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隨風高飛 鄭兆村不想落地的標槍生涯

「好好地挑戰自己,感覺滿好玩的!」─男子標槍亞洲紀錄保持人鄭兆村那一夜,台北田徑場群情沸騰!從台灣選手鄭兆村手中擲出的標槍,在空中一直飛、一直飛,最終落在91公尺36,新的亞洲紀錄就此誕生,也確定2017臺北世大運男子標槍金牌,留在地主台灣。「投出那一刻無法多想,因為就是一剎那。」當時鄭兆村直覺地為自己開心、振臂慶祝,「不知自己投多少,但和前五擲感覺很不一樣。」現在回想,鄭兆村記得自己就是將腦袋放空、奮力一擲,「我比賽從沒那樣的氣氛過。算人來瘋吧!我不怯場,愈興奮,愈能表現。」鄭兆村說。世大運前,鄭兆村認為整年度的比賽成績都還不錯,都能擲出83、84公尺左右;練習時也認為有機會擲到近90公尺,「但真沒想到能突破90」。地主觀眾的熱情帶動了鄭兆村,腎上腺素讓他格外亢奮,「不是只有我。我們運動員就是不服輸,因為不想輸,所以激發了潛能」。那是一場改寫台灣田徑史的比賽,鄭兆村是亞洲第一位擲出超過90公尺的運動員,91公尺36的紀錄也使他成為世界標槍人物史上第12傑。「世大運後,別人和我自己都有更高期待。」鄭兆村發現,過去每次都想要求更完美,卻忽略自己最真實的感受,「說沒壓力是不可能的,身體、心理都有改變」。「真要說低潮,就是去年吧!」鄭兆村說,雅加達亞運沒比好,「感覺上萬事俱備,但結果就是做不到想做的。或許就是太專注,反而,一點分心就被牽走了,導正不回來。」亞運田徑奪金希望,爆冷空手而歸。鄭兆村坦言在今年季初「有點害怕」,「怕自己有心理障礙,但我發現還好。」怎麼做到的?他自認「神經大條」,「以前不愛看書,現在偶爾翻翻心理書籍。」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寄了本《冠軍心理學》給選手,「我看了,覺得蠻有幫助的」。亞運失利後再出發,今年四月下旬,鄭兆村在卡達亞洲錦標賽擲出86公尺72摘金;不到一個月後,站上鑽石賽上海站舞台。「去上海前兩周,我的訓練質量並不好。」鄭兆村解釋,從卡達回國後先是感冒,感冒好了卻又發燒、扁桃腺發炎,影響了進度。卡達亞錦賽表現好,但還不列入奧運達標資格,但進入五月,上海站成績就列入計算了。賽前鄭兆村僅剩幾天做高強度訓練,「我知道自己訓練量不夠,告訴自己『盡力吧』,技術動作盡力做完」。登上世界級舞台,「想是想盡力就好,但一下場卻不自覺卯足全力。」人來瘋的鄭兆村又出現了,「有強大對手刺激,意外地,完全和我設想的不一樣。」
鄭兆村擲出87公尺12,「銀」了!也一舉達到明年東京奧運85公尺的參賽標準,為我國田徑界收下第一張2020奧運參賽門票。「東京奧運還這麼久!」收下奧運門票的鄭兆村依規畫赴歐洲,「還沒有為奧運做準備。現在就是比賽期,把每個月兩場、完全高強度的比賽比好。」他清楚自己的步調、賽事安排宛如職業選手,「就以賽代訓,強迫自己,透過鑽石賽把技術和心態增強。我很期待!因為每一場都讓我增強很多能力。」「真的還沒去想東京奧運。沒什麼好想啊!想也沒用,真的還太久,不如把當下事情做好。」鄭兆村補充。前兩屆奧運,鄭兆村不是沒機會;但兩度「大傷」成為阻礙。「受傷不算低潮啊!因為受傷會好。」鄭兆村說來帶點理直氣壯,但也格外雲淡風輕。先是嚴重燙傷。「你有看過這麼大水泡嗎?就在我腳底。」鄭兆村雙手圍成一圈比饅頭還大的範圍,「那時我打赤腳,身上只穿一條束褲,但身體沒被燙傷,我也不懂為什麼」。發生那一瞬間,好痛。手臂、腿、甚至腳底都有二度以上燙傷,「要是三度就壞死了。」那天他訓練好累,晚上回輔大外和朋友同住的租屋處,倒頭就睡,睡到晚上快11點,「好餓,自己煎薯餅吃。吃一個不飽,想煎第二個,但也許精神沒那麼集中,油就這樣滑過去」。滾燙的油直接落在鄭兆村的手腳上,他一直用水沖,最後坐上救護車去醫院。「窮學生沒什麼錢啊,常從家裡帶米、帶食材回去,自己煮比較省。」坐在救護車上的鄭兆村想到接下來的國內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我只一直問醫生,這要多久會好?」因為皮膚很脆弱,一活動就會裂,燙傷後他「既不能流汗、也不能活動,不能訓練。」不只不能練,也不能去上課,住院住了一個月,後來只得延畢。「那時也是會怪自己,怎麼不小心弄到。當時成績有機會去銜接國際舞台。」後來他不覺得痛了,「只是外觀不一樣而已,我真的沒想太多。」鄭兆村笑說:「就傻啊!運動員不是傻,幹嘛練?真的去打工還賺更多錢!」那次他休了近六個月。臺北世大運前一年,隨國家隊到歐洲移地訓練,「那時已能投到83公尺多,但回國內第一場比賽(台東大專盃),腳就斷了。」兆村聳聳肩,「我也不知為什麼,或許太急,想一次做好所有事」。醫師診斷,他右膝半月板破裂,花四個月做復健「但沒效。」當時「蹲下去就站不起來,但不是我骨頭不好喔!」雖然不覺痛,但就是站不起來,「沒辦法練,一彎就會軟腿。」和醫師討論後,「不如就果斷開刀,還趕得上明年比賽。」「真的不知道開完刀會怎樣。不是怕痛,是怕回不來了。」鄭兆村一個念頭,壓過當下的害怕,「總比現在這樣好吧?」9月開刀,到隔年1月,鄭兆村才稍能走路走快一點,「很多腳步動作不能做,但訓練進度比預期提前一個月。」走過2016嚴重膝傷,「最奇蹟的一年就是2017,好像把以前欠的、一次都補給你。」「說不上喜歡,但標槍已是我身體、生命的一部分。」鄭兆村說,「不想練」的念頭,偶爾會在腦海中閃過,「但真的很少」,「練到這時候,堅持比較簡單,放棄比較難吧!」國小時,鄭兆村好動又皮,常跑去田裡玩泥巴,拿竿子鉤子挖泥鰍、撿田螺,「有時還真的會釣到魚!」。他單親、與阿媽(客家話)同住。國小五六年級時,他加入學校唯一運動社團棒球隊隨興玩球,「是外野手,不會控球,單純球丟得遠」。國中因緣際會進入田徑隊,「剛進去跑步、但跑不快;也推過鉛球、鐵餅,沒多久,就叫我練標槍。」「短跑怎麼練、連桃園的選拔標準都達不到;但國一下練標槍,一練就達到全國標準,國二我就拿全中運銀牌。」鄭兆村笑說:「真的就這一項特別好,就一直練下去。」鄭兆村解釋,擲標槍需要全方位,要會跑步、會跳躍,也要有協調能力,是綜合性的,在田徑項目中技術含量較高。不但要求力量速度、要爆發力、但柔軟度也要好。「跑出去、交叉步、稍微要跳躍,最後靠一個完全支撐力量爆發,再用一個最直接的緩衝把身體擋下來。」鄭爸爸自始至終都支持兆村練標槍,也帶阿媽去看他比賽。「爸總是說,你喜歡就去做。」而疼愛兆村的阿媽起初反對兆村練田徑,「為什麼不好好讀書?練這個很累,未來沒工作吧?」到兆村擲出成績,阿媽態度轉變,「練這個好像也不錯?」兆村的阿媽有著客家傳統女性刻苦耐勞性格,自己省吃儉用,但對這個孫子絕不吝嗇。「我不愛喝湯,愛喝牛奶。每天回家,家裡就一桶家庭號牛奶,配飯吃,一下半桶就沒了。」兆村回想阿媽的愛,「她不識字,不知道哪裡問來的,自己捨不得喝牛奶、吃巧克力,卻一直買給我吃。」在兆村心目中,她是外向的超級阿媽。2017世大運前兩個月,80歲的阿媽因病辭世。從高二起,鄭兆村幾乎長期待在國訓中心,「國訓像我半個家了。」過去即使他受傷或成績不佳時,田徑協會沒選擇放棄,「不會因為我當時沒成績就忘了我」,他幾乎都留在國家訓練中心。國家隊教練薛聖融認為,過去鄭兆村經歷「大起大落」,但「或許是天意,愈琢磨、愈成功」。薛聖融認為「放出去的鴿子還會回來嗎?」提出鄭兆村與黃士峰長期培訓、互相激勵,獲得田徑協會前理事長蔡辰威、秘書長王景成團隊堅定支持,培養到今日、看見成果。「大家都願意幫我,很感恩。」鄭兆村強調,一路走來有太多人幫忙,長期室友黃士峰和他的良性競爭傳為佳話,也還在持續。「年輕時我不會想,比賽多、不想比,還真的就受傷去當觀眾。」鄭兆村笑說,「看比賽很享受,但也有種不爽在心裡。」走到現在,「在場上也是享受,有壓力、但要放鬆,『好玩也在其中』。」「其實都是經歷的事教會了我,而不是我去學會什麼。」鄭兆村說:「在我身上,都像是『被迫』成長的,我沒辦法光聽別人說要怎麼做,我就能學起來。」「就是一直從挫敗中成長,促成現在的我。」25歲的鄭兆村,正用全新的心情,面對自己乘風飛高、又飛遠的標槍人生。作者/戚海倫  鄭兆村
年齡:25歲
出生:桃園楊梅客家人
專項:標槍
星座:天秤座
身高/體重:177公分/90公斤
學歷:輔大體育學系(競技組)畢業
家庭:未婚,有女友
重要成績
2017臺北世大運金牌(個人最佳91公尺36)
2019田徑鑽石聯賽上海站銀牌(87公尺12達東京奧運參賽標準)
2019田徑鑽石聯賽奧斯陸站銅牌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MLB】小葛雷諾將參加全壘打大賽 接棒名人堂老爸爭冠
【MLB】運動家王牌使用禁藥遭禁賽80場 沒資格打季後賽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送中惡法】綠委尤美女:香港人真的站起來了 給台灣警醒與反思
黃光芹爆韓國瑜給夏昭麗職位 出事後急切割
館長發起623反紅媒遊行 黃國昌嗆韓國瑜:一起公開明細


標槍國手鄭兆村。游智勝攝

標槍國手鄭兆村(左)賣力練習,教練薛聖融(右)在旁指導。游智勝攝

標槍國手鄭兆村。游智勝攝

2017台北世大運這一擲,讓鄭兆村進入世界頂尖標槍選手之林。資料照片

鄭兆村接受英雄式歡迎時,還問大家:「我帥不帥?」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