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青暝兄弟」別怕! 全盲吳春成一雙夾腳拖3度環台馬拉松

曾是電腦公司主管的吳春成,因喝到假酒失明,40歲那年人生驟變,也曾數年不斷問上天「為何是我?」5年前決定要走出陰暗,以跑馬拉松重拾他的健康與自信,前年起連續3度挑戰環台千里馬拉松,問他完成壯舉是否激動到哭?他竟笑回「是想到要付很多錢想到哭」。吳說,他不斷挑戰自我並非想成為偶像,而是要拉更多視障朋友出來運動,更希望大眾關懷弱勢。今天的他,感謝上蒼送他「失明」這個珍貴的禮物。63歲的吳春成有豐富工作經驗,他形容自己有小聰明,加上學習能力強,從電腦公司高階業務主管、建築公司工地主任、餐廳廚師、調酒師、大貨車捆工,救生員等,甚至還自行創業開印刷廠,也曾在年輕時為替女友買禮物去當勘屍人員,工作經驗洋洋灑灑超過十多種,他說他是樣樣通樣樣鬆,只要做失敗就去挑戰下一個,在40歲那年到大陸因不小心喝到假酒失明後,就靠按摩來換取一家的溫飽。吳春成感嘆,自己曾在電腦公司掌管以億元為單位的財務工作,到失明後須用勞力換取薪資,難免在心態上一度難以適應,直至他接觸佛學後,自己轉換心境,學習沉澱與放下,慢慢調整心態後,日子也有了不同的改變。5年前他在大直高爾夫練習場旁開按摩工作坊,自此結識許多朋友,其中與一位常來按摩的郭瑞和(Andy)成了莫逆之交,兩人特別聊得來,一天Andy問吳說「到底高爾夫球怎樣才能打得好?」吳就回應說「就跑步啊」。他回憶最初跑步的起因笑說「我眼睛看不見Andy竟問我怎麼打高爾夫球?我告訴他去練跑步就可以,果然跑了一周後Andy打球就變得不一樣耶」。話才剛說完當場笑翻一群跑友,他卻回「不要笑我看不見,我以前高爾夫可是打了80幾桿可厲害的呢」,吳接續話題說,他與Andy兩人開始結伴去練跑步,由於他對眼睛完全感受不到任何一絲光線,最困難的是要從跑步機換到一般地面路跑,整個感覺都不對「最初沒經驗,我就只能搭著Andy肩膀跑,不過他是值得我信賴的人」。為了練跑步,吳春成可在跑步機上連跑3、4小時不休息,跑到馬達燒壞,跑壞四台跑步機,原以為自己夠厲害,但一跑到外面不到半小時就掛了,他分析,跑步機是一個平穩狀態,但外面路面並非平坦,跑步狀態全然不同,他才意識到原來人生就是如此,不能也不該當溫室裡的花朵。他記得第一次跑馬拉松42K時,自認除眼睛看不到其他都不輸人,但跑了20多公里不斷聽到有腳步聲從旁邊刷過,他自問自己也是兩隻腳,為何別人能他卻不能?也是這種不服輸的心態讓他撐完馬拉松。吳春成跑步時永遠都穿著一雙夾腳拖鞋跑全台,記者好奇問他為何要穿夾腳拖?他正色回應,穿夾腳拖跑步比較舒服,且避震效果很好,但唯一缺點是萬一天氣很冷,氣溫低到12度以下又下雨時,就會覺得受不了,必須要保暖穿襪子。談到跑步的辛酸,吳春成說,第一次跑完10K搭捷運回家時,一度腿都抬不起來,但現在可跑100K,有時當跑到6、70K飢寒交迫時也會想放棄,內心不斷自問為何如此自虐,但立刻又有一個念頭跑出來「別人也跟我一樣辛苦,想著想著後面30公里就好像比較容易度過」他笑說,很多跑友都說跑完馬拉松後,就不要再跑了,但過了一兩天又看到他們出現,畢竟每個人都有不服輸的心態,有人抽筋還是繼續跑,有人邊打電話向人哭么還是繼續跑下去。視障者跑步比常人更是艱辛,畢竟眼睛看不到任何光線,還要克服內心的恐懼。吳春成幽幽的吐露「你們看到的是眼前的部分,但離開眼前的事,其實大家也看不到」,既然有人願意對他伸手援助幫忙圓夢,為何不能交付給對方?他說自己也不清楚是宿命或膽識?但就是盡人事聽天命,老天要怎麼安排就隨祂吧。他還指,自己確定是摔了無數次的跤,不過都是可接受的範圍,重要的是自己的體驗也比其他人更精彩也更好玩。從跑一公里到能跑一百公里的漫長訓練,吳春成說,現在每天跑42K標準馬的距離當訓練,但因多半陪跑員有固定工作,要找到專人陪跑有難度,他回想過去曾致電給大學詢問是否可付費給學生打工當陪跑員,但都遭到拒絕。他笑說,因為每天跑這麼久太苦了,已經有好幾位陪跑員都受不了而離開,現在即使一個月花5萬元請人陪跑,也不一定找得到,近幾個月則是請親戚每天騎單車綁著繩索拉著他跑步,每天深夜兩、三點摸黑出門,跑完一個全馬到天亮才休息。吳春成表示,他為何如此這般堅持,目的就是要告訴視障朋友,連60歲才開始認真跑步的歐吉桑都能跑出一片天,希望視障者有足夠勇氣走出黑暗,不要再認為自己是家中的負擔,甚至影響家庭的氣氛,或讓家人活在陰暗的幽谷中,只要願意走出來,就會有健康的人生。吳說,現在視障領有殘障手冊有6、7萬人,但出來工作僅3、5千人,能出來運動更不到200人,仍有6萬視障者活在陰暗中沒走出來,他要用自身的經驗,鼓勵更多人出來運動。2017年12月吳春成首度挑戰環台馬拉松,也為替台中專門收治視多障的惠明教養院募款,吳說,第一次環台馬拉松時募款30多萬,去年底二度環台又募了40萬元,他還記得剛開始募款完全沒經驗,還因跑得太快被其他人虧說「要來募款還跑這麼快,有錢的都跑在後面啦」,他聽到後開始放慢速度,並與跑在後頭的幾個醫生哈拉哈拉「沒想到錢就進來了」,此話一出逗樂了一群跑友。而吳春成在環台過程中,常有各地許多志工會在不同站點等他,再陪他跑往下一個城鎮,也有熱情跑友開直播分享動態。台中惠明教養院為感謝吳春成幫忙募款,去年底在吳環台跑到台中時,特地請他吃飯,有名志工帶一名視多障朋友前來打招呼,吳先向對方問好,結果對方沒反應,吳說,旁人告知對方是失聰,他心想怎是失明又耳聾?結果對方卻只拉著他的手久久不說話,他才得知對方不僅失明還又聾又啞,當下心裡十分震撼「原來我除了眼睛看不到其他都正常,對方應該比我痛苦,我還有甚麼好抱怨的?而且我還能為他們做一點事,這是我必須要一直跑下去的動力」。許多人認識吳春成後,會用另一種態度來看待人生,有跑友說他談話具深度又搞笑,有朋友說他很瘋狂是個夢想實踐者。吳春成的人生體驗則說「幸福是被比較而來的」,以前睡覺醒來發現枕頭都是濕的,20多年來眼睛看不到的痛,至今還是存在,有時他三更半夜起床要上廁所怎麼電燈是壞的?這才驚覺原來眼睛已看不見,但他說談這些負面情緒也無太大意義,畢竟還有這麼多人幫他圓夢,難道他就要一直沒事吃飽等死?吳春成為了提倡跑步的好處,還不惜出賣朋友糗事,他說,有位科技業的高階主管在十幾年前罹患憂鬱症,吃藥吃了10年都不會好,那位主管告訴他想藉著跑步自殺,「心想等跑到受不了倒下去,也不會讓子女難堪」,但怎麼跑都沒倒下去,沒想到跑了3個月竟不藥而癒。吳春成說完還強調這不是開玩笑,當場還直接公布那位主管姓名。他笑說,跑步絕對沒有壞處,且是最好的健康檢查,根本就不須要看醫師。他笑說,自己已環台跑馬拉松三回,前兩次都安排21天跑環台,每天平均跑40多公里,首度環台成功確實感動到哭,心想怎會這麼多人來幫忙?之後哭的是往後練跑經費要從哪裡來?吳春成說,今年1月又報名環台19天挑戰1050公里,有許多高手跑完後都哭了「因為有人跑到第7天就跑不動,最後拚勁苦撐全程」但他已是第三次環台,唯一想哭是怎麼花這麼多錢。陪在吳身旁的Andy笑說,因吳師傅要付陪跑員吃住的費用,就算沒錢也要假裝很有錢。吳又笑指,環台雖然累爆,隔天又參加渣打馬拉松以3小時24分拿下冠軍。他計畫今年底與新北扶輪社友人再辦盲人環台馬拉松募款,希望讓更多視障者出來跑步,目標替教養院募款破百萬。他直言,跑步真的很苦忍受風吹雨打太陽曬,有人跑到一半厭世想去死,但跑回來後又很懷念那滋味,下次跑步大家又出現了,他目前標準馬成績3小時24分,希望年底控制3小時內,3年內可挑戰兩個半小時,更計畫未來到美國從加州跑到紐約再跑到加拿到溫哥華,挑戰來回兩萬公里預計半年內完成。常陪伴吳春成跑步當陪跑員的Andy說,吳師傅常用佛學觀點看待人生,能體會到生命的無常「畢竟不知道明天會遇到甚麼事?只能把當下過好」,另外,吳師傅做事很專注,且很客觀的分析事情,用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是很有深度的一個人,而環台跑步是他夢想,他們扶輪社將會把這2年跑步環台許多感人故事集結成書,與大眾分享。吳春成說,他太太從事藝術類工作,也十分支持他的決定,兒子也指他現在都已63歲,不趁現在練跑以後更沒機會練,現在專職是跑步,更是他人生最值得驕傲的事,他也指功名利祿對他不重要,只期盼透過跑步喚起社會大眾對視障者的重視及協助,更鼓勵引導視障者回歸正常生活。他說,每種新的事物都是艱澀的挑戰,他雖曾埋怨老天讓他失明,不過「他仍比很多人幸運,也得到很多幫助」現在感謝老天讓他看不見,這是上天給他珍貴的禮物。(林媛玲/台北報導)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獨家】神佛祖先7 pu pu!毒香也敢拿來拜 市售中國香驗出鉛、苯超標
【一日壹蘋果】台大名醫解密 吃太油腸胃生壞菌致腸癌
蘇揆的話甘有咧聽! 台鐵人被叫回端坐聽講
【獨家】就是要殲滅西門町攤販!1年檢舉上千次 檢舉達人遭毆4次
【獨家直擊】馬如龍敗血症昏迷 兒女急奔醫院探病危父


全盲翁吳春成(左前)穿夾腳拖三度環台馬拉松。葉志明攝

吳春成(左)40歲那年喝到假酒失明,跑馬拉松重拾健康新人生。葉志明攝

吳春成靠一雙夾腳拖,三度環台馬拉松。葉志明攝

失明前做過很多工作的吳春成,曾任職電腦公司主管。葉志明攝

吳春成說他60歲開始認真跑步都能跑出一片天,盼視障者勇敢走出黑暗。葉志明攝

吳春成稱不斷挑戰自我,是為了拉更多視障朋友出來運動。翻攝盲人環台為視障而跑臉書

吳春成挑戰環台馬拉松為弱勢族群募款。翻攝盲人環台為視障而跑臉書

吳春成稱不斷挑戰自我,是為了拉更多視障朋友出來運動。翻攝盲人環台為視障而跑臉書

吳春成稱不斷挑戰自我,是為了拉更多視障朋友出來運動。翻攝盲人環台為視障而跑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