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台灣網球一哥圓夢 盧彥勳再起

作者/戚海倫  攝影/李鴻明「職業生涯尾聲決定動刀,我想用比較好的身體狀況去打好每一場球;這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我的球迷負責。」
曾登上亞洲球王寶座的職業網球選手盧彥勳,去年6月因傷,決定退出法國網球公開賽,隨後轉赴德國接受右肩手術。做這個決定並不容易,但盧彥勳毅然決然想為明年東京奧運、也是他生涯第四度登上奧運殿堂,再拚一次。「能披上國家隊戰袍,永遠是驕傲的。」久未出賽的盧彥勳,還有奧運夢。他很清楚在職業賽場上,年齡的腳步有多殘酷;但半年後將滿36歲的他也非常了解,自己該如何耐著性子復健、重回賽場,一步一步朝自己的夢想前進。8歲開始打網球、盧彥勳自2001年轉入職業網壇,回首已是18個年頭。從與母親許素芬、哥哥盧威儒相依為命,到如今兄弟倆先後成家、孩子陸續出生,成為十口之家。盧彥勳心底始終有著對猝逝父親的思念。「阿公,第一次孫都到齊來看你囉!」這個月初,盧彥勳在臉書這樣寫著,他告訴大兒子辰辰:「我們今天去山上找阿公。」辰辰童言童語問:「什麼時候阿公會變出來啊?」盧彥勳回答:「我也很希望阿公能變出來。只能我們以後去找他了!」2000年12月4日,盧彥勳在美國打青少年的國家隊比賽。背起球袋正要去球場的他,接到一通電話,整個人就被掏空了。那天,正值壯年的盧爸爸盧慧源意外倒在華中網球場上,從沒有心臟病史的盧爸因為心肌梗塞猝逝,盧彥勳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盧爸有著網球夢,生前就曾思考「讓彥勳打職業」的可能性。但走上職業網球路談何容易,「打進世界前100名」的目標,當時更經常遭到冷嘲熱諷,認為盧家是癡人說夢。2004年,盧彥勳成功闖進單打世界前百大,成為台灣男網選手第一人。而在2010年的溫布頓錦標賽單打第四輪,他與美國重砲羅迪克(Andy Roddick)鏖戰4小時又36分鐘,最後「爆冷」收下勝利,盧彥勳當時親吻食指、高舉遙指天際,將這份榮耀獻給在天上的父親,「爸,我做到了!」溫布頓,正是盧爸生前最期待的大賽;而這,也是盧彥勳在四大滿貫賽締造的最佳成績。這不是盧彥勳首次在賽場上證明自己。2008北京奧運,他也扳倒英國希望穆雷(Andy Murray)。昔日不把亞洲球員放在眼裡的歐美選手,逐漸開始知道這個台灣小子的實力。但盧彥勳如今回憶過往戰績,最讓他難忘的一役,他卻說,應是2009澳洲網球公開賽第二輪,對上阿根廷名將納班迪恩(David Nalbandian)的比賽,「五盤大戰,我從盤數落後逆轉勝;那一戰之後,我對網球的認識更不同了。」盧彥勳說,對手在澳網前才在雪梨奪冠,「大家不看好我,滿爽的!」盧彥勳從小好動,父母在傳統市場做活雞買賣,家中還曾被倒帳。盧爸過世後,盧媽每天摸黑出門工作,極少休息,將中盤商的生意再撐了兩年。大彥勳四歲的哥哥盧威儒在父親走後,很快意識到自己得挑起「長兄如父」的擔子。在彥勳轉入職業網壇後,全家人的生活重心就圍繞著彥勳,母子三人決定一起面對這未知的旅程。「真的是靠家人的凝聚力一起熬過的,我們目標一致,也很幸運有教會、連哥(連玉輝)等人的幫忙。」當時盧彥勳曾設下時間表,若沒能達成目標,就會放下網球夢,面對現實、另謀出路。好勝心強的彥勳,從小特別在意輸贏。他兒時在球場邊常會嚎啕大哭,輸球哭、沒獎盃也哭。一次比賽後,盧爸甚至為了彥勳並列第三名卻沒獎盃,自掏腰包去訂做獎盃。為了讓彥勳進步,盧爸還特別懇託球王連玉輝收彥勳為徒;當時連玉輝本不收學生,後來勉為其難答應了。同期的選手、教練都知道,青少年時期的盧彥勳脾氣不好、又不服輸。但他就是喜歡打球,很單純的喜歡,喜歡贏球、喜歡把獎盃握在手裡的感覺。「我常想像自己是電視裡的名將、想像自己是連哥,那時覺得很單純,可以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盧彥勳透過網球度過快樂的童年,「這份單純的快樂,幫助我往後對網球的堅持。我希望更精進,挑戰更好的選手,確實,每個階段都有讓我大開眼界的事,督促自己去迎接挑戰。」盧彥勳說,小時候從沒想過因為網球,自己會走出國門登上世界舞台,「現在回想起來,真的驚奇」。「連哥」連玉輝自盧彥勳國中時期起指導他,如今兩人亦師亦友。訪問這天,連玉輝也在台大網球場邊看彥勳練球。「他都沒變,一樣認真、一樣堅持。」連玉輝看著盧彥勳一路走來,也看著他復健,為復出賽場做準備,「或許就是久沒比賽了,能強烈感受到他的渴望。」連玉輝說。如果說這些年來,有什麼改變了,或許就是盧彥勳看待「勝負」的心態。職業網球選手以「周」為生活單位,除了長途飛行、調整時差、適應各地環境,每周都得面對殘酷的比賽結果現實。有時為了一球打不好,就氣上一整天,甚至影響接下來的比賽,百害而無一利。但調適心情說來容易,選擇了以打球為職業,贏球才能賺錢,壓力不斷襲來,隻身在國外拚戰,要承受很多很多……。起初,盧彥勳的英文不好,讓他吃足苦頭。他氣自己英文太差,連「飯」都不會說,還因此餓肚子。走上職業網球的路,出門在外得靠自己,盧彥勳一步一步把英文練起來,今年初休戰期間,他應邀到新加坡擔任電視台英語球評,「這對我也是一種挑戰,但我接受。」他把自身的網球專業與經驗透過英語傳達給觀眾,不成問題。「網球已經在我血液裡面。」盧彥勳熱愛網球的初衷還在,這也是他35歲了,仍不想輕易就讓職業生涯中止的原因。肩傷決定開刀,是要「給自己一個機會」,他不要彆扭地打打停停,「我最後階段的網球要用最健康的方式結束,拿出最好的一面,全心投入比賽,即使輸球也沒關係」。休戰復健期間,他不讓自己奢侈地發胖,「向太太請假一兩個小時,跑步、做體能,不要退步太多,等正規訓練時,希望能盡快銜接上。」盧彥勳也將這上帝安排的「假期」用來陪伴家人,特別是四歲的大兒子辰辰,超黏盧彥勳。傷病,對職業選手來說是洪水猛獸。過往嚴重的傷病,也曾經讓盧彥勳萌生退休念頭,2003年肩傷危及職業生涯,06年腰傷、09年病毒感染,對他來說都是打擊,到2016年手肘開刀,盧彥勳在傷病中堅強,也在傷病中成長,「18年來在各種挑戰中拉扯、繼續,真的不容易,但如今我能說,我做了不一樣的事,跌破許多人眼鏡。我能拍胸脯說:『我做得不錯!』」盧彥勳說。如今,他更能坦然面對身體狀態。在家人的支持下,盧彥勳以明年東京奧運為目標,「很想再次代表台灣出賽。」他準備最遲在明年初復出賽場,期望用最佳狀態迎接可能是運動生涯的最後賽季。「我的家人為我犧牲了很多很多,真的感謝他們。而這一路也有很多的貴人,所以我一直在想著回饋。」盧彥勳說。在職業網壇「工作」18年,盧彥勳曾締造無數台灣男網的第一紀錄,他深知,要出人頭地有多麼不容易。「想擠進世界前一百名,每年汰換率算起來才五個人。」一路自律走來的他說,準備工作得非常紮實,「要做對,不是有做就好。」此外,「得把壓力變成督促自己的機制。沒有任何藉口理由去偷懶,因為這舞台是非常現實殘酷的。」「還好我沒有被不看好的聲音擊垮。反而因為這樣,我自己會更想要投入更多。」除了個性,盧彥勳對家人對他的付出也全都看在眼裡。「我媽、我哥、我太太,他們的犧牲都比我多很多很多。」盧彥勳說:「家人的支持也是一種督促,每個人都為我著想,我不能偷懶,要拿出精神來。」過去盧媽媽陪著彥勳出國比賽,哥哥盧威儒擔任經紀人等角色,而妻子錢瓊文,在先生出國征戰時,一打三,照顧三名幼子。盧彥勳不諱言,因為父親猝逝,「誰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當自己成為人父,他會更珍惜與孩子相處的時光,樂於分擔照顧孩子的責任。談起爸爸經,他有說不完的故事。「我想成立網球學校,也已開始朝這方向努力。」盧彥勳說,自己最熟悉的就是網球,未來也希望能和哥哥攜手,將網球專業與經驗傳承下去,「我和哥哥築夢的旅途還沒結束,能和哥哥一起為下個階段努力,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呢?」盧彥勳 35歲
身高180公分、體重74公斤
8歲起打網球,右手持拍。2001年轉入職業網壇
家庭:已婚,妻子錢瓊文,育有3子
學歷:台師大運動競技研究所
最高世界排名:單打ATP33名(台灣男網紀錄)
特殊戰績:
2010年溫布頓單打8強(擊敗A.Roddick)
生涯獲29座ATP挑戰賽冠軍
3座ATP雙打冠軍


盧彥勳傷癒後恢復練球。李鴻明攝

盧彥勳練球前先熱身。李鴻明攝

盧彥勳練球前先熱身。李鴻明攝

盧彥勳傷癒後恢復練球。李鴻明攝

盧彥勳傷癒後恢復練球。李鴻明攝

盧彥動的恩師連玉輝教練。李鴻明攝

盧彥勳與哥哥盧威儒。李鴻明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