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差點混黑道 鄧志偉走出自我延續中道

很多人都聽過「老鄧」鄧志偉的故事。小時候因意外造成重聽,導致講話大舌頭、不清楚,成長過程中備受欺凌,剛升上高中時,一度淪落黑道,還是中道中學總教練陸永茂硬是把他拉回來,才沒有誤入岐途、斷了棒球路。但老鄧的故事絕對比你所聽過的更加曲折離奇。今年8月11日,就在他只差1個月就要滿30歲的時候,在統一獅對富邦悍將之戰,不但繳出追平單場3發全壘打和單場6支安打兩項中職紀錄,單場16個壘打數,更是刷新1998年由興農洋將怪力男所保持的聯盟15壘打數紀錄,創造中職29年來,單場最出色的個人打擊表現。老鄧也不是只好這一場,整個8月火力四射,不只幫自己贏得生涯首座月MVP,多位主力受傷或陷入低潮的統一獅,也因他而重回季後賽競爭行列,最後打進總冠軍戰。雖然在9月22日因盜壘受傷,無法參與季後賽,鄧志偉明年開季都會受影響,但他還是在12月8日發起中道中學OB賽,為因經費不足與人才流失而面臨消失的母校球隊,盡一份心力。但這些,本來很可能什麼都沒有的,只是老鄧的生命中有許多貴人,在必要的時候拉了他一把,包括陸永茂教練,包括學長林國民,包括麻吉林晨樺,甚至包括那個他曾經跟著的黑道大哥…槍與球棒,你要選那一個?「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叛逆期嘛,只是我的叛逆比別人來得早,我從小都是被排擠,排擠到國中,甚至是到高中還沒到開學的這段時間,所以我心裡是默默地有陰影在,很想到逃離這個地方,我會覺得說,這個地方好像不是我該來的,我要接受這麼辛苦的訓練,還要接受別人的批評,我的人生會過得不快樂。所以我就想離開這裡,盡量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回憶那段自己最不願提到的「黑歷史」,老鄧繼續說:「一直到有一個黑道大哥,他有一天就跟我說,我這邊有一把槍,跟一隻棒子,那你要選那一個?我那時候還年輕,就想出去混,不要再打球,正要準備去選那個不好的東西的時候,黑道大哥就說,如果你敢選這個東西,我就用另外一個棒子來打斷你的腳,我就只剩下棒子可以選,我就選了那個棒子,再加上陸教練一直想要積極地把我帶回來,然後,我就回來了。」那是鄧志偉剛從三星國中畢業,準備升上中道中學高一的時候,總是被球員們暱稱為「小陸」的陸永茂教練說:「我們學校9月1號開學,沒有看到他,我跟教務處說,給我時間,我去把他找出來,連續找了十幾天,最後才知道跟一個大哥在一起,我就跟他(大哥)商量,這個孩子留在你這邊沒有用,又不會講話,身材這麼好,在社會上做事要靠嘴巴講話,你讓這個孩子回到球隊好不好?我跟他講了很久,講了兩次,後來才把老鄧帶回來,叫這個大哥給他鼓勵。」鄧志偉離開黑道,終於回到球隊的那一天,林晨樺還記得很清楚:「那天是晚上12點、1點的時候,陸教練就進來叫過去,我還想說我是不是要被打了,結果是叫我拿洗澡的東西給老鄧,他回來了。教練沒有罵他,就是跟他講一些比較正面的話。」只是老鄧回來的時候,已經至少1周沒洗澡,身上又臭又髒的,「那時候拿那個洗澡的給他,很遠就聞到臭味,我就說:老鄧,你洗完澡才來跟我講話。」從升高一的暑假到回到球隊的10月中、下旬,鄧志偉倒底都做了些什麼?「以前都是被人家欺負,也不會還手,離開的那段時間就是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發洩出來,以前覺得,別人可以欺負我,我不能還手,那時候的我就是要把以前忿怒討回來,換我去欺負別人,所以只要有打架或是吵架,我就常常想跑第一個、衝第一個,我覺得那是唯一可以發洩的事,可是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也是做了一個蠻大的錯,這些事也沒辦法挽回,也只能看大家能不接受我的這段往事。」一路看著鄧志偉從逃離棒球到今年8月大放異彩的林晨樺,認為這位老友的變化大致上可分成3個階段,「他跑掉之前,就是很愛玩,每天都想往外跑,再回來之後,他變得成熟一點,教練的課表,他會去完成,比較會想,當然還是會偷懶啦。真得到更會想是上到大學之後,可能經歷了一些事,看了很多事之後,一直到現在,變得很多,變成像我們現在這樣互相加油,會互相聊對方的未來和規劃。」自己玩壞了球探看中的黃金右手但即使在林晨樺所說,老鄧還沒完全成熟的第2階段,他已經充分展現傲人的天賦,188公分的身高,球路尾勁十足,高二的球速就可以飆到147公里,一度引起一些駐台大聯盟球探的注意,也入選青棒國家培訓隊,但這就是在那個時候,投球的右手出事了。陸永茂說:「鄧志偉跟林國民一樣,都是韌帶撕裂,還有一些小碎骨,都是他自己在玩在飆球速,有時候孩子不懂,熱身和伸展操沒做好,自己私底上在飆球速在玩,受傷後只好讓他全力攻打擊。」老鄧說:「高二時在打培訓隊,那個藍白對抗賽,為了要跟黃志龍互尬球速嘛,沒有熱身就把手丟到斷了,韌帶丟到斷了,看了醫生之後,才知道我不只韌帶斷裂,還有骨刺,那時候就完全沒想到要回到當投手了。」手臂讓自己玩壞之後,鄧志偉一度又萌生放棄棒球的念頭,還好有林國民。林國民是比老鄧和林晨樺大3屆的中道學長,大學時已棄投從打,也成了文化大學棒球隊隊長,因為際遇接近,陸永茂特別請他照顧剛進文化的鄧志偉。老鄧說:「那時候也沒有很想要再打下去了,因為自己的手已經完蛋,打擊又不如人,然後上了大學後,遇到林國民,他說打擊是可以練起來的,再加上我看起來很有潛力,他說你應該天生就是打棒球的選手,你應該要好好練,我就跟著他練,包括做重量,打擊也跟著他練,慢慢的就把打擊練起來了。」曾經是大家眼中的怪物人的性格總是奠基於小時候的成長環境,有些人可能一路順遂,等到年齡漸長,甚至出了社會之後才遭遇挫折,必須在更險惡的成人世界中自我修正。但鄧志偉卻是屬於另一種極端,小時候磨難特別多,這種類型的發展也很極端,可能就這麼走偏了,但如果能夠走出來,成就感會格外豐富,不管實際上或精神上都是。「小時候因為車禍,耳朵不好,講話就大舌頭,我講話的程度是一般人聽不太懂的,大舌頭非常嚴重,沒有很仔細在聽我講什麼,是聽不太出來的,再加上,小朋友嘛,很容易去排擠一些特別的人,特殊的人,怪怪的人,他們都不會想要靠近,他們都會把他當成怪物,我就是大家所謂的眼中的怪物。」小時候的慘痛經歷,老鄧現在已經可以侃侃而談,「我也知道大家把我當怪物,就盡量避開別人的眼睛,避開別人的嘴巴,避開別人的耳朵,盡量不要跟人家有所謂的交談,這些我的爸爸媽媽都不知道。」上小學後住校,第一次準備回家時,鄧志偉就想跟父母親說說自己在學校過得並不舒服,常常被同學和學長笑,被當成是一個怪物,但他說:「我到家看到他們辛苦工作的樣子,回到家之後,又拿一些零錢給我,說這是你明天回學校的零用錢,然後跟我說,如果不夠再跟爸爸媽媽說。」這時候他遲疑了,因為爸媽努力賺錢,就是為了他在隊能夠好好打棒球,因為爸媽知道他的耳朵不好,講話不清楚,乖乖上課很難學到什麼,老師可能也沒有那麼大的耐心,唯一的選擇就只有打棒球,老鄧說:「我就忍住不跟爸爸媽媽說,因為我看到他們身上其實沒有那麼多錢,但也把錢留給我,讓我在學校有零食可以吃。別人可能覺得爸爸媽媽給小孩零用錢是應該的,可是我覺得他們是很辛苦的去賺錢,就是為了讓我有一個很好的學習環境。」談到接觸棒球的契機,在於小時候就住在棒球場對面,打開窗戶就能看到棒球隊在練球,鄧志偉說:「看到他們不用對話,就可以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你沒有跟我講話,但我知道要把球傳給你,我也知道我下一步要把球傳那裡,我就覺得這好像是我很需要的,我那時候還很認真去以為,棒球隊好像是給我這種人去打的,甚至覺得所有棒球隊的人都是這樣的,結果踏入棒球後,才知道原來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大家都以為我很樂觀,包括到現在都是,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不是把所有事情都得想那麼樂觀,我只是告訴自己,我不能去在意我這個缺陷,我不能去在意耳朵不好的這種事,我反而要讓大家接受...我是個有領殘障手冊的人,但是我要你肯定我,就算我是殘障人士,我也做得到你做的事。」第一次見到林晨樺就差點幹架只是從小就受到壓迫的程度太深,鄧志偉還是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去適應,國中升高中時,第一次碰到林晨樺,兩人就差點幹了一場架。林晨樺說:「要上高中時,到了宜蘭,住進中道,看到老鄧在那邊打擊,就想說跟他打招呼,他也跟我打招呼,才第一天,我也不知道他的狀況,就『蛤,你說什麼?』才這樣子,他就嗆我一下,說你笑我喔,我們那時候差點要打架,互相拿鐵椅,準備要打,但是被別人架開,但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才開始有聊,就知道他的狀況。」那時候的中道棒球隊,原住民選手很多,大家的個性就是比較蠻活潑開朗,老鄧說:「他們都不會管我耳朵怎麼樣,不會管我講話方式怎麼樣,就像晨樺一開始跟我聊天,他聽不懂我在說什麼,覺得他好像在取笑我,那是我剛回來,個性正在衝的時候,晨樺回問我,你在說什麼?我以為他在取笑我,差點就跟他打起來,後來才發現他真得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後來他也慢慢了解我這種講話方式,慢慢去聽仔細,我們會變好朋友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同學也是對我蠻有耐心的,他們聽不懂都會小心翼翼的再問我,就蠻貼心的,有了這些同學和學長之後,我的個性就變得比較樂觀。」原來黑道大哥也是貴人再次談到高一剛開學的10月將鄧志偉帶回學校和球隊的事,陸永茂說:「那時候是我跟那位大哥串通,我說,你幫我嚇嚇他,他再跑的話,就把他腳打斷,他就警告鄧志偉,怕他跑掉。」其實當年那位黑道大哥也蠻喜歡老鄧的,陸教練說:「帶在身邊有安全感,老鄧有在運動啊。」談了兩次,講了很久,「我跟他講說,這孩子你把他帶身邊,只會打架,口才又不好,留在旁邊只能幫你打架而已,太可惜了,身高188,我說,這孩子給我啦,讓他打球。最後是那個大哥送他回來,我跟老婆帶他回來,那個身體有夠臭,一個禮拜沒起澡,帶回來洗兩次澡都還有味道,你看有多臭。」黑道大哥後來因掃黑,成了宜蘭地區第一批被掃到的對象,被關進岩灣監獄,從監獄裡多次寫信給陸永茂,這件事才因此被媒體曝光。出獄後,大哥成為更生人,陸永茂說:「那位大哥現在在屏東,做水田中的螺,大概在賣那個,他一直有跟我有聯絡,他也會看球賽,他蠻關心我們球隊的,他來球場,也會跟球員傳接球,也是因為鄧志偉,我才會跟他比較近。」大哥一直很關心鄧志偉,偶而也會到球場看統一獅的比賽,但個性低調,一直不願意曝光,12月8日回宜蘭參與中道中學OB賽,為老家球隊捧場,也因為不願在媒體面前亮相,私下與陸永茂、鄧志偉見面就離開,成了一位默默支持宜蘭棒球發展的人。人生際遇如此精彩,正如統一獅「白冰冰」林儷欣第一次聽到老鄧與陸永茂、黑道大哥的故事時,驚呆地說:「根本就是電影劇本…」而故事的主角在經歷種種磨難後,他的職棒生涯雖然還不夠穩,在統一獅陣中,還要更努力,才能幫助自己、幫助球隊,但他還是想先幫助母校、幫助宜蘭棒球。談到站出來策劃中道中學的OB賽,老鄧說:「宜蘭縣其實有很多好手,包括現在在兄弟的岳東華,他在業餘時就是蠻出色的游擊手,還有兄弟的張志強,還有林晨樺、林明杰,甚至在更早之前,還有一些職棒選手,我相信宜蘭縣在未來一定能再培育出更多的職棒好手,甚至是國家隊選手,中道如果真的停了,就會有很多選手沒有地方去,就會變成外流,如果選手有外流到新北市啊,桃園啊,高雄啊,到那些好的學校,那當然是好事,但那些沒有到一流的選手,他們怎麼辦?他們是不是只能選擇去打乙組?打乙組對他們來說就好像沒什麼目標、戰鬥力,所以我一直很堅持說,我要發起這件事,告訴宜蘭,我們中道中學真得很需要你們的幫助,因為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沒有辦法把中道撐起來的,需要宜蘭所有各界人士可以多多幫忙,出一點力氣,讓宜蘭的選手有未來的路可以走。」(記者謝岱穎) 


鄧志偉出席中道OB賽。陳俊杰攝

鄧志偉(左)和林晨樺(右)。陳俊杰攝

鄧志偉(左)和林晨樺(右)。陳俊杰攝

鄧志偉(左)和林晨樺(右)。陳俊杰攝

鄧志偉(左)、林晨樺(左3)、陸永茂、張志強、林明杰出席中道OB賽。陳俊杰攝

鄧志偉(左)和林晨樺(右)贈送球具給學弟。陳俊杰攝

鄧志偉(左起)與恩師陸永茂和林晨樺合影。陳俊杰攝

鄧志偉客串中道OB賽播報員。陳俊杰攝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人氣(26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