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豪門夫迷失「只剩肉體」 鋼雕美女被迫離婚變身藝術家

曾以作品「晴時多雲偶陣雨」得到德國工藝美術設計卓越大獎的鋼雕藝術家廖迎晰,一雙靈動大眼、姣好身材,被稱為「鋼雕美女」,但看似天之嬌女的她,其實曾歷經兩段人生低潮,一是經營塑膠射出廠的父親遭倒債千萬,讓她從「富家公主」變成菜市場的「賣菜西施」,此時家中竟又遭逢祝融肆虐,讓她體會到「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窘境。後來她與台北某百貨小開墜入情網,嫁入豪門,原以為抓到浮木,未來有倚靠,卻不知丈夫原來有妄想及憂鬱症,最後離婚收場。但樂觀的廖迎晰將這一切化做創作動力,她認為若沒這些經歷,她不可能有這些充滿意境的好作品,她更相信,「只要肯努力,一定會有你的那一份」。從小愛創作 剪母裙擺遭痛打目前在台中開設「廖迎晰藝術工坊」的廖迎晰,家中有五個兄弟姊妹,排行老么的她,從小就倍受寵愛,極愛塗鴉,家中的牆壁就是她的畫板,廖迎晰回憶當時父母知道她喜歡塗塗抹抹,就放任她把牆壁當畫板,「我還曾把家裡所有窗戶畫成教堂的模樣,所有家人看到全都傻眼,最後就搓搓洗掉,甚至為了玩拼布找材料,把媽媽所有裙子下擺都剪掉,她看到後還真的抓狂,這也是我從小到大唯一挨打的一次。」由於愛畫畫,廖迎晰還曾在自家宮廟慈惠堂中充當小繪師,繪製祥獅、佛像。廖迎晰指著慈惠堂大門、樑柱上的畫作告訴記者:「這些都是我以前畫的,與一般宮廟不同的是,有加上我的想法與創意,這些畫就是我的回憶,現在偶爾還會修補一下。」愛畫畫、不愛念書,廖迎晰坦言從小功課就很爛,只喜歡看卡通、漫畫,「我可以看完整家店的漫畫,當時漫畫是不被認同的課外讀物,還好父母知道我喜歡畫東畫西,不喜歡寫功課,不太會管我,放任我到處塗鴉,只要我喜歡的事物,父母就會讓我專心去做,不會督促我寫功課,當時我也心想,以後要成為畫家、藝術家,將來應該會是我的專長與工作,果然,這個願望真的實現了。」台美斷交 塑膠千金變賣菜西施聽著廖迎晰如此輕鬆地說著,彷彿她現在的成就是垂手得來的,但其實這條走向藝術的路,她走得顛頗,因為原本富裕的家境,因台美斷交,一夕崩盤,父親的工廠被廠商倒1000萬元,每天都有人上門討債,廖迎晰從「公主」淪為「灰姑娘」,父母改行賣菜還債,她下課也到攤位幫忙,廖迎晰回憶,「我當時就在攤位,幫忙整理菜、水果等,當時客人很多,我就幫媽媽包裝,幫到最後,熟客都叫我『賣菜西施』。」回首前塵,廖迎晰不覺心驚,因為當時一間房子才7萬元,家中就負債1000萬元,每天都有債主上門討債,家中窮到只剩下封條,包括冰箱、電視、沙發等,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被查封,父母名下房子一間一間被拍賣,還好全家賣菜努力還債,最後保住現在的老家與祖父創立的小宮廟,豈料,一次意外發生大火,家中所有家當付之一炬,什麼都沒了,那時廖迎晰真正體會「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窘境。還好一家人一起打拼,靠著努力賣菜,多年後終於還完大半債務,但因家中遭此變故,經濟大不如前,廖迎晰不想增加父母負擔,於是在高中、二專時期努力打工,她曾擺攤賣花、賣春聯,到餐廳、高級俱樂部當服務生、到百貨公司當櫃姐,除了賺取學費也賺取材料費,好讓她能夠學習美工、書畫、視覺傳播傳,朝藝術家之路前進。嫁入豪門 浮木變沉木豪宅成牢籠進入社會後,廖迎晰仍一邊工作、一邊學習藝術,這樣辛苦的生活在1997年有了轉機,廖迎晰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一位百貨公司小開,為了不讓家人繼續受苦,她決定抓住這塊浮木,經過短暫的交往後,廖迎晰順利嫁進豪門。廖迎晰回憶新婚之初,丈夫幾乎每星期都開車帶她環島,也經常出國旅遊,那時她除了跟丈夫遊山玩水外,就是在東海大學研究所上課,但第2年,這段豪門婚姻變質了,廖迎晰眼眶泛紅地說:「那時他漸漸沉默,開車時可以一句話也不說,走路時也要求我不能走在一起,要我走在10公尺之後,回到家甚至不准開燈,要我坐在對面,因為有外星人在看。」廖迎晰這時才知道,原來丈夫婚前就罹患憂鬱及妄想症。談到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廖迎晰很感慨,已經哭不出來的她回憶當時因期盼丈夫病情能好轉,處處配合他,逗他,「真的就像在哄小孩,他說外星人在屋頂,我就故意笑笑地朝天花板說『嗨!你們好』,可是,2個人雖然在一起,但感覺好像地球兩端,很遙遠,漸漸地,心目中的浮木變成沉默的木頭,似乎豪宅內只住我一人,另一個只是『軀體』,當時的豪宅就是『關著2個不同軀體與靈魂的牢籠』。」這如同牢籠般的生活,最後因某日半夜丈夫竟打開瓦斯,所幸被家人發現,廖迎晰的婆婆覺得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於是勸她離婚。廖迎晰說,「我要感謝理性的婆婆,她深知這樣下去2個人都很苦,就算沒有兩敗俱傷,夫妻最後也會體無完膚,長痛不如短痛、2個人痛不讓如1個人痛」,於是在婆婆溝通「勸離」下,雙方在2001年簽下離婚協議書,黯然走出這段外人看來光鮮、實際上卻苦不堪言的豪門婚姻。斷開婚姻 迷上鋼雕創作找回自我離婚後,廖迎晰繼續完成東海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的學業,為了走出低潮,她將所有心思放在創作上,廖迎晰說,那時候平面繪畫已經無法滿足她創作的慾望,因此她決定,要從平面繪畫跳到立體的雕塑,廖迎晰解釋說:「雕塑可以玩土、施力、捏造自己喜歡的外型,這些都是我喜歡的,後來選擇鋼雕,是因為鋼除了延展性高,材料也容易取得,有更多的想像空間,當塑形完成,外觀要烤漆、包覆、金箔等,每一個細節都要構思,這就是箇中奧妙,好玩,多元化。」2007年廖迎晰到了廈門,看到鍛造工廠後大開眼界,開始嘗試大型雕塑品的創作,她將自己的生活經驗結合宗教、人文、自然等元素,創作出「種子」、「亞當夏娃」等系列鋼雕作品,從構思、繪圖到雕塑打模,最後鍛鑄鋼材等,廖迎晰都是一手包辦,也逐漸在鋼雕界創出一片天,目前她的作品也在台中市政府、台中市議會、雲林縣政府、台中日月千禧飯店、台北遠企飯店、佛光山等地都有收藏、展示,她也參加過亞國際美術展、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日前在台中港區藝術中心舉辦的「以動物為名」故宮博物院多媒體展,她的作品也有參展,透過鋼雕藝術創作,廖迎晰又重新找回自我。如今50歲的廖迎晰回首自己的前半生,她坦言,過去家中遭逢變故、欠下巨債,曾經讓她很沒有安全感,而想要找尋浮木、尋求倚靠,於是她抓緊了豪門出身的前夫,沒想到卻是陷入另一個牢籠,走出這段婚姻後,她有完全不同的體驗,「我開始懂得我要去爭取的幸福,應該是我手中可以掌握的、能夠看的到的,錢也要自己賺,沒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她也相信只要努力,總有你的那一份。」於是她認識現在的丈夫,雖沒有顯赫家世,卻是對工作認真,對自己人生負責的好人,憑藉著自己的努力,拚出一片事業,廖迎晰與他相處後,認為他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於是在2012年再婚嫁給他,兩人目前育有一名9歲女兒,一家和樂。婚後丈夫看她依舊熱衷從事需要敲敲打打、焊接的鋼雕,曾問她為何不在家裡畫畫就好,但廖迎晰告訴他,因為她不是一個喜歡安定的人,平面的繪畫已經無法滿足她,她需要挑戰、需要創作,「因為藝術不是一個輕鬆的活,如果你要把它當作是畢生的職業,它是沒有退休的,要一直做到你手沒辦法做、你眼睛看不到為止」,因此她會繼續創作,直到做不動為止。(張欽/台北報導)【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12
更新時間:19:25(更新內容)


廖迎晰的作品《你和我》多處簍空,創作難度非常高。莊宗達攝

這匹比廖迎晰(左)高出5顆頭的鋼雕《國王的坐騎》,是廖迎晰引以為傲的代表作。莊宗達攝

廖迎晰在工作室內創作,隨手一捏,滿是巧思。莊宗達攝

身為鋼雕藝術家,廖迎晰必須到工廠戴上面罩,親自電焊不鏽鋼,以維持作品品質。廖迎晰提供

廖迎晰小時候在自家佛堂的裝飾上寫字、畫畫,被父母保留至今,也讓她決心走上藝術之路。莊宗達攝

經過第一段婚姻的波折後,廖迎晰與現在的老公非常恩愛。莊宗達攝

廖迎晰年輕時家境富裕,但父親遭人倒債,一夕沒落。廖迎晰提供

廖迎晰專心製作鋼雕模型,任何細節都要求到最好。廖迎晰提供

鋼雕需要的技術很多,師傅爬到高處焊接只是其中之一。廖迎晰提供

廖迎晰用泥土捏出的作品,呈現優美線條。廖迎晰提供

廖迎晰大型鋼雕作品《守護》,目前被收藏在中國東山島上。廖迎晰提供

廖迎晰的作品《晴時多雲偶陣雨》,得到德國工藝美術設計卓越大獎。廖迎晰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