當時的陳啟聰雖是小菜鳥,卻完全不生澀,他認為鑑識科學雖不是站在第一線,但也是重要的小螺絲,也能為社會奉獻一己之力。如今,在鑑識工作浸淫20年的他,更向前邁進一步,他開始替台灣珍貴林木檜木做DNA建檔, 兩年多來已採集1000多個台灣檜木的樣本,他說,只要台灣檜木DNA建置完成,未來山老鼠手中檜木究竟是來自哪片山林,是合法標售還是盜採將無所遁形,而目前這項研究成果已在今年登上美國植物期刊,並在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陳啟聰說,「雖然台灣檜木屬於特有種,但對於生物DNA建檔的技術與經驗,台灣可說是全球的開路先鋒」。談起為何會一頭栽進生物研究領域中,調查班33期畢業的陳啟聰說,自己從小就喜歡觀察小生物,可以花上一整個下午觀察魚缸中的魚,有次還將溪中的小蝌蚪、小青蛙裝在瓶子裡帶回家,藏到床底下,被爸媽發現而被念了一頓。因為對生物研究感到好奇,陳啟聰大學畢業後,攻讀陽明大學生物科技系所取得碩士,但畢業後,找工作卻不是那麼順利。陳啟聰說,那時他即將退伍,投了無數封履歷,雖然頂著國立大學碩士學歷,但卻四處碰壁,「當時我爸看報紙,知道調查局在招考鑑識人員,要我去試試看,我就去報名了。」後來陳啟聰順利考上調查官,並在1997年被分發到屏東調查站的外勤單位,1998年1月中旬被調派到調查局局本部鑑識科學處,1個多月後就遇上死傷慘重的大園空難,當時的他對鑑識工作還很陌生,就必須每日檢驗上百塊屍塊,比對DNA型別,而這職涯第一個艱難任務,也讓他對鑑識工作有更深一層的感受,「鑑識科學雖然不是站在第一線,但卻是重要的小螺絲,能為社會奉獻一己之力」。1998年2月16日,一架華航編號B-1814的空中巴士自印尼峇里島飛回桃園機場,因降落時高度過高,機師執行重飛時操作失誤,導致飛機失速墜落,撞擊跑道旁圍牆,一路衝到跑道外的國際路二段後爆炸,機上乘客與機組人員共196人全數罹難,另導致地面上6人受波及死亡,總計這場空難造成202人罹難,其中也包含當時到印尼峇里島參加東南亞國家中央銀行總裁聯合會後,搭機返國的我國央行總裁許遠東。因飛機失速墜落又發生爆炸,罹難者被炸得支離破碎,失事地點到處佈滿屍塊,增加家屬認屍困難度。陳啟聰回憶當年處理華航大園空難遺體DNA鑑定時,連續2周沒日沒夜採樣、分析、鑑定,雖然身體很疲累,但心中卻有著滿滿成就感,「當時一塊屍塊外包裝寫著『疑似許遠東遺體』,我看到一個官員為國犧牲,感覺心情很複雜,那不是對血淋淋感到害怕,而是希望讓家屬能早日帶回家人遺體,希望能夠幫助他們。」最後陳啟聰不負使命的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替不少罹難者找到回家的路。從事20年的鑑識工作後,陳啟聰2年前將鑑識的觸角伸向台灣檜木的保育上。他說,台灣檜木擁有獨特香氣受人喜愛,但因數量稀少價格高昂,成為「山老鼠」盜伐覬覦的目標。雖然我國全面禁伐天然林,但台灣林區幅員遼闊管理不易,非法盜伐案件日益猖獗,過去查緝時,就常遇到盜伐者辯稱檜木是合法取得的老檜木,由於檜木沒有身分證,導致法院審理此類案件時,由於缺乏有效鑑定技術佐證,造成定罪的困難度,獲判刑過輕,無法達到嚇阻作用。因此陳啟聰從2年前起,率領調查局鑑識團隊著手建立台灣檜木DNA資料庫,而為了蒐集檜木DNA,一開始鑑識團隊也是吃足苦頭。陳啟聰說,台灣檜木是分布在中海拔雲霧區針闊葉混合林帶的台灣扁柏(俗稱黃檜)與紅檜合稱,屬於《森林法》所稱的「貴重木」樹種。由於樹齡上百年至數千年的檜木原始林,大都位於人煙罕至的高山,必須跋山涉水才能抵達,採集樣本難度極高。計畫剛開始進行時,他曾和同事組成團隊,上山採集檜木樣本,曾有一名科員在上山途中,不慎摔下山凹處,全身是傷的被扛下山;還有一次山上下起滂陀大雨,他們決定提前下山,回頭一看,發現來時路已經被暴漲的溪水淹沒,「當時真的第一次感到生命受到威脅」。陳啟聰指出,在那次意外之後,他們深刻感受到上山採樣的困難度及專業度,因此向林務局尋求協助,調查局和林務局去年簽署備忘錄合作建置「台灣檜木DNA鑑定技術資料庫」,由巡山員採集樣本、調查局鑑識科學處研發技術及鑑定分析的方式合作,現在已經採集1000多個檜木DNA樣本,其中完成建檔的已有200多株檜木,初步成果的學術論文登上美國植物期刊,也在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陳啟聰說,「雖然台灣檜木屬於特有種,但對於生物DNA建檔的技術與經驗,台灣可說是全球的開路先鋒」。陳啟聰說,每一株檜木就像人類一樣,都有自己獨立的DNA型別,他們現在已研發出鑑定檜木DNA型別的方法,分析比較檜木群在各區域間的基因歧異度,建立特定林區甚至特定林木的個化DNA資訊,「目前一個樣本可能需要花上一周時間分析鑑定,我們正在積極研發,希望鑑定所需時間可以縮小在一天內」陳啟聰指出,檜木DNA資料庫未來將可做為追溯檜木林來源的有利證據,尋找扣案贓木的地域來源,比對鑑定確認被害木,強化科技辦案追訴犯罪功能,「我們同時也在協助林務局建置漂流木、查扣贓木的DNA建檔,未來山老鼠的檜木究竟是過去從林務局合法標售取得,還是來自於哪片山林盜伐,都可以藉由DNA鑑定釐清,讓山老鼠無所遁形」。(顏凡裴/台北報導)【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09:19


陳啟聰從事DNA鑑識工作已經20年。葉志明攝

陳啟聰剛進調查局就遇上大園空難,要從上百屍塊中,替罹難者找回家的路。葉志明攝

1998年發生的大園空難造成202人死亡,空難現場令人慘不忍睹。資料照片

台灣檜木DNA資料庫的建立,是陳啟聰目前的重點工作。葉志明攝

陳啟聰在調查局從事DNA鑑識以工作已經20年,現在他將鑑識的觸角伸向台灣檜木DNA資料庫的建立。葉志明攝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人氣(16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