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滲入中國情報戰35年 他掌握鄧小平之死傲視全球

中華民國政府遷台迄今70年,雖然已陸續走過解嚴、終止動員戡亂,兩岸局勢較冷戰時期已緩和許多,但彼此之間的情報戰仍不曾停歇。身為情報員,終其一生身分可能都無法曝光,箇中辛酸、為國家的犧牲奉獻,外界很難一窺究竟。不過在90年代末期,我國情報員翁衍慶曾全球獨家掌握,中國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辭世的新聞,還打臉西方國家的情報主管。《蘋果》專訪翁衍慶,揭開台灣情報員的神秘面紗。
 
現年75歲的翁衍慶,投身軍情局長達38年,官拜中將副局長後退休,負責兩岸情報工作資歷也有35年。外表上看起來,他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讓人感覺僅60歲出頭而已,不僅思路敏捷,甚至在眉宇間還有那股英氣。夾雜在人群中,更讓人難想像,他曾經在滇緬地區打過游擊戰的「正港情報員」,甚至還潛入中國大陸進行組織發展、敵後情報人員吸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翁衍慶18歲就報考情報局。他回憶,當年從軍的背景與現在很不一樣,因為當時國家政策是反攻大陸,從軍後,他心想,「要當軍人就是要找一個挑戰性比較大的」,因此儘考第一考取陸官,他沒去,第二年考取空軍時,因為軍情局在1962年招生,他說,「當時基於愛國,也覺得情報很有挑戰性」。這一去,就是38年。直到他退伍,38年的時間裡,他只作了一個職業:情報員。
 
當時翁衍慶受的訓練是「全能情報員」,範圍包括無線電收發報、游擊作戰、化學、武術,甚至於氣象學,樣樣都要學。他解釋說,「我們要學會怎麼看雲、溫溼度等等,來判斷未來天氣狀況,以支援海、空軍的作戰。」至於武術,他還自負說,「我們的武術老師還是前清的武狀元,所以學的武術都是很踏實的。」
 
在長達2年半的受訓期,教官多數都是抗戰時期的知識青年,素質很高,又有豐富的情報工作經驗,也讓他們收穫豐富。
 
當時情報局的情報幹部訓練班有二個名稱,一個是「國防部情報局情報幹部訓練班」,對外則稱「國防部幹部訓練班」,還特別把情報局3個字拿掉。另外還有一個外界不知道的名稱,就是「石牌訓練班第一分班」,調查局則叫第二分班,開學跟畢業典禮是經國先生來主持,「因為我們這些人都是準備往大陸送的。」
 
1960年代,情報局對於派員突擊大陸非常積極,翁衍慶回憶說,班上同學當時都很年輕,也很愛國,所以很多人都申請到突擊大隊服務,但由於他當時才剛滿18歲,在同學中年齡是比較小的,翁衍慶反而被打回票,「不讓我去,說我太小了!」
 
1965年,翁衍慶從情報幹部訓練班畢業,並被派到局裡面工作,讓他非常不以為然。他認為學了這麼多本事,就應該馬上出去出任務,到敵後發展組織、吸收人員、要去找情報……等等,都好。但局裡面硬是讓翁衍慶在台灣多磨練5年,直到1970年,翁衍慶25歲,才被派去滇緬打游擊,當時他的女兒才出生4個月。翁衍慶說,「好在太太也支持我!」
 
翁衍慶說,他在滇緬的游擊作戰有4年的時間,除了打游擊之外,還要作情報工作,用游擊工作掩護情報工作,並隨著游擊部隊滲透進入雲南,準備發展情報組職,但當時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正在推動「人民公社」,把人民集中生活、勞動,因此連糧食都集中。
 
翁衍慶說,滲入敵營的情報員,在雲南連糧食都找不到,從境外運糧也相當不易,所以毛澤東搞人民公社,也妨害了我方敵後組織的發展。但是,翁衍慶一行人還是建立了二、三個很大的游擊基地,雖然最後都被中共頃全力消滅。
 
後來碰到中共搞「文化大革命」,讓許多知識青年外逃,當時逃亡路線除了香港,就是往西南邊區。因為西南邊區仍有少數民族的反共部隊,對中共的警戒心相當高,他們對於逃難的知識青年,只要有一點點疑慮,都認為是「匪諜」,被直接解決掉。
 
「但我們則比較能分辨,因為我們做這一行的,只要問一問就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跑出來,況且大陸的情況我們也比較了解,所以光是這樣子,我們救了相當多的逃出來的知識青年。」翁衍慶說。
 
因此許多知識青年,都加入翁衍慶的部隊,有些人還被成功策反,返回大陸為我方發展組織,也有很多知識青年被接到台灣,由政府供他們完成學業,甚至還有醫學院的學生被接回台灣後,送進台北醫學院,現在還在開醫院。「例如有人是當初被自衛隊捉到準備殺掉,被我們保下來的,光是這樣,我們就保了很多人的性命!」
 
回憶滇緬打游擊戰的戰況,翁衍慶說,除了常常進入中國境內去打中共外,「中共也常常越界,進入緬甸變成緬共來打我們。因此,晚上睡覺都是全副武裝,只要一有槍聲,就立刻拿起槍、踏進鬆好鞋帶的鞋子裡,直接跳進入戰壕裡,而且因為是打游擊,經常更換陣地,甚至遭到突襲時,什麼東西都來不及拿,拿了槍就跑,有時連飯都沒得吃,生活很艱苦。」
 
但翁衍慶說,他有一樣東西是一直帶在身邊的,就是他一歲女兒的照片。而他現的女兒現在已經50歲了,他也把那張照片給了女兒,還特別跟她講,「這張照片,包括鏡框,說什麼妳都不可以丟掉,因為我帶了妳打了這麼多仗、走了那麼多路、吃那麼多苦,從來都沒有把這張照片丟掉過!」
 
1975年,中華民國政府第三度將滇邊(即滇緬未定國界邊域建立的我國的軍事武力)撤軍後,即沒有我部隊。而在政府放棄滇邊前,翁衍慶在1974年調回台灣,並在軍情局裡擔任參謀工作,執行組織、佈建工作,當然包括海外的組織佈建,而後還到美國聖約翰大學亞洲研究所攻讀碩士,返回軍情局仍擔任組織佈建、中國情報蒐集與分析等工作。由於他的努力與精準情報研析,讓他晉升中將副局長,並在60歲退伍,結束他長達35年的情報生涯。
 
在情報界打滾35個年頭,翁衍慶最得意的情報之作,就是全球獨家掌握鄧小平的死訊。翁衍慶透露,從1994年起,就不斷傳出鄧小平死亡。甚至在1997年,鄧小平死亡前一、二年,當時的軍情局長胡家麒出國,由他代理局長職務,國防部有一位長官打電話來,直接說「鄧小平死了」,翁立即回報,「沒死」,他反而遭長官批說,「你們要好好檢討一下!」隨即掛電話。
 
人在國外的胡家麒,也碰到一位外國情報單位駐外主管對他說,「如果鄧小平沒死,我拿頭來見你。」胡家麒立即跨海致電翁衍慶,翁衍慶仍堅持,鄧小平沒死!胡回國後,翁即提出10多項情報證據,包括「大陸沒有提升戰備」、「沒有大部隊調動」等,研判鄧小平沒死。胡家麒接受翁衍慶的判斷,並向當時的國防部長蔣仲苓說,「確定沒有死」,蔣仲苓當時還半信半疑。
 
直到1997年2月19日鄧小平確定離世那天,有敵後消息跟翁說「死了」,翁立即向胡家麒報告,並自豪地向胡說,「你可以打電話給部長、總長、國安局長,說『死了』,這一次我開保單!」
 
除了鄧小平,當時中共黨內的第二號人物陳雲在1995年死亡時,也是軍情局先公布的。翁衍慶自豪說,「光是陳雲、鄧小平的死,就讓我們軍情局露了臉!」這是台灣最優秀的情報員,在冷戰那個年代,即使不見戰場上的汗馬功勞,它們還是台灣掌握敵情最可靠的後盾!(王烱華/台北報導)

翁衍慶小檔案
 
年齡:75歲
婚姻:已婚
學歷:情報局情報幹部訓練班畢、美國聖約翰大學亞洲研究所碩士畢
經歷:中共研究雜誌社發行人兼社長、情報局中將副局長、正聲廣播公司董事長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網友回應++++

張誌城:這才是原來反共的國民黨
 
Kizuki Lo:看看他…再看看現在一堆要投共的…
 
Wu Kuan-Yi:向老長官敬禮,感謝您為國奉獻、為國辛勞。

發稿時間:0005
更新時間:1623(新增翁衍慶小檔案、網友回應)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微視蘋】揭陳進興鄭捷囚牢歲月 牧師黃明鎮看盡惡的風貌
【與醫師同行】張無忌讓他學會筋絡穴道 中風醫獨門療法成傷科權威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遭台驅逐出境 陸武統學者李毅抵港:韓國瑜當選就能到台灣
痛心民進黨只顧派系不回應民意 國防部前部長蔡明憲宣布退黨
柯文哲歸隊續跟大甲媽 還願行程全改騎腳踏車


軍情局前副局長翁衍慶在軍情局工作38年。 方萬民攝

1974年我滇緬遊擊隊突擊緬共凱旋歸來。《滇緬邊區風雲錄》

1971年我滇緬遊擊隊的格致灣基地(右一為翁衍慶)。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格致灣區部(左一為翁衍慶)。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我滇緬遊擊隊的馬亢山寨(左二為翁衍慶)。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1975年軍情局長汪敬熙(騎馬右一)親赴滇緬金陵基地視察。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在滇緬格致彎基地。前排右一為翁衍慶,後排左二為陳虎門。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遊擊部隊凱旋歸來。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軍情局長汪敬熙(左一)1975年親赴泰北金陵基地視導。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滇緬遊擊隊的持槍站崗。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翁衍慶一歲女兒的照片,這是他在滇緬作戰時,一直放在身上的唯一寄託。翁衍慶提供

滇緬遊擊隊的萊石山作戰。翻攝《滇緬邊區風雲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