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王光輝、王威晨父子的日常對話

兄弟象職棒元年(1990年)元老、一代象3連霸成員王光輝,與去年在中信兄弟拿下年度盜壘王的王威晨,是中職史上第一對父子檔,王光輝在兄弟一待15年,王威晨在職棒2年出生,還在媽媽肚子裡,就在職棒場邊「感受」父親的比賽。王光輝個性活潑,即使後來當了總教練,也不以嚴厲、鐵血手腕著稱,而是帶心、讓選手發揮,對於兒子的教育,同樣是由他發展,王威晨進職棒,純粹是自己的決定,父親只會選擇支持。職棒球季期間,王威晨經常用LINE跟父親交流,除了父子日常閒話外,一有球場上的技術或心理問題,也會找老爸,但兩人別說季中,就連休季期間,見面機會也不多,王光輝在花蓮觀光學院帶球隊,王威晨多半在北部自主訓練,《蘋果體育》特別安排了父子日常對談,感受一下這對「打擊王+盜壘王」父子檔的平凡魅力。
關於成為職棒第一對父子檔…父:過去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打職棒,職棒只有4支球隊,真的要拼很困難,那時候打球,真的沒想到他會打到這個程度,我打球時,想說打了10年就要退了,不知道王威晨會跟著上來打職棒,因為他在業餘時代也不是說成績非常得好,他是進職棒之後,經過訓練才打出來,很高興,至少我跟威晨目前在職棒圈是還算OK的。子:我覺得我只是運氣比較好,我相信以後還會有,像很多隊友,都還蠻早就生小孩了,他們以後蠻有機會跟我們一樣,所以我都告訴自己說,趕快去樹立一起父子檔的障礙。父:那你要準備生小孩嗎?子:沒有啦!是說別人啦,別人的小孩子,趕快去樹立一些父子檔的障礙,不要讓以後的父子檔那麼容易破了我們的紀錄。
父子長得像,但身材似乎是不太一樣…父:講到這個應該講到速度吧,想當年我的速度也是蠻快的,那是為了王威晨將來要破我的紀錄,我就吃胖一點,跑慢一點,他才有機會破我的紀錄,這是應該的,如果他沒有破我的紀錄,就有點傷腦筋了。子:其實他生涯跑42次,要一年就打破是很困難的,沒有那麼容易。父:生涯15年耶,少爺~子:對啊,但我要一年就全破是很困難的,我相信之後有年紀一點的時候,就會變得比較胖了。
假設你們不是王光輝、王威晨,會不會覺得王光輝的兒子竟然拿盜壘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子:是!(哈哈)父:沒有錯!因為過去來講,我兒子應該是那種比較肥胖的樣子才對,怎麼他速度會那麼快,通常大家講都是因為我太太,因為我太太是短跑選手,是不是因為她的關係呢?但我還是一句老話,過去我的腳也是很快的~子:去查一下他之前的影片,看是不是真得那麼快…父:其實42次也盜了不少好捕手的壘,去查一下,有些還是從一壘直接跑到三壘,因為不用滑壘…子:他們這種比較好跑啊,因為我一上壘,大家就一直牽制、牽制,吊球什麼的,他們上壘,根本人家也不會管他,反正他也不會跑。父:42次也是蠻高的啊,好不好~子:所以我才說你比較好跑,我比較難跑。父:我也是有一年盜12次吶,算算現在球員,一年盜12次的也沒幾個…
威晨如果不開轟可以嗎?父:到目前為止,他的盜壘已經破我的紀錄,全壘打,看你兒子能不能破你的紀錄。子:他有沒有那一年沒有打過全壘打?父:我忘記了,好像有一年。那你現在可以講,不打全壘打就是要兒子破自己的紀錄,又有話題了。子:我會打全壘打的啦~父:問題是我不可破我的紀錄了吧?子:有可能啦…父:那加油啦,盡量打吧,我盡量在電視上跟你加油啦。
王威晨跟林易增,誰比較會盜壘?父:如果說以現階段,那個年代和現在,應該是林易增,現在的捕手我不知道,現在都是講強力棒球,我們那時候的捕手,包括曾智偵、洪一中、陳金茂啦,在我們那個年代,都是數一數二的捕手,他(林易增)很少用腳來滑壘,都是是前撲式,當然受傷的機率比較高,王威晨要爭奪盜壘王,我跟他講還是用腳的比較好,也避免受傷,球賽那麼長,之後年紀也會大,真的受傷就得不償失,如果照那個方式,我認為林易增比較會跑,因為他離壘的距離蠻大的,而且跑壘的跨步比王威晨要高,這是我的意見,他也看過林易增阿伯,也看過他盜壘。子:我覺得我還只是個盜壘的新手而已,那麼多前輩,我覺得跑到百盜就很不容易了,更何況還有200盜的勝偉學長,像我之前有跟幾個學長在聊,雖然知道盜壘都是會受傷,但一旦上壘,就好像生病一樣,就想要盜壘。子:他(王勝偉)的滑壘技巧嘛,勝偉學長的敏捷度在球隊是數一數二的,他在那麼短的距離衝出來的度是非常強大的,我還是要跟他學習,怎樣才能…甚至是超越他。
王光輝跟彭政閔誰比較會打安打?子:喔!很像吶,哈哈,很像,我小時候都在看我爸爸打球,就很像在看現在的恰哥,真得蠻相似的,誰比較會打安打喔?父:就我看,以成績來講,他真的是比我好啦,如果在我們那個年代,他現在的成績也是佼佼者,不過,整體來講,不是安打還是全壘打,他都比我好,這是不可否認的事情,而且他在球隊裡的重要性,比我們那段時間還要更好才對
威晨去年打那麼好,應該會加不少薪水,過年對老爸有什麼表示嗎?子:我都會包紅包啊,而且自從進了職業之後,數目都不小,我忘記去年包多少,但是不少啦,今年還是一樣會給爸媽蠻高的紅包。父:你還沒請我吃飯厚?子:有了啦,很多次了啦,過年就吃得到了啦。父:好啦好啦,看你了,每次出去都是我出錢或媽媽出錢。子:應該的嘛~父:現在錢比我多,麻煩你了…
關於兒子的工作父:去年打的算OK,在球隊來講算是佼佼者,去年可能是因為體能方面做得非常積極,所以受傷率非常低…子:沒有啦,還是有受傷啦!父:去年成績那麼好,會不會造成你盜壘王、安打王,人家更注意到你,會不會產生更多的壓力?或是說你本身認為無所謂,今年的成續會怎麼樣呢?子:我無所謂啊!喜歡接受這種挑戰,所以,其實,怎麼講,不用太擔心我。父:在我看來,盜壘王繼續加油,當然不要受傷是最重要啦,我認為體能你要延續你自己的技術,這是根本啦,受傷的話,什麼都要重新再來,你也知道你在二軍那麼久的時間,在一軍裡大家都把你當做標靶,安打啦,打擊率啦,盜壘啦,尤其盜壘這方面,你上去人家就會看啊,這段時間到3月比賽,怎麼調整?子:我知道啊,去年這一整年收穫很多了啦,所以自己會調整,不懂我會再問啊,你以前一年出賽最多幾場?父:我們那個年代是90到100場啊。子:你出賽幾場嘛?最多?父:差不多百分之90有下場,當然10場裡包括受傷或感冒,當然現在不能比,你們一個禮拜就打4、5場,而且你們有專業訓練,我們那時候,開個玩笑,土法鍊鋼,我很珍惜那段時間,我也希望你這段時間加油。子:會啊,會加油~
關於父親的工作子:最近怎麼樣?球隊?什麼時候去比賽?父:我們應該最近的話3月分比賽,可是我們是打甲2。子:我知道啊~父:因為是新的球隊,去年11月我們去高雄比賽,球隊蠻有面子的,因為我們打了3場球賽,4搶2,3月分即將要打複賽,複賽裡包括11支球隊,如果可以的話,就是前4名。子:有機會嗎?父:是有機會!加油!因為我們球隊狀況就是這樣,跟大家報告,希望政府跟廠商麻煩給我們加油,我們後山的球員非常認真,也希望政府在硬體和軟體方面給我們加油一下,而且花蓮、台東的小孩子非常的單純,非常的可愛,我回去的原因也是希望帶動我們花蓮的棒運。大家都知道花蓮、台東和宜蘭號稱體育大縣,希望政府和企業能夠放一點東西,讓我們更好,相信我們花蓮的選手會起來的子:選手都從那裡撿的?大概幾年幾個?父:現在都是大一的選手,都是宜花東3縣選手為主,希望有外縣市的,我們是廚藝科,不是體育科系,將來如果不打球,希望他們在烹飪方面有更好的發展子:那你跟著學啊。父:有啦,你們上課時,不管是調酒啦,還是原住民餐、中西餐,我們都在學,可能下學期看他們怎麼上課,將來我也可以煮一手好菜。(謝岱穎/新北報導)

 


王光輝、王威晨父子檔。陳堯河攝

王光輝、王威晨父子檔。陳堯河攝

王光輝、王威晨父子檔。陳堯河攝

王光輝、王威晨父子檔。陳堯河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