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照顧病母病父送終還被親姊告 兩性專家江映瑤紅包場求生

「山盟海誓咱倆人有咀咒....」五光十色的舞台上,身穿銀色禮服的女歌手,正唱著台語天后江蕙家喻戶曉的歌曲《酒後的心聲》,她是消失在螢光幕許久的兩性作家江映瑤,一邊唱歌一邊伸手收下工作人員送上客人打賞的紅包,現在的她是西門町紅包場的駐唱歌手。為何會有如此大轉變?原來,這3年江映瑤因專心照顧重病在床的父親,無法正常工作,卻要負擔龐大醫藥費及長照費,坐吃山空,揹了200萬元債務,她說:「為了還債與生活,我選擇了到每天有現金收入的紅包場駐唱。」兄移民妹過世姊出嫁 獨力照顧父母10多年保養得宜的江映瑤,看不出來已經58歲,大學念戲劇系的她,畢業後在雜誌社寫兩性問題,因讀者反應熱烈,社方替她開設兩性專欄,開啟她兩性作家之路。顛峰時期,江映瑤經常上節目,在螢光幕上剖析兩性問題,也在各大平面媒體寫兩性專欄,偶而也客串演戲、唱歌,此外,也因為經常寫書,自己還成立出版社。記者問她,未婚的她怎麼會熱中兩性議題?江映瑤說,小時候常看到父母因個性不合,經常吵架,但兩人吵吵鬧鬧一輩子,卻他們始終沒有離婚,「父母的問題,是我為何想探究兩性問題的最大原因」。對父母維繫婚姻方式的好奇,讓江映瑤開始專研兩性問題,成了兩性專家,也因對父母的愛,讓她扛下照顧生病父母重責,以致揹下債務。江映瑤家中有四兄妹,哥哥很早就移民加拿大,姊姊嫁人後遊走兩岸,妹妹在39歲時因淋巴癌引發乳癌早逝,排行老三的她,10幾年來獨力照顧父母,原本在外居住的她,有一次回家,發現母親在菜市場慌張找不到錢包,回到家就幫母親一起找,但怎麼找也找不到,就在她滿頭大汗口渴開冰箱找水喝時,發現冰箱內有一袋東西,裡面有錢包、陽傘、鑰匙、手帕等;還有一次回家發現媽媽忘記在燒開水,水壺已燒乾燒焦,當時她被嚇到趕緊關瓦斯,有了這兩次經驗,她知道父母老了,容易健忘,沒人照顧會很危險,便毅然決然就搬回家住,陪伴他們、照顧他們。然而,父親因為酒後摔倒開始不良於行,於是江映瑤經常會接到電話,要她去將喝醉的父親領回,江映瑤回憶說,那時候她經常上節目,事業正處於顛峰,卻常常會在錄影時,接到電話說:「你爸爸喝醉的不肯走」或是「你爸爸喝醉攤在店裡」,她就只能放下手邊工作趕到現場處理,「那時店裡的人或是路人就是看到我這個兩性專家,正在扛著一個酒醉的爸爸回家!」也因為這樣,她開始被認為是一個會「爽約」的人,於是工作機會開始減少。母罹癌父臥病 辦「1人婚禮」嫁回家8年前,江映瑤的母親被診斷出與妹妹同樣病症─淋巴癌引發乳癌,原本行動不便的父親,也越來越難以行走,江映瑤必須花更多時間、心力照顧父母,「當時照顧爸爸已很吃力,還要陪媽媽開刀、看診,一家人又常想到去世的妹妹,複雜戲碼不斷上演,最痛苦的是,疲於應付不打緊,我還得努力賺錢,才能照顧他們。」回想那時間時,父親因為完全不能走路,個性丕變,脾氣更加暴躁,江映瑤「很心疼也厭惡」,因為照顧父母讓她更沒有時間工作,收入直直落,「但我不怨恨,因為我永遠把父母擺在第一位。」照顧父母與工作兩頭燒,讓江映瑤沒有多餘的時間談感情,但父母始終期待仍看到女兒有好歸宿,江映瑤深知父母的期盼,因此在得知母親罹癌,必須接受化療時,她決定讓父母留下美好回憶,也了卻他們的心事,因此,她在父母支持下,辦了一場「一個人的婚禮」。江映瑤回憶她決定要辦婚禮時,母親曾對她說:「要辦就要快,趁我還有頭髮美美的時候,要不然開始化療,頭髮都會掉光喔!」於是更堅定她要辦「一個人的婚禮」的想法。婚禮那一天,她跪下來拜別父母時,她告訴爸媽:「爸、媽,我嫁了,嫁回自己的家,你們不用煩惱我嫁去別的地方,我會永遠陪伴你們。」那天,她跟父母,哭成一團,卻也留下最終最美好的回憶,「因為婚禮當天是父親最後一次走路的紀錄,之後母親也開始化療。」語畢,江映瑤在也忍不住淚水潰堤。辦完婚禮5年後,母親不敵病魔離開人世,父親也得了肺炎臥床不起,但江映瑤沒有放棄,她始終守在父親病榻前,「我知道父親有知覺,所以常拉著他的手說『知道你很難過,歹勢!歹勢,我就沒辦法,這是人的命天注定,不是說我要就要,不要就不要』,我對他非常抱歉,因為我不能隨便放手(拔管)…除非有危機,醫生也不能殺人,不能說拔管就拔管,最後是醫師說不要急救好不好,我才說好,該放手就放手,雖然很痛。」於是在今年3月,她放手送走了最愛的父親。無怨無悔顧父母 「換來的竟是姊姊告我」江映瑤至今無法平復喪父之痛,她回憶父親臥病的最後3年,因癲癇藥物的副作用,漸漸失語,不能再跟她說話,但她卻在這時候,才開始說出對父親的愛,「我們父女的感情從來沒放在嘴上,結果等他沒回應我才敢說我愛他,他臥病3年來我每天說我愛你,我夠了,我好滿足,我好多好多的愛都夠我餘生用了,就算我明天死了也無憾。」然而費盡心力照顧父母的這段時間,江映瑤收入銳減,又要負擔龐大醫藥費、看護費讓她喘不過氣,她只能用刷卡、車貸、跟朋友借錢來周轉,今年3月送走父親,包括連喪葬費等共累積約200萬元債務,但她萬萬沒想到,「無怨無悔照顧父母10幾年,換來的竟是姊姊告我」,她說就在父親彌留之際,姊姊為父親名下的一棟房子告她涉嫌監禁父親,不讓她探視,但她從未阻止姐姐探視父親,而且父親的房貸也都是她支付,她沒有想到自己盡心盡力照顧病父,卻換來姊姊告她妨害自由,「這是我人生最大的打擊,差點被擊敗」,還好最後檢察官查清真相,將她不起訴。處理完父親的後事後,江映瑤談起父親,雖然還是會忍不住落淚,但她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沉浸在傷痛中,因為她還有200萬的債務要面對,但此時,她的通告變少了,出版社的業務也幾乎停擺,於是在朋友的介紹下,她注意到每天可以收到札實現金的紅包場。走唱紅包場 體會「扎實人生」江映瑤說,一開始有朋友心疼她為了還債淪落到紅包場駐唱,她也有些自憐,但當她跟其他駐唱歌手聊過後,她發現很多歌手背負的是1、2千萬債務,相較之下,自己的債務根本是小意思,而唱紅包場雖沒薪水,「但會有札實的錢在手上,每個客人給我100元、200元,一天下來也會有1000多元,這是我從未體會的『扎實人生』,不天馬行空,不浪漫,不藝術,卻也可以維持基本生活。」加上唱歌會讓她感到快樂,漸漸的江映瑤也樂在其中,現在她在紅包場駐唱之餘,還會參加直播、演講,偶爾接通告等,雖然這些收入不固定,但她仍全力以赴,希望仍早日還清債務。結束紅包場的駐唱,江映瑤走在西門町的街頭跟我們閒聊,她說:「任何最糟糕的事,背後一定會有美好的事情會發生,爸爸走了,雖然留下我成長的家,因我無力付貸款淪為法拍被趕出來,差點露宿街頭,但在朋友幫忙下,我現在雖住在郊區,但這裡陽光充足,鄰近大自然,何德何能讓老天對我好,也許是父母、以前照顧過的動物都在幫我,讓我遭遇任何不好的事情,都轉化成美好的事,感謝這些苦難。」而她已經準備好,要開始下一段人生,下一段為自己而活的人生。(張欽/台北報導)===後記===
《蘋果新聞網》報導江映瑤紅包場駐唱還債後,今天下午她照常到紅包場唱歌,紅包場的客人稍比平常增加,江說:「因為早場客人比較少,比較熟的客人也大都是晚上才會來。」而她的幾位朋友因為看到報導,專程相約到歌廳她唱歌,還準備了十幾個紅包約2000元打賞她,當江唱完後,其中一位朋友「柔柔」對她說:「加油,妳真的很棒,願意這樣照顧爸爸,不只孝順,妳還為了生計放下身段, 從光鮮的螢光幕到紅包場唱歌,真的讓我佩服,永遠挺妳。」也有朋友說:「我有看過妳的節目喔」歌手高馨也給她鼓勵:「妳真的很有正能量,加油!」江映瑤說,新聞曝光後, 許多朋友透過臉書、Line紛紛留言給她,除了說她孝順,還給她鼓勵加油,甚至有多年未聯絡的朋友也主動打電話聯繫她,不僅給她打氣,還談到合作的事,讓她直說:「媒體的力量還真大。」江映瑤說,她近期有與導演談合作,最近也接到電視購物談話節目的通告,希望能夠盡快還清債務,也感謝朋友們給她的打氣與鼓勵。【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8:09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採訪側記】58歲美魔女 江映瑤駐顏有術保養心訣曝光


對江映瑤而言,紅包場是從未體會的「札實人生」,能馬上拿到錢讓她還各項債務。葉志明攝

兩性作家江映瑤個性樂觀,即使到紅包場唱歌她也樂在其中。葉志明攝

雖然紅包裡往往只有一兩百,但對江映瑤來說,是札札實實的錢拿在手上。葉志明攝

江映瑤為了照顧爸爸(中)和媽媽(左),揹債200萬。江映瑤提供

江映瑤每天在病床前握著父親的手,唱父親最愛的歌,跟父親說I love you。江映瑤提供

江映瑤父親原本因喝醉摔倒不良於行,近年又因治療肺炎引發癲癇,演變成失語。江映瑤提供

江映瑤8年前辦了場一個人的婚禮,留下和父母3人最美好的樣貌。江映瑤提供

江映瑤父親在這場婚禮後,無法行走了。江映瑤提供

江映瑤拜別父母,對他們說,從今起要嫁入自己家,和爸媽過一輩子,3人泣不成聲。江映瑤提供

江映瑤過去是兩性專家,寫過不少兩性心理的書籍。葉志明攝

江映瑤多才多藝,遺傳爸爸的藝術天分,也擅長畫畫。葉志明攝

江映瑤送走父母,將展開一個人的人生。葉志明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