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果人物】酒店少爺被開山刀嚇到考上台大 變身「拍賣王」為國追回3億元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是個讓民眾又怕又愛的單位,怕的是它追討欠款的魄力,愛的是它每月拍賣會上,總有便宜可撿,採訪這天我們還沒抵達拍賣室,就聽到裡面傳出「還沒到底價啦,再喊、再喊,唉唷,恁是嘸呷奔喔!」的宏亮嗓音,旋即傳出民眾陣陣歡笑聲,彷彿夜市拍賣會的現場,而將氣氛炒熱到最高點的人,就是行政執行官黃有文。黃有文2011年間初試啼聲,在改制前板橋行政執行處的拍賣會上,使出渾身解數鼓勵民眾競標,最後竟將市價僅2萬的大同寶寶公仔,以最高單支7萬8千元拍定,自此一戰成名。往後只要有他的場子,買氣效果特別好,他因此被封為執行署的「拍賣王」,但總是滿臉笑容的他,其實人生有著不少辛酸故事。黃有文受訪時多次提到自己是「鄉下小孩」,原來他是在1968年於雲林鄉下出生,家境清貧,自幼成績雖優異,高中卻選讀台南一中,為的就是白天能夠工作賺錢,貼補家用,之後斗六高中開出免學雜費條件邀他轉學,他為了省錢又去了,最後總共念了5年高中才畢業。高中快畢業時,他又因為經濟考量,報考軍官學校,卻高分不錄取,他寫信複查才知道,原來是因為「父母感情不和,子弟不宜為官」,「我們國軍實在太厲害,連我父母感情不好、吵架都知道耶」。黃有文以慣用的幽默語調,輕描淡寫說著自己不算美滿的兒時生活。但或許就是因為他正面樂觀的個性,讓他骨子裡始終透露著一股「不認命」、「不服輸」的骨氣。沒考上軍官學校的他,索性以高中學歷入伍服役,1992年退伍後,他為了工作北上中壢,卻在投宿好友家中時,意外進了酒店上班。他說,「當時朋友的僑生同學跟我說,酒店缺少爺,問我要不要去,我是鄉下小孩子,根本沒聽過啥是酒店,但對方說每天都有小費,我就被錢誘惑去了,第一天去連『歐西摸里』(濕毛巾)是什麼都不知道,這麼單純的人就這樣踏進酒店。」當時黃有文白天在市場殺魚,晚上又到酒店當少爺,月入比當時大學畢業生還要高,但他心裡總是不踏實,擔心前途茫茫,直到某一天從報紙上,看見時任總統李登輝召見十大傑出女青年,當中獲獎者之一的檢察官丁樹蘭,和他同樣出身貧窮家庭,「我當時內心受到很大的激勵,立刻辭掉少爺工作,到補習班苦讀了4個多月,考進台灣大學法律系。」黃有文台大法律系畢業後,就到官股銀行任職,年收入破百萬,但好景不常,該官股銀行突遭併購,讓他感到在銀行工作也未必穩定,此時又看見當年改變他人生的丁樹蘭調到執行署板橋行政執行處(現新北分署)擔任處長的報導,「當時還在抉擇不知該考執行官還是司法官,後來想說就跟隨貴人的腳步,報考了執行官。」考上執行官後的黃有文,因特別「接地氣」的風格,在拍賣台上獲得極大肯定。問他有沒有什麼拍賣技巧,黃有文說,當時拍賣大同寶寶的年代,執行署還沒有法槌、喊價號碼牌等道具,他突發奇想,拿出鐵尺加上一本書,邊敲邊拍賣,效果十足。記者立刻聯想到,現在很多直播拍賣主也都是用這招,製造聲響來炒氣氛,當場脫口「你等於是拍賣王始祖耶」,只見黃有文笑著說:「哈哈哈,就是誤打誤撞除了拍賣道具之外,拍賣官腦袋的靈活度也很重要,不但要介紹產品特色,更重要的是,喊價時,要隨時注意台下觀眾反應,如果發現有人有喊拍意願,就要想辦法讓有意願的人彼此競爭,有人競爭就能炒熱氣氛,再適時製造現場效果,讓大家覺得不買很可惜,拉高買氣,「現在一時要我喊,我也不知道怎麼說,都是看臨場反應,當場聯想,即興發揮,沒觀眾跟我互動,我還真講不出來生性幽默、說話風趣的黃有文,雖然是公認最會賣的拍賣官,但其實他認為,執行官最重要的任務在於「管收」。黃有文說,許多義務人刻意隱匿財產,有錢也不願繳清積欠的稅金或罰鍰,他覺得行政執行官最大的價值就在於「為國家討別人(其他機關)討不到的錢」,而管收就是執行的最後手段,「我13年來做了3、40件管收,為國家收回超過3億元的稅款及罰鍰,這是我挺驕傲的一件事情。」黃有文接著提起一起令他印象深刻的管收案件,一名謝姓酒家女頂下一間通訊行,該通訊行積欠720萬營業稅及10幾萬勞保費等,相關機關如何追討,身為實際負責人的謝女就是不繳,甚至在通訊軟體中開設「防止被抓」群組,邀集親朋好友加入,若看見執行署的人,就要向她通風報信。結果謝女逃了10個多月,最後因她涉嫌恐嚇,被台北地檢署傳喚出庭,執行署知會北檢後,拿著管收票到偵查庭外當場逮人,才終於突破「防抓」群組的防線,謝女被逮後,還氣得嗆黃有文:「我找黑勢力來對付你!」但黃有文並沒有因此害怕而收手,反而向法院聲請管收謝女,法院開庭時,謝女哥哥提著800多萬現金前來旁聽,不慎撞到坐在旁聽席上另一名執行官膝蓋,執行官向黃有文打暗號,黃有文聽聞,當庭舉手向法官表示:「她哥哥帶錢來了,應該可以繳清!」謝女竟惱羞成怒地要求她哥哥不准繳,否則她會翻臉,她寧願被管收,「結果法官如她所願,當場裁定管收,3天後,她不堪自由遭剝奪的感覺,火速繳清720多萬元,我一直覺得只要我有心抓人,就一定抓得到,屢試不爽!」黃有文接著說起他先前在宜蘭分署執行過的一起管收案件,義務人是土地仲介,積欠營業稅360多萬元,他們到該義務人位於基隆的住處準備拘提她時,轄區派出所員警還前來關心,偷偷地說:「這是檢座的媽媽欸黃有文坦言,一開始他心中確實閃過些許罣礙,但隨即堅定地認為,不管義務人身分為何,欠稅是事實,所以還是依法將她拘提,並向法院聲請管收,巧合的是,裁定此案的法官竟是這義務人女兒的同學,「我原本以為要失敗了,但法官還是依法裁定管收,關沒幾天義務人就將稅金繳清了。」訪談最後,記者問黃有文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正處迷惘的人說?原本反應快如光速的他,突然停頓了數秒,想了許久,才說,「我考台大前,我拼命在紙上寫『台大』、『台大』,然後就真的考上,要考執行官就寫『執行官』、『執行官』就考上了,念力真的很重要,那股念力來自於一股不服輸,讓我努力往上爬。」「我挺驕傲的事情是,兄弟姊妹都只有國中畢業,只有我考上大學、當了執行官,應該是因為我不想順從命運安排的緣故,當初我是因為看到丁樹蘭的故事改變一生,現在我也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讓看見的人有所感觸,如果能激勵一些人,那將會是我人生最大的成就。」(顏凡裴/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14:01


行政執行官黃有文,專門幫國家執行艱鉅任務。葉志明攝

行政執行官的任務之一,就是將從義務人手中查封來的資產拍賣成現金繳入國庫,每次拍賣會上,總有不少民眾來競標。葉志明攝

黃有文在拍賣現場炒熱氣氛,鼓勵民眾出價,如果功力好,真的有可能低價買到寶。葉志明攝

黃有文在2011年時首度登上拍賣台,他雖生澀,卻仍將查封的大同寶寶以高價賣出。行政執行署提供

左邊這尊綠色大同寶寶,當時以7萬8千元高價拍出,比收藏家預估的2萬元高出近4倍價值。行政執行署提供

黃有文出生雲林,小鮮肉時期非常帥氣,退伍後曾到酒店當少爺。黃有文提供

黃有文很感謝已故檢察官丁樹蘭(圖)改變他的一生。資料照片

黃有文辭去酒店少爺工作後,立刻報名補習班,1年後考上台大法律系。黃有文提供

黃有文說自己有現在的境遇,這一生除了丁樹蘭女士,還有很多貴人要感謝。葉志明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