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從里約到東京 鞍馬王子只為了一個完美落地 

2000(新增小檔案)
「體操就是我的生命。我想挑戰人生各種里程碑,想創造歷史、創造更多不可思議;我不想再犯過去的任何錯誤,我要更小心翼翼準備每次訓練和比賽。明年東京奧運,就是我要挑戰的下一個里程碑。」─李智凱六歲就開始練體操,紀錄片《翻滾吧!男孩》裡的「菜市仔凱」,過去16、17年來,一周訓練七天,只放過一次「7天長假」;如今,男孩持續翻滾,已然長成男人,屢屢寫下台灣體操史新頁,更被看好是我國能在2020東京奧運奪金的重點選手!「到奧運時,難度當然還要再提高!」李智凱與「阿信教練」林育信有共識。能在鞍馬上做出華麗吸睛的「湯瑪士迴旋」、近期屢屢在大賽中震懾全場的李智凱,還在持續不斷挑戰自我。「我一直在回想,什麼時候我把自己塞進去垃圾桶過。」李智凱笑說。幼稚園大班時,他愛玩愛動,「可能骨頭有比較軟」,那時因為有體操課,遇上阿信教練,從此人生改變。「其實小時候的記憶已經不太清楚了,現在記得的都是《翻滾吧!男孩》的片段。」李智凱很感謝導演「阿賢哥哥」林育賢,「全世界人這麼多!能從小就被拍,到長大了還被拍成《翻滾吧!男人》,多麼不容易啊!人生的黃金時期都被拍下來了!」李智凱回憶兒時,語氣中有一種興奮感。許多事雖年代久遠、不復記憶,但李智凱忘不了宜蘭公正國小體操館外有根柱子。「小時候媽媽帶我去體操館,有時不想練,就緊緊抱著柱子嚷嚷,不想進體操館。」李智凱比了個緊抱柱子的動作:「其實所有選手都抱過啊!」他彷彿墜入時光隧道,「但是啊!只要看到教練走出來,教練都不必說話,『好,我練。』就會自然又走進體操館去。」當年的小毛頭,哭著、笑著、翻滾著。那曾經稚氣的臉龐、偶爾「瞪」著教練的雙眼,如今,堅定看向自己的目標,蛻變、轉化。訓練累、教練嚴,「其實我每個階段都會有不想練、想偷懶的時候。」李智凱坦言,練體操很辛苦、很花時間,日復一日地反覆練習,枯燥乏味的感覺似乎從來沒有盡頭。「特別讀國小時,羨慕別人可以出去看電影、吃東西、聊天!」但很快,李智凱發現,「要是一兩天沒練,回來之後訓練量更大,身體會更疲倦。想想就覺得算了!還是回來練習。」國小紮根階段,他和隊友上午讀書,下午從一點就開始練,直到晚上七、八點。等到小五、小六快升國中時,李爸、李媽會唸著:「不要半途而廢!」「那時不懂,覺得爸媽只是想要我練習,時間久了,才慢慢體會到爸媽的苦心。」李智凱說:「我讀書可能讀不贏人家,但體操比賽拿到成績就好開心,也就有了繼續練的動力。」爸媽從不反對李智凱做任何事,「但其實媽媽非常擔心我。都是爸爸在旁邊安撫媽媽『免驚、免驚』。」曾是溜冰冰刀教練的李爸總是說:「智凱是『天公啊仔』,沒在怕的。」「我也有叛逆期,但很快就過了。」李智凱認為,「是體操拉住了我。對家人、教練不開心的時候,精力都投入在訓練上。」而讓他持續「吃苦」的最大動力,「比賽後的成就感,就是體操帶給我最大的快樂!」他脫口而出:「人生大半輩子都花在訓練上!」我大笑回他:「你才23歲耶!什麼大半輩子!」李智凱笑了:「目前嘛!就真的是幾乎所有時間都給了體操。」但他的眼神發亮,「每次只要站上頒獎台,就是對我最直接的感動與回饋!那些疲勞、辛苦,甚至傷病,在那一刻都不算什麼了。」不過,李智凱在2014仁川亞運後,2015年開始,卻陷入一段嚴重低潮。當時他赴英國比完世界錦標賽,當時幾乎只要出國參賽,都以失敗收場。「我感覺別人用異樣眼光看我,好像我是『魯蛇』(loser,失敗者)。」那段日子,李智凱感覺好黑暗、好難熬,「直到2016年拿下里約奧運門票才比較開心!感覺又被肯定,是一種背起希望的感覺!」黑暗中,看似找到一絲光亮;但萬萬沒想到就在里約奧運出賽前一個月,李智凱竟然「腳斷掉了」!「我本來以為醫生會講得委婉一點,但他講得好直接,我差點在醫院昏倒。」即使是近三年前的往事,但李智凱清楚記得每個細節,那天是2016年7月7日,「我是8月7日有奧運賽程,距離奧運恰好就是倒數一個月,那時我滿腔都是積極向上、想奮鬥的心。」一如每個日常,在國訓中心體操館訓練的李智凱,正練習著「地板」動作。當時,音樂聲迴盪在體操館裡,李智凱後手翻接空翻轉體,落地時卻突然聽見「啪」一聲!「就很像筷子斷掉的那種清脆聲,當下連在體操館角落的學長都聽見了。」霎時間,李智凱想過自己的腳會是多麼慘烈的形狀,但他低頭一看,腳外觀完全正常,但疼痛程度已讓他忍不住「啊啊啊!」慘叫出來。只見他單腳沒力,頓時無法行走。「那是我這輩子發生過最可怕的事,差一點跑出人生跑馬燈……。」李智凱說。事發突然,馬上送醫檢查。「最不該受傷的時候卻發生這樣的意外。」李智凱想起,上一個前進奧運殿堂的台灣體操選手林永錫,是16年前(2000年雪梨奧運),「奧運這麼難得的機會,只要有最後希望,我還是要拚一把!」李智凱和教練討論,「鞍馬只要起跳落地,腳用鋼釘固定,還有鞍馬可比。」當時原本積極備戰六項全能的李智凱,毫不遲疑,馬上決定開刀:「我不想放棄。」一個月後,李智凱在里約奧運出賽,鞍馬賽事以「落馬」收場。現場有多達三、四萬名觀眾,「我從來沒有過那種經驗,比賽時腦筋空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那情景實在太讓人難忘,「畢竟在國內比賽時,現場最多只有兩、三百個觀眾,絕大部分還都是認識的人。」2016初登奧運殿堂雖然苦吞失敗,卻儼然成為李智凱從男孩到男人,最珍貴的養分。「里約奧運是一大轉捩點。」李智凱在國訓中心和多位心理諮商師聊過,試圖找出破解容易怯場、紓解壓力的方法,後來他找到了!就是聽音樂。當戴上耳機那一刻,隨機播放的音樂或歌曲,對李智凱來說,宛如清空腦袋、專注動作的一種儀式,他聽著音樂冥想,試圖專注在回到自己身體的感覺,逐漸在腦海中找出節奏,一遍遍模擬每個動作。2017臺北世大運鞍馬摘金,李智凱得到隊友、教練與家人極大鼓勵。「有人說在家裡比賽壓力不大?才不!」但是李智凱告訴自己:「里約奧運最大殿堂我都摔過了,還有什麼好怕!」他發現,過去自己總是太想贏過同場較勁的世界冠軍、奧運冠軍選手,反而無法承受壓力,「我得先專注展現自己的東西才能跟別人比較。這是里約奧運給我的洗禮和改變!」臺北世大運金牌是李智凱在成年後、世界級賽事的第一金,又是在家鄉台灣比賽,對他來說意義獨具。也在世大運後,他清楚感受到「別人看我的眼光,不一樣了!」「這一切都是學習的過程。」去年雅加達─巨港亞運,當李智凱在鞍馬決賽登場時,偌大的場館裡突然全場安靜,每個人都緊盯他的動作、欣賞他的表現。「準備上場那一刻,我其實是緊張的;但我告訴自己不要怕,專心想動作、聽自己的心跳,去感覺呼吸。」他清楚知道,那個容易分心、導致節奏亂掉的李智凱,已成為過去式了。在僅僅160x35公分、這麼小的鞍馬空間上,選手所有動作都靠雙手支撐完成。「頂尖選手較勁,勝負之間其實差距都只有一點點。」李智凱上場前總告訴自己,「不到落地那刻絕不要放棄,全心專注在下一個動作。」他坦言,「比賽當下壓力非常大、精神消耗也很大。」但當完美落地的那一刻,他心中會有「放下大石頭」的感覺,當下覺得所有努力都獲得回報,感動從心中源源湧出,擁抱教練與隊友的笑容,完全發自內心。早從高二開始,李智凱就進入國訓中心,他和隊友間的感情很不錯,團隊生活下,隊友就是最好的陪伴,「辛苦時有人陪著辛苦,不是只有自己的感覺,壓力也不那麼大。」每天進入體操館第一件事,李智凱放音樂;練習之餘,隊友也常彼此分享搞笑影片、聊天紓壓,喜怒哀樂,一起分享。談到阿信教練,李智凱笑說:「教練已經改很多了!」那個《翻滾》系列紀錄片裡,總是愛碎念的魔鬼教頭,多年相處下來,亦師、亦父,亦友。「以前覺得教練就是吹毛求疵,愛找我麻煩;但後來我懂了,競技運動講究一切細節,教練的嚴格都是有原因的。」李智凱說:「自己基礎能打得紮實,都要感謝教練嚴格要求與時時叮嚀。」師徒倆一路走來,走過低潮傷痛,也同享金牌榮耀;2020東京奧運成功站上頒獎台最高位置,毫無疑問是兩人最重要的共同目標。「從里約走到東京,在東京,我想把水準表現出來、不想再犯過去任何一個錯;我要發揮最完美狀態,不留一點遺憾!」李智凱堅定地說。「不輕易放棄,任何事不嘗試過都不知道結果。」李智凱這樣相信著,「我會繼續嘗試、繼續努力。」他仍然一次又一次地翻滾著,只為在東京奧運完美落地的那一刻。作者 戚海倫李智凱 23歲
宜蘭羅東人
身高172公分、體重61公斤
學歷:國立體育大學教練所碩士班
家庭:父母與兩個姊姊。未婚。
嗜好:睡覺、去海邊
成績:
2017臺北世大運鞍馬金牌
2018杜哈世界競技體操錦標賽銅牌
    雅加達巨港亞運鞍馬金牌
    科特布斯體操世界盃鞍馬金牌
2019墨爾本體操世界盃鞍馬金牌
    杜哈體操世界盃鞍馬金牌


李智凱走出低潮,近年在國際賽表現大放異彩,也是東京奧運台灣奪牌重點選手之一。 陳堯河攝

李智凱從2017台北世大運鞍馬奪金後,表現越來越穩定,已在多項重大國際賽事中鞍馬奪金,目標瞄準2020東京奧運。資料照片

李智凱與教練林育信(左)。陳堯河攝

李智凱不斷苦練,雙手長滿厚繭。陳堯河攝

李智凱走出低潮,近年在國際賽表現大放異彩。資料照片

李智凱走出低潮,近年在國際賽表現大放異彩,也是東京奧運台灣奪牌重點選手之一。 陳堯河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