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之星】張東晴遭膠布封嘴霸凌失語 約會前首相子舊創復發

台越混血女星張東晴擁有迷人五官,卻因這個身分,讓她從幼稚園開始被霸凌,同學在她桌上刻「傭人」,女老師用膠布封住她嘴,造成她彷彿失語的創傷,而她去年和大馬前首相之子納茲夫丁約會被網友羞辱,和生技小開吳亞璟曖昧被酸拜金,她彷彿回到習慣被罵不出聲吞下的童年,對和納茲夫丁緣淺下了註解「就是命吧」,她媽媽則對她和吳的緋聞翻了白眼,因為「老一輩的喜歡形象樸實的男生」。
 
張東晴出道後在《歸·娘家》扮越南新娘,但她越南話講得流利不是來自母親,是經語言指導才真正貫通,原因是小時候環境排斥外配,連老師都抓著她說「妳媽媽是來台灣,跟我們台灣女人搶男人的」,甚至惡劣到在她放學上校車前,拿著大力膠帶封住她嘴一圈,「我媽說,我那段時間後就不太講話了,小時候創傷,自閉到國一國二才慢慢好」。
 
同學對她的欺負則是言語上歧視,畢竟她國小畢業就有165公分,班上男生比她矮打不贏她,只能找別的方法,她舉例會在她桌上刻字,寫些「妳傭人撿垃圾」,她如今回想已看開一笑:「其實罵得蠻有才華的。」因為這些對待,她幼稚園、小學分別念了兩所,她自評可能是小時候又黑又髒不討喜,也嘆「這種狀況(歧視)世界各地每個角落都有」,久而久之她也習慣,變得麻木。
 
上了國中,她外型變女性化,也懂得為自己爭取,畢業後她獨立搬出去住,慢慢朝表演的夢想邁進,21歲開始當模特兒,但受限於167公分身高,大秀沒法走,參與較多的是廣告、平面雜誌,她第一個作品是2008年電影《實習大明星》,她記得當時看到超過200人的海選現場,心想根本是砲灰,沒準備就上場,最後竟以模仿她的寵物蜥蜴脫穎而出。

但讓她名字受到注意的似乎是緋聞,包括2011年和言承旭同唱KTV,她澄清當時沒出來講什麼話,就莫名其妙的一件事,現大家各忙各的,甚至不會互傳簡訊。至於納茲夫丁,僅剩過年過節訊息祝福。她透露至今交過6個男友,但納茲夫丁不包括在內,「見光死啦,就不算了」。是否可惜?她想了想,「也不知道可不可惜,我覺得就是命吧」。吳亞璟算男友嗎?她斬釘截鐵說:「不算,沒有發展機會。」
 
她坦言因這些事嚇到,越來越宅乾脆「待在家裡」,或跟女性朋友出去斷絕緋聞,她形容當下有種腹背受敵的感覺,扛不住壓力下天天掉淚。會崩潰大叫嗎?她說自己屬於沒有聲音的人,如同小時候一樣,「小時候的經驗是,只要痛被攻擊,一旦叫會遭受更慘烈的攻擊」。她解釋不是真的反抗過,而是人要欺負人的時候,「會聞到你的恐懼,被欺負淚眼汪汪,就讓人更想欺負你」。
 
因此,她長大了,也選擇盡量不吭聲,覺得事情過了就會平靜。但她曾在臉書反擊部分酸民,她解釋可接受被罵、批評,但看到網友這麼低俗,「會覺得憑什麼攻擊我,若罵得有技巧我反而佩服,但罵完看一看覺得不應該罵,因為我只有一個人,他們有千千萬萬的人」。
 
去年7月,她和納茲夫丁緋聞爆出,最侮辱、最難聽的留言應該是質疑她是否在賣,她承認看過這樣的留言,但覺得那些人是故意講最難聽的狀況來抨擊她,也是性別歧視的一種攻擊,她更不解,「對方需要用買的嗎?他只要雙手張開,就一堆貼上來,為什麼要用買的呢」?她原想提告,一轉念覺得酸民過得不好,也不想浪費時間,「攤開來看,我沒做犯法的事,男未婚女未嫁,而且我是台灣人,我拿台灣護照」。
 
同年8月,她和身家上億吳亞璟親暱約會,被冠上拜金形象,她認為沒什麼要解釋,也覺得為什麼不反過來想,「不是我挑的對象是那個層級的人,我的喜好是錢是第二,它很重要,但我是喜歡各方領域的菁英、各類的翹楚,表示你的發展、你有上進心、有潛力、有能力,錢當然隨之而來」。
 
新聞出來後引起軒然大波,她媽媽也關心此事,但僅僅翻了個白眼,好奇是對兩男新聞都翻白眼嗎?張東晴坦白說大馬的那個沒有,也解釋因為吳亞璟外型比較漂亮,老一輩的喜歡形象比較穩重樸實的男生。
 
好奇媽媽曾催婚嗎?她卻說:「媽媽比較怕我亂結婚,不要湊合湊合地就嫁了,叫我眼睛要睜大看清楚。」聽起來相當開明,她笑「又不是養不起自己,很多人是因為經濟因素結婚,我是絕不可能做這個事,寧可孤老終生」。她透露交往超過兩年,才會帶男友見家長,媽媽曾念「這個對象配不上妳」,她回「妳是把妳女兒分數看得多高啊」?
 
張東晴分享過去感情觀,鍾愛才子、年紀大的,還搞笑說「不是錢財的財,是有才情的人」,她在年輕時交過雕刻師傅、畫家,年齡有大她8歲、10歲。喜歡類型包括髮線較高的嗎?例如納茲夫丁,她說得好好思考,還回想雕刻師傅前男友的確髮線蠻高,「我不介意禿,我認識有些朋友又禿又矮,長得也路人,但每講5句話分數就拉高,本來不高都墊高,不過胖子我是不行,不能胖到走不動」。
 
即使她確定喜歡對象的條件,但目前有如驚弓之鳥,更「心如止水」,她說一切以工作為重,而她近年在本土劇熬出頭,去年完全不會台語卻接下三立《金家好媳婦》,她分享剛進劇組時,製作人關心詢問,她都回「我不累,我可以」,現在才敢鬆口說辛苦。
 
去年4月她開始拍戲,起初請人錄台語台詞,比班表提早1或2小時到場背,只能死背根本就不知其意,前3個月光顧詞就顧不了戲,造成她只有嘴巴動,卻面無表情。她曾每看播出就哭,「觀眾怎麼想,實情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沒有選擇」。如今她台語溝通無礙,其他還懂的語言包括英文、一點點廣東話、大學修過法文,她說:「我有個願望,希望在死之前至少會講四國語言,希望我可以活久一點。」

她拍《金家》為台語下苦功,也因角色需要快速瘦身,每天3顆茶葉蛋配兩杯喝黑咖啡,第1個月就掉了5公斤,賣力從58公斤瘦到48公斤。近來休息期間也努力維持身材,得把握原則「吃1天好吃的,3天就要粗茶淡飯」。她的妖嬌身材搭混血兒五官格外有魅力,她卻喜歡黑眼珠黑頭髮,覺得看起來有精神,還搞笑形容自己偏茶色的眼珠,「像黃疸或肝病」,「我喜歡古典美,人都喜歡跟自己不一樣的」。(宇若霏/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獨家】卜學亮教出台大學霸女 外銷荷蘭當交換學生
【動腦A】玩家賭上跳淡水河拼了!136勝利者各分2205現金
【獨家】郭彥甫畫出彩色人生 擲2千多萬換大房


張東晴擁有迷人的混血臉孔,卻因這個身分讓她幼稚園開始被霸凌。陳明中攝

張東晴曾因童年霸凌讓她變得不愛講話,現已能淡然處之。陳明中攝

張東晴努力維持妖嬌身材,曾因拍戲短時間瘦身10公斤。陳明中攝

張東晴愛才子,但因緋聞事件讓她目前心如止水。陳明中攝

張東晴從不會台語磨練到已能講台語俚語。陳明中攝

張東晴(右)去年7月和大馬前首相之子納茲夫丁約會被拍到。資料照片

張東晴(右)去年8月被直擊和上億生技小開吳亞璟約會。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